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諸天我為帝 > 第四十八章 荊軻刺燕丹(求訂閱!)

諸天我為帝 第四十八章 荊軻刺燕丹(求訂閱!)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東皇大人閉關?”

    “要定星君之位?”

    太一殿內,當護法長老齊聚,兩道消息如晴天霹靂,震懾心靈。

    “這是奪權啊!”

    能身居陰陽家高位,豈有易與之輩,云中君馬上明白陰陽家要變天了,看向月神,卻見其薄紗輕拂,神態平靜,竟是全無異議。

    “易魂法?”

    云中君瞳孔猛縮。

    易魂法乃是陰陽術中最高深的境界,蝕人心神,不到非常之時不可擅用,一般來說,是塵緣牽扯過深的陰陽家弟子,在成為長老乃至護法時,東皇閣下才會出手,洗去其記憶。

    而整個陰陽家,除東皇太一外,唯有月神能夠施展出易魂法的部分威儀,其心靈修為之強,可見一斑,現在她居然反被易魂法控制,封印了記憶?

    是誰做的?東君么?

    恐怕不是!

    雖然云中君心里不愿意接受,但立于法壇上的公子,或許才是唯一的可能。

    “此法乃我改良的煉金術,以五行相克為基,丹成九轉,供你參考!”

    就在云中君雙眼光芒閃爍之際,顧承的視線望了過來,手指微張,五行相克的湮滅洪流下,氤氳霞光內,一枚黑白相間的丹丸載沉載浮,化作虹光,沒入云中君眉心。

    “唔!”

    云中君通體一顫,腦海中陡然出現許多景象。

    他先是抗拒,然后很快被吸引,不多時就露出癡迷之色,如獲至寶。

    又一位長老淪陷。

    顧承的視線再轉向湘君和湘夫人,這對夫妻交流了一下眼神,卻是齊聲問道:“誰任左護法之位?”

    顧承拍了拍手掌。

    殿門緩緩開啟,一個少年走了進來。

    他的皮膚異常白皙,面容俊秀,左眼周圍卻是現出詭異的淡紫火紋,平添幾分詭異,目光邪魅地看著眾人,似笑非笑地道:“星魂見過諸位!”

    “甘羅?”

    那浩大的陰陽咒力,已經令湘君湘夫人震驚非常,更讓他們感到不可置信的,是這個少年的身份。

    甘羅可是呂不韋的嫡傳,雜家首席弟子,一旦入了陰陽家,豈不是與這位大秦相國反目成仇?

    “呂相已知甘羅的選擇,求道之路,不容遲疑,他在陰陽道的天賦,不該埋沒!”

    星魂來到顧承身后立定,冷眼看著湘君和湘夫人。

    兩人沉默。

    這位秦公子都有能耐,將雜家的未來傳人拐來繼承星位,他們還有什么話可說?

    現在日月星三大護法,要么是顧承的人,要么被其掌控,長老中大司命是死忠,云中君墻頭草,少司命雖空缺,但東君帶回來的女孩天資之高,五靈玄同無人可比,恐怕數年內就有所成。

    如此看來,大勢已去,即便反抗,也是有心無力了。

    不多時,兩人掌控的土部和水部,就被劃撥到了東君和星魂麾下,打發了去做一對真正的神仙眷侶,顧承展開七國地圖,一指邯鄲:“月神,這便是你的目的地。”

    月神柔順地道:“請公子下令!”

    顧承道:“燕王喜是庸碌之輩,燕國的蒼龍七宿傳承,應是落在燕丹身上,將之取來!”

    月神道:“是!”

    東君眉頭輕揚,卻道:“公子,這本是東皇閣下交托給我的任務,此行帶回少司命后,就要出發了。”

    “燕丹雖不失為一時豪杰,卻不明世局,甘愿為他人手中刀劍,可謂生不逢時,這樣的人不值得你出手。”

    顧承道:“陰陽家的事務,還要你多多操持。”

    “好!”

    東君點點頭,抱起小少司命:“那我就好好教導她吧,希望能有你昔日的修行速度!”

    “這女孩?”

    顧承心頭一動,摸了摸那柔順的紫色頭發,道道靈光,悄無聲息地沒入體內:“望美人兮未來,臨風怳(huǎng)兮浩歌,她一定可以的!”

    少司命看著這個剛剛很威風,現在笑容又很暖的公子,微微閉上眼睛,睡了過去。

    ……

    ……

    同樣睡得很安詳的,還有遠在邯鄲的荊軻。

    他雙手背在腦后,右腿翹在左腿膝蓋上,稻草隨著嘴巴的氣流,上下拋飛,每次都能準確地咬住,令人驚嘆。

    “有活了!”

    盜跖(zhi)進來后,看了半響,直到稻草升到最高空,才突然一喝。

    荊軻一個激靈,猛然睜開眼睛,氣流一亂,那稻草直直掉進嘴里,被他下意識咬掉一半,咕嘟一下咽進肚子里。

    “呸呸呸!”

    “哈哈哈哈!”

    盜跖笑得直打跌,荊軻則干咳了好一會兒,張牙舞爪地撲上來:“你要死了,每次都偷入我房中?”

    “輕功好怪我嘍!”

    盜跖攤開手,聳了聳肩膀,洋洋得意地道:“我可不像你,整日在奸臣府里睡覺,巨子可信任我了,一直有任務擔著呢!”

    “那可真好!”

    荊軻滿是羨慕,旋即長嘆一口氣道:“自從農家來后,郭開就不信任我了,什么消息都查不到,巨子什么時候招我回機關城啊?”

    “可別這么想,郭開將你當作魏無忌的門客,忠心耿耿,劍法又高強,是柄利劍!”

    盜跖正色道:“兵可千日而不用,不可一日而不備,他平時將你養著,一旦用到,必是要事!”

    “那就好!”

    荊軻受到鼓勵,一握拳頭,精神大振地道:“秦趙燕三國風云變幻,都是拜郭開那奸賊所賜,我定要消弭兵戈,救萬民于水火!”

    “荊軻!荊軻!”

    兩位墨家弟子正在說話,盜跖突然面色一變,身形一閃,消失不見,外面很快傳來郭開近侍的呼喚聲。

    “來了!”

    荊軻強壓喜意,做出一副剛直之色,走了出去。

    “大夫有要事相請。”

    “前面帶路!”

    不多時,兩人來到大堂,就見郭開端坐主位,客席坐著一位氣質柔弱的美貌少女。

    “荊義士來了,快快請!”

    郭開起身迎上,一副禮賢下士的模樣,荊軻經過大半年的歷練,也磨練出了演技,露出受用之色,笑道:“不敢當大夫盛情,不知這位是?”

    “這位是農家大小姐田言。”

    郭開介紹道:“我便開門見山,此次相請,是想讓義士為天下除去一害!”

    荊軻強忍住激動,眉頭一揚道:“誰?”

    “燕丹!”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大发欢乐生肖-彩38 百人牛牛-彩38 大发快乐8-官网 好运快乐8-官网 章鱼彩票-章鱼彩票投注-章鱼彩票注册 华彩彩票-华彩彩票平台-华彩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