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太玄圣尊 > 981.目標,神界!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七日后。

    圣域,圣帝城廣場。

    這里是每年始源圣帝舉行盛大活動的場所。

    幾乎所有的圣域強者都知道,這座廣場之上,不知道多少圣域萬族的鮮血。

    圣帝始源,不知道在這里留下了多少陰狠的笑容。

    兩個月前,始源說要將被他控制的眾多勢力頭領的靈魂印記取出,還給他們自由。

    一個月前,半數以上的勢力都已經來到了圣帝城,然而,圣帝宮始終宮門緊閉。

    這讓很多人非常的失望,甚至有些勢力都已經重新回到了他們的族地。

    然而,七日前,從玄元宇宙進來了大批的強者,這些強者一路暢通無阻,直達圣帝城。

    后來直接將圣帝城包圍。

    圣域的強者發現,這些玄元宇宙的強者中,竟然有十幾名圣尊級別的強者。

    這讓他們不敢相信。

    一個小小的低等宇宙,怎么可能會產生那么多的圣級強者?

    然而,容不得他們不信,因為那些人的實力都是實實在在的。

    那些忠于始源圣帝的圣族強者,在這些玄元宇宙的強者面前都不堪一擊。

    而且,他們發現,帶領宇宙強者進入圣帝城的,竟然是兩名風華絕代的少男少女。

    據說,他們自稱是太玄易和甘木子。

    很多活了無數歲月的老妖怪,都響起了那個一次又一次攻打圣域的年輕人。

    那個太玄神國的九皇子,沒想到,他還沒有放棄,竟然真的打到了圣帝城?

    兩個月前始源圣帝曾經下令要恢復太玄神國,現在太玄易回來,這中間有沒有什么聯系?

    這一切或許在今天就能夠揭曉。

    因為,宇宙強者包圍圣帝宮的同時,也對外發布了一條消息:七日后,圣帝城廣場,公審始源。

    公審始源?

    是真的嗎?難道始源圣帝真的被控制了?

    還是兩個月前就已經被控制了。

    有很多人相信這種說法,畢竟,兩個月前始源發布的那些命令是在是太奇怪。

    那時候就有很多人認為,始源不可能發布那樣的命令。

    那些命令的每一條,都和始源原來的意愿相違背。

    有人歡喜有人憂,有些當初心甘情愿為始源服務的那些強者,卻不愿意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

    然而,見到玄元宇宙的強者之后,他們不得不選擇相信。

    那些人太強大了,尤其是那個太玄易,一個眼神,一句話,舉手投足之間,就能夠斬殺他們中的任何一人。

    他們無法相信,那還是曾經的太玄易嗎?

    曾經的太玄易雖然也很強大,但是還強的沒有那么的離譜,甚至一些三等天帝巔峰的強者也能夠和太玄易過幾招。

    但是現在的太玄易,他們根本沒有機會過招,一個眼神就能被秒殺。

    圣帝城的廣場已經被來自玄元宇宙的帝級強者包圍,來自圣域各方的勢力,陸續來到廣場。

    他們不敢不來,雖然他們知道,玄元宇宙的這些強者可能不會傷害他們。

    但是不來表示一下態度,到了始源真的被審判了,接下來的統治者會如何處置他們。

    他們不敢想象。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廣場上已經聚滿了人。

    廣場的主席臺上,還是空空如也。

    只有那些莊嚴肅穆的帝級守衛,將整個廣場為的嚴嚴實實。

    “太玄圣尊到!”一個聲音響起。

    所有人的目光都朝著聲音的方向看去。

    只見兩個身影,從虛空之中緩緩落下。

    男的白衣飄飄,俊逸無雙。

    女的身姿綽約,絕代風華。

    他們就是太玄易和甘木子。

    曾經被始源圣帝追殺的無路可逃的亡命伴侶。

    誰能想到,無盡的歲月過去,那兩個只活在他們傳說中的人,竟然能夠以這樣的方式出場?

    兩人輕輕落下,款款走向主席臺,那絕美的容顏,時不時的看向臺下眾人。

    無論男女,都為這兩個絕世美顏而沉醉。

    “這就是傳說中的太玄易和苷木子嗎?”

    “終于見到活的了,天呢,他們可真好看!”

    “有生之年,能夠看到這樣的絕代人物,就是死了也值了。”

    “他們真是人間絕配啊,他們之中換掉任何一個,都顯得那般的突兀。”

    “是啊,只有他們兩個才能配的上對方吧?”

    每個人都在贊嘆兩人絕色,卻沒有人想到,他們不僅僅是容貌出眾,更重要的是,如今的他們,其實力,也同樣碾壓圣域的所有人。

    在萬眾矚目之下,兩人終于來到了主席臺的中央。

    太玄易松開甘木子的手,走向臺前說道:“諸位,我是太玄易!”

    “轟……”

    僅僅是這一聲介紹,就已經引爆了全場。

    太玄易在圣域可是如雷貫耳,沒有人不知道太玄易的傳說。

    那個為了報仇,為了復國,不知道組織了多少次攻打圣域的戰爭的人。

    如今,正活生生的站在他們的面前。

    有很多人都將太玄易當成自己的偶像,當成圣域的英雄。

    因為很多人都很清楚,那個始源才是一個外來者,是他剝奪了他們的一切。

    他們也想如太玄易一般的向始源舉起反抗的大旗。

    然而,他們做不到,他們很早就已經被始源控制。

    一但生出反心,始源立即就知道,那不僅僅是死亡那么簡單,很可能還會招來滅族大難。

    而,太玄易也就理所當然的成了他們希望的象征。

    “九皇子,九皇子,我們支持你,我們支

    持你!”

    “九皇子,是你拯救了圣域,我們感謝你!”

    “九皇子,你來做圣域的皇吧,我們擁戴你!”

    ……

    一聲聲的激動的聲音從臺下傳出,此起彼伏。

    這也讓那些曾經的圣域叛徒心生恐懼。

    他們害怕,害怕被清算,他們借著始源的威風橫行霸道,作威作福。

    而今始源倒臺,他們的結局會如何?

    很多人由于羞愧和恐懼低下了頭。

    太玄易伸出雙手,壓了壓,讓眾人安靜。

    “圣域的主人們,從今天開始,你們將重新獲得自由,重新拿回曾經屬于你們的東西。”

    “但是,大家要鎮定,之后,即便我們勝利了,也要保持一顆平靜的心態。”

    “因為我們是有著靈智和人性的生命,不是始源那種畜生!”

    “轟……”

    剛剛安靜下來的場面,再次吵雜起來。

    不為別的,就因為太玄易最后的那句話。

    “始源是畜生!”

    在之前的無盡歲月里,誰敢說出這句話。

    即便始源的所作所為連畜生都不如,但是有誰敢說?

    不過是敢怒不敢言。

    然而,今日有人替他們說了,他們內心是多么的激動,有很多深受其害的種族,已經開始流淚。

    這是喜悅的淚水,是委屈的淚水,更是激動的淚水。

    “始源就是個畜生,他該死!”

    “九皇子說的一點沒錯,始源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畜生。”

    “公審始源,我們要將他千刀萬剮,將他的靈魂消泯!”

    “不能讓他死的太舒服,要讓他在極端的痛苦中死去!”

    ……

    這些人一個個咬牙切齒,恨不能將始源圣帝給生吃了。

    在廣場的后方,這里有一個非常非常狹小的空間,此時,正有一個碩大的狗頭露在外面。

    他的眼睛里流露出悲傷和哀求的目光。

    當聽到廣場上的那些人,惡狠狠的詛咒和辱罵他的時候,他的眼中甚至露出了恐懼。

    “怎么樣,還不準備說出實情嗎?”一個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

    這是趙乂的聲音,而這個狗頭當然就是始源的。

    沒錯,始源圣帝就是一只狗。

    一只不知道活了多少歲月的狗。

    圣域的很多人都知道他的真身,但是卻沒有人敢反抗。

    因為他太過于強大,連最強大的太玄神國都毀在他的手里,更何況是他們。

    聽了趙乂的話,始源很不甘心。

    他如何能夠想到,這個年輕人,竟然在三等天帝巔峰的境界,就能夠將自己的靈魂控制。

    還將自己打回了原形,他最恨自己的原形了。

    他也非常討厭別人叫他畜生。

    就連他的主人叫他的時候,他都會很討厭。

    當然,他不敢反抗主人。

    主人讓他來這個圣域,就是為了找到當初的那個人的轉世之身。

    他認為太玄易就是那個人,所以,他才不惜一切的毀掉太玄神國,甚至將太玄易逼得無路可逃。

    然而,當趙乂出現在他的面前的時候,他知道,自己錯了。

    眼前的這個少年才是他真正要找的人。

    “我不能說,我說了就會馬上死!”始源無奈的回答。

    “你不回答,也一樣要死!”

    “而且,我保證,如果你不回答,我會讓你死的比你主人做的痛苦一萬倍!”

    本來趙乂已經控制了始源的靈魂,想要知道一些事情很容易。

    但是,讓趙乂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始源的主人,竟然在始源的紫府之中設置了一個強大的禁制。

    將始源來到圣域之前的記憶,全都封存了起來。

    除非始源自己說出來,要是別人強行破開禁制去探查的話,不僅僅始源會死掉,連破開禁制的人也會受到很大的傷害。

    “我……”

    始源還有的選嗎?

    在趙乂的控制之下,他連自殺都做不到,還能怎么辦。

    他只有回答了。

    “我的主人是太元道祖,他要我來到這個圣域,就是為了找到太一道祖的輪回之身,他說,就算毀掉整個圣域,也要找到他……”

    他在說話的同時,聲音也同步傳遍了整個圣帝城。

    那些聽到這聲音的人,一個個咬牙切齒,義憤填膺,每一個人都想現在就殺了始源圣帝。

    “安靜!”當始源的話說完之后,太玄易再次提醒大家到:“鎮定,一定要鎮定。”

    “大家也都聽到了,這個始源,是神界派來找尋太一道祖的。”

    “他的背后是強大的神帝太元道祖,還有整個神界的所有強者!”

    “我們如果不能保持一顆鎮定的心,如果觸怒了神界之人,那才是真正災難的降臨!”

    太玄易一說這話,所有人都沉默了。

    對呀,神界?

    他們雖然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但是,既然連始源都只是有個不起眼的小角色。

    那么神界肯定比圣域他要強大太多了。

    接下來該怎么辦?

    這時候,趙乂直接將結界去除,將始源龐大的身軀露出來,讓所有人都看見。

    “啊!”

    當始源的真身露出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恐懼的后退。

    這些人剛才還一個個義憤填膺的要將始源殺死,將他千刀萬刮。

    然而,當始源真正出現的時候,他們的第一反應卻是后退。

    此刻的他們,那里還一點之前的激情,所有人都露出了恐懼的目光。

    這是本能的恐懼,被始源壓迫了

    無盡的歲月,他們的內心早就留下了恐懼的種子,只要始源一出現,那個種子就會頃刻間長成參天大樹,無邊的恐懼就會展局那些人的內心。

    “不要怕!他已經沒有了力量,只是個頭大一些。”

    “你們中的任何人,都可以輕松殺死他!”

    太玄易來到始源的身前,平靜的看著始源的眼睛。

    太玄易從來都沒有怕過他,就算以前實力不如他的時候,也沒有怕過,更何況現在。

    始源看著太玄易,渾身有些發抖,這個曾經的手下敗將,如今竟然這般的看不起自己。

    但是他此時卻無能為力,他的靈魂被趙乂控制,力量被趙乂禁錮。

    他現在除了肉體還保持一定的強度之外,不能施展任何的力量。

    “神帝陛下不會饒了你們的,您們就等著來自神界的懲罰吧!”

    這個時候,他居然還有膽量威脅?

    太玄易根本不搭理他,并指如刀,“歘”的一聲,從始源身上割下第一塊肉。

    “想要將他千刀萬剮的人,可以動手了!”

    那些人見到太玄易動手割下了始源的一塊肉,也都想去,一個個躍躍欲試,卻始終不敢前進一步。

    “嗡……”

    突然間,虛空震蕩,七彩霞光覆蓋了整片天空。

    一個巨大的面孔出現在虛空之中。

    “始源,你失敗了!”那個聲音極具威嚴。

    聲音一出,讓所有的人都為之一顫。

    “主人,我失敗了,太一他出現了,我不是他的對手!”始源悲傷又無奈的回答。

    那個面孔的目光注視著下方的每一個角落,好似在尋找著什么。

    片刻之后,他失望的說道:“他已經成了氣候,你留在那里也沒用了,跟我回去吧!”

    那個面孔說的很輕松,就好像他一句話,就能夠將始源帶走。

    “不,他不能走!”太玄易看著虛空中的那個面孔說道:“他必須為自己犯下的罪行付出代價!”

    “哦?”那個面孔重新審視了一眼太玄易,不屑的說道:“區區圣域的生靈,也敢挑戰神界?”

    “本帝本佩服你的膽量?你叫什么?”

    “我叫太玄易,始源殺了我的全家,我不允許他離開!”

    太玄易的態度很堅決,絲毫不因為對方是神帝而恐懼。

    “你膽子很大,但是,要是你認為以你的實力就可以對抗神界,還是太無知了些!”

    “不,我圣域生命不會讓你們當做螻蟻一般掌控生死,犯我圣域者,即便是神界之人,也要付出代價!”

    這句話讓下方的那些人一個個非常的激動。

    能夠當著神帝的面,說出這樣的話,恐怕圣域之中,也只有太玄易做的出來吧?

    “對,我們不能任你們擺布,他為害圣域無盡的歲月,必須付出代價!”

    “我們要將他千刀萬刮!”

    “殺了他!”

    ……

    一時間,下方所有強者的激情被燃起,終于有人踏出了那一步。

    顫顫巍巍的走到始源的身前,取出自己的武器,一咬牙,一刀下去。

    “噗……”一塊肉被割了下來。

    “噗……”第二塊肉被割下來。

    ……

    神帝冷眼看著整個過程,直到始源的肉被割完,血流盡,他都沒有出言阻止。

    “你們就等著被毀滅吧!”神帝冷漠的說道。

    說完就準備要走。

    “就這么走了?”一個聲音從虛空中傳來。

    一個白色的身影憑空出現在虛空。

    眾人看見,一把“s”形的奇怪的刀“嗖”的一聲從哪個身影手中飛出。

    “轟……”

    太一刀直接斬在了那張臉孔之上。

    “啊……”

    神帝好似痛苦的嚎叫著。

    “神帝?呵呵!不用你來!我會去找你的!”

    “太一,你是太一!你真的是太一!”神帝激動的大喊。

    那聲音里有激動,有憤恨,有陰狠,也有恐懼。

    他的聲音消失,臉孔也消失不見。

    “太一道祖!”下方的所有人都同一時間想到了一個名字。

    只見太玄易不滿的看著趙乂說道:“大哥,過分了啊,我才是太玄圣尊好吧?”

    “這本書的主角應該是我才對,你整本書都在越俎代庖,喧賓奪主,最后了最后了,也不讓我出一出風頭!這讓我這個真正的主角情何以堪呢?”

    “老弟,誰是主角,關鍵是看誰的故事多,你自己藏起來一直不出來,怪我嘍!”

    “再說了,別忘了你老哥的名字叫什么?”

    “趙乂呀?怎么了,有什么特別的?”

    “這個名字倒是沒什么特別的,你哥不是還有個名字嗎?”

    “呃……”太玄易秒懂。

    “六郎……”

    “父親……”

    唐萱和趙長安姍姍來遲,沖著趙乂大喊。

    趙乂喜笑顏開。

    甘木子也迎了上去,拉著唐萱喊姐姐,親的不得了。

    “大哥,嫂子又有了?”太玄易看著唐萱的肚子說道。

    “當然了,我和你嫂子還有長安要去神界了,離開之前,準備將他留在你這里!”

    趙乂指著唐萱的肚子說道。

    “什么意思?”太玄易不解的問道。

    “這都不知道嗎?”

    “作者的下一本書,不是還缺個主角嗎?”

    “哇擦,大哥你太過分了……”

    “哈哈哈哈哈……”

    (全書完)

    ps:新書《都市絕品狂尊》已經發布,歡迎大家光顧。

    (本章完)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百人牛牛-官网 大发游戏-彩38 私彩平台-彩38 彩38亚洲彩票-亚洲彩票平台-亚洲彩票官网 极速PK拾-彩38 彩神APP-彩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