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諸天我為帝 > 第七十七章 凡世決戰(求訂閱!)

諸天我為帝 第七十七章 凡世決戰(求訂閱!)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父親,我們的糧草,只夠十日耗損了!”

    掀開營帳,蘇全忠大踏步走入,眉宇間滿是急切。

    蘇護立于地形圖前,一動不動,仿佛沒有聽到這個兒子進來,也沒有聽到那壞到不可能再壞的消息。

    糧草,乃三軍之命脈,尤其是蘇護大軍這種勞師遠征的軍隊。

    十幾萬兵馬,每天耗費的必然是一個龐大的數字,哪怕國家風調雨順,收入尚可,一朝大戰,也要耗國庫數年積聚,天長日久,不堪重荷,這才是為什么中央弱而四方強的原因。

    哽噺繓赽奇奇小説蛧|.

    不過此次大戰軍餉糧草,都是由奴隸主階層提供,情況又不一樣。

    自從蘇護大軍進駐金雞嶺,威逼西岐,已近半年,后方糧草軍需一直源源不斷的供應。

    畢竟奴隸主階級是天下間最富有的一個階層,即便是一言九鼎的帝王,單就財富,也比不上天下奴隸主的總和。

    可蘇護萬萬沒想到,西岐會派軍對各地的奴隸主,痛下殺手。

    雖然四大諸侯之前得罪了奴隸主階層,但得罪畢竟是得罪,歷朝歷代得罪權貴階級的改革者還少么,卻也沒看到他們把那些權貴統統殺光啊!

    這已經不是釜底抽薪,而是瘋了。

    不過這樣一瘋,效果確實拔群。

    將來且不說,至少在目前,對于蘇護大軍的打擊是無以倫比的。

    不僅數十位奴隸主帶領麾下惶惶散去,導致軍心動搖,連糧草軍械供應都斷了。

    之前是蘇護逼著西岐決戰,現在風水輪流轉,變成了蘇護大軍必須速速決戰,否則將不攻自潰。

    這些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陛下改制……

    蘇全忠眼見蘇護魂游天外,又問了一遍:“父親,我們現在該如何是好?”

    蘇護慘然一笑:“奴隸制度一廢除,哪里還有奴隸主這個階層?我們都中陛下的計了,他才是一心想要變革之人,不僅是廢除奴隸制,連八百諸侯都不放過啊!”

    這才是蘇護最為恐懼的地方。

    他原本的如意算盤打得很好,一旦此戰得勝,不僅能回冀州繼續做他的侯爺,還要將北原和西岐的部分富饒之地納入麾下,成為新的四鎮諸侯。

    可現在竹籃打水一場空,思及之前游說各方,努力活動,簡直是悔不當初。

    是他一舉將奴隸主階層送入了深淵!

    蘇全忠大驚失色,一把抓住蘇護胳膊:“父親慎言,妹妹還在宮中啊!”

    蘇護一時情急,口不擇言,把真話講出來了,一時間也驚出一身冷汗,趕忙閉上了嘴。

    確實,事情已經進行到這一步,與其怨天尤人,不如腳踏實地。

    既然弄清陛下的真實意圖,蘇護也就明白自己要做什么了。

    他要的不是輝煌的大勝,而是要耗去三大諸侯的有生力量。

    講白了,可以允許傷敵一千自損八百,反正損失的都是奴隸主的頑固力量,但要確保諸侯再也沒有反叛的實力。

    如果達成這點,他蘇護依舊是功臣,女兒還是寵妃,日后身為皇親國戚,榮華富貴可以保證。

    如果不成,那他蘇護就隨著奴隸主階層,一起煙消云散吧!

    大帳之內,籠罩出一股濃重肅殺的氣氛,蘇護雙拳緊握,從牙齒縫中擠出一個字:

    “殺!”

    ……

    ……

    三日之后。

    兩軍開戰。

    戰旗高展,赳赳鐵師昂首出現在地平線上,勁灑出的鐵血雄風,令西岐上下為之震驚。

    這回換成西岐震驚于蘇護大軍的士氣了。

    之前眾志成城,視死如歸的是西岐一方,因為他們的家園遭到攻擊,他們的身份遭到威脅,不擊退敵人不行。

    可現在,士氣顛倒了。

    短短數日內,蘇護以鐵血手段,將所有搖擺不定的士兵處死,再砸碎煮鼎,以示決心。

    在這種完全不計代價的逼迫下,蘇護和蘇全忠還手持烈日長槍,披堅執銳,親自統兵。

    如此軍勢軍威,自然唯有用八個字來形容——

    勇猛沖擊,勢不可擋!

    于是乎,中央戰場的那片土地上,雙方士兵來回沖殺,很快就演變成了絞肉機般的死亡之地。

    人腿馬掌,在這里來回踐踏;

    箭矢投斧,在這里密集砸落;

    汗水血液,在這里瘋狂混雜;

    喊殺指揮聲,刀刀入肉聲,金鐵交鳴聲,匯聚成滔天聲浪,聲與畫的雙重刺激,血與火的重重煎熬,令戰場上的每一名戰士都陷入癲狂狀態。

    殺!

    不知膽怯。

    殺!

    不知后退。

    神經開始麻木,大腦停止思考,暢意屠戮,縱情廝殺,變成了唯一能做的事。

    “瘋了!瘋了!”

    目睹這一幕,別說姬昌臉色蒼白,就連崇侯虎鄂崇禹都神情扭曲的高呼出聲。

    打仗不是這樣打的。

    雖說慈不掌兵,一位舍不得部下犧牲的將領,必然不是好的統帥,但蘇護父子此時的所作所為,完全就不把軍隊當成自己的部下了。

    他們這是要同歸于盡?

    不!

    哪怕無法殺光西岐大軍也無所謂,因為蘇護蘇全忠一馬當先,連連向著中層將領下殺手。

    這是最無法接受的。

    中層將領是四鎮諸侯的根基,是他們統帥軍隊的關鍵。

    蘇護就是最好的例子,他為什么會對冀州城失控,奴隸的反叛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麾下將領死傷殆盡,沒有了對軍隊的控制力。

    現在蘇護將他的痛苦轉嫁到了西岐上,此前因除奴隸主之事,散宜生等文官走了大半,此刻武將再遭殘殺,看得姬發是目眥欲裂。

    “莫慌!”

    崇侯虎大喝,全力相助,哼將鄭倫,其弟崇黑虎拍馬迎上。

    可蘇護一方,正殺出青龍關總兵張桂芳,和佳夢關守將魔家四將。

    張桂芳的武藝已是人界絕頂,幻法神通無往不利,魔家四將更是曾在封神演義中大放光彩,四兄弟聯手,闡教三代弟子都被打得大敗。

    此次他們隨軍而至,專門對付西岐大軍內的神通異士,饒是崇黑虎鄭倫等人都不是等閑之輩,也被打得毫無脾氣。

    眼前的景色是一片血紅,仿佛晚霞映天,姬昌老邁之色更顯,強忍住頭暈目眩,沉聲道:

    “速速去請仙家,阻止蘇護最后的瘋狂!”

    w23051412gamcity.com

彩38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越南时时彩-彩38 幸运五分彩-官网 乐彩网-乐彩网注册-乐彩网网址 极速快3-彩38 三分排列3-彩38 567彩票-567彩票投注-567彩票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