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妙手天師在都市 > 第九百二十五章 世間人如棋子(大結局)新書已開!

妙手天師在都市 第九百二十五章 世間人如棋子(大結局)新書已開!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一年過后,三女都同時懷孕,這讓平時板著臉的張父多了一絲笑容,張家就張宇這個獨子,張父努力了那么多年都沒再生出一個娃,這讓張父有種對不起列祖列宗。

    聽聞這個消息后,平時不喝酒的張父還破例喝了兩盅。

    家里更是請了幾個穩婆,這讓張宇哭笑不得,他好歹也是學醫的,這才一兩個月,那么早請穩婆干什么,不是還有醫院嗎?

    不過他不敢說,老年人喜歡干什么就干什么,他現在在為一個東西而煩惱,這三個老婆哪里都好,就是禮物都要三份,這不溫雅最早懷上的時候,老媽給了她一個玉鐲子,而張冰兒懷上時,老媽給了她一個玉佛像。

    現在輪到袁媛懷上了,她正用幽怨的目光看著自己,因為老媽給了她一條金項鏈。

    “為什么她們都是玉的,就我是金的?人家都說玉的能生兒子,而戴金的就只能生女兒。”袁媛拉著張宇手臂撒嬌道。

    “你聽誰說的?我喜歡女兒啊!”張宇滿頭黑線的說道,轉頭一看,好嘛說錯話了,因為袁媛用殺人般的眼神看著自己。

    “好好,玉的,玉的。”張宇在袁媛發怒前,很明智的選擇正確答案。

    哄了一會兒袁媛后,她心滿意足的挺著肚子被人攙扶著睡午覺了,而張宇則來到玉器一條街尋找著合適的玉器。

    望著熟悉的街道,四周到處是期望一夜暴富的人們,張宇看著他們或激動,或沮喪的臉,不由微微一笑,仿佛想起當年與袁媛相遇的場景。

    可惜腦海里的系統不見了,他再也看不見石頭里的寶貝,不過他還比較享受這樣的生活,什么都知道了反而不美。

    就在張宇四處打量時,突然有人撞了他肩膀。

    張宇轉頭一看,不由瞳孔猛縮。他怎么也忘不了那熟悉的面容,陪伴了他全程的戰友,林雪月。

    “不好意思,對不起!”她現在還是一個充滿青春氣息的女孩,略帶慌亂羞澀的看著張宇,連忙道歉。

    她身上穿著樸素衣服,腋下夾著書本,一副柔弱的學生模樣。

    “你沒事吧?我著急著去打工,真不好意思,沒撞痛你吧。”林雪月柔柔的說道。

    “當然沒有,你去打工?”張宇這才回過神來,他自然知道林雪月就是去打工才被人害死,變成孤魂野鬼最終成為他的鬼仆。

    “是啊,如果沒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林雪月見張宇沒事,就轉身準備離開。

    “唉,你等等......”張宇絞盡腦汁的想改變林雪月的命運,可是喊住她,卻不知道該說啥。

    “還有什么事情嗎?”林雪月抱著書本看著張宇。

    “這個......”就在張宇無計可施時,突然他看到武少從古雅齋里走出來,他頓時眼睛一亮。

    “武少!”張宇大聲喊道,武少看到張宇不由眼睛一亮,誰不知道張大家少爺,他怎么會認識我?武少欣喜萬分,能搭上張宇這根線,他要少努力多少年。

    “張少,你有什么事情嗎?”武少走過來說道。

    “你的古雅齋不是最近缺人手,高薪聘請銷售員嗎?多少錢一個月,我這有個朋友想試試。”張宇指著林雪月說道。

    “我......我......我沒有。”聽到這句話林雪月滿臉漲紅,她家境貧困,偶爾在這里打工,知道武少是古雅齋的東主,里面工資極高,可不是隨便人能進去的。

    “哦?確實有這件事情,小張......你帶她進去辦辦手續,給她說明情況,實習期工資是六千元。”武少見張宇開口,知道其中必然有事,連忙答應。

    聽到六千元,林雪月本來想拒絕的話說不出口了。

    “實習期三個月,三個月后做的好轉正,每月一萬塊,當然還有提成。”見張宇給他打眼色,武少連忙說道。

    “啊,好,這位姑娘這邊請吧!”穿著一身制服的張經理走出來對林雪月說道。

    “去試試吧,好機會!”張宇笑道。

    “謝.....謝謝!”林雪月就糊里糊涂的被張經理拉進了古雅齋,直到她轉正之后都沒明白那天到底發生了什么。

    見武少幫忙,張宇約他那天有空吃頓飯,順便交代讓他照顧林雪月。

    在古雅齋里買玉佩也一樣,他只是不希望去給林雪月解釋什么,有了古雅齋的庇護,相信悲劇不會在重演。

    處理完林雪月的事情,張宇這才繼續在大觀園游蕩。

    “祖傳玉佩,快來看看祖傳玉佩。”一陣叫喊聲吸引了張宇的注意力,他鬼使神差的走過去。看到胡須花白的老頭守著地攤,地攤上什么都沒有,就只有一個玉佩,一個身材瘦弱的年輕人蹲在地攤前,翻來覆去的看著玉佩。

    “這個玉佩怎么賣?”那年輕人好奇的問道。

    “不貴,也就兩千元。”老頭捋著花白胡須笑道。

    “什么?兩千元,那么貴?”那年輕人大吃一驚,摸了摸口袋猶豫著,這時候張宇走過去看了看,意外發現那玉佩特別的熟悉。

    “兩千元并不貴哦,你所得到的將遠遠超出你的付出。”那老頭笑道。

    “我能看看嗎?”張宇說道。

    “恩!”那年輕人猶豫片刻,抬手將玉佩遞給張宇,張宇剛準備去拿玉佩,可是看到那熟悉的紋路,不由臉色一變。

    “這......這不是......”張宇激動的說道,他望向那老頭,卻看到那老頭對他眨了眨眼睛。

    “世間人如棋子,只不過很多人身在棋盤卻不知道罷了。”那老頭笑道。

    “張宇,你怎么在這里?”張宇剛要說話,卻聽見有人叫他。他下意識轉身去看,卻發現袁飛在街道那邊招手。

    “你等等......”張宇大聲喊道,他轉頭一看卻發現那老頭和地攤不見了。

    張宇大吃一驚,四周望了望,卻看到那年輕人正在前面走著,他跑過去一看,果然那年輕人手中捏著玉佩,一臉興奮。

    “那個玉佩能讓我看看嗎?”張宇拍了拍他肩膀說道。

    “這個玉佩我已經買了,這是我送給女朋友的生日禮物,我是不會讓給你的。”那年輕人警惕的看著張宇道。

    “我沒別的意思,就只是看看。”張宇連忙解釋道。

    “好吧,給你!”那年輕人松了口氣,很放心的遞給張宇。

    “呼!”仿佛看到什么怪異的東西,張宇強忍著心臟怦怦狂跳,看了又看,然后將玉佩還給他。

    “道路雖然艱苦,可希望它能給你帶來好運......”張宇笑道。

    “謝謝!”那年輕人點點頭,揮了揮手,轉身消失在人群中......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快乐十分-彩38 时时彩平台-彩38 五分28-官网 一分11选5-彩38 彩38-彩38平台-彩38官网 1分11选5-彩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