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諸天我為帝 > 第十三章 實戰見血 六欲公子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唔!”

    顧承悶哼一聲,肋下中招,跌飛開去,尚未站定,背后又結結實實挨了洪七一掌。

    嘭的一聲,他砸在地上,灰頭土臉。

    “殿下,沒事吧?”

    即便這樣的事情發生過不少次了,洪七仍感到心頭一緊,趕忙撲過去。

    但不等他攙扶,顧承就躍起,拍了拍身上的塵土,毫不在意地道:“無妨!”

    六欲公子不是隨便就能揪出來的,而洪七既然答應了到時帶顧承同去,現在陪他喂招,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于是乎,顧承結結實實體會到沙包的感覺。

    平心而論,未滿三十的洪七,內功修為并不比他高明多少,估計也就多通了一兩條奇經八脈,深厚上兩三成的樣子。

    單純的對掌,兩人或許要百招開外才能分出勝負。

    可真正交手,顧承卻連二十招都走不過。

    沒辦法,戰斗經驗差距太大。

    丐幫降龍十八掌的精妙還在其次,洪七出掌不是一味圖狠圖快,而是有種化腐朽為神奇的巧妙,在最適當的時機,出最合適的招式。

    反觀顧承則是一板一眼,使出九陰真經上面的招數,就跟回合制似的,速度雖然快,力道雖然猛,但招式與招式之間的銜接呆板,臨時的應變太差。

    這還虧得黃裳在發現顧承居然在半年內將內功修煉到小成,大喜之后將下卷也傾囊相授,顧承才能拼到十幾招,否則幾個照面就倒下了。

    當然,在這樣的喂招下,顧承的實戰經驗也飛速提升,九陰真經不是白給的,僅僅是半個月,他就能以大伏魔拳跟洪七的降龍十八掌有來有往地走上三十多招。

    “從今日起,上兵刃!”

    不過這還不夠。

    當顧承將一柄利劍拋過去,洪七幾經遲疑,終于還是握住了劍柄。

    對于洪七這種一流高手,已經窺見了一絲武學精妙,用起劍來雖然達不到降龍掌和打狗棒法的層次,但也絕不是毫無威脅。

    這一刻,當洪七手持細劍,劍身一轉,奪目的陽光折射,刺得顧承眼睛一躲,劍就閃電般刺了過來。

    唰唰唰唰,劍光四射,攻擊的是顧承眉心、眼睛、咽喉、心口。

    處處都是要害!

    招招都是殺意!

    顧承失了先機,根本來不及招架,只能施展蛇行貍翻,一個縱身躲過攻擊。

    于是乎,他就再也沒能反擊過,左支右絀,被陰雨綿綿般的劍勢徹底籠罩。

    丐幫是和三教九流接觸最多的幫派,洪七作為鐵板釘釘的下一任幫主,自然跟江湖中那些厲害的刺客接觸過,甚至有過沖突。

    此時他模仿的就是其中一位大敵,一套殺生劍神出鬼沒,防不慎防。

    撲哧!

    說時遲那時快,顧承躲閃稍不及時,背上已經被劃出一條長長的血痕,痛得一聲大叫。

    洪七動作不由地一緩,就聽顧承狂吼道:“不準留手,我今日害怕受傷,將來只會流更多的血!”

    “好,殿下小心!”洪七殺上,顧承知道久守必失,也展開身法,猛烈反擊。

    半柱香!

    短短半柱香的時間內,顧承全身上下已是鮮血淋淋,十幾道傷口橫七豎八地密布,即便洪七有意避過了要害,也看得人觸目驚心。

    “停手!”

    顧承晃了晃,終于支撐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取出一枚九轉熊蛇丸,趕緊服下。

    也就是洪七這武林中人敢下手了,換成黃裳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但也正是那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讓顧承再度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怖。

    這與被張角活捉時還不同,那時是真的無能為力,實力差距天地之別,方才則是幾經掙扎,卻終究無法逃脫死亡的命運,更加考驗人心。

    于是乎,顧承略加調息,直接入定,開始煉神。

    八部龍典,前七篇都是煉精,唯有最后的練意篇是煉神。

    但也就是這最后一篇,卡住了不知多少生活糜爛,只知享樂的皇族子弟,而即便入門了,想要晉升到更高層次,也是千難萬難。

    就比如顧承,他的五感繼形、聲、聞后,味、觸也已修煉完畢,就算不催動真氣,各種感官也比常人靈敏數倍,這也是他能于實戰中進步得這么快的原因。

    可從五感到六識就是毫無頭緒了。

    直到方才在緊張至極的交鋒中,生死間的大恐怖,突然讓顧承對所謂的六識有了一絲感悟。

    只是那種感覺稍縱即逝,現在讓他說,又講不清了。

    “我在道觀時,聽說不少世家子弟游歷四方,一朝頓悟,連開五感六識,恐怕也是經歷了生死磨礪。讀萬卷書,行萬里路,果然對于煉神一脈而言,這兩者缺一不可啊!”

    顧承琢磨了一番,將之放下,轉回煉精修煉,周身一條條大筋崩起,如龍起伏。

    欲速則不達,他如今主修武道煉精,煉神上若有機緣自然最好,若無那也沒什么,不用太過執著。

    “再來!”

    有九轉熊蛇丸,傷口很快一一結痂,顧承躍起,活動了一下拳腳,大喝道。

    洪七眼中露出感慨,如此毅力狠勁,怪不得短短數月就有如此翻天覆地的變化。

    又斗了數場,顧承也沒有揠苗助長,停下手來,開始向洪七請教有關暗器毒藥,門規暗語的用法。

    這些都是黃裳不精通的,唯有洪七這種老江湖,才能將江湖上各大勢力和有名有姓的人物,如數家珍。

    就這般,再一個月過,已是秋高氣爽,沉寂了許久的六欲公子終于動了。

    “他居然躲在嘉國公府內?”

    當消息通過丐幫傳到手中,顧承一看,不由揚起眉頭。

    嘉國公是誰?此人叫做趙抦,生性聰穎,深受孝宗,也就是當今太上皇的喜愛,甚至曾經有將皇位禪讓給他的意思。

    南宋皇帝的傳位是很有趣的,三代全部是禪讓,高宗讓給孝宗,孝宗讓給光宗,光宗讓給寧宗趙擴,哦,最后這個是被大臣逼的,領頭之人就有韓侂胄。

    而顧承的便宜祖父曾經就有意思將皇位給這個趙抦,皇太孫朱允文有木有。

    當然,最后沒有實現,否則現在也沒有顧承的便宜父親光宗執政了。

    不過這個趙抦依舊是威脅,去年光宗有意立趙擴為太子時,就是孝宗認為趙擴太白癡了,還不如立趙抦,給阻攔了下來。

    由此可見,太上皇還有話語權,這個趙抦對于顧承,也不是毫無威脅可言。

    “嘉國公府周圍我不方便出手,你們布置吧!”

    顧承想了想,準備謹慎些,畢竟涉及皇位的爭奪,雙方的身份都太敏感。

    當夜,略作易容的顧承來到距離嘉國公府外一條街外的酒樓處等待,遠遠就見那里火光沖天,居然走水了。

    雖然燒得只是國公府的一角,但也成功打草驚蛇,里面鑼鼓狂敲,不知多少下人進進出出救火,一片慌亂。

    就在其中,一道白色身影自府內而出,如白駒過隙,一閃即過。

    丐幫弟子包圍上去,一陣激烈的兵刃交擊聲頓時響起。

    昏暗的夜色,升騰的火光中,顧承目光如炬,一眼就看到了那道身影。

    劍眉星目,身姿挺拔,素白長衫,腰配古劍,本是風流瀟灑的文士,嘴角噙著的一縷笑意卻將氣質破壞,變得邪氣凜然。

    “此人就是六欲公子?”顧承眉頭輕輕一揚。

    采花賊就是采花賊,無論武功多高,皮相多好,眉宇間都有淫邪之氣,這男子亦是如此,唇角掛著邪笑,眼神中還有股扭曲病態。

    但不知為何,顧承總有種熟悉感,好像這個人身上有什么是他極為熟悉的。

    “有意思了!”

    顧承眼中精光一現,縱身一躍,也融入到了夜色之中。

    他有種直覺,丐幫很可能攔不住這個六欲公子!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大发幸运飞艇-彩38 大发11选5-彩38 一分排列3-彩38 5分PK10-彩38 东京好运彩-官网 幸运赛车pk10-彩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