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諸天我為帝 > 第七十章 楚人祭神(求訂閱!)

諸天我為帝 第七十章 楚人祭神(求訂閱!)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我遲來一步,還望公子恕罪!哈哈!”

    伴隨著爽朗的笑聲,一道高大俊朗的身影印入眼簾。

    李園!

    古往今來,靠裙帶關系上位的權臣有很多,但如李園這般從根基全無的卑微門客,到強國專政的人,也不多見。

    他不僅靠了妹妹李環的美貌,更是巧妙地利用了春申君,先將李環獻給春申君,受孕之后,再蠱惑春申君,讓李環服侍當今的楚王。

    李環生子,楚王大喜,全然不知自己喜當爹,還將她生下的兒子立為太子。

    如此一來,李園不僅平步青云,得到楚王的看重,還握住了春申君的把柄,不斷在朝堂培養勢力,如今已是大權在握的國舅。

    此刻李園掛著如沐春風的笑容,大踏步地走上前來。

    他是趙人,面對國家被滅的秦公子,不僅沒有半點敵意,臉上反倒堆滿了熱情。

    “國舅!”

    顧承笑而還禮。

    李園聞言一喜。

    昌平君、昌文君和羋妃,就是如今的楚王在秦為質子時,生的兒女。

    秦楚聯姻一貫如此,所以論關系,楚王正是嬴政的岳丈,顧承的便宜外公,現在秦國勢大,李園之前還擔心這位入楚的秦公子排斥他們兄妹,現在看來卻是無妨了。

    “且慢!”

    正在這時,春申君輕咳一聲:“公子入楚,理應為令尹接待,國舅這是何意啊?”

    令尹是楚國的最高官職,入則領政,出則統軍,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比起其他國家的宰相權力還要大。

    而作為親秦附秦的代表人物,以前秦國要人入楚,確實都是由令尹春申君接待的。

    “君上!”

    但這一回,李園似乎這才發現春申君佇在那兒,笑著解釋道:“是大王知道公子來楚,特命我來接公子入宮一見!”

    “是么……”

    春申君心頭大怒,他豈會不知所謂的大王之命,就是李氏兄妹的假傳旨意,卻是不好明言,唯有強壓怒火,撫須微笑,對著顧承道:“入宮之后,還望公子來府中一敘!”

    “一定赴宴!”

    顧承拱手。

    春申君拂袖而走,與李園擦肩而過,兩人皆是皮笑肉不笑,目光陰寒。

    “公子請!”

    李園則如同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數輛馬車依次而列,前后護衛皆身穿貴族武士服,一路浩浩蕩蕩地向著王宮而去。

    由于遷都,如今的楚宮,已經沒有章華宮那天下第一臺的地位。

    即便如此,規模也僅僅是稍遜咸陽宮,高墻巍峨,殿宇重重。

    整座王宮由一條大道貫穿對稱,八座巨殿和六十個小院落,依中軸線井然有序地分布在大道兩旁,綴以花石魚池,小橋流水,參天古樹,瑰麗堂皇。

    “咦?這格局暗合八卦方位,是高人所為啊!”

    顧承見一葉而知秋,微感訝然。

    “公子好眼光!”

    李園笑道:“王宮是由小圣賢莊的荀夫子所設。”

    “原來如此。”

    顧承頷首。

    諸子百家的許多思想,都是源自易經,儒家著易傳,更是得其精髓。

    “荀夫子確實是學究天人。”

    顧承再觀察片刻,贊道:“楚王宮有此布局,只需在乾位、坎位和艮位三處埋下伏兵,無論來多少人,都休想逃出生天!”

    唏律律!

    李園面色劇變,下意識勒住馬。

    由不得他不大驚失色,實在是蓄謀已久的計劃,被一口道出。

    這些年李園和春申君的爭權奪利日漸白熱化,李園看似威風,但畢竟得位不正,再加上楚王的身體越來越差,知道如此下去,必有失勢之時。

    他正當壯年,心狠手辣,豈能甘心,已是生出惡念,一旦楚王崩逝,便在王宮內埋伏刺客,直接殺死春申君,奪得楚國大權。

    楚國不比秦齊三晉,與其說是一個國家,反倒更像是一個宗族聯盟,李園只要分出足夠的利益,喂飽這些宗族,就能得到擁戴,不會管春申君的死活。

    而設伏的位置,就在乾位、坎位和艮位三處。

    “看來只是虛驚一場……”

    但當李園用眼角余光往后看,卻見顧承毫無異色,似乎是隨口一提,不禁松了口氣:“聽聞這秦公子自小體弱多病,被安置在了陰陽家和醫家,精擅雜學也不奇怪,只是他年紀輕輕都能看出殺機暗伏,老賊門下食客眾多,難保不會有所察覺,這可不好辦啊!”

    且不說李園眼珠轉動,眾人由北門入宮,經過一座廣場,兩座石橋,才到達議政、儀禮兩殿。

    這兩座主殿分居乾坤二位,筑在白石臺基之上,莊重華貴。

    另外六座主殿,則分居兩側,以楚國神話人物為名,分別是火神殿、河神殿、刑神殿、司命殿、芳烈殿和巫女殿。

    將神話與殿宇相結合,確實符合楚人的浪漫。

    令顧承眉頭一動的是,這六神殿宇內,隱隱有種奇特的波動。

    “楚國傳承的蒼龍七宿么?”

    顧承反掌一翻,背于身后的左掌握住一個銅盒。

    這是燕國的蒼龍七宿傳承,正是月神在搜魂燕丹后,從燕都取來。

    蒼龍七宿的傳承已得其三,因此哪怕這些殿宇內的氣息極為稀薄,也是洞若觀火。

    此刻以燕國傳承引之,周遭的氣息隱隱一震,竟于虛空中現形。

    顧承的視線中,六殿之上浮現出道道虛影,飛揚縹緲,彩衣姣服,分別對應下方祭祀的神祇。

    顧承開口問道:“這六神在楚國境內,是否還有祭祀?”

    “是的!”

    李園道:“火神和司命的祭祀最多,而河神和巫女不是居住于楚境之內,在韓境的洛水和秦境的巫山,祭祀的自然略少……”

    六神對比,以火神最為浩大凝實,巫女最為虛緲飄蕩,這顯然就是祭祀多少的差別了。

    “難怪!”

    顧承惋惜地道:“若是六神祭祀相當,這六神殿就足以撐起六極之位,與乾坤相合,現在國運卻在兩門中不斷流逝,折損福壽,楚王回國后,恐怕難保子嗣平安啊!”

    “胡說!”

    李園大驚失色,開口怒斥。

    楚王在秦國做質子時,生下兩子一女,健康成長,回到楚國妻妾眾多了,生下的孩子反倒夭折。

    所以李園的妹妹平安生子,才讓楚王大喜,封為太子,卻不知這兒子根本不是自己的。

    有關太子的身世,萬萬不能泄露,這一刻,他的臉色逐漸猙獰。

    無意中看出宮變的埋伏倒也罷了,連楚王無子嗣都能看出,你怕不是在針對我李園?

    “國舅莫要激動!”

    然而就在這時,顧承輕笑一聲:“不過也正因為這樣,有一份天大的功勞,不知國舅敢不敢得呢?”

    李園一怔:“什么功勞?”

    “延壽之法!”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巴黎五分彩-官网 567彩票-567彩票投注-567彩票注册 彩38乐彩网-乐彩网注册-乐彩网网址 大发快乐8-官网 三分28-官网 234彩票官网-234彩票官网投注-234彩票官网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