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諸天我為帝 > 第九十章 天道所缺(求訂閱!)

諸天我為帝 第九十章 天道所缺(求訂閱!)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小哥哥,你們掌柜在嗎?”

    顧承剛剛掛起鳥籠,身后傳來一道怯生生的聲音。

    他轉過身,就見一個可憐無助的孩子,站在不遠處。

    韓菱紗臉上臟兮兮的,頭發蓬亂著,乍一看上去連男女都辨不出,正是乞兒的模樣。

    眼見那少年黑白分明的眸子望過來,韓菱紗醞釀了一下情緒,低聲道:“小哥哥,我家住青州云夢湖畔,因遭水匪之禍,流落至此……”

    “好好去找個活計,自力更生吧!”

    話到一半,一枚碎銀子已落在她手掌上。

    “聽人說完話啊!”

    韓菱紗臉色微垮,面孔漲紅。

    仙武世界的生產力,本來就不是凡俗可比,姜國如今雖然衰敗,但仍舊屬于國富民強,乞丐是極少的。

    換而言之,那些行乞之人,要么是真的好逸惡勞,要么就有什么別的原因。

    韓菱紗內心深處自有一分驕傲,覺得自己要向長輩學習,做個劫富濟貧的俠女,怎會真正行乞。

    不過形勢比人強,小俠女強忍住,擠出一絲尷尬而不失禮貌的笑容,將碎銀子遞回去:“我就是想要自力更生,小哥哥,別看我年紀小,能掌眼的!”

    掌眼,也就是對古玩珍寶進行鑒定甄別。

    當鋪也有吃虧上當的時候,被人用幻法,以次充好,因此每家當鋪,都有能夠察覺細微法力波動,勘破幻術,鑒別真偽的掌眼師傅。

    掌眼師傅的本事高低,資金的充足與否,這兩點才是衡量一個典當鋪的關鍵,其他的都是旁枝末節。

    韓菱紗得韓氏家傳手藝,妙手空空,風水點穴,不僅能盜寶,也能鑒寶,雖然見識肯定不如那大當鋪的老師傅,但這永安當鋪如此冷清,她自信還是能勝任的。

    “哦?”

    顧承聞言揚了揚眉,打量了一下這其貌不揚的小乞兒:“原來如此,你確實與當鋪有緣,進來吧!”

    韓菱紗跟著他入了內,第一印象就是寒酸。

    連商圣的貢品都沒有,這得窮到什么程度……

    不過這也好,反正她并不是真的討生活,只要避過這段高峰期,就能安然離開渝州城,踏上求仙之路,永安當鋪冷清,倒是能避免暴露身份,就怕招不起掌眼。

    “我手腳伶俐,什么雜活都能干的,賞口飯就成!”

    有鑒于此,當來到正廳后,韓菱紗主動降低標準。

    “那太屈才了。”

    顧承坐下,取出一張契約:“永安當鋪確實少一位助手和一位掌眼,你如果能度過一年的試用期,就能成為這里的掌眼。”

    韓菱紗一怔:“小哥哥,你能做主嗎?”

    “我就是掌柜。”

    顧承道:“你也可以稱呼我為老板。”

    “怪不得語氣這么狂,如果不是親眼見識,我還以為你是渝州最大的盛宇當鋪哩!”

    韓菱紗終于明白,原來是個啥都不懂的小孩子,不禁大喜。

    還與比這更合適的藏身之處嗎?

    “多謝!”

    韓菱紗連連點頭,接過契約,掃了一眼,眉頭微微一揚。

    沒有時限,沒有薪酬,也沒有官府的文印,這是一張黑市契約。

    她按了印泥,直接摁下。

    正規的契約可不是一紙文書,還有雙方的氣息烙印,不僅難以反悔,一旦作奸犯科,上了通緝榜單,就能追索氣息,將犯人的經歷順藤摸瓜,捋得清清楚楚。

    韓菱紗本要用秘寶改變氣息,現在既然契約是假的,那直接省下步驟,何樂而不為?

    但隨著拇指按下,契約書上的文字突然化作一道流光,沒入體內,消失不見。

    “這是……”

    韓菱紗小臉一變,但顧承已經施施然起身,走向后院:“來吧,洗漱洗漱,從今天開始,你不用再露宿街頭了。”

    不多時,一個風姿妍麗,纖腰婷秀,眉目如畫的小女孩,取代了臟兮兮的小乞兒,令整個屋內都是一亮。

    “老板,鋪子里現在押了什么貨,讓我來掌掌?”

    韓菱紗卻顧不得臭美,想到剛剛那契約的異變,心頭就滿是不安,出言試探。

    這不會是家黑店吧,自己從小跟隨家人闖蕩江湖,在陰溝里翻了船?

    “別急,會有你忙的。”

    顧承笑笑,目光看向外面:“瞧,生意不是上門了嗎?”

    話音落下,當鋪大門應聲開啟,一道佝僂的身影緩緩走了進來。

    “咦?這不是渝州商行的邱管事么?”

    當老者走進正堂,韓菱紗驚訝地發現,那竟是渝州商界赫赫有名的人物。

    這位的經歷可稱傳奇,兒時家中貧困,地位卑微,從一個小小的伙計做起,僅僅二十年時間,就成為渝州最大商行的管事,不僅深受東家信任,權勢頗大,還富甲一方,儼然成了富紳。

    當這樣的人物,噗通一下跪倒在長桌前時,韓菱紗簡直感到不可思議。

    到底發生了什么?

    “老板,昔日我有一結拜兄弟,經商失敗,心灰意冷,贈我家財,不料他的兒子心生誤會,做局害我!”

    邱管事衣衫破爛,遍體鱗傷,放聲哀求:“如今我被東家趕了出來,家財也被官府抄沒,求老板再救我一次!”

    顧承攤開一張新的契約:“這次你想要典當什么?”

    邱管事顯然已經下定了決心:“只要能取回我的財產,我的眼睛,我的手,我的壽命,我的天賦,無論什么都可以!”

    顧承看了看他,開口道:“你還有十二年陽壽,再無富貴,流落街頭,淪為乞兒,現在你想要回自己的財產,自己無論付出什么都不夠。”

    邱管事身軀一顫。

    顧承又道:“你自身已無典當,但至親卻有,你那位拜入碧玉門的兒子……”

    話到一半,邱管事已是勃然變色:“我這些年辛辛苦苦供他,就指望修仙有成,再非凡俗,不行,絕對不行!”

    顧承道:“既然如此,別無他法!”

    “我來時已向繡衣御史寫了密信,揭露了他們之前事敗的原因!”

    邱管事渾身一顫,跳了起來:“我不管你是世外高人,還是妖邪怪物,你不幫我,就等著面對繡衣御史的報復吧!”

    顧承擺了擺手,不為所動。

    “你!”

    威脅不成,邱管事面色數變,又拜倒下去,砰砰叩首:“求老板再幫我一次,我沒了家財不要緊,犬子天賦本不出眾,能入碧玉門,是我每年供應大量靈藥所得,現在一朝打回原形,他在碧玉門可待不下去了!”

    顧承面無表情,韓菱紗有些看不下去了,出言道:“邱管事平日里行善積德,十年前青州水患,他還救濟災民,是大善人,老板你如果有能力,幫幫他吧!”

    她也琢磨出來了,這位少年恐怕是個隱世高人,但規矩未免太過古怪,江湖人士講究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施恩不圖報,這位幾乎就是趁火打劫了。

    韓菱紗也知道自己剛來,沒有資格,但看到邱管事一大把歲數了,還如此卑躬屈膝,實在是不忍心。

    卻不料她此言一出,邱管事不但沒有感激,臉色反倒慘變。

    “你既然要掌眼,就先從他上次典當的術算天賦來吧!”

    顧承伸手一招,不遠處的木柜,一個晶瑩的瓶子飛了過來,落在長桌上。

    瓶蓋翻起,里面出現一道虛影不斷撥弄著算盤,口中喃喃自語:“趁著水患,囤積的這批物資能賺取幾分利呢,真是讓我期待啊,嘿嘿,這月給盤兒的上供,又能多些了!”

    “什么?”

    韓菱紗一怔,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邱管事的信譽向來不錯,此次對抗繡衣御史,也有不少江湖人士明里暗里相幫,正是因為他一向行善,十年前水患時,更是救濟上萬災民,一時傳為美談。

    沒想到救災的背后,卻是唯利是圖的囤積物資,壓榨災民。

    災民會那么慘,正有他的一分力,結果反倒對其感恩戴德,名利雙收。

    “無恥老賊!”

    正義感十足的小俠女一下子爆發了,指著邱管事的鼻子罵道:“多行不義必自斃,老天有眼,你才會落得如今的下場,還想得回家財?做夢吧!”

    罵完之后,還不解恨,她小身子前沖,直接一腳踹過去,將邱管事踢倒在地。

    “善惡終有報,我無話可說,只是可憐我兒,可憐我兒!”

    邱管事萬念俱灰,搖搖晃晃地起身,走了出去。

    “他的下場,與老天并無關系,別把自己的道德觀,強行施加。”

    目送他的背影消失,韓菱紗解氣異常,只覺得這幾天壓在胸中的悲傷都抒發了一些去,顧承卻道:“對于天地而言,即便是神魔,也不過是為了平衡清濁的種族罷了,小善小惡,無關六界大局,不會被天道納入其中,所以為惡可能不報,行善卻無善果……”

    韓菱紗扁嘴不信:“你又不是老天爺,你怎么知道?”

    顧承笑笑:“天道的核心是平衡,陰陽清濁,生死往復都在其中,唯獨善惡不在,因為善惡最是難以區分,一念為神,一念為魔,不再是先天規則能夠界定,大衍五十,其用四九,這打破宿命的遁去的一,后天可能,或許就應在此處。”

    “好好干,終有一日,你會明白!”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5分排列3-彩38 分分3D-彩38 天天时时彩-彩38 波兰五分彩-官网 彩神注册-彩38 彩38乐彩网-乐彩网注册-乐彩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