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邪皇圣傳 > 第763章 九鳳長老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乖,我還有正事,去娘親那里吧!”千鳳天拍拍她的腦袋,柔聲道。

    靈兒心不甘情不愿的松開粉嫩的小手,踱著碎步奔向院落里的美麗婦人。

    突然間一團血霧憑空出現,瘋狂襲來,沖向女童,千鳳天猛然站起來,雙眼迸發出混沌精芒,喝道:“大膽!”

    邪惡氣息彌漫,血霧在電石火花間涌向女童,把她卷起來。

    千靈兒察覺到危險,小手拍打著血霧,大聲哭道:“爹爹,救我,娘親,救我!”

    蕭歆邪看見愛女被抓,絕美的容貌頓時煞白,蓮步輕點,竟比千鳳天還要快一步。

    血霧咆哮,散發出強橫力量,震得兩人吐血倒退,欲要破空離去。

    女童哭聲不止,引起大院的眾人注意,但沒有一人能相助。

    看著血霧離去,蕭歆邪肝膽欲裂開,兩行淚水順著絕色容顏滑落。

    一道金光從天而降,照中血霧,頓時發出凄厲慘叫,天地定格,仿佛時空靜止。

    血霧不斷被金光消融,最終化成煙霧消散,一個青衣少年憑空出現,抱著女童緩緩落下。

    此刻女童已昏迷,但她的氣色很好,未曾受傷。

    看著少年落地,千鳳天和蕭歆邪同時瞪圓眼睛,露出不敢相信的神情。

    “空兒!”

    蕭歆邪顫抖的身子,玉唇大啟,聲音撕心裂肺,她快速奔來,凝視著那張熟悉的臉,兩行清淚簌簌而流。

    “娘親以為你再也不回來了!”她抱著邪空大聲哭道。

    十年前,天域傳來邪空的噩耗,蕭歆邪感覺世界都要崩塌了,終日不思茶飯,以淚洗面。

    今日他再度歸來,笑容依舊,那真實的樣貌,不再像夢中那般虛幻。

    “回來得好!”千鳳天的手掌顫抖,摩擦著衣裳。

    邪空能回來,無疑是風域最大喜事。

    “臭小子,還知道回來,都不給家里稍個信息!”蕭歆邪黛眉豎起,隨即伸著雙指拎起邪空的耳朵,就像一頭發怒的母獅子。

    “娘親,我錯了,你就饒了我吧!”邪空縮了縮身體,陪著笑臉道。

    “哼哼,看我不打死你個不孝子!”蕭歆邪怒道。

    “好了,我們還是看看靈兒有沒有受傷吧!”王玄真在一旁轉移注意力,和著道。

    又遇邪空,已探測不出其深淺,他感覺世道變化太大,眼前的少年,已強到他不能理解的境界了。

    猶記得他們第一次相遇,邪空還是稚氣未脫的少年,在雷域攪得六大家族天翻地覆,有兩家被滅,連羅府都要低頭。

    當初他聽從周神棍之言,把王家牢牢與邪空綁定一起,使得王家得以迅猛發展,慶幸自己當初沒跟邪空結死仇。

    如今邪空已化龍騰空,只怕百域都不能引起他的興趣。

    蕭歆邪急忙抱起靈兒,她惱怒瞪了邪空一眼,道:“等會再跟你算賬!”

    她抱著靈兒進房間,千鳳天解釋道:“靈兒是我進妖獸山脈的時候撿回來的。”

    十年前,邪空的噩耗傳來,蕭歆邪承受不住打擊,恍惚過日,心病成魔,日漸削瘦。

    千鳳天不相信邪空已隕,親自去圣教求證,得知兒子還活著,便把喜事告知蕭歆邪,以緩解她的悲傷。

    在大雪飄零的日子,他冒著暴風雪進妖獸山脈,想要替蕭歆邪尋找調養身子的靈物,卻在大雪紛飛中聽到嬰兒哭啼聲。

    千鳳天循聲而至,看見一女嬰躺在地面嗷嗷大哭,便把她帶了回來。

    自家里添了女嬰,氣氛變得活躍得多,蕭歆邪也慢慢恢復往日神采。

    千靈兒如公主般十分受寵,有不少大族前來提親,想要訂娃娃親,但都被蕭歆邪拒絕了。

    邪空眼神古怪,道:“我以為是爹娘生的呢!”

    千鳳天聞言,老臉一紅,一巴掌呼過來,道:“小不正經!”

    蕭歆邪把靈兒放下,隨即走出來,邪空和雙親相敘一會,順便問了九鳳長老的下落,卻發現雙親并不知曉她的行蹤。

    只知她帶了一只呆萌妖獸來拜訪過一次,但已有十年時光。

    “難怪邪修能趁虛而入,感情師叔是逃跑了。”

    邪空無語,不過九鳳長老既然帶著饕餮,那他肯定能找到她的蹤跡,除非她已不在神風大陸。

    妖獸山脈深處,有一處隱蔽山谷,靈藥密集,花香四溢,一座茅草屋突兀,微風吹拂,炊煙裊裊。

    山谷時常有妖獸出沒,卻鮮有廝殺,它們每回靠近山脈,都會抬望著茅草屋,眼神流露著本能的恐懼。

    那是來源于魂魄的顫動,血脈壓迫使它們不敢靠近。

    茅屋里有一女子,她褪去衣裳,露出潔白如藕般的手臂,肌膚勝雪,如嬰兒般嫩滑。

    嬌軀玲瓏,該凸的地方絕不含糊,曲線明顯,臀部微微翹起,她抬起修長玉腿,緩緩的伸進浴缸里。

    香味飄散,流溢著淡淡的藥香味道,黑發飄散,烏黑明亮,帶著薄薄水霧,眼神迷離似煙波浩渺,攝人心魄。

    浴缸旁邊匍匐著一頭黑色小獸,它慵懶的閉著眼睛,并不對沐浴美人有興趣。

    它慵懶的打著哈欠,忽然間猛然坐起,發出煩躁的聲音。

    “怎么了?”

    水中女子好奇問道,她露出俏白如鵝蛋形的臉,水霧泛濫,如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清純脫俗。

    女子的美眸微微瞇起,玉手撥弄著熱水,輕輕一撥,一道水痕涌起,如無堅不摧的利刃爆射而去。

    滴水成兵,如隕星劃破空間,威力驚人。

    空間微微涌蕩漣漪,化成金色光幕,把水珠擋住,隨即緩緩走出一道俊朗身影,傳出柔和的聲音:“師叔,你還是那般會享福。”

    用守護風域為由,躲到妖獸山脈享受清福,圣教中除了九鳳長老還能有誰!

    “大逆不道,師叔沐浴都敢偷窺!”九鳳長老蜷縮在水中,只有那張精致俏臉浮出水面,眼神嗔怒的盯著邪空。

    將近三十年不見,邪空仍是少年風采,氣質縹緲如仙,他變得更強了,魅力增添許多。

    黑色妖獸興奮的跳到邪空的肩膀,伸出肉肉的雙爪捧著邪空的臉龐,然后吐出舌頭想要舔他滿臉口水。

    邪空嫌棄的張手把它拍飛,看著九鳳長老那紅潤的俏臉,道:“邪教禍亂神風大陸,師叔卻躲了起來,不顧圣教安危,難道就不怕掌教責罰!”

    “這是本教之事,豈能輪得到外人插手!”九鳳長老哼道。

    她的俏臉飛速蔓延出紅霞,被邪空雙眸直視,看著后者似笑非笑的表情,縱使她的臉皮再厚,也是羞怒不已。

    “師叔說要護我千家,但邪修現身,卻不見師叔相救,這是何意?”邪空道。

    九鳳長老伸出玉手梳頭,玉唇輕翹,道:“你都回來了,還用得著老娘出手,如果不是你隱藏暗中,就那貨色能踏進千家?”

    邪空尷尬的攤攤手,九鳳長老果然手眼通天,風域發生的事都逃不出她的法眼,原來她早就知道自己回來了。

    饕餮跳進他的懷里,伸出肉肉的雙爪牢牢抓著他的衣裳,表情很委屈。

    “師叔,我來找你有正事呢?”邪空道。

    他在飛仙星時,便收到九鳳長老傳訊,說神風大陸大陸發生內亂,要他回來相助,還能保護千家。

    結果九鳳卻躲藏不出,讓他很無語。

    “那你還不滾出去讓老娘換衣服!”

    九鳳長老嬌怒,一股浩瀚磅礴的力量席卷而來,如汪洋般無窮盡。

    邪空臉色微變,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那股力量強行震出茅屋,狼狽摔落地面。

    “這……”

    原本他修煉至三魄境圓滿,以為能和九鳳長老的差距縮小,猜測她約摸是三神境。

    但她才出手,兩人的差距暴露無疑,九鳳長老已是三神境巔峰,氣息散溢,無處儲存,再進一步,她就是御神境了。

    “你才修煉幾年,就想超越老娘,還早著呢!”茅屋房門破碎,九鳳長老披著淺綠色衣裳走出來,戲謔笑道。

    “師叔,你就不怕圣教有奸細?”邪空問道。

    “切,哪里沒一兩個奸細,可問題是我們實在找不出來誰是邪教潛伏的臥底,能有什么辦法!”九鳳長老伸伸懶腰,毫無在意的道。

    邪教奸細隱藏得很深,若沒有大事件,很難能找出是誰。

    邪空無語,他很佩服九鳳長老,過得沒心沒肺,圣教的存亡她都不在意。

    她的性格無拘無束,看似平靜如水,實則無法無天。

    邪空猜測她是霍霍完某位位高權重的長老所豢養的妖獸又或者是靈藥,故而離開火神教避難。

    邪教強者又蠢蠢欲動,正好有借口讓她久留風域。

    “哼,別把師叔看成這種人,再亂想就把你打得生活不能自理。”九鳳長老說道。

    “咦!”邪空驚奇看了一眼九鳳長老,她竟知曉自己心中的想法。

    “他心通!”他的表情古怪,原來天域真的存在這等玄奇能力,這是與生俱來的天賦,非苦修就能修煉成的。

    這看起來懶散的師叔,實力深不可測,還擁有奇特本領他心通,在戰斗的時候能占據優勢,不知羨慕多少人。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极速3D-彩38 3分排列3-彩38 波兰五分彩-官网 完美彩票-完美彩票投注-完美彩票注册 幸运赛车pk10-彩38 大发平台-彩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