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諸天我為帝 > 第十三章 龍門客棧(第一更求訂閱!)

諸天我為帝 第十三章 龍門客棧(第一更求訂閱!)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

    顧承策馬行在一望無邊的沙漠上,在烈日黃沙中參悟規則,倒是別有一番體悟。

    到了高武層次,人與天地的聯系變得緊密,借助天地之力為之,方能事半功倍。

    這就讓行萬里路更為重要,不見天地,如何用天地?

    所以那些長于深宮中的皇子,實力低微也在所難免。

    “公子,到了!”

    身后的王忠則是又忍了十天,終于在這天傍晚,到了目的地。

    大漠,黃昏,駝鈴脆響,有客遠來。

    朔風之中,一桿旗幟獵獵作響,旗幟是一塊又舊又黃的麻布,上寫四個大字——

    龍門客棧!

    “有趣!有趣!”

    看著客棧上空香煙裊裊,顧承露出饒有興致之色。

    實際上龍門客棧的背景,本就在明朝這段時間。

    電影里那個兵部尚書楊宇軒,原型就是于謙,甄子丹演的東廠督公曹少欽,則是日后擁護英宗復辟的曹吉祥。

    “公子,別小瞧這龍門客棧,能于天下會無雙城的交界之處屹立不倒,在江湖中也是一方名號,等閑招惹不得!”

    王忠強行按捺住興奮,扮演著忠仆身份,介紹道。

    “嗯!”

    顧承不置可否地點點頭,翻身下馬。

    頓時間,十數位孔武有力的瓦剌勇士現身,牽馬的牽馬,戒備的戒備,各司其職。

    大明天子要入北原和西域交錯的大漠,可把哈爾固楚克嚇得不輕。

    不過顧承既已決定,又有王忠虎視眈眈,他也不敢強留,便派出麾下最精銳的十二名勇士,一路隨行保護。

    顧承舉步往客棧內走去,尚未到門口,就聽嬉鬧嘈雜的聲音傳來,一個粗獷的男子喝道:“金鑲玉,你裙子又沾血啦!”

    一道脆嫩中帶著潑辣的女子聲音響起:“再胡說八道,把你的眼珠子挑了喂狗!”

    另一道尖銳的男子聲音響起:“還不承認,我看是撞紅了吧!”

    那女子笑罵道:“哎呦!沒見過啊!回家問你媽去!”

    “我媽早過點了!”

    “那就回去問你妹妹!去呀!去呀!”

    “哈哈!”

    ……

    當客棧那年久失修的大門被王忠推開,殘陽斜照,頓時照亮了大廳的小半邊,里面坐滿了江湖豪俠,眾人正在嬉鬧喝罵,放懷暢飲,桌子上杯盤狼藉,椅子東倒西歪。

    大廳中央的桌子上,坐著一名少女,襟衩布裙,相貌極美,才二八芳華,已是十分撩人,那雙鳳目微微一斜,都會讓人酥了半邊身子。

    “哎呦哎呦!”

    此時她看著魚貫而入的瓦剌勇士,眼睛一亮,翻身飄下,身姿婀娜,迎了上來,熱情招呼:“各位客官,住店吶?”

    王忠道:“五間上房!”

    顧承挑了挑眉,這客棧本就不大,又有了這么多人,哪還有五間上房可用?

    金鑲玉眨巴了一下眼睛,卻似乎毫無困難,笑吟吟地伸手一請:“各位客官先坐下歇歇腳,我們這就做準備。”

    “順子,招呼客人!”

    “來嘍!”

    金鑲玉蹬蹬蹬上了二樓,清點客房,待得眾人坐下,店小二順子端著盤子走了過來,口中吆喝道:“龍門特產,大肉包來嘍!”

    瓦剌勇士們坐下,拿起包子,吃得滿嘴流油,顧承見王忠不吃,奇道:“不合你胃口?”

    王忠臉色一僵:“公子,老奴不喜吃肉……”

    顧承擺擺手:“出門在外,哪能講究?”

    王忠無奈,唯有拿起肉包子,臉色發青地吃著,卻見顧承不動,小心翼翼地道:“公子?”

    顧承笑笑:“不合我胃口。”

    王忠:“……”

    此時大廳內的眾人已經移開目光。

    原本十幾位氣勢彪悍強橫的瓦剌勇士魚貫而入,引發各方的注意,但見他們狼吞虎咽,眼中都露出輕蔑。

    連龍門客棧是什么地方都不知道,還想爭奪火猴?

    恐怕連火猴的面都見不到,就成肉包子了吧……

    “客人看來真是餓了!”

    金鑲玉回來一看,也不由地愣了愣,嬌笑著擺擺手:“客房馬上就能安排好,客官們安心住下吧,無雙城的商隊要過兩天才會到哦!”

    此言一出,客棧內突然一靜。

    許多人的臉色都發生了變化,鷹隼般凌厲的目光紛紛往他人身上刺去,氣氛變得劍拔弩張。

    視線交錯,氣機交鋒,有些人端坐如山,紋絲不動,也有些人不敢在客棧內動手,手握刀劍,起身向外走去。

    客棧外慘叫連連,待得那些衣衫帶血的勝利者返回,金鑲玉數了數人數,伸出手掌,攤在王忠面前:“五間上房騰出來了,請客人付房錢吧!”

    “這小丫頭夠歹毒的!”

    王忠瞳孔微縮,將一錠沉甸甸的金子放在金鑲玉手掌上,顧承也看了她一眼。

    在這個時間出現的江湖人,都是想要借助泥菩薩批命,獲得機緣,出人頭地的,這類武林人士,也是心性不定的亡命徒,稍加挑撥,就是你死我活。

    所以想來龍門客棧這段日子的生意可紅火了,別說房錢,就連肉的來源都有了。

    此時那些尸體,就被拖入黃沙中,消失不見,而金鑲玉將金子捏了捏,兩眼放光,笑容燦爛:“哎呦哎呦,客官太客氣了,小女子就收下了,保證每頓有十香肉包,管飽管飽!”

    瓦刺勇士們露出滿意之色,擁著顧承上了二樓,臨入客房內,王忠回頭,與金鑲玉交換了一個隱秘的眼神。

    ……

    ……

    “龍門山有雨。”

    “卻緣虎下山。”

    當夜,王忠房內,金鑲玉若一朵彩云飄了進來,黑道切口對上,把玩著頭發,漫不經心地道:“那位富家公子就是此次的肥羊吧,可有什么忌諱啊?”

    “忌諱可大了!”

    王忠心中冷笑,臉上卻堆起笑意:“龍門客棧的規矩我懂,細水長流,自然不會帶禍患來,我可怕老板娘追殺呢!”

    “你個閹人怕什么?”

    金鑲玉咯咯一笑,在王忠猙獰的注目下,纖手一揚,一面金黃色的寶鏡徐徐升起。

    本是晶瑩剔透的鏡面,周邊卻現出道道鋸齒和尖刺,顯得無比猙獰,鏡光折射,她整個人居然在原地消失了:“不過在這面虛無魔鏡下,確實沒人逃得掉呢……”

    明明聲音近在咫尺,可別說人形,連氣息都感知不到,王忠眼中露出強烈的忌憚:“是極!是極!”

    唰!

    立威完畢,金鑲玉又扭著腰肢出現,攤開手掌:“拿來!”

    “這是定金!”

    王忠取出一只精致的錦袋,拋了過去:“事成之后,再付另一半!”

    金鑲玉點了袋子中的寶貝,滿意地點頭:“等著吧,三日之內,一定料理!”

    王忠吸了口氣,旋即想起什么,又臉色難看地道:“這幾日的飯食,能別用十香肉嗎?”

    “不愛吃別吃得那么歡啊!”

    金鑲玉撇了撇嘴,身形一晃,聲音遙遙傳來:“放心吧,都是后臀上的,肥厚著呢!”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大发3D-官网 天天时时彩-彩38 三分28-彩38 极速快乐8-彩38 抢庄牛牛-彩38 华彩彩票-华彩彩票平台-华彩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