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諸天我為帝 > 第九十六章 荒古噬龍(新年快樂!)

諸天我為帝 第九十六章 荒古噬龍(新年快樂!)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不知貴客,想要典當何物?”

    韓菱紗回到正廳,小臉上浮出一絲刻意的禮貌。

    少女打量著內部的裝飾,緩緩地道:“聽說貴行有個特殊的規定,一切有形無形之物,都能換取同等價值的回報,什么樣的夙愿都能得到實現?”

    韓菱紗點了點頭:“不錯。”

    老板說過,能敲響當鋪的大門,都是有需求,并且擁有典當之物的客人,毋須掩飾。

    否則正常人根本不會聽說永安當鋪的名聲,即便經過,也不會想要進來。

    這點韓菱紗買菜的時候也有體會。

    她只要離開當鋪,就能融入到現實的人流中,有時候還會有熱心腸的左鄰右舍打招呼,但卻不會有人追問她從哪里來,更不會有無關之人前來拜訪,就連送她回來的靈獸精精,都是如此。

    就像是這間當鋪,存在于一個詭異的空間,只被需要者看到。

    至今為止的客人,也不過是十數位,那么現在這一位,又想要什么?

    少女微微沉吟片刻,開口道:“我想要一幅古畫的下落!”

    韓菱紗目光微微一閃:“具體些!”

    少女道:“我也不知古畫的模樣,只知道它是當今圣上所遺失之物。”

    “果然來者不善!”

    韓菱紗心頭一沉。

    她剛剛從官府的包圍圈中逃出生天,后面就有人上門問詢古畫的下落,這自然不是巧合。

    乾坤一擲殺繡衣御史王賀前,她的伯父就套取情報,想要知道官府為什么興師動眾,結果就是因為天子丟失了一幅古畫。

    關鍵在于,他們明明沒有偷古畫。

    韓氏是盜墓倒斗,不是大盜飛賊,吃了熊心豹子膽,也不敢去偷天子的畫。

    是誤會一場?還是另有緣由?

    見韓菱紗臉色微變,少女淡淡地道:“貴行能辦到嗎?”

    她自然就是柳世封的女兒柳夢璃。

    這些時日張貼通緝,設下陷阱,本是要抓韓菱紗歸案,不料被其走脫。

    在察覺到永安當鋪極可能是韓菱紗的藏身之處時,為了柳世封及渝州百姓,柳夢璃決定親自來此。

    并非信不過裴劍等人,因為這是最后的機會,如果再被賊人逃走,就再也追不回來了。

    “當然能!”

    韓菱紗并不吃激將法,但眼珠滴溜溜一轉,卻是揮手,天平頓時出現在長桌中央。

    按理來說,天子坐擁天下,區區一幅古畫不值一提,不值得如此大動干戈。

    除非這幅畫有什么特殊的意義,或者隱藏著什么秘密!

    韓菱紗十分好奇。

    根據靈獸精精所言,她的伯父韓北曠和俠盜李寒空,要去做一件大事。

    兩者之間,是否存在著某種關聯?

    “老板讓我接待,也是一種考驗,一定要好好完成!”

    韓菱紗摩拳擦掌,指著左邊的銅盤道:“回憶你知道的關于古畫的一切,任何蛛絲馬跡都不能放過!”

    “好!”

    柳夢璃輕點螓首,閉目冥想。

    一層微不可查的紫意蕩漾開來,其中無數畫面化作流光,注入其中。

    韓菱紗立刻開始操作。

    她簽訂了契約后,成為永安當鋪的一員,方能使用這架天平。

    此物乃是顧承煉制,融入了測算天機的大能偉力,在這個世界,堪比神器。

    掌眼之職,需要鑒別的不僅是典當品的價值,還要衡量客人所求的價值。

    所以此時此刻,韓菱紗就要看一看,那鬧得渝州不可開交的古畫,到底是何物!

    前知后察,推演天機,霎那間,一股無形的力量連接兩女。

    轟隆!

    在韓菱紗眼前,虛空破開,無數碎片化的畫面飛速閃過,她不慌不忙,開始整理歸納,尋找出其中重要的信息。

    “軒轅丘?”

    流光穿梭,很快來到一幕威嚴肅穆的廟宇中,那是人族崛起的起源。

    軒轅圣皇降生的軒轅丘。

    時至今日,人族都要去祭拜這位上古先祖,感謝他軒轅帶領人族走出深山,統御大地。

    但怪異的是,這一幕光景的主要重點不在軒轅丘,而在豎立在祖廟前一柄平平無奇的石劍上。

    “這柄石劍是什么寶貝么?”

    韓菱紗不明白何意,唯有看向后面。

    零散的畫面被她一一排除,又落在一頭紫金長龍之上。

    那似乎是大姜王朝的國運龍脈,有此庇護,才能國祚綿長,天下太平。

    “君有大過則諫,反復之而不聽則易位!”

    “無道昏君,我等今日就要祭祀人王圣祖,免去你的王位!”

    但畫面中,竟有一群大臣向著神龍祈禱,聲音隆隆,響徹天地。

    一位身穿龍袍的男子勃然大怒,張口不知怒斥著什么,然后衛士出現,殺向群臣,血光暴現,天搖地動,一場驚天大戰展開,畫面也被轟得四分五裂。

    韓菱紗看得目瞪口呆,旋即又被拖入到另一幅畫面中。

    這回重點直接變成了天子,卻不是之前與眾臣開戰的那位,而是一位更加年輕的尊貴男子,仰首看著人王城上的紫金長龍,眼中透出厭惡之色,旋即又轉為一種志在必得的堅定。

    最后則是一幅古畫,破開虛空,消失不見,隱約有一個名字回蕩心靈。

    “荒古噬龍圖!”

    當永安當鋪的一切重回眼前,韓菱紗怔怔地看著天平,倒吸一口涼氣。

    她雖然不太明白前因后果,但聰明的小腦瓜有了個大致的猜測,心臟噗通噗通猛烈跳動起來。

    好像還真是驚天動地的大事!

    不對……

    這和韓氏沒關系啊?

    荒古噬龍圖,她和韓北曠別說見過,之前連聽都沒聽過!

    兩者的地位天差地別,根本扯不上邊!

    這一刻,韓菱紗下意識看了看內院,但是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定了定神,她轉向柳夢璃,凝聲問道:“你想尋古畫的下落,愿意典當何物?”

    柳夢璃道:“我生來就具有幻法之力,愿意以此交換古畫的線索。”

    柳夢璃身份再是尊貴,也是相對于凡俗而言,她以如此年紀,就能自創千華靈幻陣,拿下三名閬風派的弟子,正是天賦異稟,從小就對幻法無師自通,睡夢之時比平常還要清醒。

    這種能力令柳夢璃早慧多智,成為柳世封的得力幫手,剛剛察言觀色,也肯定韓菱紗背后還有高人,如果永安當鋪真如傳說中那么神奇,她愿意付出代價。

    誰料韓菱紗五指遙遙一攝,抓取了一縷氣息放入左邊的托盤,那天平卻變得傾斜起來。

    韓菱紗揚了揚眉道:“怕是不夠哦!”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五百万彩票-五百万彩票网站-五百万彩票App 五分快三-官网 快乐十分-彩38 大发PK10-彩38 三分排列3-彩38 5分排列3-彩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