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諸天我為帝 > 第三十三章 決勝千里(求訂閱!)

諸天我為帝 第三十三章 決勝千里(求訂閱!)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郭開審視著司徒萬里。

    身穿金絲棕袍,袖子上紋著四扇風車,腰上掛著六顆草珠,笑容和氣,富貴逼人,與印象中的農家不同,反倒更像是商賈。

    “四岳堂乃農家六堂之一,那四扇風車就是其標志,農家中人,以掛珠的多少,定地位的高下!”

    樂乘瞳孔也微微收縮,在他耳邊低語道。

    如果從江湖層面看諸子百家,此世的儒墨兩家,相當于少林武當,聲威赫赫,陰陽家則是明教,行事邪異,不為正道所容,農家便是丐幫了,弟子遍布天下,最有資格參與國戰。

    丐幫弟子背著的麻袋越多,地位越高,農家也是類似,俠魁與長老配九枚掛珠,堂主配七枚掛珠,總管配六枚,再下的骨干配五枚,可謂一目了然。

    而這司徒萬里腰間帶著六枚掛珠,正是四岳堂的總管,權力在握,身后的弟子更是個個氣息強橫,被上百強弓勁弩合圍,依舊神態自若。

    眼見氣氛僵持,司徒萬里怡然道:“樂乘將軍叛燕在先,逐廉在后,軍中的權勢看似龐大,實則如無根之萍,一吹即散,此次秦趙同盟伐燕,李牧舉薦將軍攻燕,兵兇戰危,生死只在一線之間,將軍以為自己還能活得回到邯鄲嗎?”

    樂乘臉色一沉,心頭卻是真慌。

    他一旦領兵攻燕,肯定里外不是人,燕國必然想方設法殺之,而趙國軍隊則無敬畏服從,那些利益勾結的下屬,也會被利益驅使背叛,但也不能不去,否則趙王肯定會懷疑他掛念故國,結局依舊是個死字。

    郭開樂乘一直擅于揣摩上意,利用趙王的薄情寡恩自私多疑,來鏟除異己,如今卻是報應來了。

    “久聞農家長隱于田野市集之中,不求聞達于諸侯,閣下前來,便是看我等笑話的嗎?”

    郭開眼中寒芒一現,他不希望無謂樹敵,但對于這種闖入府邸的挑釁,卻是絕不會姑息。

    “大夫誤會了!事急從權,這是我農家大小姐田言的書信,請過目!”

    司徒萬里從袖中取出一份書信,竹簡精致,紅泥封緘,遞了過去。

    “大小姐?區區女子!”

    郭開接過,展開一看,發現上面寫著竟是標準的趙國文字,字體娟秀:“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今強秦虎立,北有甘泉、谷口之固,南有涇渭之沃,擅巴漢之饒,右隴蜀之山,左關肴之險,民眾士厲,兵革有馀,意有所出,則長城之南,易水以北,未有所定也……”

    郭開眼皮微微一跳。

    如今的七國都有自己的文字,雖有相通相似,但細微之處,差別頗大,即便是趙人,都難免有所犯錯,然田言之信,洋洋灑灑千余字,通篇下來竟無一絲錯誤,鐵鉤銀劃之處更如行云流水,一氣呵成,尤其是那句長城之南,易水以北,未有所定也,宏圖霸業撲面而來,不敢相信是出自女子之手。

    書信縱論天下大勢,尤其對趙國的局勢,分析得鞭辟入里,后半部分,更將李牧郭開二人放在一起對比。

    “牧用兵如神,軍人恃之,敵國畏之;開好為虛勢,讒言惑亂,無有內實,此武德之敗。”

    “牧用人無疑,不間遠近,外簡內明;開所任唯親,外寬內忌,上下異心,此人和之敗。”

    “牧忠心衛國,俯仰無愧,得失不驚;開興以逆動,以己之短,攻彼所長,此大義之敗。”

    ……

    郭開先是冷笑,以為是危言聳聽,但越看越是冷汗涔涔,越想越是心頭膽寒。

    一語點醒夢中人。

    一個擅長背后捅刀的奸佞,與忠臣正面相爭,或許能依仗趙王的寵信,占據片刻的上風,但終究是以己之短,攻彼所長。

    而李牧以正合以奇勝,走的是堂堂正道,武德、人和、大義,皆勝之!

    不僅是此次燕趙將領的人選,他與李牧之后的交鋒,敗的也必然是他!

    “大小姐乃我農家才女,雖自幼體弱多病,然上知天文,下曉地理,無一不通,若非女子之身,可為相才,匡扶天下!”

    司徒萬里拱手道:“此次得大小姐之托,特來助兩位一臂之力!”

    郭開微微瞇起眼睛,沉聲道:“這倒是奇了,農家一向行俠仗義,真要相幫,不是該助李牧嗎?”

    “一國內爭,天下之勢,孰輕孰重?”

    司徒萬里道:“大夫不必疑心,我等相助于你,求的不是回報,而是希望燕趙能消弭兵戈,止戈罷戰,這亦是我農家俠魁田光所愿。”

    郭開眉頭一揚:“田光?燕國田光,是你農家首領?”

    司徒萬里頷首:“不錯!大小姐諫言,燕趙之戰,得勢為秦,俠魁采納之,我等此來,便是為了化解兩國仇怨。”

    郭開搖頭:“秦使入殿,大王已交國書,割讓五城,已廣河間,如若不攻燕,我趙國損失,如何補償?”

    遠交近攻,一直是各國之間外交的準則,此次大秦一改常態,正是擺明著讓燕趙鷸蚌相爭,漁翁可得利。

    這便是大國強權,趙國答應下來,損失的就是燕國,如果不答應,那么直接承受秦國怒火的,則變成了它自己。

    所以即便知道是飲鴆止渴,這苦果也不得不咽下去。

    眼見郭開不為所動,司徒萬里呵呵一笑:“請大夫和將軍屏退左右!”

    郭開沉吟片刻,揮了揮手,院內很快一空。

    在樂乘警惕的注視下,司徒萬里湊到郭開耳邊,僅僅一句話就令他神色大變:“昌平君昌文君,正動楚系之力,謀求滅呂,秦國內亂之禍,生矣!”

    ……

    ……

    農家烈山堂。

    田言身姿曼妙,款款坐下,飄逸卻又顯出曲線的衣袍,勾勒出美好的弧度。

    她右手一卷書,左手一杯茶,恬靜地喝著,享受美好的時光,外面一道道矯健的身影則不斷走動,大戰的氣息一觸即發。

    俠魁田光執掌神農令,他的命令下達,十萬農家弟子,就全部調動起來。

    只是外人難以想象,說服田光參與到燕趙之戰的,會是這么個體態嬌柔的少女。

    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四方棋牌-彩38 5分3D-彩38 四方棋牌-彩38 湖南幸运赛车 纵达彩票-纵达彩票注册-纵达彩票网址 好运快乐8-彩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