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諸天我為帝 > 第四十八章 踏破鐵鞋(第二更求訂閱!)

諸天我為帝 第四十八章 踏破鐵鞋(第二更求訂閱!)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南無(nā mo)阿彌陀佛!”

    眾僧紛紛口喧佛號,蒲團擺放,只在了空和四大圣僧之下。

    這是認可。

    同樣也是安撫。

    無論這名不見經傳的云游僧人多么厲害,給他相應的地位,吸納進佛門主流,也是好事。

    然而眾僧沒想到,接下來的論法環節,空然字字珠璣,滔滔不絕,竟是將所有人的風頭都壓了下去。

    空然正是斗酒僧的法號,作為掃地僧的傳人,少林寺方丈,單論佛法禪理,他還要略遜四大圣僧一籌。

    但六百年的時光差距,尤其是經歷過唐朝最鼎盛的佛法大興,一時的論法,他自能力壓群僧。

    對此斗酒僧也不愿,可圣命下達,他明白唯有完成太子的布局,佛門才有保全的可能。

    “莫非太子要……”

    在場都是得道高僧,聰慧非常,當斗酒森舌戰群僧,百福成相,眾妙會心,一番番新奇的佛法理論說得信徒們心動不已,只覺得以前所修太過狹隘之際,了空和四大圣僧腦海中頓時浮現出一個念頭來。

    斗酒僧出現得太巧合了,好好一場宣揚佛法的大會,變成了為他揚名之地。

    一旦此人日后開宗立脈,再得皇權之助,大肆宣揚今日盛果,豈不是很快就能成佛門圣地?

    到那時,靜念禪院何去何從?

    慈航靜齋已經廢了,如果靜念禪院再倒,此世的佛門力量,就要徹底垮了!

    “不行!”

    四大高僧氣勢瞬變,隱隱形成梵域,向著斗酒僧壓去。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斗酒僧眉目低垂,如暮鼓晨鐘,令眾信徒憬然通悟。

    隱隱間佛光繚繞,他竟以一己之勢竟硬抗當世四大圣僧,不落下風。

    “南無阿彌陀佛!”

    四僧起頭,眾僧再喧佛號,經誦禪唱,配以精神的力量遙制心靈,可謂殺人不見血,非要讓斗酒僧丑態盡出不可。

    “三界唯心,萬法唯識,不著他求,一切具足!”

    “空然,你所理解的佛法,可是此意?”

    然而就在這時,超越世情,智慧深廣的聲音從高臺上遙遙傳來。

    顧承起身,只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就將四僧的壓制化解。

    他們眼睜睜看著太子發問,空然解釋:“一切具足,更無欠少,使用自在,何假向外求覓?此意是每個人的內心,都具備開悟乃至成佛的條件,不用向心外的他人刻意追求佛法!”

    “一念頓悟,眾生皆佛!大善!”

    顧承頷首,對著左右笑道:“此真高僧也!”

    此言一出,就是為這場法會蓋棺定論。

    斗酒僧含笑而起,躬身謝禮,在場的所有信徒都對其露出崇敬之色,百姓則撓撓腦袋,心想自己哪里是能頓悟成佛的料子。

    群僧眼中則露出復雜難言之色,了空和四大圣僧雙目低垂。

    這第一局明爭,原有的佛門勢力敗了。

    但接下來,才是更加兇險的暗斗。

    靜念禪院做了數百年的佛門圣地,想以不知哪里來的野和尚篡奪位,實在太想當然!

    何況斗酒僧許多新奇的佛法理念,也給予了他們極大的啟發。

    待得回去閉關參悟,吸收精華,佛門必能更進一步,普度世人!

    “殿下,佛門內藏有魔頭!”

    然而誰也料不到,眼見法會即將結束,一位少年突然撲出,大聲疾呼。

    是王通。

    “嗯?”

    所有人怔然。

    就見王通一指大石寺僧人所坐的方向,怒吼道:“大德圣僧乃是魔門中人石之軒所扮,他逼我服下毒藥,潛伏于太子身邊,我王通乃忠良之輩,豈會貪生怕死,請殿下明鑒!”

    唰!

    幾乎是霎那間,四大圣僧就閃身,將大德圣僧圍在中央。

    他們不是被三言兩語挑唆之輩,但大德圣僧自法會開啟,就一直沉寂。

    此前尚不明顯,如今一提,頓時讓他們心中懔然,哪里敢有半分大意?

    佛門如今已經內憂外患,再出一個魔頭,就徹底完了!

    “大德,你可有話說?”

    顧承則緩緩起身,目光落至。

    “老僧無話可說,唯有證明!”

    大德圣僧一直結迦跌坐,臉上露出悲天憫人的莊嚴法相,此時面對眾人質疑的目光,兩手高舉過頭,緊扣如花蕾,無名指斜起,指頭貼合,禪喝道:“臨!”

    嗡!

    所有人的耳鼓忽地一震,剎那中腦海里都是一片空白,脊椎卻隨著喝音的振動微微一擺,一股通體舒暢的感覺油然而生。

    “阿彌陀佛!”

    四大圣僧見了,神色頓時一輕。

    因為這正是大石寺的嫡傳,九字真言手印。

    佛門常常有雙手結印,輔以音符真言,震動他人氣脈,產生奇異效力的武學。

    徐子陵便是在大石寺學的此法,從那之后越來越親近佛門。

    而在四大圣僧看來,如果眼前的大德乃是魔門中人假扮,絕對施展不出這九字真言手印。

    “咦?”

    顧承目光卻是一凝。

    單從武學方面,這確實是正宗得不能再正宗的九字真言手印,連四大圣僧都釋去了疑心,但他心中莫名一動,從其身上感到一股異常熟悉的感覺。

    顧承福至心靈,五指一張,高緲意境誕生,有情無情,仙胎之始。

    “嗯?”

    然后大德圣僧的目光也落了過來,兩人視線一觸,都知道對方施展的是什么武功了。

    “道心種魔大法?”

    “慈航劍典!”

    四大奇書中,這兩部的聯系是最緊密的。

    因為地尼在翻閱了《魔道隨想錄》后,才結合佛門所學,創出《慈航劍典》,仙胎魔種,各走極端,源頭則一。

    就像是光明黑暗的一體兩面,這一刻兩者碰頭,哪怕顧承沒有真正修煉劍典,但他以仙武世界的高屋建瓴,天道所傳的天授神功,準確把握住了仙胎的氣機,對魔種的誘惑力之大,絕不在原版之下。

    “哈哈!好!踏破鐵鞋無覓處,沒想到你居然自己送上門來!”

    大德圣僧猶自怔神,體悟這前所未有的感覺,顧承長笑,大手一揮:

    “此人乃邪帝向雨田,佛門眾僧,還不除魔,更待何時?”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十分PK拾-彩38 大发三分彩-彩38 快乐十分-彩38 五百万彩票-五百万彩票网站-五百万彩票App 一分pk拾-彩38 亚洲彩票-亚洲彩票平台-亚洲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