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戰國野心家 > 第二百七十九章 終章(完)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秦人于小丘頂部感嘆著天下的變化,并沒有人打擾。

    不多時,春日的天空不知道什么時候多了幾片云,隨后落下了冰涼的雨。

    隨從們取出了油紙傘撐開,詢問著衛鞅要不要回馬車里。

    正在這時,小丘遠處傳來一陣奔跑的聲音,間或夾雜著年輕人特有的那種充滿活力的吶喊聲。

    青春活力的聲音透過了濕漉漉的雨,仿佛讓著被雨浸成一團的天地都被這些活力的聲音給震開了。

    最前面奔跑的幾個人,露著上半身,赤膊。

    春日的雨,還有些涼,可這些人卻仿佛很享受這種在雨中奔跑的感覺。

    這一行人看起來年紀都不大,大的也就三十歲不到,年輕一點的也就二十一二歲。

    除了那幾個赤膊奔跑的,里面還有幾個人的打扮很特別,打著草鞋,穿著短褐,剃著作坊工人的髡發,但很顯然這些年輕人并不是作坊的工人,若是做工的哪有時間來這種地方呢。

    這幅模樣打扮的人,要么是墨家內部激進的自苦以極派的,要么就是農家分出來的另一個派別真正平等派的。

    這些人奔跑到了小丘頂部后,只是略微看了衛鞅幾眼,卻也沒有多看。

    一個赤膊在雨中奔跑的高大的年輕人道:“孔仲尼言,質勝文則野,文勝質則史,文質彬彬,然后君子。何謂文質彬彬,我看就是文明其精神、野蠻其體魄,唯此才可算作君子。”

    “雨中赤膊、冬日寒泳、登高山而游大河、讀史書而學道理,方可謂文質彬彬。”

    “我曾聞,索盧參昔日西游,見極西之地有山名為奧林匹斯,每隔四年便在那里舉行較藝大會比試體魄,其國亦有通曉詩書者,竟與中土君子相似。可見,極西之地,亦有君子,與中原并無不同。”

    “文明精神,可知何以利天下。野蠻體魄,可能持槍握劍以利天下。文質彬彬,便是一手刀劍一手義理。”

    孔仲尼是墨翟一生之敵,既仰慕又和反對,加上墨家在泗上崛起的時候,其實孔子的嫡孫尚在,而且衛鞅知道他小時候求學時,衛國大將茍變還是孔子嫡孫推薦給衛君的。

    時間并沒有過去太遠,衛鞅當然也聽過文質彬彬這句話,可他沒想到才幾十年,這句話已經被這些年輕人賦予了另一種新的、文明做文野蠻做質的含義。

    于是他便好奇地看了那一行年輕人一眼,那些年輕人又聊了幾句,赤膊的人便都先穿好了衣衫,一起肅穆地朝著紀念碑行禮默哀。

    片刻后默哀完,這幾個年輕人便于旁邊的一處木椅旁坐下,卻沒有談年輕人最喜歡的風花雪月,倒是開口便是天下。

    一個穿著草鞋短褐的年輕人道:“天下已定十二載,依我看,距離樂土還很遙遠。我覺得,想要抵達真正的樂土,需要不斷地變革。舊的矛盾被解決,新的矛盾又產生,沒有什么是亙古不變的。”

    “都說天下已定,可現在看來,并非如此。”

    “你們只道去年在桑林社的絲綢織工集會的事吧,對那些絲綢織工而言,他們紡織出了天下最好的絲綢,銷于西域、南海,可他們自己卻根本穿不起這樣的絲綢。”

    “這合理嗎?”

    “對這些織工而言,他們將貴族們送到了地下,可卻又落入了那些作坊主的盤剝之中。”

    “十二年前的利天下,并沒有利所有人,最得利的是那些商人和作坊主。對民眾而言,則是流血流汗而生產出來的成果流入一小撮可恨的錢袋的庫房里。”

    “那些人當年做了什么?周天子借貸不成,強逼他們繳稅,可當年商丘一戰大局已定,他們都還不敢發動起義攻占幾乎空了的周王宮,廢物不堪,毫無武德。如今卻坐享其成。”

    桑林社的事,在一旁偷聽的衛鞅有所耳聞,要求提高最低工資,結果是被那些村社農夫出身的騎兵給彈壓了,數百人被“依法”流放到南海。

    墨家內部是有派別的,一直存在,只是因為巨子威望的問題,能夠壓服而已。

    農家自從當年被批判空想之后,也開始探究人類不平等的起源,內部也如同當年儒家六分一樣,分出了不同的派別。

    當年的一系列經濟政策出臺之后,諸夏看似歸一卻又分出了新的階級,導致了各種不同的思潮開始流傳。

    原本由周天子分封的疆土所割裂的天下,如今被階層所割裂。

    土地私有、允許買賣,在新技術的支持下,資本獲利的利潤增加,兼并的速度也呈現出一種前所未有的景象。

    越來越多的人失去了土地,進入城邑做工謀生,而蒸汽煤鐵之下的苦難,比之當年做自耕農時候的光景總歸不如。

    那個穿著短褐打著草鞋的青年說完這些后,有人便提出了反對,說道:“依我看,這倒不是問題。”

    “適子說,樂土不是一日可以建成的,這些苦難我看都是不可避免的過程。”

    “所以,依我說,我們這些年輕人,應該多做些實事,少談些道義。只要將來機械發展了,天志知曉了,一畝地可以產五百斤糧食、一個人一天可以生產一百個人穿的布匹時,那么到時候才可以說樂土。”

    “現在嘛,這些都是必須要經歷的過程。這些苦難的人,只是要達到樂土所必須的肥料。”

    “況且,現在不是比以前好多了嗎?二十年間天下財富總和增加了多少?是過去數百年都趕不上的。”

    “墨子說,天下利弊有三表可依,這天下財富總和不正是三表之一嗎?”

    “我們這些人如果真的有志于利天下,就該不問政治,不談道義,而是門頭苦做,各盡所能。”

    “適子說,主觀利己,客觀利他。就像是前幾年那個改良了紡紗機的人,他未必就是有利天下之心,他那么做只是為了賺錢,可終究天下的棉布更加便宜了,也有更多的人穿上了棉布不是嗎?”

    他這番少談道義多做實事的話,也有許多擁躉,幾個人附和道:“是這樣的。既然是不可能越過的,我看我們這一輩人就不要管道義,而是多做實事,探究天志,改良機械,這才是為利天下大志的正途。”

    那人又道:“如今是最好的時代。只要你聰明努力,便可以成就名聲、獲得財富。人與人至少沒有貴賤之分,是平等的。”

    “可若是真正的平等,那又怎么可能?人和人本來就是有差距的,有的人天生就笨,有的人天生就聰明,所以自然會有窮富差距,這也是符合道理的。”

    “適子言,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其實人也一樣。那些做工的,不是因為懶就是因為笨,而那些有錢的,必然是勤快又聰明的。這是天下的道理,是不可更改的,人如果悖道而行,非要真正的平等,那必然是行不通的。”

    他話音剛落,旁邊有人冷笑道:“你爺爺當年只是個篾匠。那時候貴賤有別,君子六藝精通,你爺爺卻連個字都不認得。”

    “按你這么說,物競天擇,適者生存。那當初你爺爺就活該做一輩子篾匠,憑什么要起來造貴族的反?”

    那人漲紅了臉,罵道:“不要牽扯家人祖先!”

    罵他那人起身道:“我不但罵你,還要打你!你不配談利天下!”

    擁躉不談道義多做實事的一些人紛紛起身道:“你算什么東西,由你來說配不配?”

    雙方一言不合,倒也真的是文質彬彬,野蠻體魄,眼看就要毆斗在一起。

    本已經準備離開的衛鞅看到這些人一言不合就毆斗,心想這倒是真有點自己年輕時候天下的樣子。那時市井間一言不合就毆斗殺人逃亡,倒也尋常見。

    然而這些人最終還是沒有打起來,那個篾匠的孫子或許是氣勢上敗了下來,或許是見到人多不敢動手,終于訥訥道:“那你說,這天下難以平等的根源是什么?”

    穿短褐草鞋那年輕人沉默一陣,終于道:“私有制。私有制是天下人不平等的起源。”

    “你們也知道,當年索盧參病逝前寫給適子的那封信,適子后來將其公開,說是真理越辯越明。那么,既然貴族的權力不能世襲,為什么財富積累的機器、土地卻可以世襲呢?”

    “你說人與人之間生來有聰穎和體能的差距,這我相信,可是……一個擁有數千織工的大作坊主在聰穎和體能上的差距,難道比不過人和那些富貴之家養的狗的差距嗎?”

    “犬彘食人食而不知儉,難道你會認為人與人的差距,會大到人與狗的差距嗎?”

    他的話于此時過于激進,一時間有將近半數的伙伴紛紛道:“你太左了!你這是要消滅個人掙得的、自己勞動得來的財產,要消滅構成個人的一切自由、活動和獨立的基礎的財產。”

    “在人人平等的基礎上,財富源于勞作,所有人的財富也不是天上大風刮來的,而是個人掙得的、自己勞動得來的!”

    “主觀利己,客觀利他。我努力得來財富,即便沒有利天下之心,可我們的父親開著作坊,養活了成百上千的雇工,制造了成千上萬的衣衫棉布鐵器,這難道有什么錯嗎?”

    那穿著草鞋短褐的人冷笑道:“好一個勞動得來的、自己掙得的、自己賺來的財產!”

    “你們說的是大作坊主、大商人出現以前的那種個體工匠、自耕小農的財產嗎?那種財產用不著我們去消滅,時代的發展已經把它消滅了,而且每天都在消滅它。”

    “要不你以為那些前去作坊做工的人,是哪里來的?那些土地兼并動輒數萬畝的大土地主,又是怎么得到那么多土地的?”

    “難道不是因為機器和煤鐵蒸汽的使用,使得那些小工匠無法爭得過機器作坊而至破產無業嗎?難道不是因為個人的小片土地無法抵御自然與市場的災害嗎?”

    “怎么能說是我們要消滅他們?明明是他們正在被自己所擁躉的私有制所消滅,和我們有什么關系呢?”

    “不用我們去消滅,總有一天,天下多數人將一無所有。沒有土地,沒有機器,沒有資產。”

    兩方的人,還在爭辯,眼看就要打起來。

    就在這時,遠處傳來一陣馬蹄聲。

    馬背上的騎手手持銅鈴,一邊奔跑一邊搖晃,騎手的頭上飄著白色的喪布,渾身縞素。

    這樣的銅鈴聲在泗上已經二十年沒有響起,上一次響起的時候,還是最后一戰前總動員的時候,而且那一次傳令的騎手穿著玄黑色的衣衫,絕不會穿著肅白的喪服。

    正在爭辯的兩方年輕人都站了起來,望向遠處。

    遠遠的,傳來了騎手沙啞的喊聲。

    “適子昨日病逝于彭城!”

    “適子昨日病逝于彭城!”

    一直在聽那些年輕人爭辯的衛鞅愣住了。

    好半天,他面向東南方向,喃喃道:“我們的時代……過去了。”

    他和適不是同輩的人,適成名的時候,他才剛剛出生不久。

    可他卻始終覺得,自己和適是同一個時代的人。

    他們的時代,衛鞅覺得,那是大爭之世、天下歸于誰的時代。風起云涌,各顯其能,而目的似乎都是為了天下歸一結束這亂世。

    有勝者,便有敗者。

    勝者稱天子,敗者走西域,似乎,就是這樣的。

    他看了看遠處那些剛才還在爭辯、此時已經悲慟無言的年輕人,想著他們剛才爭辯的話題,喃喃地重復道:“我們的時代……過去了。”

    大爭之世,諸侯爭雄的時代過去了。

    天下已經歸一。

    可就如剛才那些年輕人所說的,舊的矛盾消失了,新的矛盾產生了,五十年的變革和后二十年稍顯酷烈的手段,使得九州諸夏已經沒有貴族復國的可能。

    天下歸一,已是定局,再無反復的可能。

    可天下歸一,就是歷史的終結嗎?

    天地恒變,星辰變幻,一生一世,無非塵埃。

    聽聞適的死訊,衛鞅竟生出了一種說不出的落寞。

    勝綽的曾孫略微疑惑,心想最兇惡的敵人死了,這不該是高興的事嗎?

    于是他問道:“大良造,卻不知是誰的時代結束了?”

    衛鞅道:“群雄逐鹿,競逐天下,問鼎中原,重允執中的時代,結束了。”

    “那……那之后呢?”

    衛鞅長嘆道:“昔年墨家言,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九州歸一!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貨惡其棄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惡其不出于身也不必為己,使人各得其所長,鈞其分職,皆其所喜,是謂大同樂土。”

    “大約,是爭論怎么才能達到大同樂土的時代吧。”

    勝綽的曾孫不解,問道:“天下如此之大。秦之西,尚有拜火之國;拜火之國往西,尚有拜諸神之小邦;秦之南,尚有九邦十國雄踞一方。您說的天下歸一,是大九州還是小九州呢?”

    衛鞅遙指著遠處那些被剛才的消息震驚而停工的、之前正在修筑鐵軌路的人,以及很遙遠處那片似乎布滿了煤煙和天空,想要說點什么,終究什么也沒說。

    半晌,他只是嘆了口氣,用一種前所未有的消沉的語氣道:“雨還在下。好一場春雨。走吧,去彭城。”

    隨從撐起傘,伴著這句消沉的話語,回到了馬車旁。

    勝綽的曾孫似乎忍了許久,卻還沒有忍住,問道:“您說,你們的時代過去了,那……那現在,是我們的時代嗎?”

    衛鞅笑了笑,看了一眼這個在宮廷貴族的圈子中長大、張口忠君、閉口社稷的年輕人,緩聲道:“不……你和我們是一個時代的。忠君還是無君,社稷還是天下,那是同一個時代的爭論。”

    勝綽的曾孫心想,你說我和你們是一個時代的,卻又說你們的時代過去了,那……那我才剛剛長大,就已經沒有擁有我的時代了嗎?

    帶著年輕人的傲氣和倔強,最后問道:“那這是誰的時代?”

    衛鞅指了指遠處小丘上剛才那些還在爭論的人,許久才言。

    “是那些張口私產閉口公產、俯首民意仰首自由、揮斥公平探究人性的人的時代。”

    “我們的時代,過去了。”

    (全書完)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天天pk10-彩38 卡司11选5-彩38 乐彩网-乐彩网注册-乐彩网网址 好运11选5-彩38 三分快三-官网 幸运五分彩-彩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