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諸天我為帝 > 第七十四章 無上龍脈(第一更求訂閱!)

諸天我為帝 第七十四章 無上龍脈(第一更求訂閱!)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閣下信此妄言,必有大難!”

    商青雅坐于飛馬之上,簡直氣不打一處來。

    她萬萬沒想到這朝廷的禁軍統領,竟然聽從了袁天罡所言,去尋找什么真龍之氣!

    更為可惡的是,將她一并擄了,坐上兩匹飛馬,直出牧場。

    這人怎么敢?

    她可是當今圣上看中的人!

    “呵,女人!”

    顧承搖頭失笑,目光落在飛馬牧場的入口,那里正有一位衣飾素淡雅麗,身材婀娜修長的女子等候。

    “美仙!美仙!”

    碧秀心見了開心地連連揮手。

    “我出師了!”

    單美仙朝著碧秀心笑了笑,看向顧承,雙手輕輕揉著衣角,罕見地露出緊張之色。

    “好!”

    顧承看著這昔日只到腰間的女孩,露出溫和的笑意,對著袁天罡道:“這位是魯妙子之徒,尋龍點穴,風水之道,已得其師真傳!”

    “魯妙子!家師曾與其有數面之緣,兩人惺惺相惜,引為摯友!”

    袁天罡露出鄭重向往,最終轉為黯然:“可惜我們所為,無法結交論道,只能敬而遠之!”

    袁天罡之師袁守誠無疑是風水大家,而魯妙子雖不通占卜問道之法,卻在數個領域內都有建樹,但正因為此,袁守誠害怕魯妙子看出他們的圖謀,才避而遠之。

    為了道教大興,袁守誠明明天縱奇才,卻要一生蟄伏,如履薄冰,反觀魯妙子無事一身輕,此刻已然去往西域樓蘭,追尋那千年古國銷聲匿跡的緣由,而他的得意傳人單美仙環視群山,雙目微閉,一股玄妙的氣息擴散出去。

    酷似天魔立場的波動,令空間凹陷,扭曲不定,卻又有種生生不息,循環往復之感,這奇功竟是循著風水之勢蔓延,猶如水波漣漪,輕悠蕩漾,眨眼間領域的延伸就遠遠超出了天魔力場的十丈范圍,無遠弗屆。

    “好!”

    顧承露出欣慰之色。

    他曾有言,魯妙子若能以風水入武道,必定趨至大宗師之境。

    不過魯妙子年歲已大,根基已定,無法辦到,單美仙反倒兼容并蓄,繼承衣缽,青出于藍而勝于藍。

    下一刻,單美仙騰身上馬,抓住商青雅的皓腕。

    那溫潤如玉的手掌握來,商青雅通體一震,血脈沸騰,周身氣息激蕩,與飛馬牧場群山相連。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

    一百多年前,天下大亂,商雄尋到了這塊寶地,表面上與世無爭,其實野心勃勃,默默發展,積蓄氣運,指望數代之后,有龍子誕生。

    他鼓勵手下族人研習武藝,宣揚武風,是以牧場內人人驍勇擅戰,無懼土匪強徒,又庇護一方,贏得崇敬,馬首是瞻,看似只為自保,但若是放到亂世之中,就是一方諸侯雛形。

    更別提飛馬牧場豢養良駒,籍此結交四方人脈,保持超然地位,可以說這樣的勢力,要么飛黃騰達,要么懷璧其罪,不會有第三條路可走。

    商雄的平衡無疑做得極好,直到被天師一脈盯上。

    風水格局被破,商氏嫡系血脈不僅再無男丁可長大成人,氣運之力更是循著山川地脈,一路向西。

    “我看到了!駕!”

    當血脈共鳴,商青雅雙目綻放出異芒,主動一拍馬股,循著那如龍起伏的氣息,一路追去。

    單美仙與她同騎,顧承與碧秀心同騎一乘,袁天罡在后面跟隨。

    五人向西,一夜不到,就已過了函谷關。

    當飛馬停下,商青雅感覺到那股與血脈相融的氣運延伸至此,晶瑩剔透的淚水頓時奪眶而出。

    商氏兩百年皇圖霸業,至此而終!

    禍兮?福兮?

    “果然是關中……”

    而顧承遙望關中平原,則是冷冷一笑。

    關中咸陽武功縣,正是原本歷史上李世民的出生之地。

    當然,這個世界李淵已死,李閥破敗,但凡天子季無頭的,都已完蛋,李世民連胎死腹中的機會都沒有了。

    但這個思路,卻讓顧承有了啟發——

    “天師教早有圖謀,謀奪龍氣,袁守誠更是通過黃天大法,窺出一線天機!”

    “如果說唐承隋統,是天意認定的大勢所趨,那么具體誰當皇帝,就是分支脈絡,所以能人為改動?”

    李淵的嫡子是李建成,而非李世民,李建成此人其實頗有能力,比起楊勇要強上許多,有了楊廣和楊勇的前車之鑒在,李淵更不可能廢除太子。

    但李世民最終贏了,玄武門政變,絕不是后世美化中的李建成不得人心,倒行逆施,而是李世民孤注一擲,李建成沒有防備,被親弟弟直接射殺。

    “以大隋根基,如果這股龍氣入李建成體內,他登基為帝后,能沿襲盛世么?大唐的國祚,會不會更長?”

    始作俑者袁守誠當然不知道,道家這么一引龍氣,到底會產生怎樣的深遠影響,顧承卻暢想起數百載未來。

    悠悠歲月,歷史長河,有些事件看似翻起了滔天巨浪,實則于皇朝氣數上并無絕對的影響,有些浪花是小小一朵,卻將歷史引入另一條分支。

    “袁守誠,寧道奇,你們如此膽大包天,給我一個不滅道家的理由!”

    顧承淡淡開口,兩道身影出現。

    寧道奇依舊是仙風道骨,雙目空明,虛極靜篤,道法自然。

    見識過黃天大法,再探清這位大宗師虛實時,顧承知道,散手八撲絕不是其極限。

    孫恩追求黃天太平和羽化飛天,前者為人世治平之道,后者為出世破迷之法,寧道奇其實亦是如此,只不過他觀佛門之行,通真龍之意,渾然忘我,破碎有望。

    而袁守誠則是頭發花白,面容枯槁,殫精竭慮,就像是行將就木的老者。

    道家修行本是養生之道,黃天大法更是養生的極致,具有療傷神效,袁守誠卻落得這般下場,正是窺探了太多天意,自身駕馭不住,被天氣元氣壞了根基所致。

    但他沒有絲毫悔改,這一刻反倒目光火熱,一字一句地道:“吾等愿為陛下為大隋,聚無上龍脈,鎮壓四極,以免道家之罪!”gamcity.com

彩38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巴黎好运彩-彩38 十分11选5-彩38 老时时彩360-彩38 快乐5分彩-彩38 重庆快3-彩38 彩38五百万彩票-五百万彩票网站-五百万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