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諸天我為帝 > 第三十三章 好自為之(求訂閱!)

諸天我為帝 第三十三章 好自為之(求訂閱!)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潁川一地多名士,前有留侯,今有三君,真是人杰地靈,文曲所鐘!”

    “不敢與留侯相比,殿下,請!”

    顧承以空間之道,直入陣法核心,陳紀心思莫測,不予驅趕,反倒見禮,揮袖之間,還在中央布置下一張石桌,開始親自沏茶。

    顧承落座,突然彈指輕點,一道靈光沒入茶盅中。

    頓時間,原本就香氣四溢的靈茶更增一份勃勃生機,陳紀年歲已大,輕吸一口,便覺得神清氣爽,恍有延壽之感,他瞳孔微縮:“恭喜殿下!三皇至尊道有成,重現地皇神農氏的風采!”

    茶之為飲,發乎神農氏,最早發現茶的正是神農,陳紀見識廣博,認出顧承運用的是神農篇的靈韻。

    “尚未入門,還欠缺幾分機緣!”

    顧承微微搖頭。

    能提升茶的品質,并不代表神農篇入門。

    在伏羲篇和黃帝篇已成的情況下,倘若神農篇再成,他便是繼劉邦和劉秀之后,第三位練成三皇至尊道的大漢天子。

    可就是這一步之遙,遲遲無法邁過。

    “事關三皇,普通的感悟已無效果,唯有至高無上的皇權,才能起到重要的推動作用!”

    修行之路,顧承心中有數,值此時機,對世家下手,更是深思熟慮。

    倘若在登基前,就將內憂解決,那么不僅三皇至尊道可成,即使祭天大典上出現變數,世家也能安分許多,大漢不至于立刻內亂。

    所以此刻,他來見陳紀。

    兩人對坐,眾星無極陣內外,正是截然不同的光景。

    外面打得天崩地裂,日月無光,陣眼核心處,卻是兩盞清茶,談笑風生。

    仿佛皇族與世家的敵對,汝南陳氏的慘重傷亡,根本沒有發生。

    “殿下請!”

    陳紀奉上靈茶。

    “好茶!”

    茶香裊裊,湊到唇下,先輕輕一嗅,香氣順著鼻翼鉆到肺腑,沁人心脾,待品到口中,就如雨后的翠山,霧氣中的垂柳,帶著天地間自然的靈韻,悠然回味良久。

    顧承知道此茶名天聽,乃是昔日周天子招待諸侯所用,得了神農之力后,更是妙用無窮,笑道:“孤初入東宮,太傅舉薦長文任中書舍人,為孤分憂,陳公有子如此,可光耀門楣啊!”

    “犬子能隨殿下左右,是他的榮幸。”

    陳紀眉宇間亦是泛起驕傲來,同時還有一抹慶幸。

    他少有賢名,后遭黨錮,累辟不就,培養英才,陳氏滿門俊才,與陳紀的教導不無關系,不過下一代最成器的,還是嫡子陳群。

    幸虧陳群早早追隨太子,不可能去汝南援救袁氏,才逃過一劫,這一刻陳紀心中百感交集,也不知是什么滋味。

    “長文通雅,義格終始,孤深信之,此等國相之才不可埋沒,待孤登基后,可入九卿。”

    顧承歷數陳群的功績,微笑著放下茶杯。

    “殿下圣恩!”

    陳紀趕忙起身。

    陳群尚不足三十的年紀,如果能任九卿之位,日后歷任三公,也是鐵板釘釘,那便是位極人臣,無上榮耀。

    只是陳紀很清楚將欲取之必先與之的道理,這真的是賞嗎?

    “殿下,昔日王莽篡漢,我等世族迎奉光武,更有六大姓為保天子不失,自愿受劫,以致于千年傳承,百年后盡毀之!”

    他目光一閃,干脆趁機拜下,哀聲求道:“即便是昔日黃巾之亂,我等也是助殿下平亂,殿下不可寬恕一二嗎?”

    “寬恕一二?”

    顧承并不攙扶,淡淡地道:“爾等所作所為,放在秦時,必然抄家滅族,毫無幸理,孤卻處處留有余地,你們還不知悔改嗎?”

    “請殿下明示!”

    陳紀本來也沒指望哭訴一下,就讓太子放手,他要的正是摸一摸底,看看太子到底想要做到哪一步。

    “高祖皇帝設三大洞天,所命何名,陳公還記得么?”

    顧承看著陳紀。

    “老臣豈敢忘?”

    陳紀面色微變:“三大洞天為赤霄、大風、未央。”

    “不錯!赤霄斬蛇,大風起兮,長樂未央,非壯麗無以重威,此三者乃我大漢立國之基也!”

    顧承和煦的臉色突然一沉:“高祖皇帝交予蕭相國時,所定的私設洞天之罪,陳公還記得么?”

    陳紀冷汗涔涔,再也不敢回答了。

    蕭何是何等人物,漢初三杰,一代輔圣,進位丞相,但僅僅是一句私設洞天的誣告,都被劉邦猜忌,不得不自污名節,以保全自身。

    而到了漢武,任何與洞天有關的寶物,統統被清查。

    這并非天子猜忌,洞天的存在,對于皇朝,都是巨大的隱患。

    昔日周朝八百諸侯,但凡排名前列的,都有王族洞天,才有了后來的春秋五霸,戰國七雄,而秦滅七國,唯獨楚國的王族洞天未曾毀去,留下了亡秦必楚的預言。

    遠的不說,就看如今天下八大世家,汝南袁氏兩大洞天,不僅豢養著無數奇花異獸,天材地寶,更藏著百萬家兵,日夜操練,最次的河內司馬也有三十萬家兵,可稱精銳。

    這代表什么?

    代表著藏拙,世家將大部分實力藏于洞天內,隱而不發;

    代表著退路,倘若遭到滅頂之災,就能往洞天內一躲,很難攻破;

    更代表著野心,只要再發生秦失其鹿之事,他們立刻能舉兵起事,共逐之!

    唯有將洞天全部收了,世家才是真正的臣子,而非一方隱性諸侯。

    “好自為之!”

    點到為止,待得陳紀抬起頭來,眼前已無太子身影,而外面的眾星無極陣則傳來劇烈的震動。

    “家主,我們快要抵擋不住了!”

    當族人惶急的聲音傳來,陳紀看向同樣損失慘重的三大世家,明顯感到他們的消極應對。

    并非三大世家要投降,而是他們下意識保存實力,希望弘農楊氏和潁川荀氏頂上。

    可惜陣法并非其他,但凡有一處弱點,就會被以點破面,何況三處?

    于是乎,僅僅支撐了半盞茶的時間不到,眾星無極陣就徹底被破。

    六大世家作鳥獸狀散去,只留下那慌亂一片的河內司馬。

    誅滅全族!

    “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

    陳紀面色陰晴不定,終究發出長長的嘆息,下令道:“準備轉移洞天靈材,移往潁川主宅!”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幸运三分快3-彩38 好运快3-彩38 时时彩平台-彩38 雅典五分彩-彩38 大发快乐8-官网 1分排列3-彩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