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諸天我為帝 > 第九十六章 佛度有緣(求訂閱!)

諸天我為帝 第九十六章 佛度有緣(求訂閱!)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犬戎又雙叒叕入侵大商了。

    東夷滅后,犬戎消停了一陣,西岐取消諸侯國,麾下國土徹底并入大商管轄后,犬戎眼見不妙,又消停了一陣,但現在,他們終于消停不了了。

    主要是一個字,窮。

    草原物資太貧瘠,不侵略,部分族人就得餓死,同樣侵略獲得的好處,也大大超出牧養所得,這種高回報高效率的事情,再加上兇性難馴,即便是風險再大,也要鋌而走險。

    戰爭,不就是這樣爆發的么?

    大商國力正處于前所未有的鼎盛,精力旺盛,無處發泄,一見犬戎湊上來,頓時樂了,群臣稟告,顧承此前應允后,太師聞仲率軍親征。

    這是要一戰定乾坤,滅犬戎。

    當然,犬戎不比東夷,打不過還能往草原深處退去,真正想要全滅其族人是不太現實的。

    不過即便無法全滅其族人,也要將其有生力量消滅,令其幾十年內無法進逼中原,騷擾邊境。

    就在這一日,陣前正有一位惡行惡相的男子,與一位金身光明的將領交鋒,打得不可開交。

    “吾乃骷髏山白骨洞馬元是也,爾等還不速速受死!”

    “勝負難料,莫作狂言!”

    聞仲身為金靈圣母弟子,不僅是截教三代弟子中的翹楚,更交游廣闊,之前蘇護與西岐開戰,全靠申公豹輔助,現在聞仲親自出馬,卻是自帶流量,有眾多同門自發來助。

    馬元就是其中一位,道法不俗,嗜殺成性,每每沖鋒在前,不聽勸阻。

    昔日西岐有闡教群仙相助,都被截教按在地上摩擦,犬戎就更別提了,一交戰就被打蒙了,賴以為存的騎兵,在遭遇墨家機關和兵家軍陣后,也失去了縱橫來去的資本。

    凡俗戰爭,犬戎一方是必敗無疑,但眼見著就要全滅,一眾奇異道人的出現,將聞仲的大軍阻截。

    此刻與馬元交手的,正是其一,名帝天道人,顯出金光法身,左手寶蓋,右手持三鈷杵,與馬元斗得旗鼓相當。

    他不是別的門下,正是西方教下,八部眾帝釋天,此次與龍、夜叉、阿修羅等等護法神,一同相助犬戎。

    犬戎一直信奉的信仰,正是西方教,昔日陸壓轉交犬戎大祭司的祭文,欲與西岐聯合,遭到姬昌父子拒絕。

    西方教碰了壁,也不會善罷甘休,一直等待機會,在鴻蒙人界,西方之地太過貧瘠,一個教派最重要的人口基數無法滿足,唯有向中土神州進發,這一戰,更是從幕后走到了臺前。

    他們其實也不愿意,實在是迫不得已。

    孔宣以釘頭七箭書反算陸壓的一戰中,接引道人現身,欲強度孔宣,結果被顧承以終結之道化出蚊子,吞去三品蓮臺,灰溜溜地回到西方。

    他和準提道人早就推演天機,認定此次人道洪流,三教封神,大有可為,根本不需要西方教正面出手,只需撿漏,就能大肆收取門徒,興盛佛道,不料吃了大虧,商議后覺得是操之過急,準備繼續蟄伏,靜觀其變。

    誰知道這一觀,就觀到了人道洪流結束。

    西岐沒了……

    不打了!

    兩位混元頓時懵了,雖說推演天機不可能百分百正確,但這差距也太大了吧,三教封神都成了笑話,三清不要面子的嗎?

    具體緣由他們并不了解,卻也知道再不爭一爭,西方教就只能在苦寒之地,繼續做個上不了臺面的小小教派。

    實際上,以西方教最頂尖的實力,若不是顧忌于外來者的身份,早就大有可為。

    畢竟兩尊混元道祖齊出,除非三清齊動,否則鴻蒙大世界內能有誰能抵擋?

    那吞吃蓮臺的神秘道祖,手段再詭異莫測,也不行!

    所以如今,八部眾齊出,相助犬戎,再不遮掩。

    只是西方教現在的弟子,真的有些不給力。

    說來話長,馬元眼見難以突破帝天道人的金身,心中有了計較,又走了十數合,突然賣了個破綻。

    帝天道人以為他氣力不繼,立刻大喜,順勢攻來,不料馬元腦后鼓起,竟然探出一只骨爪,五指分掌五行,綻放五色光芒,向著帝天道人一抓。

    帝天道人不及防備,被這一擊正中胸膛,只覺得府內五臟立刻發生偏移,疼痛難忍,啊的一聲慘叫,跌落下坐騎。

    這招神通雖是左道旁門之術,確實強橫,算是超低配版五色神光,探出拿敵,防不慎防,,馬元意氣風發,反抄起帝天道人的雙腳,雙手就要往外一撕。

    眼見著要上演手撕帝天的戲碼,身后突然響起一道祥和的聲音:“道友且慢!”

    馬元轉頭一看,只見身后不知何時已多出一個道人來,挽雙抓髻,面黃身瘦,髻上戴兩枝花,手中拿一株奇異的樹枝。

    這些倒也罷了,關鍵是那股氣息,讓馬元一下子跪了。

    混元道境?

    那股無邊無際的力量,即便僅僅是少許的氣息外露,就讓歸元至境的大能都要屏息,更別提馬元不過是個真仙。

    馬元生性兇殘,倒也不是沒有反抗的念頭,但他剛剛一動,方才發現明明在兩軍陣前,此刻周遭卻一片靜謐,雙方所在之處已被隔離成一個臨時的洞天,見此再無僥幸,面如死灰。

    只是不至于吧……

    昔日九曲黃河陣時,闡教群仙被削去頂上三花,閉了胸中五氣,三霄更是要痛下殺手,送他們上封神榜,元始天尊才親自出面,以大欺小,這場對陣算什么啊,菜雞互啄,混元道祖也下場?

    來者確實是西方二教主,準提道人,他其實心中也很無奈,沒辦法,西方教現在弟子太少了,大貓小貓兩三只,八部眾已經算是高層,損失不起,再者他看馬元根骨不錯,入門下也能成為不錯的苗子,因此直接道:“道友五行修煉,不走正途,專為殺生,終究淺薄,不如隨我上西方,八德池邊,談講三乘大法,七寶林下,任你自在逍遙!”

    馬元怔住。

    自己都要手撕對方門人,結果不直接滅殺,反倒要收入門下,混元道祖的脾氣都是這么好的嗎?

    無論如何,準提道人之言讓他心動不已。

    截教的仙人太多了,他馬元不過是萬仙中的一位,論道行沒希望入歸元至境,論神通也只能出奇制勝,論法寶拿不出手,如今有西方教主親自接納,豈不是比截教要強?

    主意一定,馬元順桿子往上爬,立刻大禮拜下:“拜見老師!”

    準提道人微微頷首,目光掃視之下,再看向聞仲麾下:“你可先歸營中,再度有緣道友,同歸西方,參悟極樂!”

    。

    w23051412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三分PK拾-官网 3分快三-官网 3分快三-彩38 大发3D-官网 大发棋牌-彩38 5分时时彩-彩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