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諸天我為帝 > 第四章 夕瑤投食(求訂閱!)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本源所成,世界極限么?”

    目送伏羲光芒一卷,將太元玉女等三神帶走,顧承收劍,緩緩坐下,眉宇間現出蒼白。

    他不敵天皇伏羲。

    雖然看似同為先天生靈,但三皇乃是盤古精氣神所化,各自繼承了本源偉力,其他即便天生地養,也是先天清濁之氣。

    看似同輩,實則差距巨大。

    所以太元玉女的信心,倒也沒錯。

    她是第一個降世的神族,得伏羲精氣與神樹清氣而成,論及先天條件,并不遜色,又司掌星辰,許多投靠天庭的先天生靈,還真不是她的對手。

    可先天歸先天,對于顧承而言,后天的提升,才是關鍵。

    他服五靈,誅兇獸,鑄神劍,悟大道,待得無塵劍出,太元玉女根本無法抵擋,派出三神試探的伏羲也坐不住了。

    一戰而已。

    神族行事固然霸道,但當伏羲出手,依舊無法在不損及神樹的情況下獲勝時,也甘愿退讓,將三神打入東海之底囚禁千年,雙方恢復之前的和平。

    但顧承很清楚,自己占據神樹,和神族的矛盾不可調和,終究會徹底爆發。

    “那就來吧!”

    他深吸一口氣,手掌輕按,神樹枝葉顫動,溢出道道生命氣流,包裹全身。

    “不要離開我!”

    這一幕卻嚇到了夕瑤,纖手想去拉顧承的衣服,又不太敢,哇的一下哭出聲。

    “很快會醒,乖!”

    顧承語氣溫柔,將神女寶寶哄了哄,緩緩閉上雙目。

    空冥之中,他仿佛回到了混沌前,先是一片虛無,其后又現出伏羲的身影,手持神劍,攻伐過來。

    兩者放手大戰,每過萬劍,顧承必然靈氣不濟,敗于伏羲劍下。

    每一戰后,他又都深思不足,屢戰屢敗,屢敗屢戰。

    然而萬劍的限制并沒有改變。

    仿佛后天如何努力,都只能拉大同一層次的差距,這種先天的碾壓,無可改變。

    但顧承心志毫不動搖,就這樣一遍遍地沖擊。

    整個過程,既是療傷,又是裨補闕漏。

    在神樹的支持下,原本難以治愈的傷勢飛速復原,當顧承再度睜眼時,也僅僅過了年余。

    對于生命無限的先天神靈來說,這只是彈指一瞬間。

    不過醒來時,他發現身上被小心翼翼地掛滿了芬芳的異果,被包成了一個果粽子。

    顧承輕輕一抖,果子咕嚕嚕滾下,他拿起一個果子咬了口,立刻知道是夕瑤的神力激發后,在神樹枝干上結出的奇花所開。

    “這是在期盼我早日醒來么,好虔誠的方式……”

    顧承啼笑皆非,倒也沒有浪費,揮手將果子聚攏,堆成一團,起身循著氣息一路向東。

    神樹的樹冠看似廣闊無邊,其實是有邊緣的,此時夕瑤就立于樹冠邊緣,正在看向天河下方。

    云隱青絲,月淡修眉,她終于有了一絲神女的范兒,可惜很難維持。

    “說好嘍,這顆果子不是你吃的,要給下面那些求雨的人哦!”

    這時,她根本沒有察覺到顧承的接近,而是從花籃里挑了一枚水藍色的果子,對著下方一頭神駿的青色鳥兒道。

    那青鳥連連點頭。

    “去!”

    夕瑤瞇起眼睛,努力瞄準,將果子向著天河下投去。

    “咻!”

    青鳥一聲歡叫,閃電般飛出,叼起神果,一口吞咽。

    “哎呀!你又這樣!”

    夕瑤單手叉腰,鼓起臉頰,做出一副超兇的姿態。

    “咻!咻!咻!”

    青鳥哪會害怕,撲扇著翅膀,賣弄地旋轉飛行,發出得意的鳴叫。

    “你等著啊!我回去叫他來!他好厲害好厲害的!”

    夕瑤忿忿不平,丟下狠話,轉過身子,就跟顧承撞了個滿懷。

    “你醒了!”

    夕瑤先是嚇了一跳,旋即又開心地大叫起來,雙臂環住顧承的胸膛:“太好了!太好了!”

    顧承露出一絲笑容,五指揚起,那見勢不妙飛走的青鳥,被硬生生抓了進來,嘭的一下砸在樹冠上:“來,出一口氣!”

    “嘻嘻!”

    夕瑤大喜,兩支手臂俏生生背在身后,繞著青鳥旋轉:“我要怎么對你呢?你好壞好壞的!”

    “嗚!嗚!”

    青鳥龐大的身軀禁錮,修長的脖子垂下,兩眼淚汪汪,不斷哀求。

    獸族是很難開啟靈智的,但這頭鳥兒不知沾了多少神果的光,求生欲望自然極強。

    夕瑤摩拳擦掌了半天,看青鳥可憐兮兮的模樣,心又有些軟了,卻也不肯放它再去搶果子,小臉皺了起來。

    片刻后,她抬起頭,用閃亮的眸子看向顧承:“你來幫我出氣!”

    “好!”

    顧承伸手在青鳥頭上一撫。

    “咻!咻!咻!”

    青鳥頓時感到一股無比澄澈,卻又難以承受的靈力涌入體內,發出低沉的嘶叫,渾身顫抖,雙翼不斷撲騰掙扎起來。

    數個呼吸后,夕瑤就拽了拽顧承的袖子:“我氣出了!算啦!”

    “它如果能撐下來,便足以消化體內積存的靈力,成為太古兇獸層次的神鳥,與你倒也相配,都是呆子。”

    顧承笑笑,看向天河下方:“你剛剛要把果子投到哪里?”

    “我才不呆。”

    夕瑤嘟囔一句,纖手一指:“你看!”

    顧承神目一掃,就見東邊正有一股煞氣直沖天宇。

    那里是人族的繁衍地。

    連年大旱。

    如今的人族,沒有國家,沒有城鎮,是以部落制度生活的。

    當天無降雨,所有部族都陷入了惶恐之中,每天醒來,面對的都是碧空萬里,每天日落,人們都在黃昏中,目送那火球般的夕陽沉下地平線,期待明日睜眼時會有一場暴雨。

    可惜遲遲沒有。

    于是乎,部落之間開始對稀缺水源的爭奪,大部落合并小部落,在鮮血與黑煙中,弱小的部族或拖家帶口遷徙,或并入更強的部落。

    無論哪一個選擇,都是一種飲鴆止渴。

    遷徙的部族根本走不出干旱區域,就要死亡,而歸附新族的人群,老弱被處死,留下健壯男女,以保證族人延續,跟隨他們前去進行下一場掠奪。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辦法。

    禱祝!

    向上天祈求,向眾神祈禱,希望能降下甘霖,于是乎,在巫祝的帶領下,黑壓壓的人群沿路以額觸地,一路向著簡陋的祭壇而去,虔誠而卑微。

    “你上次提過人族,我就想看看,結果他們生活得好辛苦,這果子最多汁,能下場靈雨!”

    夕瑤側過頭去,不忍多看,又擔心地道:“你不會生他們的氣吧?”

    顧承看著這些匍匐在地上的人族,搖了搖頭:“為求生存,祈求強大者的庇護,本身并無過錯,絕不會一直如此,終有一日,人族會挺直腰桿,仰望天空!”

    “我想讓這一日早些到來,果子給我。”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压庄龙虎-官网 一分快三-彩38 大发三分彩-彩38 好运快乐8-彩38 大发百家乐-彩38 完美彩票-完美彩票投注-完美彩票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