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愛若灼心冷如水 > 第611章 幸福(大結局)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她放下手中的碎片,蹲下身體道“我們過些日子要去英國,小絕喜歡英國嗎?”

    “是和爸爸一起過去嗎?”陸絕想了想,看著席涼茉問道。請()

    席涼茉指尖一顫,搖頭道“不是,和東方叔叔,小絕不喜歡東方叔叔?”

    “不喜歡,小絕喜歡爸爸,小絕想要和爸爸在一起,媽媽不要在生氣了,爸爸其實很可憐,昨天晚上我給爸爸打電話的時候,爸爸一直咳嗽,我問爸爸怎么了,爸爸說生病了,我好擔心爸爸一個人。”

    陸亭玨……生病了?

    他在帝國,應該很好吧?畢竟帝國才算是陸亭玨的老家。

    席涼茉咬住嘴唇,還想要再度說話的時候,陸絕已經抱著席涼茉哭了起來。

    “小絕只想要爸爸媽媽可以陪在小絕的身邊,小絕……真的不希望沒有爸爸,媽媽……你帶小絕去找爸爸吧,小絕知道爸爸住在哪里,爸爸一個人好可憐,他什么都看不到,有一個和媽媽很像的姐姐,一直照顧爸爸,那個女人是想要將小絕的爸爸搶走。”

    陸絕發出撕心裂肺的哭泣,震痛了席涼茉的心臟。

    她緊緊的抱住懷中的陸絕,眼眸帶著一層痛苦和煎熬。

    “小絕……你剛才……說什么?”

    剛才陸絕說陸亭玨眼睛看不到?怎么會?

    陸亭玨現在不是回帝國了嗎?為什么會眼睛看不到?

    “小絕前幾天找到爸爸了,看到爸爸眼睛看不到,他一直戴著墨鏡,可是,他從椅子上掉下來都不知道,小絕聽那個姐姐說,爸爸眼睛看不到,還讓爸爸不要在想著媽媽了,那個姐姐是壞道,爸爸是媽媽的。”

    怎么會……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小絕說的是真的嗎?

    難不成……

    席涼茉似乎被陸絕的話刺激了心臟,她將手放在自己的眼眶的位置,整個身體都忍不住顫抖起來。

    是……眼睛……她的眼睛是陸亭玨的嗎?

    陸亭玨將他的眼睛給了她?

    “媽媽……你怎么了?”陸絕見席涼茉渾身都在顫抖,他伸出手,輕輕的摸著席涼茉的頭發問道。

    “小絕知道爸爸住在什么地方嗎?”

    席涼茉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用異常冷靜的口吻,和陸絕說道。

    陸絕一本正經的點頭道“小絕知道,小絕帶媽媽過去找爸爸,媽媽,爸爸已經看不到了,就和媽媽當初一樣,媽媽也不要在生氣了,好不好?”

    陸絕可憐兮兮的話,讓席涼茉說不出其他的話。

    她抱著陸絕身體的手,不由得一緊。

    她現在,只能去驗證……

    驗證陸絕說的,究竟是……真的……還是……一切都是她想的太多?

    “小糯米,你要帶小絕出去嗎?”區靜剛好從樓上下來,見席涼茉臉色蒼白的抱著陸絕好像是要出門的樣子,忍不住問道。

    “嗯,我想要帶小絕出去一趟。”

    席涼茉低低的應了一聲,抱著懷中的陸絕,匆忙的離開這里。

    區靜怔怔的看著席涼茉今天異常反常的樣子,也沒有過多的在意,只是搖搖頭,便往客廳走去。

    ……

    “咳咳……”陸亭玨不知道席涼茉已經知道自己的事情。

    這幾天,陸亭玨的身體狀況不是很好,他經常咳嗽,可能是免疫力也下降的關系。

    初秋的天氣,也非常的冰冷,陸亭玨咳嗽幾聲之后,想要去喝水,卻怎么都摸不到水杯的位置,甚至不小心,將桌上的水杯給打翻了。

    陸亭玨皺眉,摸索著想要去撿杯子,卻怎么都摸不到……

    而在這個時候,席涼茉和陸絕兩個人,就站在距離陸亭玨不遠處的地方。

    席涼茉捂住嘴巴,完全沒有想到,自己再次看到陸亭玨,會是這種情況。

    她用力的掐住拳頭,整個身體都忍不住顫抖。

    陸亭玨……怎么會變成這個樣子?怎么會……變成這個樣子?

    眼前這個男人,真的是……她認識的那個陸亭玨嗎?

    陸絕也眼睛紅紅的看著趴在地上撿杯子的陸亭玨,他用手,輕輕的搖晃著席涼茉的手臂,席涼茉從痛苦中回過神,看著陸絕,抬起腳,朝著陸亭玨走過去。

    她彎腰,將地上的杯子撿起來,眼淚就這個樣子,毫無預兆的從席涼茉的眼睛里流出來。

    看著陸亭玨像個落魄的乞丐,趴在地上,什么都看不到,孤單甚至絕望的樣子,席涼茉整個心都揪成一團。

    “我說了,不要你……走。”

    陸亭玨聽到有腳步聲,他以為,是柳欣,忍不住發出一聲嘶啞的低吼,抗拒道。

    席涼茉眼睛通紅一片。

    她不知道,陸亭玨究竟為什么要做出這種事情?

    陸亭玨是故意,讓她難過的?對不對?

    陸亭玨一定是故意這個樣子做的。

    “為什么……要這個樣子做?”

    過了許久之后,席涼茉總算找到自己的聲音,她的鼻音,帶著些許微弱甚至顫抖道。

    陸亭玨沒有想到,席涼茉會突然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他近乎慌張道“席涼茉……你怎么會在這里?”

    “爸爸……是小絕帶媽媽過來的……小絕不喜歡這個樣子的爸爸,嗚嗚嗚。”

    陸絕撲進陸亭玨的懷里,抱住陸亭玨的脖子,放聲大哭。

    他不知道大人的世界是怎么樣子的,只是看到陸亭玨這個樣子,陸絕很難過。

    陸亭玨放在兩側的雙手,異常煎熬的握緊。

    “陸亭玨,你以為你這個樣子做,我就會原諒你,會為你心疼,對不對?”

    席涼茉咬唇,朝著陸亭玨怒吼道。

    為什么要讓她這么愧疚?

    她辜負了一個東方玉,不想要在辜負一個陸亭玨了。

    “我沒有……這個樣子以為,如果你覺得和東方玉在一起,你的心情會更好一點,你就和……東方玉在一起吧,我這種廢人……配不上你。”

    廢人兩個字,刺痛席涼茉的心臟。

    她的心中,突然涌起一股憤怒。

    她將陸絕從陸亭玨的懷里抱起來,陸亭玨突然感覺陸絕被席涼茉帶走,他近乎慌張的想要將陸絕重新抱到自己的懷里,但是,席涼茉根本就不給陸亭玨這個機會。

    “陸亭玨,你不是說你自己只是一個廢人嗎?既然這個樣子,以后,我們不要在見面了。”

    席涼茉強迫自己硬下心腸,用異常冰冷的語氣,對著陸亭玨說道。

    陸亭玨的身體一僵。

    他聽到陸絕哭鬧的聲音,還有席涼茉帶著陸絕離開的聲音。

    席涼茉真的這么狠心?他要離開他了?怎么辦?他不想要席涼茉離開自己。

    哪怕他現在只是一個廢人,陸亭玨都想要和席涼茉在一起?

    “席涼茉……不要走……不要離開我……求你了……席涼茉……”

    陸亭玨趴在地上,不停地朝著前面爬。

    他要抓住席涼茉,一定要告訴席涼茉,不要離開他……

    席涼茉的后背猛地一僵,她慢慢回頭,瞳孔猛地撐大。

    陸亭玨像個落魄的乞丐,在地上爬,朝著她的方向爬過來。

    “爸爸……小絕要爸爸……嗚嗚嗚,小絕要爸爸……”

    小絕扭動著身體,朝著席涼茉大哭起來。

    席涼茉的手一松,陸絕從席涼茉的懷里跳下來,便朝著陸亭玨撲過去。

    他一把抱住陸亭玨的脖子,放聲大哭起來。

    “媽媽壞蛋,媽媽不要爸爸,小絕要爸爸……媽媽最壞了,嗚嗚嗚。”

    “小絕。”

    席涼茉的心情異常復雜,聽著陸絕的控訴,席涼茉心如刀絞。

    “席涼茉,我不要你走……求你了,你不要走,席涼茉。”

    陸亭玨摸索著席涼茉的位置,聲音嘶啞甚至顫抖的叫著席涼茉的名字。

    席涼茉看著陸亭玨這個樣子,心臟像是被人狠狠的捏碎一樣,特別的疼。

    “我受不了,我原本以為,只要這個樣子就好,我只要悄悄的躲在暗處,看著你和東方玉幸福就好了,可是,我做不到……柳欣說,你和東方玉要帶著小絕去英國,我很怕……真的很怕……”

    “我是一個卑鄙的人,不管怎么樣,我都不要松開你的手,就算你罵我卑鄙我都認了。”

    “席涼茉……你聽清楚沒有,你是我陸亭玨的女人,一直都是……我愛你,求你不要離開我……席涼茉。”

    陸亭玨嘶啞的聲音,刺痛了席涼茉的耳朵。

    席涼茉的眼睛泛著一圈一圈的紅色。

    最終,席涼茉慢慢蹲下身體,將一直哭泣的陸絕還有陸亭玨,緊緊的抱在懷里。

    “陸亭玨,你真的很卑鄙。”

    她明明控制自己,不要在被陸亭玨給蠱惑了,最終,還是被陸亭玨給蠱惑了。

    陸亭玨真的很卑鄙。

    “是,我很卑鄙,我卑鄙的利用我的殘疾綁著你,席涼茉,你不要離開我,我們有孩子,我們之間,有斬不斷的聯系。”

    陸亭玨狼狽的摸著席涼茉的臉,卻怎么都摸不到席涼茉的臉。

    席涼茉看著陸亭玨這個樣子,眼淚再次在眼眶中打滾。

    “傻瓜,你這個傻瓜。”

    席涼茉在也沒有辦法忍住眼底奔涌的淚水,她緊緊的抱住陸亭玨的身體,失聲大哭起來。

    一家人就這個樣子抱在一起哭泣,柳欣手中拎著一個購物袋,在看到席涼茉和陸亭玨一家三口失聲大哭的樣子之后,女人那張臉,白的仿若透明一樣。

    席涼茉聽到有袋子掉落的聲音,她慢慢扭頭,就看到站在他們身后的柳欣。

    柳欣的氣息站在那里,一動不動,看著席涼茉和陸亭玨。

    “席小姐……希望……你不要辜負亭玨。”

    柳欣陪在陸亭玨身邊這些天,充分知道一件事情,陸亭玨是真的……很愛很愛席涼茉……

    不管她怎么努力,都沒有辦法爬進陸亭玨的心里,柳欣是一個拿得起放得下的女人,既然陸亭玨不是屬于她,她會慢慢放手。

    席涼茉看著柳欣,心中滿是復雜。

    柳欣看著陸亭玨的目光,席涼茉又怎么可能錯過?

    柳欣只怕也是很喜歡陸亭玨吧?

    “謝謝。”

    席涼茉對著柳欣由衷道謝道。

    柳欣只是搖頭,離開了這里。

    女人離開的時候,沒有多少失落,反而帶著淡淡的釋然。

    她已經明白,有時候,愛一個人,不是得到,而是祝福。

    只要這個你愛的人,很幸福,就足夠了……

    ……

    “沒有想到,竟然會是他?”

    當席涼茉將陸亭玨將自己的眼睛奉獻給自己之后,整個別墅的人都安靜下來,直到席祁玥近乎嘆息的開口,大家的眼神充滿著難以言喻的復雜。

    “小糯米,所以,你打算怎么做?”

    區靜看著席涼茉,眼神復雜道。

    區靜現在肯定也非常迷茫。

    畢竟……陸亭玨……和東方玉兩個人,席涼茉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要選擇哪一個吧?

    “我騙不了自己的心。”

    席涼茉用手摸著自己的眼睛,苦澀道。

    她想要給東方玉幸福,到最后發現,她根本就放不下陸亭玨。

    “那你準備好怎么和東方玉說了嗎?”

    蘇纖芮看著席涼茉這個樣子,臉上不由得帶著些許釋然。

    只要席涼茉覺得幸福,不管和誰在一起,他們都覺得安慰。

    席涼茉抬起頭,眼睛泛紅的看了蘇纖芮說道“我會和東方說清楚的,我想要陪在陸亭玨身邊。、”

    一個男人,將什么都奉獻給你了,他已經沒有什么可以奉獻了,不是嗎?

    一直以來,都是陸亭玨在遷就他,現在,該輪到她歉疚陸亭玨了。

    她想要和陸亭玨在一起,永遠……在一起。

    ……

    “所以你想要告訴我,你最終,還是選擇和陸亭玨在一起?”

    東方玉看著低下頭,對著自己道歉的席涼茉,俊逸的臉上帶著些許的從沉痛和幽深。

    早在陸亭玨失明開始,東方玉便已經預料到了這一天,只是沒有料到,這一天,來的竟然會這么快?

    席涼茉咬唇,眼睛紅紅道“對不起……東方……我……真的很抱歉。”

    “席涼茉……你告訴我,你有沒有……愛過我?哪怕只是一點點?”

    東方玉抓住席涼茉的肩膀,臉上透著一股沉痛和復雜道。

    席涼茉看著東方玉,深深道“我很抱歉……讓你這么痛苦……我努力……努力的想要愛上你,可是……我還是……騙不了自己的心,對不起,東方,真的……對不起。”

    東方玉慢慢松開席涼茉的身體,用手放在自己的眼睛上面,艱澀而痛苦的呢喃道“不用……和我說對不起了,我……都知道了,是我……不好,我被心魔控制了,以為……可以將你攥在手中,最終,我還是……失望了。”

    “我都知道的。”

    東方玉做的事情,席涼茉都知道。

    東方玉只是因為太愛她了,這些,席涼茉都知道。

    “席涼茉,你和陸亭玨在一起,覺得……很幸福嗎?”

    東方玉慢慢放下手,目光堅定而決絕道。

    席涼茉遲疑了一下,還是對著東方玉點頭。

    她愛陸亭玨,這一刻,她無比堅定的告訴東方玉,她愛陸亭玨。

    “是,我愛他。”

    “是嗎?所以,你一直都沒有愛上我,不管我怎么努力,都還是沒有辦法讓你愛上我。”看著女人臉上堅定的表情,東方玉的臉上浮起一層淡淡的復雜和酸澀。

    他慢慢的閉上眼睛,最后睜開,用祝福的語氣,朝著席涼茉說道“席涼茉,我祝福你……和陸亭玨,希望你們可以幸福。”

    “東方。”東方玉會這么輕易的放手,讓席涼茉的眼睛不由得泛紅。

    她不由自主的上前,一把抱住東方玉的身體,啞著嗓子叫著東方玉的名字。

    東方玉有些好笑甚至無奈的拍著席涼茉的肩膀,聲音沉沉道“傻瓜……你不怪我嗎?”

    他的心里,升起的那些陰暗,像是要將他整個人吞噬一樣。

    他對席涼茉充滿著愧疚,他竟然變成這么壞的一個人?

    當東方玉回顧自己做了什么之后,他甚至不認識那個樣子的自己?那個樣子,真的是他嗎?為什么他感覺不相信?

    “我沒有怪你,真的。”席涼茉抬起頭,眼睛泛紅的看著東方玉說道。

    “席涼茉,你一定要幸福,請你一定要讓我知道,我的放棄,是值得的。”

    東方玉突然明白,愛一個人,并非是占有,還有放手。

    看著自己心愛的人,和自己心愛的人在一起,那種甜蜜,也是值得的。

    “好,我會幸福的,你答應我,你也一定會幸福的,對不對?”

    席涼茉咬唇,對著東方玉呢喃道。

    “是,我也會幸福的,我們都會幸福。”

    東方玉目光沉沉而堅定的看著席涼茉點頭道。

    十二月二十五日這一天,席涼茉和陸亭玨兩人的盛世婚禮。

    這一次的婚禮,是席祁玥和顧念泠他們聯手舉辦的。

    這一天的婚禮,很盛大,稱為盛世婚禮。

    這天的天空很藍,席涼茉穿著潔白的婚紗,緩緩的朝著陸亭玨走去,而陸亭玨也很帥。

    他穿著白色的西裝,坐在輪椅上,他戴著墨鏡,看起來俊美無雙。

    席涼茉將手放在陸亭玨的手上的時候,席涼茉啞著嗓子道“陸亭玨,你會一輩子對我好嗎?”

    “會,我會用生命去愛你。”

    陸亭玨重重的握緊席涼茉的手,朝著席涼茉堅定道。

    席涼茉聽了之后,臉上浮起一層淡淡的溫柔道“好,那我們一定要幸福,好不好?”

    “席涼茉,謝謝你,還愛我。”

    “傻瓜,要說謝謝的人應該是我,謝謝你……一直愛我。”

    兩人擁吻的畫面定格在膠卷上,蘇纖芮和席祁玥十指相扣,看著不遠處幸福的席涼茉和陸亭玨,忍不住笑了。

    “祁,以后會幸福的,對嗎?”

    “嗯,會很幸福。”席祁玥側頭,吻著蘇纖芮的眼角道。

    而另一邊的顧念泠則是摟住區靜的腰肢,用充滿磁性的聲音道“阿靜,所有人都很幸福,真好。”

    “是啊,所有人……都很幸福,我們……也是。”

    區靜看著席涼茉和陸亭玨,又回頭,認真的看著顧念泠那張俊美的臉,輕聲道。

    她希望,所有人都幸福,一輩子……幸福!

    我們的愛情,兜兜轉轉,依舊撞到一起,愛你,我從未后悔

    如果是簡桐是我心中的白月光,而你,卻是我心口的朱砂痣,擦不掉,忘不記

    全文終

    s淡貍的新書《越愛你,越孤獨》正在365好書火熱連載,喜歡淡貍寫作風格的,可以在365好書搜我的筆名或者書名。

    也可以關注淡貍的新浪微博淡淺淡貍,么么噠

    aa2705221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大发快乐8-彩38 5分快乐8-彩38 五分排列3-彩38 越南时时彩-彩38 彩神注册-彩38 天天pk拾-彩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