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諸天我為帝 > 第六十七章 祖龍之志(求訂閱!)

諸天我為帝 第六十七章 祖龍之志(求訂閱!)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春秋戰國時期,把太子送到別的國家當人質,是常有的事情,燕丹就是例子。

    如今秦國勢強,短短一月間連滅燕趙兩國,且軍力未損,令其他四國為之驚懼。

    魏國、韓國、齊國皆是冢中枯骨,等死而已,唯獨楚國,實力強大,與秦有一戰的資格。

    所以昌平君繼任宰相,就是嬴政發出的政治信號,安撫外戚勢力,同時向楚國表明,沒有開戰的意思,楚國欣然,放下心來,繼續醉生夢死。

    本來事情就這么定了,沒想到昌平君昌文君節外生枝。

    或許是如今陰陽家得嬴政看重,讓兩人感到了危機感,為了未雨綢繆,替公子扶蘇掃清障礙,居然提議將早就入了陰陽家的公子胡亥送走,真是煞費苦心。

    “燕趙剛滅,楚國還要再等等,本想過幾年的……”

    顧承微微搖頭,落在趙高眼中,就是被勾起了憤恨與不平,心中暗自得意,卻也不再多言,當先引路。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秦國要一統天下,就容不下楚系外戚勢力在國內坐大,所以昌平君和昌文君遲早要完。

    在此之前,借楚系勢力之手,壓制陰陽家,再除去楚系勢力,得到大王的信任,便是趙高之謀。

    不得不說,跟隨呂不韋嬴政兩任雄主,趙高耳濡目染,手段確實不凡。

    然而他沒有發現,在挑撥離間之時,身后云中君的眼神。

    何苦想不開呢?

    “大王,公子胡亥到了。”

    宦人通報,不多時里面傳來一道渾厚的聲音:“進來!”

    云中君于外等候,趙高帶著顧承進了大殿,就見嬴政正在批閱奏章。

    這位秦王未戴冕旒,卻是身著冕服,黑底黃紋,莊嚴肅穆,帝王之姿。

    尉繚有言,秦王為人,蜂準,長目,摯鳥膺(ying),豺聲,少恩而虎狼心,居約易出人下,得志亦輕食人。

    蜂準是指高鼻梁,大準頭,長目也叫河目,眼型細長,摯鳥一般用來指兇猛的鷹隼,摯鳥膺就是說嬴政站立的時候,像兇猛的鷹隼一樣立于萬仞之上,傲視萬物,豺聲不用說,狼叫之意,所謂豺狼之心,鷹視狼顧者,都是城府極深,手段兇狠。

    至于后半句,則說嬴政薄情寡恩,在用得到的時候對臣子十分禮遇,一旦用不到了則棄如敝履,跟隨著這樣的君王,一定要小心謹慎,事事順從,如若不然,下場會很慘。

    若說詆毀,實則不然,往往是這樣的人,才能在大爭之世,開疆擴土,做出萬世之功績。

    不過此世的嬴政,更偏向于《太平御覽》中的記載,虎口日角,大眼長目,矯健魁偉,霸氣迫人。

    這時,嬴政抬起頭來,雙目生芒。

    對于這個長居陰陽家,每年唯有祭祖時入宮的公子,嬴政早就沒了什么印象,先天有缺,亦是運數使然,怨不得旁人。

    至于什么寬慰愛護,就更不可能,他的心在四海八荒,而不在兒女情長。

    “楚國遣使,欲結聯盟,昌平君昌文君提議你為質子,暫撫楚國之心,此私心之言,寡人不欲采納!”

    嬴政聲音淡然,不緊不慢,但每個字都充滿著力量與權勢:“我大秦六世興盛,兵強海內,威行諸侯,非盟約為之,致勝之道,唯有興兵!”

    顧承聽著。

    “不過你曾出使邯鄲,蓋聶先生對你贊譽有加,再者年紀尚輕,楚人不會防備,可明為質子,暗中探訪,趙高將全力配合。”

    嬴政道:“此行兇險,你若愿意,歸來后可任選封地,你若不愿,好好在驪山習武強身,一應待遇,不會有所變化。”

    “凡謀物之成也,必由廣大久遠!”

    顧承表面露出沉吟之色,心中很是贊同。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嬴政對于楚國這歷來的姻親,顯然是十分鄭重的。

    橫成則秦帝,縱成則楚王,楚國地大物博,又多年未經戰亂,國內兵力雄厚,不遜于大秦多少。

    歷史上秦國滅楚,其實還占了些楚國內亂的便宜,即便如此,首次大戰還嘗到了敗陣,直到王翦出馬,使用疲敵戰術,才大敗項燕。

    后來所傳的楚雖三戶亡秦必楚,其實并非是什么了不起的預言,因為根基擺在那里,其他五國本就弱小,再被覆滅,只能充當幫兇,唯有楚殘余的實力最強,如果秦動蕩滅亡,那自然是它的功勞。

    而覆滅燕趙后,嬴政就將目光放在楚國上,他沒有被勝利沖昏頭腦,權衡利弊后,封昌平君為相。

    楚系外戚被穩住,心驚膽戰的楚王也被安撫,繼續過太平日子。

    在這樣的情況下,質子入楚,就顯得順理成章。

    不過從全局來看,還是急了些。

    楚國如今最大的弱點,就是不知進取,唯有秦人攻過去,他們才會反抗,而不知主動聯合各國攻秦,滅此大患。

    所以雖然現在的秦國兵力,對楚不占據絕對優勢,可一旦消化了燕趙之地,徹底統一了北方,以北攻南,則必勝之。

    當然,對于嬴政而言,他肩負著歷代秦王的期許,并吞八荒的雄心,結束亂世的壯志,自然不比顧承心態超然。

    卻是代入不同了。

    “容我考慮。”

    顧承沉吟,沒有直接答應。

    “好!”

    嬴政點頭,視線重回案幾上的奏章,顧承卻又道:“聽聞母妃身體抱恙,陰陽家有長老云中君,精通煉丹之術,結合醫家之法,可為母妃獻丹!”

    “善!”

    嬴政頷首:“讓他進來!”

    “拜見大王!”

    顧承出了殿,對云中君頷首,云中君衣袍飄飄地入殿,雙手高舉錦盒,盒蓋緩緩開啟,露出一枚黑白相間的奇特丹丸,上面錯落有致地分布著七個孔洞,一道道丹氣鉆出鉆入,散發出濃郁的藥香。

    “嗯?這是什么丹藥?”

    嬴政本來沒在意,這刻卻目光一凝,露出一股奇色。

    “稟大王,此丹丹成七轉,可令服用者靈光智敏,超凡脫俗,名為七竅玲瓏丹!”

    云中君信心滿滿地道。

    “七竅玲瓏丹……七竅玲瓏丹……”

    嬴政盯著這枚丹藥,神情越來越古怪,突然捂住額頭,低低地悶哼一聲:“寡人……朕……頭好痛……”gamcity.com

彩38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龙虎大战-彩38 大发5分彩-彩38 好运快乐8-官网 百人牛牛-官网 天天快3-彩38 极速PK10-彩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