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諸天我為帝 > 第二十二章 逍遙神功 謀逆事發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快!快!快!快!

    難以想象的速度,驚雷閃電,直到白玉般的手指點在韓侂胄的后背上,堂內眾人,包括借酒消愁的鬼面人和高談闊論的裘千仞在內,沒有一人反應過來。

    照面之間,韓侂胄已經中了一指一拳兩掌。

    指是葵花寶典,空陰指法!

    拳是九陰真經,大伏魔拳!

    掌是降龍十八掌和金剛般若掌!

    魏進忠的速度最快,黃裳其次,洪七和苦慧相比就要慢上不少,但當空陰指法至陰至寒的真勁襲入體內,韓侂胄一時間竟是無法動彈,以致于后續重擊根本無法避讓!

    這換成當世任何一位知名強者,都要重創身死,可韓侂胄眼中陡然浮現出一股琥珀般的光澤,雙臂狂撐,口中大喝:“窮北之地有冥海,天池也!”

    轟!

    他內勁勃發,一股凝若實質的真氣爆發開來,居然將四大神功絕學的真力照單全收,納入體內,如泥流入海,消失無蹤。

    “北冥神功?!”

    目睹這一幕,于屋頂觀戰的顧承心頭大震。

    在韓侂胄給出九轉熊蛇丸時,他就懷疑過,此人是不是與逍遙派有關。

    所以此次雖然四大高手齊出,在戰力層面上,世上估計也找不出更豪華的陣容了,可顧承依舊留著心眼,親自跟隨督戰。

    果不其然,韓侂胄在生死危機關頭,終于暴露出了真正的本事,居然是北冥神功!

    這門逍遙派最頂尖的神功在天龍中可謂出盡風頭,段譽自不必說,虛竹以北冥神功護體,居然任由鳩摩智毆打,連防御都破不了。

    而韓侂胄此時展現出來的北冥神功修為,顯然已是大成之境,絕非劇情中段譽那種殘缺版本和虛竹全靠別人傳授可比。

    即便如此,猝不及防下硬接四大高手一擊,他也是身軀一晃,臉色變得慘白。

    他終究不是虛竹,擁有逍遙三老近三百年的功力,以北冥真氣化解吸納再加以抵御,仍然受了不輕的傷勢!

    黃裳四人更是震撼不已,再度殺上,但韓侂胄的身法已經變得驚鴻如雁,飄渺如仙,在狹窄的堂內躲避起來,居然避過了四人接下來的第二輪合擊。

    “凌波微步!”

    顧承心頭一沉,就見韓侂胄開始反擊,目標正是洪七和苦慧,用的是天山六陽掌,剛柔并濟,變幻飄忽,極盡精妙之能事。

    “事不可為,保全自身為上!”顧承咬牙傳音。

    凌波微步,羅襪生塵,這等步法的保命能力實在太強,尤其是對付多人圍攻場面。

    現在韓侂胄有了喘息之機,以攻代守,堂內還有諸多武林人士,其中也不乏高手,一旦群起而攻之,再加上韓府侍衛,難保不會栽在這里。

    “這賊子沒想到身負如此高強的武功,還大宴群雄,野心勃勃,可恨!”

    黃裳何等武學見識,發現韓侂胄施展出曼妙無方的凌波微步,就知道一時半會拿不下對方,本想不辜負顧承所托,死戰到底,但現在殿下體恤,自然沒有不從的道理。

    而洪七和苦慧也對韓侂胄滿懷殺意,此人如此網羅人心,絕對是圖謀不軌,可他們終究有各自的責任,不是顧承的死士,所以當退則退。

    唯獨魏進忠滿懷不甘。

    他本以為加入顧承麾下,就能無往不利,替這位皇子立下赫赫功績,光耀門楣。

    誰知道出現武功不在他之下的黃裳也就罷了,聯手襲殺,居然拿不下一個韓侂胄?

    太監心態本就扭曲,他躊躇滿志地歸附,怎能接受寸功未立!

    “熄!”

    所以這一刻,魏進忠赫然使出了渾身解數,手指一翻,數十根繡花針出現,向著堂內的燈火射去。

    嗖!嗖!嗖!嗖!

    熄滅的不僅是燈光,還有人的性命。

    慘呼連連,滿屋哀嚎,那些武林人士剛剛呼喝著要上來幫忙,就被這快如閃電的暗器打蒙了,就連裘千仞的肩膀都綻出了血花,目露恐懼,抱頭鼠竄。

    “死!”

    而這僅僅是前奏,魏進忠真正的目標自然還是韓侂胄。

    武功修煉到他們這個層次,夜能視物不在話下,可即便如此,突如其來的黑暗也讓人會有一個短暫的失神。

    就在這稍縱即逝的時機,魏進忠整個人化作一道虛影,瞬移般出現在了韓侂胄身前,雙手瘋狂拍出,如千手如來,電光火石之間,居然在他周身上下要穴插入九根繡花針。

    “啊!”連凌波微步都沒能避過,北冥神功的護體也被無孔不入的真氣刺破,韓侂胄終于慘叫出聲。

    但遭到重創的同時,一招陽關三疊,也轟在了招式用老的魏進忠身上。

    嘭!

    挨了這天山六陽掌的殺招,魏進忠鮮血狂噴,飛身而出,顧承看得觸目驚心,撲下接住此人的身體,一枚九轉熊蛇丸馬上塞入口中。

    魏進忠這下爆發,是黃裳萬萬比擬不了的,他的葵花寶典尚有缺陷,武學層次和內功修為比起黃裳都有不如,但戰斗力反倒更甚一籌,才能與韓侂胄拼得個兩敗俱傷。

    而見此機會,本已準備退去的黃裳三人不約而同地再度反攻,與韓侂胄戰作一團。

    一時間勁氣交擊聲不絕于耳,強橫的真氣爆發,連空氣都被排開,蕩漾出圈圈波紋,堂內更是東倒西歪,不知打碎了多少碗筷,撞毀了多少桌椅。

    “‘火’,準備堵住韓侂胄退路,今夜一定要滅了張角殘魂!”

    既然魏進忠以重傷的代價創造了大好局面,顧承目露狠辣,右手龍紋飛出,化作小火苗,巡查四方。

    他要阻斷韓侂胄的退路,必殺此獠!

    不多時,“火”回歸,給出一個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情:“殿下,韓府下方有異,小心韓侂胄籍由密道逃竄!”

    “具體位置?”

    “就在這間宴客廳下!”

    果不其然,戰至白熱化的階段,身中九針,內息被截的韓侂胄再也擋不住黃裳九陰真經的堂皇偉力,施以凌波微步身形一閃,突然消失不見。

    卻是地面無聲無息開了一個密道口,他竄入其中,機關巧妙,就要閉合出入口。

    然而得顧承指點,黃裳三人早有準備,毫不遲疑地勁氣下引,只聽一聲巨響,那密道口被轟開,蛛網般的裂痕蔓延,小半地面跟著塌陷下去。

    不單單是三人閃電般追入,驚呼聲中,大堂中的不少武林人士也隨之掉了下去。

    然后他們就驚駭地發現,下方是間寬大的密室,里面陳列著刀斧兵刃,鎧甲金銀。

    “這是要謀反吶!”

    眾人一片嘩然。

    雖說江湖中人對于朝廷本來就沒有什么敬畏之心,但散漫自由是一回事,真正讓他們舉兵造大宋的反,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韓侂胄乃是皇親國戚,以武將入仕,家中居然暗藏刀劍矛戟,盔甲盾牌,再想想之前籠絡人心的行為,不知多少人驚出一身冷汗,再也不敢停留,拿出吃奶的力氣,拼命往外跑。

    “果然能力越大,野心越大!”

    顧承也是吃了一驚,歷史上韓侂胄雖然跋扈,也沒到謀反的地步,果然是得了張角殘魂之力,得天獨厚,神功在體,生出了更大的野心么?

    “啊啊啊啊!”

    可惜啊,他的羽翼遠未豐滿,就被顧承以雷霆之勢擊破。

    當韓侂胄目睹眾人闖入,一顆心已經深深沉入谷底,樹倒猢猻散的悲涼,更是令他發出如夜梟般尖利的叫聲來。

    “逆賊受死!”

    黃裳、洪七與苦慧豈能放過這個大好時機,拳掌齊施,狂飆迅猛。

    受傷的野獸卻是更加兇狠,韓侂胄怒發沖冠,從懷中取出丹藥吞服,精神一振,兩只鐵掌化出重重虛影,亂舞紛飛,風雷狂動,直拍過來。

    數十招后,洪七和苦慧竟是被硬生生逼出戰團,各自噴出一口鮮血,運功調息,眼睜睜看著黃裳和韓侂胄戰作一團。

    這場好戰實在是巔峰對決,時間似乎只是一瞬,又仿佛過去良久,兩大絕世強者倏然分開。

    韓侂胄魁梧的身軀晃了晃,終于軟軟坐倒,鮮血從口中狂涌而出。

    但黃裳也血染衣襟,臉色變得慘白,身形搖搖欲墜。

    兩敗俱傷!

    以韓侂胄一人之力,拼得魏進忠和黃裳兩大絕世強者重傷,如此戰績,簡直驚世駭俗。

    不過此時此刻的他,也再無戰力,洪七和苦慧對視一眼,飛身撲出,除惡務盡,就要結果此獠的性命。

    誰知就在這時,一道灰影突然從黑暗中閃出,雙手一牽一引,洪七明明轟向韓侂胄胸膛的見龍在田,居然向著苦慧打去。

    嘭!

    (求推薦收藏哈,感謝書友“天晶渾天寶鑒”“大沙漠123”“飛鴻的魅影”的打賞。)gamcity.com

彩38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大发奔驰宝马-彩38 567彩票-567彩票投注-567彩票注册 幸运快3-官网 三分排列3-彩38 巴黎五分彩-彩38 百人牛牛-彩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