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諸天我為帝 > 第十五章 陰陽引孔雀(求訂閱!)

諸天我為帝 第十五章 陰陽引孔雀(求訂閱!)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武成王傳來戰報!”

    “呈上!”

    首相商容看著竹簡上的戰況,微微點頭。

    大戰已經爆發近月,每三日都有戰報從前線傳來,但內容都是大同小異。

    王師掃蕩推進,徐徐進逼,斬獲甚微。

    凡為將者,當剛柔相濟,不可徒恃其勇,黃飛虎謹記顧承所傳授的兵家之道,將大商軍隊的優勢發揮得淋漓盡致,以絕對的優勢平推過去。

    當然,這也要朝歌的耐心和支持。

    至少現在朝野之中,就有人非議武成王過于謹慎,畏縮不前,丟了大商的顏面。

    “幸虧陛下沒有御駕親征!”

    對此商容極為慶幸。

    如果紂王親征,是不可能采取這種保守戰術的,真的是丟不起那個臉,換成武成王就好了許多,照此下去,東夷必滅,所慮的僅僅是需要付出多少代價。

    思及之前東夷大祭司鬧出來的動靜,商容心中還是有擔憂的,奉著戰報,往文華殿而去。

    大殿之內,皇后姜氏和貴妃黃氏正陪著顧承,添香,素手研墨。

    繼兵家、儒家、墨家、法家、農家后,第六卷醫家之道已經問世,朝陽山上也開設了醫家之館,正在培訓軍醫。

    這引發了一定的抵觸。

    說來有趣,這個年代男女地位沒有多大的差距,風氣可謂開放,但對于醫者的容忍度卻不高。

    因為那是祭司的特權。

    祭司的地位高高在上,一方面是祭天占卜,另一方面就是醫術。

    他們憑借醫術,治愈高官貴族,才有了偌大的影響力,否則單純的裝神弄鬼,是難以持續的。

    實際上,這是人族受到的巫族影響之一,顧承自然要將這種影響力消除,醫家之道勢在必行。

    何況滅了東夷后,那塊地盤也要經營,需要醫者解決瘴氣毒物。

    醫家之道著成,天樞十二卷完成了一半,而冥冥中的壓力也陡然翻倍。

    所以第七卷,顧承選擇了陰陽之道。

    陰陽大道是他從大宋世界就開始涉獵,到了大秦世界陰差陽錯,入了陰陽家,最后與西王母同修,若論浸淫程度,在天樞十二卷中是最深的。

    因此在這個轉折關頭,他毫不遲疑地選擇了陰陽道,與前面六道開始結合。

    另外還有一用。

    “陰陽者,天地之道也,萬物之綱紀,變化之父母,生殺之本始,神明之府也……”

    姜氏和黃飛燕看著顧承所書,露出深思之色,隱隱中也有感悟。

    “成了!”

    當商容立于殿外等候之際,顧承堪堪寫完最后一個字,陰陽五行,神光流轉于竹簡上。

    此卷比起之前的六道,生出一股別樣的威壓,氣息遙遙擴散出去,震動天地靈氛。

    如果說那六道主要是傳授知識,這卷陰陽之道就是一件法寶,由顧承這位混元道祖親自煉制,承載陰陽大道,比起神器只欠缺混沌元神了。

    顧承欣賞著這卷陰陽道,嘴角露出笑容:“喚商容進來。”

    商容入了殿,呈上軍報道:“陛下,武成王已率大軍逼近九黎祖庭,東夷避無可避,正面一戰,我軍必然大勝,只不過那九黎祖庭傳自兵主蚩尤,巫術詭異,恐有波折……”

    商容是在打個底,萬一損失慘重,也好為武成王請罪。

    顧承卻不需要這種老成持重:“老丞相不必過于擔憂,東夷氣數早盡,魚死網破,只是他們的奢望罷了。”

    商容卻沒有這樣信心:“陛下,聞太師正率兵抵御犬戎,若無精通道術之將在,如何防備東夷的異術?”

    原本的備戰中,太師聞仲和武成王黃飛虎是要一起出征的,一個精通道術,一個是將帥之才,以九夷與大商多年來的交鋒,倒也配得上這樣的待遇。

    可惜就在一月前,犬戎又入侵大商境內,燒殺搶掠,無惡不作。

    犬戎擅騎,東夷擅通騎術的犬戎來去如風,西岐派兵無法阻截,唯有向朝歌稟告。

    顧承命聞仲派兵鎮守西邊,聞仲不甘,臨行前推薦了數人。

    三山關總兵鄧九公、青龍關總兵張桂芳、陳塘關總兵李靖、佳夢關魔家四將。

    不過顧承一一否決。

    原因很簡單,這些大將鎮守的都是關鍵要道,攻打東夷,本是為了解決外部之憂,而非拆東墻補西墻。

    可如此一來,沒有通曉道術的高人隨軍,商容和聞仲都覺得不踏實,黃飛虎可以應付兩軍對陣,沙場對決,卻防不住神通道法。

    “驅石下海,推山平岳,也該是用神通解決了。”

    顧承點頭,將陰陽道往上一拋,兩道光芒纏繞旋轉著往上飛射。

    啾!啾!

    殿內的三人怔怔地看著這道燦爛的光華,黃飛燕突然側耳傾聽,奇道:“什么聲音?”

    皇后姜氏道:“似乎是鳥鳴,不過真好聽啊!”

    商容往外看去。

    就見朝歌之上,一朵五色云彩飄來,其內正有一頭孔雀,雙目熠熠,往下看來。

    ……

    ……

    九黎祖庭外十里。

    大地震顫,塵頭大起,滾滾的塵煙如同潮水般撲來。

    大軍操練半年,又推進月余,至今終于爆發大戰。

    正如商容所言,到了這個地步,不想打也得打了,東夷九部聚集七千青壯,結成軍陣,霎那間,箭如流星,弦如霹靂,無數寒光自風中掠過。

    “盾!”

    將領齊聲高呼,無數盾牌遮蔽住頭頂的陽光,這些墨家趕制的盾牌自然不如后世的精良,好在對付起東夷更加簡陋的箭矢,已然足夠。

    而這些將領正是從軍舍畢業的弟子,想要培養出黃飛虎聞仲這樣的帥才,短時間內是不可能的,但中層將領卻是不難,更是提升軍力的關鍵。

    咚!咚!咚!

    當第一波最凌厲的箭雨擋下,大商更加氣勢如虹,雷霆般的戰鼓起血液,奔馳的戰車卷起漫天煙塵,向著東夷怒沖而去。

    毫無意外,摧枯拉朽。

    不過黃飛虎臉上并沒喜色,反倒是目光凝重,看向祖庭,一眨不眨。

    至始至終,東夷族長“羿”就沒出現過。

    不是逃亡,而是退入了深處。

    那里隱隱有一股恐怖的氣息,正在升騰。

    有什么東西,要出來了!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必赢时时彩-彩38 幸运赛车pk10-彩38 章鱼彩票-章鱼彩票投注-章鱼彩票注册 5分快三-官网 三分排列3-彩38 大发骰宝-彩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