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諸天我為帝 > 第六十六章 公子質楚(求訂閱!)

諸天我為帝 第六十六章 公子質楚(求訂閱!)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公子請!”

    趙高腰桿微躬,看似恭敬,雙目卻透出精光,仔細打量顧承。

    在他眼中,這位公子除了在邯鄲借大秦國力,展現威儀外,其他時間都一直游離于權力邊緣。

    但不知為何,他總覺得沒有那么簡單。

    “中車府令,還未恭喜!”

    顧承輕笑,上了馬車。

    中車府令正是趙高目前的官職,執掌乘輿,講白了,就是為秦王駕車的人。

    別看其官銜雖不高,但責任重大,負責君王的車馬管理和出行隨駕,非心腹不能擔當。

    趙高出賣呂不韋,投靠嬴政,確實換來了回報。

    “為王上效命,乃高之幸!”

    然而趙高聲調激昂,心中卻難受得緊。

    正如郭開樂乘不希望燕趙復國,他也是最恨不得呂不韋萬劫不復的人。

    然而現在定性的,卻是呂不韋為秦大業,詐降犧牲,引三國攻趙,尸身回秦厚葬,呂氏榮寵,三千門客都有安排。

    如此一來,嬴政因勢導利,秦國內部權力平穩交接,唯一兩面不討好的人,就是他。

    “公子近來久居驪山,是得了陰陽家東皇太一的召見么?”

    所以趙高必須展現出價值,一路之上,他旁敲側擊,就想打聽陰陽家的消息。

    “東皇閣下正在閉關,我也只見過他一面,是位很友善的長者。”

    顧承似笑非笑地道:“中車府令若有意,我可引薦東君閣下,見面一晤。”

    “多謝公子,只是好奇罷了。”

    趙高語氣輕松,眼中閃過一縷陰色。

    此次滅趙之戰,由東君率領的陰陽家出力頗多,已經從若即若離,到完全投入秦國陣營。

    嬴政甚是嘉許,聽說有意將東君與星魂封為護國法師。

    如果此事成了,那么陰陽家就徹底綁在了秦國的戰車上,同時地位也將大增。

    對此朝臣反應不一,以王翦為首的軍方倒是表示贊同,畢竟陰陽家弟子手段莫測,能與正統軍人形成互補,而文官一系則不喜這種詭譎手段。

    最如臨大敵的,又是趙高。

    因為陰陽家和羅網的作用,在很多領域中都是相沖的。

    羅網是殺手組織,能為大秦掃除那些反叛分子,陰陽家同樣能肩負刺殺之職,還附帶搜尋記憶,拔起蘿卜帶出泥,一網打盡,相比起來,更加效率。

    趙高很清楚,嬴政是一個至為實用的人。

    能者上,平者讓,庸者下,劣者汰。

    正如秦律中的二十等爵,冰冷規范,不以喜惡左右,羅網一旦無用,很快就會被清理。

    更何況甘羅入了陰陽家,趙高做賊心虛,總是不安。

    “趙高想對付陰陽家,欲以我為切入點么……”

    馬車速度很快,很快進了咸陽,顧承看著街上揚眉吐氣的秦人,露出沉思之色。

    趙高注定不是什么威脅,真正厲害的是祖龍。

    祖,始也,龍,人君像,謂之始皇。

    雖然如今的嬴政,還未稱始皇,可不容許他人染指大權的專制之心,是毫無二致的。

    如果被趙高歪打正著,暴露出天樞的存在,那對于大秦來說,可不是好事。

    所幸顧承早有了準備。

    “且慢!”

    正當馬車停于外宮門前,趙高手持令牌,準備通行之際,一道清朗的聲音遙遙傳至。

    眾人回頭,就見一人似緩實急的行來,長袖飄飄,仙風道骨,正是陰陽家長老,云中君。

    “幸得公子指點,九轉靈丹已成,欲獻丹于大王!”

    云中君托著丹盒,微微開啟一條縫隙,里面就有一股醉人的氣息溢出,每個聞到的侍衛莫不精神大振。

    “長老出關得正是時候,我要入宮面見父王,何不同行?”

    眼見眾人目光灼灼地望向靈丹,趙高暗道不好,剛要開口,顧承已經笑道。

    “多謝公子!”

    云中君喜不自禁,整了整衣衫,隨著馬車一同入宮。

    學成文武藝,貨與帝王家,對于煉丹師而言,若能得君王賞識,無疑是功成名就的最佳途徑,云中君欣喜之下,自然不會在意趙高眼中的陰戾光芒。

    在肅穆威嚴的氣氛中,走了足足小半個時辰,章臺宮到了。

    “咦?”

    顧承下了馬車,仰首望向這座雄偉的宮殿,看著一頭通天徹地的黑龍,在宮殿上空盤繞,目光一凝。

    戰國七雄,君王的宮殿都極盡國力的奢華,趙國的沙丘宮、魏國的靈臺宮、韓國的望氣宮、燕國的碣石宮、齊國的瑯琊宮,尤其是以楚國的章華宮為最。

    比較起來,唯有秦國的最是簡陋,這座章臺宮,還是秦惠文王在宣太后的幫助下,仿照楚國章華宮的式樣所建,被各國譏諷嘲笑,結果呢?

    諸侯莫不西面而朝于章臺之下!

    因此如果說長平是秦國龍氣的騰飛之地,章臺宮便是秦國龍氣的凝聚之所。

    燕趙滅國,黑龍之勢更強,雙目如同昊日,洞穿九天十地,監察天下。

    這一幕常人無法見得,只覺得一股浩大的威壓凌空而至,但落在顧承眼中,卻是滿滿的既視感。

    與無上炎龍,真的好像。

    區別只是秦為水德,故而是黑龍,東漢為火德,因此是赤龍,同樣這個世界的天地元氣,無法孕育出無上炎龍那樣圣仙級別的存在。

    內核卻是一致的,那種祭煉的手段,絕不會有錯。

    顧承收回目光,對于這個世界的本質真相,越來越了然。

    正在這時,一行人卻從殿內走出,為首的三人,左右正是昌平君與昌文君。

    他們雖吃了敗仗,但呂不韋死后,昌平君接替其位,成為宰相,如今亦是春風得意。

    而能被這兩位拱衛在中央的,除嬴政外,只有一人。

    那是一位白衣如雪,面容如玉的少年,有股秦人罕見的文秀神采,見到顧承雙目亮起,立刻朝這邊走來:“二弟,母妃十分想念你,待會我們一起去宮中問安吧!”

    “公子,你今日的功課尚未完成!”

    然而他未到跟前,昌平君已經疾行幾步,攔在身側,微笑道:“何況二公子此來是要肩負重責的,恐怕不方便與羋夫人相見。”

    少年一怔,就被昌平君帶了下去,顧承對他揮了揮手,眉頭上揚,開口問道:“中車府令,可知昌平君口中的重責是什么?”

    “高本不該多言,然與公子同往邯鄲,深為感念,為公子不平啊!”

    趙高嘆了一口氣,緩緩道:“楚國遣使來秦,昌平君昌文君向大王諫,以公子質于楚!”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大发排列3-官网 幸运快三-彩38 大发一分快三-彩38 大发快3-官网 一分pk10-彩38 极速快乐8-彩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