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諸天我為帝 > 第十八章 少林分裂 南北之局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少林!

    顧承沒想到王妃去的不是尋常寺院,居然是這武林中赫赫有名的泰山北斗。

    怪不得一去半年,臨安距離嵩山,路途可是很遙遠的。

    “不對!以南宋的版圖,嵩山不在境內,她怎么去少林……等等,苦慧禪師,是那個分裂少林的羅漢堂首座!”

    顧承煉神一系已修煉到五感大成,思維敏捷,記憶驚人,轉瞬間就從這個不起眼的名字中回憶起原著的一段重要劇情。

    這其實涉及到一個問題,天龍中少林赫赫威名,最強的四絕幾乎都修煉了少林絕學,但到了射雕和神雕中,少林卻是幾乎沒有戲份,兩次華山論劍也根本沒有參與。

    這是為什么?

    顧承認為,有兩大原因。

    第一是嵩山不在南宋版圖內,不敢與金國明面對抗,地位頗為尷尬,出場不如不出。

    第二嘛,則是在這期間發生了火工頭陀之事,導致少林寺分裂,實力大損。

    倚天屠龍記中提到,少林曾經有一名廚房中燒火的頭陀,因為不服管教,偷學武功,殺傷一眾僧人,最終逃之夭夭,趙敏的仆從阿二和阿三,就是此人的傳人。

    這本來也不是什么大事,哪個門派傳承多年,都要出些意外。

    但偏偏就是這么個小人物,引得寺中高僧大起爭執,互責互咎,最后羅漢堂首座苦慧對眾僧推諉之態大感悲憤,一怒之下遠赴西域,開創了西域少林一派。

    如此一來,少林寺真的元氣大傷了,一直到倚天時期才緩過來,重回昔日的實力和地位。

    “那么火工頭陀的事情發生了沒有?”

    “應該發生了!否則這老和尚不至于出現在這,莫非是想要化緣?”

    顧承腦海中閃過這些信息,再看向苦慧禪師時,目光就多了一絲不易察覺的揶揄,微笑道:“原來是羅漢堂首座,久仰久仰!”

    苦慧禪師猛然怔住。

    少林自從玄慈方丈逝世,武林聲望大跌,北宋被滅,更是牽連頗重,這幾代弟子都十分低調,等閑不下山,他的身份連江湖中人都沒辦法一口道出,這位嘉王殿下怎么……

    “莫非宋廷有向武林開刀之意?”極度的震驚后,就是警惕。

    苦慧不是一味苦修的和尚,否則也沒有大魄力破出門墻,從一個稱呼中,開始浮想聯翩。

    而王妃巴巴地看著,等著這位高僧為她出頭,沒想到苦慧長眉飄飄,口中阿彌陀佛不知念叨著什么經文,竟然秒慫。

    “倒是夠威風,不過一點都不知道憐香惜玉啊,臭男人!”

    馮蘅此時已經敏銳地察覺出顧承對于王妃拒而遠之的心思,自己無意中卷入漩渦,成為了擋箭牌,心里大恨,但側頭看著他三言兩語間,將一切不服鎮壓,又有些佩服。

    于是,她漆黑的眸子一轉,身子軟軟,依著顧承,挑釁地望了王妃一眼。

    聰明人都知道,騎墻派是最沒好下場的,反正與王妃之間是不會有緩和可能的,既然顧承需要,她就與這高高在上的女人斗一斗又如何?

    王妃何時受過這種明目張膽的挑戰,鳳目含煞,恨不得下令將馮蘅亂棍打死。

    可她真的不敢。

    平生第一次,生出一種叫做懼的情緒。

    那與她肌膚相親,生兒育女的官人,陌生得就像是個……真正的皇子龍孫!

    入府后,王妃回到東院,頗有些失魂落魄,然后就發現王府內的下人也被清換掉了不少,基本上她安排的心腹都不見了。

    不過終究有漏網之魚,一名老婦雙手承上書信:“韓大人托老身將此信交給娘娘!”

    “叔叔的信?”王妃揚了揚眉,接過信來細細一讀,不由地勃然大怒:“居然與江湖人士往來,還在練武?豈有此理!豈有此理!”

    老婦嚇得連連發抖:“娘娘憐惜,娘娘憐惜,千萬不能讓殿下知道,否則老身一定會被趕出府的啊!”

    “我回來了,看他還……”王妃剛要發威,就想到了王府門前的憋屈,將敢字硬生生咽下去,“明日我就去宮中,請皇后娘娘作主!”

    另一邊,顧承將馮蘅安置在他的院中,坐在堂內,揮了揮手:“請他們進來!”

    下人很快領著兩人走進,看到艷光四射的馮蘅倒是面無表情,顯然都不是為女人所動之輩,可看到彼此后,卻是面色微變。

    因為他們正是洪七和苦慧。

    一個丐幫副幫主,一個少林羅漢堂首座,腦海中的第一反應出奇地相似:

    “少林居然也投靠了嘉王?”

    “丐幫居然投靠了朝廷?”

    顧承欣賞著他們的表情,做了個請的手勢,率先開口道:“六欲公子已經伏誅!”

    洪七聞言一震,大喜道:“好!”

    他沒有懷疑,一來是顧承的身份,金口玉言,絕不會在此事上作偽,二者數個時辰不見,顧承的身上也多了一股氣勢,那是真正與敵廝殺,生死之戰的磨礪。

    這一刻,洪七真的心悅誠服:“殿下除此大害,更為我丐幫弟子報仇,大恩不言謝!”

    除了黃裳外,他也是一步步看著顧承成長起來的,短短半年不到,從一個初通內力,毫無戰斗經驗的皇家子弟,變成了能搏殺六欲公子的強者。

    這種崛起,比起單純的皇子身份,更能得到武林中人的認可。

    苦慧見了更是肯定丐幫這天下第一幫成為了朝廷的爪牙,想來自己的身份就是這樣暴露的,心中一冷,卻也不慌亂,平靜地等待著顧承的招攬。

    然而顧承怎會按套路出牌,開門見山:“火工頭陀抓住了么?”

    苦慧驚得險些跳起來。

    家丑不可外揚,丐幫也不可能知道剛剛發生的火工頭陀一事,更何況遠在臨安的顧承!

    莫非少林內早就埋下了朝廷的眼線?

    顧承擺了擺手道:“大師不必驚疑,火工頭陀一事,是我截獲天忍教情報所得,蘅兒!”

    馮蘅原本一直不知顧承為什么要她作陪,現在才明白,落落大方地開口:“天忍教乃是金國皇族成立,專為金國征伐侵略,一統天下而用,以重金吸納各方高手,訓練暗殺秘諜,派遣細作潛入我大宋,明里和中原武林結交,暗地里伺機分化……”

    寥寥數語間,就將天忍教的神秘強大,野心勃勃勾勒了出來,洪七和苦慧頓時勃然變色。

    前者則想起了丐幫近年來不少分舵莫名被滅,事后無論怎么追查都抓不到真兇,撲朔迷離;

    后者更是直接懷疑火工頭陀是暗中投了天忍,才會犯下那罪大惡極之事,反出后更是無影無蹤,讓少林派出的弟子鎩羽而歸。

    天忍教這個黑鍋,背得結結實實。

    苦慧起身一禮,就要朝外走,顧承見了淡淡地道:“如果我是大師,此時絕不會回少林!”

    苦慧身形立止,恭聲道:“請殿下指點迷津!”

    顧承道:“我知你怕少林元氣大傷,被天忍所趁,可大師有沒有想過,嵩山位于金國境內,能否與金庭大軍抵擋?”

    苦慧眉毛顫了顫,終究是苦澀地道:“不能!”

    顧承道:“所以大師既然來我南宋,正是天佑少林,你當可另立一脈,將少林武學與佛法精神傳承下去!”

    另立門墻,以傳薪火!

    這如一道閃電,劈開苦慧心中的迷霧,他這些日子不正是有這個想法?

    但讓他立刻下決定,還是有些遲疑,尤其是這個建議從嘉王口中提出。

    苦慧可不希望完全成為朝廷的附庸,神色變化莫測,馮蘅在旁看著,突然道:“小女子有個想法,不知可否講出?”

    顧承看著她,有些驚訝,苦慧也不敢小覷這毫無武功在身的弱女子:“女施主請講!”

    馮蘅感受到了顧承的目光,抿著嘴嫣然道:“大師可還記得莆田少林?”

    此言一出,堂中眾人頓時恍然,苦慧更是首度露出一絲笑容:“女施主秀外慧中,點撥之恩,老僧銘記,確當振興南少林!”

    南少林乃是隋末唐初十三棍僧救李世民有功,唐太宗特敕北少林曇宗方丈,在南方建少林寺,稱為南少林寺,不過在后來安史之亂中被毀,直到明朝方才重建,在書劍恩仇錄中還有過出場。

    由于年代距今算是久遠,方才誰都沒有想到,直到馮蘅一語點醒夢中人。

    苦慧重振南少林,一來不算判出門墻,可保全名節,二者也是為少林開枝散葉,留下了退路,第三那是前朝所認,不會完全成為朝廷的附庸,簡直再完美不過。

    當然,借助朝廷的勢力還是不可避免的,畢竟重建寺廟,修葺佛像,招攬弟子乃至后面的習武修煉,都是需要大量錢財。

    只是既然丐幫都已與朝廷走得這么近,顧承又隱有一代雄主之勢,他南少林又豈會不知好歹?

    這事關重大,再商量了初步細節后,洪七和苦慧才退下。

    顧承帶著馮蘅回了房,笑道:“沒想到你倒是我的‘賢內助’,一句話省了我許多功夫!”

    自今晚起,丐幫少林的部分力量當為他所用,江湖勢力的雛形終于搭建起來。

    這個速度遠遠比顧承預料中來得要快!

    馮蘅眼波流轉,眼中涌出一股似醉非醉的奇妙:“殿下,我幫你做三件事,完成后你就讓我離開,如何?”

    顧承伸出手,細細撫摸她光滑細嫩的臉蛋,輕笑道:“你見過入了虎口,還能安然離開的小兔子嗎?”

    馮蘅俏臉生霞,羞急著剛要起身,就被顧承攔腰抱起,驚叫一聲,往床上摔去。

    馮蘅大驚失色:“你堂堂皇子,未來的九五之尊,難道要用強?”

    “那可不……會!”顧承大喘氣,欣賞著馮蘅難得一見的小兔子模樣,笑道:“做戲做全套,今夜我們自然要睡在一張床上的,放心吧,只是睡在一張床上!”

    話音落下,拍了拍手,不多時,侍女入內,服侍兩人洗漱,有一位老仆婦還拿了一方白綾,墊在床上。

    馮蘅看得魂飛魄散,這個準備是怎么回事?下人這么熟練又是怎么回事啊!

    顧承其實也怔了怔,他可沒吩咐這個,想來是投其所好,強忍住笑,往床上一趟:“睡吧!”

    一夜無話。

    一夜沒睡。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11选5平台-彩38 分分快三-彩38 江苏好运快三-彩38 幸运11选5-彩38 超级快3-彩38 永旺直播-永旺直播投注-永旺直播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