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諸天我為帝 > 第二十一章 巫族由來(求訂閱!)

諸天我為帝 第二十一章 巫族由來(求訂閱!)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一元之數,末法之劫,如此短暫,是因為三千大世界太過繁榮,諸天負擔過重么?”

    “上個紀元,如果盤武大世界為諸天中心,那就是以武道為主,其余輔之。”

    “看來諸天之內,還有不少尚未了解的秘密啊!”

    顧承收到西王母的提醒,眉頭微揚,露出思索,卻無絲毫悔意。

    兩者同修陰陽,晉升混元后,無論相隔多遠,都能心念相通。

    因此西王母在傳音的同時,就知道晚了。

    陣法已破。

    但即便再來一次,就算提前從南宮問天那,得到了這個消息,顧承依舊會選擇破陣。

    因為現在的都天神寂大陣,是孕育神孽和兵道傳送的指揮中心。

    幕后主使奈何不了盤武神尊的昊天塔,退而求其次,侵蝕盤武神尊留下的后手。

    這一招確實狠毒。

    無論那座神陣最初的目的是什么,至少現在,它變成了末法之劫的幫兇,不得不破。

    但如此一來,好的壞的就一并除去了,就像是殺死癌細胞的同時,也摧毀了免疫系統。

    所以關鍵不在于破陣,而是事后的亡羊補牢。

    這一刻,顧承的魔主化身五指張開,女媧石從掌心升起,一道生命洪流涌現,仿佛滔滔天河之水,從虛空降下,往大陣廢墟注入。

    一旁端坐十二品金蓮的阿彌陀佛開口:“人皇陛下意欲為何?”

    別怪他發問,明明之前鎮守此處,是要防備此陣死灰復燃,現在顧承有重建大陣之意,在外人看來,自然十分反常。

    “正如所見,朕要重建大陣。”

    顧承笑笑,反問道:“佛主欲窺超脫之境,想必去過盤武大世界,拜訪過盤武神尊?”

    阿彌陀佛道:“確有此行,然無緣晤面,甚是遺憾。”

    顧承將南宮問天所言大致講了一遍:“盤武神尊那時恐怕正鎮壓著一尊大敵,故而不能與佛主見面,而此陣既為上個紀元留下,干系重大,朕自然要復原一二,以窺究竟。”

    阿彌陀佛面露沉思,緩緩地道:“神尊轉世,是否可信?”

    顧承目光一閃:“誰真誰假,不到最后,誰又能說得準呢?”

    阿彌陀佛寂滅金身破陣,本是功臣,如今嫌疑再度上升。

    這位萬佛之主和盤武神尊之間,必然有一位投敵,亦或……

    兩者都是心懷鬼胎!

    顧承沒有將精力放在推演這個上面。

    他本就不會將諸天萬界的安危,放在自己的一己推測上,猜錯兇手的代價太高了。

    他要做的,是盡一切努力加強己方,哪怕做不到無懈可擊,也要防范于未然。

    因此片刻之間,一座大陣的雛形就立起。

    破壞容易建設難,換成其他,這等涉及十二大世界的宏偉大陣,毀去后還真不是說建就建的。

    但這是十二都天神煞大陣。

    顧承接觸最多的上古兇陣。

    最開始十方妖眾,由十二妖王擺出低配版本,后來血祭七蠻,為大漢徹底掃平外敵,再之后開辟妖界,巫妖合一,都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此時顧承以混元道境的修為,十二道流光直接從魔主化身上溢出,化作一尊尊烈火燃身、黑水澎湃、吞光吐電、呼風嘯雷的祖巫身影。

    帝江、燭九陰、奢比尸、蓐收、句芒、共工、祝融、后土、玄冥、天吳、強良、弇茲。

    這不是虛影,而是混元肉身的氣血所化,比起曾經的十二祖巫只強不弱,蠻荒兇獰的氣息彌漫虛空。

    受其牽引,已經毀去的陣法中央,一股獨特的韻味誕生,反哺回顧承體內。

    “原來如此,巫族不修元神,只是專注于肉身錘煉,本以為是外門邪路,實則正是傳承上個紀元的輝煌武道!”

    顧承細細感悟,立刻確定了不僅是都天神煞大陣,連巫族都受到了上個紀元的影響。

    這背后正是盤武神尊的布局。

    紀元更迭之后,鴻蒙為三千世界第一,本源最為雄厚,盤武大世界寂滅重生后,雖然也排名前列,但終究不是諸天的中心了。

    盤武神尊或許是不甘,或許是懷念,暗中推動了巫族的誕生。

    這個種族錘煉肉身,感悟天地,所走之路最為純粹,很快在鴻蒙大世界崛起,甚至在東皇太一成就混元后,依舊能與妖族分庭抗禮,可見其強大。

    當然,以東皇太一鎮壓鴻蒙的威儀,真要滅巫族,絕對能夠辦到,不過他也察覺到了端倪,去拜訪盤武神尊,兩者交流,最終默認了巫妖共存的局面。

    “預見到了妖族衰亡的結局,東皇太一才利用巫族,想要逆轉未來!”

    無論是繼承上個紀元氣運的巫族,還是曾經橫行世間的妖族,終究都被淘汰,退出了歷史的大舞臺,這個紀元真正的主角,人族為之崛起。

    歷史的迷霧在眼前揭開,東皇太一為妖族所做的貢獻與犧牲,令顧承十分敬佩,這是真正的種族領袖所為,而對于盤武神尊的形象,也有了幾分認識。

    這尊古老的存在,似乎也想反抗那既定的紀元更迭,讓武道輝煌一直延續。

    結果依舊是失敗。

    巫妖兩族先輩的努力暫且不說,著眼于現在,顧承一邊完善大陣,一邊望向自己氣血所化出的祖巫后土。

    人身蛇尾,背后七手,胸前雙手,手握騰蛇,腳踏玄龜,坐鎮中央。

    外表看上去,與祖巫后土無異,實際上一眼就能看出不同。

    但那時殿宇內的祖巫遺蛻,卻連后土本身都分不清楚。

    明明在脫去祖巫之身時,將之煉化成地皇書,偏偏又出現了一模一樣的肉身!

    “那具祖巫遺蛻,是盤武神尊放下的,到底是何用意……”

    正在顧承思索之際,紀元之陣內上演的巔峰對決,出現了誰也預料不到的驚天變數。

    那盤古之軀一手持東皇鐘,匹敵眾混元,一手展遮天五指,硬撼盤古斧,兇威無儔,不可一世,但所有的圍攻者都信心滿滿,認定它絕對支撐不下去。

    可下一刻,一道聲響讓所有混元道祖的臉色,發生前所未有的劇變——

    嚓咔!

    觸目驚心的裂痕,出現在盤古斧身上!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福兴彩-福兴彩网站-福兴彩App 大发3D-彩38 乐彩网-乐彩网注册-乐彩网网址 幸运快三-彩38 幸运快3-官网 大吉时时彩-彩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