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諸天我為帝 > 第四十七章 為誰揚名(第一更求訂閱!)

諸天我為帝 第四十七章 為誰揚名(第一更求訂閱!)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我好想殺了你啊!”

    向雨田看著石之軒,哈哈笑道。

    “多謝圣帝稱贊!”

    石之軒露出傲然。

    魔門中人的行事風格,愈是欣賞,愈是想殺,能得向雨田一句想殺,就是最佳的褒獎。

    確實如此,短短半月,他居然真的結成了魔種。

    那是一枚難以用言語來形容的虛幻種子,存于體內,就像是武者的第二丹田,內蘊無窮變化玄妙。

    而魔種一成,原本散去的功力以更加洶涌之勢反涌,這一刻的石之軒,終于百尺竿頭更進一步,超越了成名數十年的三大宗師!

    “不過道心種魔大法,最兇險的還是立魔,由魔種結出真正的魔胎,當年我師父是多么超卓不凡的人物,也在這最后一步上走火入魔,你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向雨田似乎真的將石之軒當成了傳人,半點沒有收尤鳥倦四人時的隨意,點撥后道:“明日就是佛門法會了,你決定了么?”

    “請前輩扮大德圣僧,打佛門一個措手不及!”

    石之軒頷首。

    “好說!”

    向雨田起身:“我抓了個和尚來,你看看能不能扮得了他,那樣才有趣呢……”

    “此人!”

    石之軒跟著向雨田來到后院密室,打開鐵門,瞳孔頓時收縮。

    “哈哈,好,我圣門就趁著佛教大會,鬧他個天翻地覆!”

    下一刻,他仰首大笑,雙眸中燃起熊熊烈焰。

    明王業火,焚盡一切!

    ……

    ……

    “若人求佛,是人失佛,若人求道,是人失道……”

    “本自具足,何用外求?”

    一聲佛唱,鐘音輕鳴,誦佛之音似從遙不可及的天邊飄來,傳入每個人心間。

    眾多信徒滿臉虔誠,百姓則表情不一。

    若不留心,則聲音模糊不清,但若用神,則聲音字字清晰。

    這分明是佛門奇功,由此感化世人,不愧是佛門四大圣僧的道信講法。

    “禪宗四祖,確實有能耐!”

    顧承坐于高臺,俯瞰法壇。

    他對于佛教排斥,卻不排斥佛法,細細聆聽,汲取精華。

    任何一種法門能夠發揚光大,必然有其可取之處。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回歸主世界后,就要怒懟佛門,顧承自然要研究一番。

    禪宗傳承以達摩為初祖,依次就是二祖慧可、三祖僧璨、四祖道信、五祖弘忍、六祖惠能。

    對于后人來說,最出名的自然是六祖慧能了,他將禪宗發揚光大,主張教外別傳、不立文字,提倡直指人心、見性成佛。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就是其反擊神秀的佛偈(ji),傳得五祖弘忍的衣缽后,也與神秀一南一北,互傳法脈。

    神秀一門三國師,極度風光,可惜終究不是六祖,后來慧能死后,尸體被神秀的傳人泄憤劈砍,險些割了頭去,證明佛教徒間的斗爭,同樣是你死我活。

    當然,如今的道信可不知自己的后人會有那般的風光與死斗,他的講法顯然有所取舍,教人向善的同時,又不過度引人崇佛,正為了向太子示好,以表溫良。

    畢竟這位主心思難測,他們可沒忘記建康城內的一幕,如今開壇講法只是個好的開端,萬萬不敢放肆。

    繼道信之后,天臺宗的智慧大師,三論宗的嘉祥大師,華嚴宗的帝心尊者也紛紛登壇講法,雖無仙武世界天花亂墜之勢,卻也讓眾人聽得如癡如醉,大有所獲。

    事實上這也難怪,佛門的精英都聚于此,就好比大宋世界內,顧承聚集數位武學障高手演武切磋,彼此的實力自然大有進境。

    “無生戀、無死畏、無佛求、無魔怖,是謂自在,概可由自心求得……”

    待得四大圣僧一一講完,顧承都頗有收獲,目光落在第五位登壇的和尚——了空!

    這位靜念禪院的主持論及地位,實則是佛門第一人,即便慈航靜齋也不及,畢竟靜念禪院的三千武僧,才是佛門的真正力量。

    慈航靜齋所為屬于合縱連橫,借力打力,并不擅長絕對武力,靜念禪院則是佛門氣數所在,倘若原劇情里師妃暄勸說失敗,三千武僧必然出動,上演歷史中十三棍僧救唐王的壯舉。

    “三千武僧若上戰場沖鋒,必能作為箭頭,擋者披靡,何必在寺院內虛度光陰呢?”

    通過了空,顧承仿佛看到靜念禪院內,那整齊劃一,排列有致,金剛伏魔的武僧大陣。

    恐怕那些武僧整日操練,也有一展所能的抱負吧!

    孤自當滿足你們。

    “唯一堅密身,一切塵中見……”

    了空講法完畢,起身向顧承施禮,剛剛準備向著壇下走去,突然側頭,看向場外。

    “呼!”

    一個大袖飄飄的僧人自遠方而來,似緩實急,片刻間就到了場邊。

    他坦胸露懷,腰間懸掛著一個酒葫蘆,身上酒氣撲鼻,卻讓人感受不到嫌惡,舉步邁來,那認真聽法的信徒和圍觀看熱鬧的百姓自發地讓出一條道來。

    “云游僧人空然,見過諸位大能,不知可有貧僧一席之地?”

    僧人來到法壇前,雙手合十。

    “碧山人來,清酒滿杯,生氣遠出,不著死灰,妙造自然,伊誰與裁?”

    了空頓了頓,依舊下壇,道信大師呵呵笑道。

    有人來訪,以酒待客,這六句詩自然是字字珠璣,卻非佛偈,可謂意味深長。

    雖然佛門同法,但值此關鍵時刻,對于不速之客,四大圣僧也不由地生出提防來。

    然而空然望向結跏跌坐的眾僧,長笑道:“生來坐不臥,死去臥不坐,一具臭骨頭,何為立功課?”

    此言一出,眾僧皆變色。

    這句佛偈正是慧能所說,講究修行破除修行相,根本于修心修境界,而非軀體色身,有點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的味道,正是對眾僧另眼相看的駁斥。

    不過若只聽懂了這層,也僅僅是表象,細細思索,更是處處玄機,所謂住心觀靜,是病非禪,讓四大圣僧都心頭大動,隱有所悟。

    這一刻,空然再度雙手合十:

    “貧僧可有一席之地?”gamcity.com

彩38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217彩票-217彩票平台-217彩票官网 5分快乐8-官网 大发奔驰宝马-彩38 极速欢乐生肖-彩38 章鱼彩票-章鱼彩票投注-章鱼彩票注册 巴黎好运彩-彩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