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諸天我為帝 > 第八十章 一世人王(求訂閱!)

諸天我為帝 第八十章 一世人王(求訂閱!)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父王!”

    閉關石室中,龍葵對著早無呼吸的姜王,悲呼出聲。

    雖然在她的記憶里,這位父王幾乎沒有多少印象,但血濃于水,長大成人,見的第一面就是永別,自然悲傷不已。

    實際上數年前,龍葵曾經做過一個夢,姜王的臉一片模糊,似乎要對她說什么。

    那時姜王就已死去,魂魄將往地府投胎,來見女兒最后一面。

    既如此,為何閉關之處,拖到現在方才開啟?

    顧承的目光落向姜王尸首身側。

    那里正有一柄紫色大劍懸浮。

    說是大劍,其實不太恰當,充其量只是劍胚,尚未完全成型,倒是劍身上銘有的奇異神紋,清晰可見。

    “這把劍!”

    顧承眉頭一揚,感到一股濃濃的魔氣。

    這股魔氣,可不是單純的兇惡,而是真正屬于魔族的力量。

    并且高端至極,可追溯源頭。

    “蚩尤的血肉所化?”

    他伸手一攝,魔劍劍胚落入手中,予以解析,露出恍然之色。

    上古之時,三族大戰,蚩尤與伏羲交鋒,慘敗,粉碎自身,擴散出一股純粹由濁氣構成的本源力量,感染萬獸,化作魔族。

    其后精血與雙刃合一,吸納戰場無窮煞氣,化作一個血色巨繭。

    那就是重樓。

    蚩尤是祖魔,重樓是魔尊。

    正如女媧后人那樣,代代相傳。

    不過重樓也沒有完整繼承蚩尤的力量,其中部分本源用來造化魔族,還有一些微乎其微的血肉,沾染在神農鼎上,最終化作了這柄祖魔劍。

    怪不得古書記載,此劍出世時,天降血雨,大兇不詳,列國諸侯,無人都沾染。

    換而言之,它是重樓的“同胞兄弟”。

    仔細端詳這柄祖魔劍,顧承目光一閃,神念順著本源魔力,無限蔓延。

    籍此與重樓的氣息相連。

    陡然間,他的神念破入一個奇特的空間,里面混沌一片,是連神魔也不敢涉足的永恒虛無,好似回到了開天辟地之前。

    而僅僅是一瞬,顧承的神念就被斬斷,但在驚鴻一瞥中,他看到了重樓屹立于虛空中,雙目緊閉,無知無覺。

    “怪不得我轉世后,這閑不住的魔尊,一直未曾出現。”

    顧承臉色微微一沉。

    “王兄,你怎么了?”

    龍葵悲傷過后,收斂了姜王的尸身,轉身就見顧承的表情有異。

    “我的一位舊友,遇到了麻煩!”

    顧承放下祖魔劍。

    “這天下還有什么事難得倒王兄?”

    龍葵本是信心滿滿,但既然顧承皺眉,證明事情沒有那么簡單,頓時將目光看向祖魔劍,有些緊張地道:“是因為這柄尚未鑄成的劍么?”

    顧承沉默。

    “王兄,你不會也離開我吧?”

    龍葵大驚,環住顧承的胳膊,淚光盈盈。

    姜王之死,固然傷痛,但如果王兄出了事,那天就塌了。

    “放心,走到這步,我當為臣民,為整個天下負責!”

    顧承摸了摸她的頭。

    “王兄,我也想像越女那樣,修煉成仙!”

    龍葵雙拳微微握緊。

    那樣就不用嫁人,也能擁有著保護他人的力量。

    萬一王兄遇到危險,她必定拼盡一切。

    “好!”

    顧承看著她,眼中露出柔色,捧起姜王的尸身,邁步而出。

    ……

    姜王駕崩,太子繼位,史稱人王。

    元年,晉齊覆滅,楚蜀吳臣服,秦軍撤回關外。

    同年,周天子被廢,宗周天下結束。

    人王三年,東滅東夷,西入秦嶺,四方皆降。

    人王五年,廢除分封制,改行州郡縣三制,分九州,開十道,度同制,人同倫。

    人王八年,定書文,開學宮,教化萬民,以傳后人。

    百家學說皆有所傳,人道精神皆有所悟。

    期間天下多有叛亂,直到人王十二年,齊景公等君王病故,各國六卿等公卿貴族皆亡,天下方才太平。

    再十年,文武飛升,得成仙位,人王傳位,飄然遠去。

    “王兄!”

    顧承立于不周山下,看著這盤古脊椎化成,通往天界的天柱,身后傳來輕柔的呼喚。

    “你來了!”

    他轉過身,對著龍葵招了招手。

    龍葵云鬢風髻,仙姿綽約,一身廣袖流仙與冰肌玉骨輝映,即便是在仙界,也是清麗絕塵,但此時環住顧承的胳膊,卻好像回到了兒時的癡纏,喜孜孜地道:“王兄放下王位,也能成仙了,我們在一起,永遠不分開!”

    “我們恐怕要分開一段時日了。”

    顧承默然片刻,緩緩搖了搖頭,空間破開,祖魔劍現出,嗡嗡作響:“我要去做一件事!”

    “王兄要去救那位舊友?”

    龍葵花容失色,卻又緊緊相隨:“我們一起!”

    “好!”

    顧承知道她百般努力,修煉成仙,為的就是這一刻,牽起她的手,往不周山內走去。

    自從上古結束,神界便封閉了登天之路,登上不周山巔,也無法再入神界,此山已是荒涼許多,更有無窮罡風從四面八方襲來,罕有人至,逐漸淡忘在世人的腦海中。

    但人王親至,那些罡風自行退避,化作無形的階梯,托著兩人不斷向上,來到山巔。

    只見一頭神龍盤在其上,雙目緊閉。

    顧承看著燭龍。

    這大漢龍靈,自上古時期,就一直守護著不周山,可此時卻被一股力量禁錮,陷入沉眠。

    “王兄!”

    龍葵屏住呼吸。

    她雖然不知道兩者的聯系,但燭龍那強大絕倫的氣息卻是威壓虛空,能悄無聲息地鎮壓這等上古神獸,需要何等偉力?

    “呵!舊友舊敵,延續上古未完之戰,倒也有趣!”

    顧承沉吟片刻,眉宇間反倒露出一抹喜意。

    五指一張,一柄古樸厚重,仿佛承載了日月星辰,山河社稷的青銅古劍,握入掌中。

    劍氣未出,劍鋒未動,一股莫名的威嚴已然涌出,浩浩蕩蕩,籠罩世間。

    人道集眾,萬眾一心。

    煌煌圣道,統御鎮壓。

    這便是人皇劍的子劍,人王劍!

    人皇劍是神器,人王劍單品位階達不到神器之尊,但它卻是改朝換代,統一圣劍。

    從無到有,從弱小到強盛,是姜國的獨特經歷。

    手持此劍,顧承一步邁出,來到燭龍體內,那混沌虛無的空間。

    “伏羲!出來吧!”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十分11选5-彩38 波兰好运彩-官网 幸运pk10-彩38 十分PK拾-彩38 雅典五分彩-官网 万博彩票-万博彩票网站-万博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