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諸天我為帝 > 第二十二章 擄走一奇(求訂閱!)

諸天我為帝 第二十二章 擄走一奇(求訂閱!)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河內司馬!水鏡先生司馬徽!莫非……”

    水鏡學宮的出現,讓顧承浮想聯翩。

    原本他沒覺得司馬徽與河內司馬有所聯系,畢竟不可能天下同姓者都有血緣之親,可此時的相救,無疑證明了兩者的牽連。

    水鏡八奇如今已出四人,田豐、李儒、周瑜、司馬懿,前三者或死或擒之時,不見水鏡學宮有任何反應,此次為什么例外?

    更何況天下大局,早非三年前可比。

    那時黃巾之亂,大漢內憂外患,水鏡先生欲以八奇攪動天下大勢,得封謀圣之位,算是真知灼見,未雨綢繆,現在大漢國運由衰轉盛,水鏡學宮還在造反,豈不是自討沒趣?

    正常情況下,他們要么俯首稱臣,期盼天子寬恕,要么隱居深山大澤,避世不出……

    “可水鏡學宮選擇了第三條路,還惦記著原本的歷史走向,三國歸晉?”

    顧承冷笑。

    拔起蘿卜帶出泥。

    劉焉帶出司馬家,司馬家又帶出水鏡學宮。

    在這登基大典的前夕,不知有多少雙眼睛牢牢盯著大漢,稍有空隙,馬上趁虛而入。

    很好!

    既然自尋死路,就統統來吧!

    說時遲那時快,水鏡學宮出現,龐然威壓讓眾妖王如臨大敵,發出鳴叫怒吼,齊齊攻去。

    “子不語怪力亂神!”

    然而文氣四溢間,一道高冠古服的古圣虛影從虛空中孕育,面容籠罩在金光中,一手捧書冊,一手持毛筆,驀然書寫出一行大字。

    剎那間,光雨灑落,每個字不斷放大,充塞天地,竟是比起妖王真身都要震撼人心,凌空威壓。

    轟隆!

    旭日鴉王翱翔天空的英姿一滯,眼中浮現出驚恐之色,陡然向下墜去,筆直如線。

    它的體內,妖丹仿佛在消融化解,一朝打落,重回懵懵懂懂的異獸。

    “旭!旭!”

    但在即將砸落地面的剎那,旭日鴉王終于擺脫影響,俯沖地面,直撲學宮。

    “力不足者,中道而廢!”

    “矜而不爭,黨而不群!”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然而文華古圣已然再度書寫,各種各樣的先賢教化,千變萬化,各有妙用。

    每個文字都是一門神通,每道筆畫都是一種變化,明明八大妖王合擊,卻偏偏被分割,各個擊破。

    “好個君子六藝!”

    顧承心中贊嘆。

    儒家有六藝,分別是禮、樂、射、御、書、數。

    這本是兼顧煉精煉神的無上法門,但漢武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后,儒門倒向煉神一脈,四體不勤的弟子開始出現,遠沒有諸子百家爭鳴時的氣象了。

    不過現在,這古圣之影動用的,竟是真正的君子六藝,且兩門同用。

    他手中潑墨揮毫,目光也在不停閃爍,飛速計算。

    這便是數之用,數論算法,不斷推演,預測未來,針對布置。

    君子六藝!書!

    君子六藝!數!

    兩藝合一,方有意態悠然,隨手揮灑,威壓群妖。

    “雪落,進得去嗎?”

    顧承微微頷首,摸了摸懷里的貓,淡然問道。

    “殿下!我在努力!”

    雪落貍王貓爪子在虛空中撥拉著,不斷尋找著切入點。

    她的空間傳送是天賦之力,連天罡三十六變大神通咫尺天涯都比不上,但現在水鏡學宮由文華之力籠罩,那由莘莘學子念誦的瑯瑯書聲,更是無懈可擊的壁障,竟讓她找不到絲毫可以通向內部的空間縫隙。

    “無妨!我們的‘幫手’來了!”

    顧承笑笑,望向遠處。

    “河內司馬!水鏡學宮!亂臣賊子!”

    “十方妖眾!自作孽不可活!”

    “統統滅殺!”

    伴隨著博納四海,統御八方的無上威嚴,由太子為首,密密麻麻的宗室子弟隨之而現,無數攻勢如孔雀開屏,向著這里沖刷而來。

    “不好!”

    司馬家上下和八大妖王同時色變。

    毫無疑問,劉焉劉表已經完了,太子清除了宗室內的毒瘤,速度快到不可思議。

    此來直接收回萬寶山,劉焉貪污了十數載的寶物,終究是物歸原主,同樣太康洞天和水鏡學宮也休想走脫。

    說時遲那時快,當十萬宗室齊出,八部天龍典,五帝真龍書,一瞬間不知多少攻勢,層層疊疊地涌現出熾光烈火的洪流,在太子三皇至尊道的駕馭下,匯成筆直的一道,化作日曜爆發,炎龍吐息,噴薄出無比壯觀的一擊。

    轟隆!

    頓時間,八大妖王就作鳥獸散去,那古圣虛影也被直接淹沒,整座水鏡學宮首當其沖,瘋狂顫動起來。

    但面對如此可怕的攻勢,水鏡學宮竟還有反擊之力,一座氣象萬千,仿佛引領人道大勢的金橋凝聚,閃動浩瀚光輝,直直穿出。

    天地金橋!

    道德之寶!

    “就在這時!”

    顧承輕喝,與雪落貍王一起,驀然化作流光,于那稍縱即逝的時機,直入學宮。

    下一刻,出現在眼前的,就是無數屋舍錯落分布,中央一座學堂,內有三千座次,上面零零散散坐了大概千人。

    昔日孔圣有門,大道美德,大仁宏義,弟子三千,這水鏡學宮內如此布局,可見野心。

    嘭!

    當外界傳來驚天動地的接連撞擊,沖擊席卷整個學宮時,驚呼聲隱隱響起,但卻未見有人慌張逃竄,依舊坐于其位,繼續瑯瑯誦讀。

    單就這份臨危不亂,就勝過外界無數學子。

    “都是人族棟梁!可惜,奈何從賊!”

    顧承二話不說,大袖卷出,直接抓去。

    “忠!孝!仁!智!信!”

    “吉!兇!軍!賓!嘉!”

    他下手何其之快,水鏡學子不及反應,天旋地轉之間,數百人就被擒拿,但最前方的八個座次上,一人也即刻站起,遙遙一拜。

    君子六藝!禮!

    六藝之中,禮藝排第一,以祭祀之事為吉,喪葬之事為兇,軍旅之事為軍,賓客之事為賓,冠婚之事為嘉,此時天地鬼神,日月星辰,滾滾壓下,威而不嚴,令人心折,沛莫能御。

    而擁有如此威勢的行禮者,卻是個其貌不揚的少年,濃眉掀鼻,黝黑古怪。

    他的年紀與司馬懿一般大小,修為卻是天差地別,儼然到了無雙第三境聚曜的層次。

    這等資質,恐怕唯有郭嘉可與之一比!

    “臥龍鳳雛,得一可安天下!”

    顧承笑了:“此行收獲不小,隨我走吧!”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大发快乐8-彩38 四方棋牌-彩38 分分快三-官网 极速11选5-彩38 快乐5分彩-彩38 大发11选5-彩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