彩38

全本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貼身保鏢在日本 > 第七百二十二章 物歸原主(大結局)

貼身保鏢在日本 第七百二十二章 物歸原主(大結局)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關根隼人最終沒轍,還是乖乖的給宇文成傳了賬。看他轉賬時候的神情,綠的跟喝了兩百升苦瓜汁一樣。

    “叮”的一聲,宇文成手機收到了轉賬到款的短信,看著那些好多個零的天價金額,宇文成卻沒啥興奮。

    再多的錢在現在宇文成眼中,也只不過是個數字罷了。

    宇文成突然有些意興闌珊。

    唉,跟這種低檔次的人面前裝逼,完全讓人興奮不起來嘛。

    接著,宇文成也就沒有興趣在再賭場逗留,帶著源結衣,太田香苗母女倆出了門,隨手打了個車,將兩女送走。

    上車前,源結衣深深的看了一眼宇文成,似乎有什么話想說,但最終嘆了一口氣,沒有多言,關上車門后司機啟動汽車,在一陣發動機的轟鳴聲中揚長遠去。

    “走了也好。”

    看著遠去的出租車,宇文成嘴角帶著微笑,心里也似乎放下了一塊大石頭一樣,轉身離去。

    “來,讓我想想還差點什么。”

    “神戶那邊已經平定了,神木家族已經完全收入旗下,有他們其鞍前馬后,石田影視和佐佐木優子那邊想必未來的路只會一帆風順。”

    “札幌那邊也已經一切妥當,等這段時間忙完了后我還是要回去看一眼,給他們一個交代。”

    “夏希那邊到是讓人放不下心,這孩子當年承受的太多,現在雖然一切都過去了,有他爺爺罩著,但想擺脫陰影還是要慢慢開導。怕是要有幾年的工夫,不過沒關系,夏希年齡還小,幾年之后肯定會變成一個好姑娘。”

    “至于涼子和沈月,嗯,這兩個是最不用擔心的了,憑著兩個女強人的本事,扔到撒哈拉沙漠了都能闖出一番事業。”

    “看來最主要的就是福岡這邊的啦啊,香奈,晴子,直美,唉真不讓人省心,尤其是香奈,還搞什么閨蜜會,這明顯之針對我嘛。”

    “不過也多虧了這個閨蜜會,大家之間都認識了,這么來說的話,到時我搞定香奈后,其他人不就已經算是一網打進了嘛,哈哈哈。”

    “那么接下來,就是要解決我來著的最初目的了,找回我宇文家的傳家扳指。”

    “當年真沒想到,本應該是十分簡單的一個旅程,到最后卻生出這么多的事端,到也讓我玩的的進行,不過,再好玩的游戲,終究會有玩膩的一天,現在,是該結束這場鬧劇了。”

    “你說是吧,谷本伯父。”

    宇文成一邊盤算,一邊將視線伸向遠方,仿佛天上的雄鷹于萬里之上的高空之上,鎖定了匍匐在地的獵物。

    ……

    壹岐屬于西海道,現在是長崎縣的外島。從博多港乘船,大約一個小時就能到達壹歧港。

    這里離福岡比較近,但各方面都有很大差別。

    受到附近海面的暖流對馬海流的影響,這里一年四季都溫暖如春。宇文成一上島就感覺有些熱,連忙打車去了佐山組幫他預定的酒店。

    這家小酒店坐落在海邊,純日式,全木質結構,帶溫泉,環境典雅,裝修簡潔明快,遠離喧囂,非常安靜。

    宇文成辦好入住手續,順著木質走廊往里走,墻邊每隔一段距離就有一個花幾,上面擺放著插花,意境極佳。漸漸的,他感覺身心舒適,平靜安寧。

    進了房間,放下背包,他脫去外套。

    洗過手,沏了一杯茶,他坐到窗邊,一邊欣賞大海一邊查看旅游攻略。

    他以前根本就沒聽說過壹岐,現在一查,才發現這里雖是彈丸之地,卻也有些看頭。

    自古以來,壹岐一直是日本與中國大陸和朝鮮半島進行貿易的中轉地,至今仍保留著眾多歷史遺跡,如原之辻遺跡、一千三百年前的古墓、四百多年前豐臣秀吉出兵朝鮮時修建的勝本城遺跡等。

    這里還有許多美食佳肴,海產品豐富多樣,特別用海膽和劍尖槍烏賊烹調出的美味廣受好評。

    另外,這里還出產一種引人矚目的名牌高級食材壹歧牛。這里的牛都是自己養的,它們每天吹著海風,吃著長在懸崖邊、吸收了天然鹽分的牧草,心情愉悅,所以肉質與眾不同。據說日本最貴的神戶牛肉,其種牛就是壹歧牛,所以絕對不能錯過。

    除此之外,這里還是麥燒酒的發源地,島內有可供參觀的釀酒廠。

    有吃有喝有玩,的確是個休閑度假的好地方。

    宇文成休息了片刻,便溜達著出去閑逛,心情越發輕松。

    路過一間茶室,他進去點了一杯綠茶,坐在那里悠閑地混時間。

    白瓷茶杯,里面有淺綠色的茶水,揭開蓋子,就冒出白煙,散發著淡淡的清香。

    這讓他很快就完全放松下來,從店里免費翻閱的書架上拿過一本書,閑閑地看起來。

    時間不知不覺地過去,漸漸到了晚餐時間,在包間里喝茶的客人陸續離去。

    他在等人,等待著他籌備已久的獵物。

    宇文成突然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下意識地抬起頭來,卻看到原本應該在醫院的谷本一郎竟然穿著和服和兩個中年男人走了出來。他們邊走邊談笑風生,神態輕松,看上去非常愉快。

    宇文成的眼神也在瞬間變得銳利冷冽,仿佛有形有質,如箭一般扎在谷本一郎身上。

    谷本一郎感覺到了,側頭一看,不禁微微一怔,隨即恢復了笑容,對那兩個同伴說了幾句話。

    那兩個男人的目光隨著他的視線看過來,笑著對宇文成點了點頭,隨即一起離開了。

    谷本一郎微笑著走過來,坐到宇文成對面,一臉的慈祥與關懷:“阿成,你怎么在這里?來這邊旅游嗎?”

    宇文成看著面前這位慈眉善目的老人,心里卻全程冷笑。

    谷本一郎笑容可掬,耐心地等著他回答。

    宇文成不答反問:“伯父怎么會在壹岐?”

    谷本一郎仍然笑容滿面,此時他面色紅潤:“這邊的朋友發現了一件好東西,邀請我們來欣賞,我實在是不想錯過。阿成你呢,為什么沒帶著香奈一起過來玩?”

    “現在福岡局勢很亂,我怕她遇到危險。”

    谷本一郎的目光投向了宇文成身上:“有阿誠你在福岡,怎么可能還會有亂子?”

    “這可不好說啊。”宇文成意味深長地說,“世事難料,人心叵測,當然危險。”

    谷本一郎微微挑眉,看著他的目光漸漸深沉。

    宇文成很沒禮貌地與他對視著,有些針鋒相對的味道。

    谷本一郎的笑容依然如故:“我喜歡中國的古典名著《紅樓夢》,里面的很多話都是警世名言,譬如‘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

    “阿成,你很年輕,還需要更多的歷煉。世界上的事并不是非黑即白。你能來日本,我非常高興。你是個好孩子,我原本是想把香奈托付給你的。可是現在,發生了這么多事情,既然你已經心存芥蒂,你們的婚姻……便就此作罷,你覺得如何?”谷本一郎引據經典,故作深沉的說到。但卻被宇文成一句打斷。

    “別給我扯這些沒用的。”宇文成嚇止了谷本一郎繼續辯解,將對話拉進了自己的節奏。

    “谷本伯父,我叫你一聲伯父,這是看在香奈的面子上,沒了香乃,你在我眼里那就什么都不是。”

    “你,你怎么能……”

    “住口!”

    似乎被宇文成惡劣的態度所震驚,谷本一郎面皮發紅,活像一只龍蝦,想開口說什么,但有被宇文成一口打回。

    “現在是我說話的時候,沒有我的許可你不準張嘴。”

    宇文成霸氣的回應的。

    谷本一郎剛想辯駁,但看見不知何時,原本熱鬧的大廳已經空無一人,曠闊的環境正只剩下自己、燈光與宇文成,原本熙熙攘攘的客人們仿佛人間蒸發一般不知所蹤。

    似乎是意識到了什么,或者是想起了宇文成那夸張的武力值,谷本一郎張了張嘴,但最終還是沒有說出一句話。像個小學生一般,低著頭,等待著宇文成說接下來的發言。

    “這次來日本,我本來是帶著誠意來的,但奈何我看不見你的誠意。”

    “你做生意周轉不靈,將包括我的扳指在內的一批文物上了保險后再黑市賣出,然后再自導自演上演一出文物盜竊戲,讓保險公司吃掉保險金,一批文物掙上雙份的錢,也算是你機關算盡。”

    “這些小把戲我看在眼里,但懶得去管,畢竟香奈一切都不知情,為了照顧香奈的心情,我也就不深究了,但我宇文家的扳指是一定要追回來的。你騙你的保險,我找我的扳指大家兩不相欠,也算相安無事。”

    “但你錯就錯在非要在我找扳指的路上添堵,迷惑涼子引我進入甲賀伊賀的沖突,還在福岡引入外來勢力想平了我的手下佐山組?”

    “誰給你的自信?一次,我可以當做沒看見,有問題的忍者我平了忍者。兩次,我就當開玩笑,你那背后東京的勢力,來多少我打多少。但第三次,抱歉,我這個人從來不給對面第三次的機會。這場無聊的鬧劇,我玩夠了。”

    “日本來了這么久,我最近打算帶著香奈他們回中國玩玩,谷本伯父,我就跟你說一遍,一個月內,我要看見我們家的東西。負責的責任,你擔待不起,我想你最近的幾次陰謀上,你是知道我的手段的。這是最后的機會了,谷本伯父。”

    說完,宇文成看也不看身邊的谷本一郎,徑直起身走出了大廳,只剩下個面如土色谷本一郎站在空曠的大廳中,瑟瑟發抖……

    …………

    一個月后,中國

    b市的傍晚,萬家燈火。

    太陽緩緩地沉入地平線,火紅的霞光映照著大地,有人在風中吹笛,樂聲中充滿滄桑,在晚風中飄蕩。

    宇文家的祖宅位于一條小胡同。這是明朝就有的一條老街,直到現在也沒有跟隨現代化大都市開發的步伐,仍然保持著古老的格調。

    宇文成剛剛和香奈約好明天去逛故宮,正悠閑地半靠在沙發上看著書。南宮直美,晴子,山田涼子,夏希,沈月,佐佐木優子,石田……等等眾女被宇文成一起接到了中國旅游。

    話說當香奈看見這么多女人一起來時那簡直是在要發飆的,但在之前“閨蜜俱樂部”軟硬兼施和自己大方神威下終于接受了,雖然其實香奈內心早就隱藏猜到。

    但另宇文成沒想到的是香奈居然利用自己“閨蜜俱樂部”的組織居然一面倒的拉攏了眾女,統一矛頭跟宇文成“冷戰”,搞得宇文成現在跟眾女親熱時都要照顧香奈的臉色,大有一種她才是真正的最后贏家的感覺搞的宇文成頭大不已。

    “現在先繞過你,等咱們正式結婚之后,呵呵。”一邊想著自己未來的婚后生活,宇文成暗自冷笑到。

    這時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有快遞。

    居然是一個來自日本的包裹。

    面單上用中、英、日三種語言寫了他的信息,還有海關的紅戳。

    他扯開了包裹。

    一個錦盒映入眼簾。

    他深吸了一口氣,伸手打開錦盒。

    一枚通體玉潤的扳指,靜靜躺在盒子里黑色絨布上。

    【全書完】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雅典五分彩-官网 老时时彩360-彩38 1分彩官方-彩38 巴黎五分彩-官网 华彩彩票-华彩彩票平台-华彩彩票官网 1956彩票-1956彩票平台-1956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