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諸天我為帝 > 第六十一章 坐懷不亂(求訂閱!)

諸天我為帝 第六十一章 坐懷不亂(求訂閱!)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禍事啊!”

    展獲在侍從的引路下,來到驛站暫住,親身感受著那比魯國都城要充盈數倍的靈氣,默默嘆了口氣。

    曾幾何時,姜國小小的王都內,只有兩座可憐的小陣,維持得了王宮寥寥十數人的修煉,和數畝的靈糧產出,連魯國一般的世家豪族都比不上。

    可現在呢?

    且不說王都堪稱天下第一,晉齊兩大強國,同時被姜攻打,情勢都是危急,世人震驚,晏嬰設局,捧殺姜國,宣揚威脅。

    這在展獲看來,顯然晉齊兩國,正面并無勝利的把握。

    既然如此,魯國何必參與?

    稍有不慎,晉齊底蘊深厚,還能支撐,魯國首當其沖,就有覆滅之危啊!

    但如今魯國的掌權者是三桓,就像是晉國的六卿,國君早已被架空。

    他們貪圖晏嬰許下的重利,又嫉妒姜國崛起的勢頭,與之一拍即合,展獲的家族也無法忤逆。

    勉強壓下心頭的忐忑,展獲大袖一展,坐于靈眼處,閉上眼睛。

    雜念排空,心神空明,展獲很快進入睡眠中。

    “恩公!恩公!”

    然而就在這時,他的耳畔,傳來一陣輕柔的呼喚。

    展獲身體一震,睜開眼睛,就見不知何時,一位白衣女子立于身前,容貌美麗,皮膚蒼白。

    晚風吹過,透骨之寒,常人怕不是要驚得跳起,展獲卻習以為常,露出無奈之色:“你又醒了?趕緊去地府吧,切莫耽誤了輪回!”

    年輕之時,展獲偶至一縣城,因城門已閉,夜宿門下,有一孤女,時值寒冬,幾乎凍死,展獲為救其性命,裹于懷中,至晚不亂。

    這正是坐懷不亂的事跡,展獲也就是后人熟知的柳下惠。

    柳下是展獲的封邑,惠是展獲的謚名,現在他人還活著,自然不用那個稱呼。

    不過令展獲為之遺憾的是,那女子最后還是死了,死后一縷魂魄不散,竟是跟在他身邊。

    “恩公大恩大德,小女子怎敢忘懷,只是那地府難尋,我也不知怎樣入得,不跟在恩公身邊,就要魂飛魄散了……”

    白衣女子哀聲地道,美目流轉間包含著千般幽怨,那種病態柔弱之美,能令任何男人為之怦然心動。

    “唉!”

    展獲輕輕一嘆,聲音軟了下來:“總有法子!總有法子的!”

    “恩公,這里是何處,小依在這里感到好舒服!”

    女子美目一動,細聲細氣地問道。

    “這里是姜國新建的王都,有護國大陣,聚納八方靈氣!”

    展獲點頭道:“你若感到舒適,就在此好好修煉吧!”

    “多謝恩公!”

    小依身形虛化,也坐下修煉,看似寸步不離,實則是使了幻法,向外飄去。

    “靈珠的氣息!”

    遠離了展獲,她的神情立刻發生變化,再無嬌弱憐柔,含羞帶怯。

    她的鼻子嗅動,目光四處掃射,尋找那抹熟悉而又陌生的氣息。

    “風靈珠落于展跖之手,天妖震怒,將我肉身毀去,夫人也不能為我求情,但此次只要確定了靈珠的下落,將之帶回,肯定能恢復肉身!”

    小依眼中燃起了熊熊烈火,滿心喜悅。

    她是身負使命接近展獲,誰知色誘沒能成功不說,最后風靈珠還落于其弟展跖手中。

    任務失敗,肉身被毀,無奈之下,小依只能將妖魂寄托在展獲身上,靠陽氣度日。

    這一待,就是數十年。

    本以為終有魂飛魄散的一日,沒想到竟迎來了巨大的轉機。

    “在那!”

    借助展獲氣息的掩飾,小依的妖氣順著神紋蔓延,終于鎖定了方向,身軀一轉,化作一頭狐貍,毛色雪白,后面有六條尾巴,輕輕擺動。

    現出真身的小依,已是豁出了全力,流光閃爍,風馳電掣,悄無聲息地突破重重阻礙,來到了一座殿宇前,往里面看去。

    “竟是姜國的公主?不止一顆靈珠!”

    映入眼簾的,是正在縫制衣裳的龍葵,小依的目光立刻穿透了那廣袖流仙裙,落在龍葵體內流轉的赤藍兩道光芒上。

    天妖有言,五靈珠是女媧娘娘為了守護人界所煉,可自行擇主。

    在這個大爭之世,靈珠更多的是落在大國手中,守護一方,比如晉齊楚,又比如有崛起勢頭的吳國。

    不過吳國操之過急,早早與楚國決戰,以致于兩敗俱傷,再也沒有稱霸的希望。

    而楚太子祭祖請出火神怒,為圖一時之快,全滅晉齊,更是葬送了國運前程。

    水火靈珠同時離去,選擇新的主人,投入到姜國的懷抱,證明了姜國的國力蒸蒸日上,能夠庇護一方百姓,使其安居樂業,國泰民安。

    但小依奇怪的是,為什么靈珠會落在公主體內,而不是掌權的太子?

    “管那么多作甚!”

    小依想不明白,很快將之拋之腦后,竊喜道:“這是好事,奪取公主體內的靈珠,比起太子要容易多了,趕緊通報夫人!”

    她很有自知之明,知道無論是公主和太子,在別人的王都,靈珠都不是她以一己之力能夠謀奪的。

    所求的只是情報。

    如今確定水火靈珠的下落,喜孜孜地回到驛館,投入展獲體內。

    展獲眉頭微微一動,一切恢復平靜。

    接下來,展獲和當年的申包胥一樣,每日都往宮中跑,懇求姜國出兵,助魯抵抗齊國。

    姜國太子眾臣經過商討后,已有結盟出兵意向,并反復詢問誥封伯長的禮儀。

    展獲應付自如,傳回消息,三桓世家大喜,立刻派出更多的使者,帶上重禮,來到姜國感謝。

    然而魯國沒想到的是,另一個國家居然比他們更快。

    當長長的使節團從天而降,落于城外,早已見過大世面的王都百姓,都忍不住駐足圍觀。

    實在是這支使節團太過隆重,所帶的禮物,單單是靈糧,就有數十車,中間更有各種天材地寶,淡淡的香氣縈繞,哪怕僅僅是嗅上一口,都有益壽延年之效。

    在重重守衛的拱衛下,一位千嬌百媚,長得比無數女子都要美麗的俊秀男子走了出來,拱手道:

    “衛國彌子瑕,奉衛侯與夫人之命,前來拜見貴國公子!”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卡司PK10-彩38 大发3D-彩38 彩神APP-官网 天天时时彩-彩38 快三平台-彩38 天天pk拾-彩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