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暗黑系暖婚 > 帝后51:寧也番外(在籌備出版后續等通知

暗黑系暖婚 帝后51:寧也番外(在籌備出版后續等通知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十月金秋,籃球場外,大片木槿花開,落葉為被,滿地橙紅。

    晚霞落了,天邊只剩金黃褪去后的靛藍,半空中,一顆籃球呈拋物線軌跡,穩穩落進了球框。

    漂亮的三分球!

    比分16:3,403寢室勝。

    402的四個男孩直搖頭,這也敗得忒慘。

    “再打一場?”說話的是402的趙必得,個子很高,一身練出來的肌肉很發達,長相倒偏斯文,也是物理系,與寧也同專業不同寢。

    寧也掀了球衣,隨意擦了一把臉上的汗:“不了,有事。”

    402的段希去撿球:“啥事兒啊?”都下課了。

    “看牙科。”他說。

    八個男孩,都穿一樣的紅色球衣,寧也最近剛染了一頭酒紅的發,偏搭了條綠色發帶,極其不搭配的兩個顏色,硬是被他那張臉襯出了一股子桀驁的迷人,臉上的球鞋一黑一白,像他這個人,張揚得很。

    同寢室的哥們兒接了句:“你又去看牙科?”

    不對勁啊,最近寧也同學三天兩頭看牙醫。

    寧也沒往后說,陶歡歡摸著下巴,舔了舔自個兒已經不明顯的牙縫,一副‘全世界就老子是明白人’的表情。

    “寧也,”段希抬了抬下巴,指著一個方向,笑得意味不明,“喏,找你的來了。”

    外語學院的系花,謝安然,她室友是趙必得的女朋友,因著這層關系,與402、403寢室往來不少。

    “給你們帶了點水過來。”

    平心而論,謝安然長得很漂亮,性格也好,在大學里很吃得開,追她的男孩子能從本校排到南院分校,不過,還沒有誰摘得下這朵高嶺花。

    顯然,這朵高嶺花折在了物理系。

    趙必得接過飲料:“謝了。”

    袋子里都是運動飲料,謝安然手里還有一瓶礦泉水,她上前遞給寧也,他有個習慣,不碰飲料,只喝純凈水。

    他沒接。

    “多少錢?我轉給你。”語氣淡,表情也淡。

    謝安然尷尬地收回手:“沒多少錢,我請大家的。”她盡量自然,擰開水,自己喝了一口,“晚上有空嗎?”

    這話一問出,段希就帶頭起哄。

    “我還以為大小姐是來給我們送飲料的,原來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謝安然臉熱,笑得清淺大方:“別開我玩笑了,晚上我生日,你們賞個臉唄。”

    段希打了個響指,一個勁兒沖寧也擠眉弄眼:“那必須啊。”

    謝安然轉而問寧也:“你去嗎?”

    “不去。”他拿了條干毛巾在擦汗,事不關己似的,卻拒絕得干脆。

    謝安然神色黯然。

    “別介啊也哥,”趙必得女朋友和謝安然關系好,也知道謝安然對寧也什么心思,連忙幫著圓場,半開玩笑地說,“你要不去,我們謝大美人該多失望。”

    “有事。”寧也把毛巾和外套都塞運動背包里,回頭,目光暗含警告,“我剛剛沒說?”

    哦,說了,要去看牙科。

    謝安然有些難堪,微抿了抿唇:“沒關系的,你忙你的,下次有空了再約。”她將風吹亂的發別在耳后,“我待會兒還有課,就先走了。”

    等人走遠了。

    寧也拉下臉:“以后注意點,別把我跟她扯到一起。”

    段希吊兒郎當地開玩笑:“兄弟,這樣的你還看不上?”謝安然對寧也有那個意思,大家都看得出來,就寧也,瞧都沒好好瞧過人家一眼。

    他添了一下唇:“有喜歡的人了。”把背包扛在肩上,走人。

    一幫子兄弟被這句話搞蒙了。

    趙必得手里的籃球都滑溜了:“不是吧,誰啊?”扭頭問,“陶歡歡,你知道不?”

    陶歡歡跟寧也關系最近,最近還經常一起去看牙醫。

    “知道啊。”

    嘿,還真有。

    寧也那個臭脾氣,居然也會春心萌動,趙必得好奇得很:“我見過沒?”

    陶歡歡一臉高深莫測的表情:“沒,是外面的小姐姐。”

    小姐姐?

    “年上?”

    陶歡歡嗯了聲。

    “做什么的?”

    “牙醫。”

    “臥槽!”

    怪不得最近老去看牙醫。

    這個點,下班高峰期,看牙科的病人很少,只有幾個值班的醫生和護士還沒走,大廳里,吵吵嚷嚷的,有人在鬧。

    是一對中年夫妻。

    “讓那個姓陳的過來!”

    男人兇神惡煞,回話的女護士有些惶恐:“陳醫生不在。”

    對方勃然大怒,一腳踹在咨詢臺上:“那讓你們院長來,今天要是不給我女兒一個公道,我就不走了,你們以后也別想開門做生意。”

    醫鬧。

    何涼青不是第一次見了,她上前說了句:“報警吧。”

    她認得這對夫妻,為了醫保報銷,非讓女兒住院拔牙,后期感染了,治療花的錢比報銷更多,已經來醫院鬧過兩次了。

    男人的妻子也認得何涼青:“老李,就是她跟那個姓陳的,給咱們倩倩拔的牙。”

    矛頭立馬指向她。

    男人怒目圓睜,上前就推搡:“你還敢報警,要不是你這黑心的庸醫,我女兒也不會到現在還在加護病房。”

    何涼青往后退,眉頭緊擰著,重申了一遍:“報警。”

    醫助晴晴剛拿出手機——

    “艸你媽!”

    罵完,男人拿起一旁的凳子,抬高了,直接朝何涼青臉上招呼。

    手腕一緊,她被拽開,那凳腳堪堪擦過她的肩,不知打到了什么,咣當響了一下,她抬頭就怔住了。

    “有沒有碰到你?”

    她愣愣地搖頭。

    寧也還拉著她的手腕,把她往后一推,轉身,一腳踹在了男人胸口。

    男人一個趔趄,摔在了地上,后背磕到凳子邊角,痛得一時直不起腰來,他的妻子在一旁哭天喊地:“打人了,醫生打人了!”

    醫院里零星的幾個病人都圍過來。

    女人變本加厲,一屁股坐在地上,大聲哭罵:“這是什么天殺的醫院,害了我女兒還打人。”

    “晴晴,”何涼青臉色有些發白,“報警。”

    晴晴趕緊把落在寧也臉上的目光收回:“哦。”

    何涼青又給院長打了個電話,簡單說明了一下問題,掛斷后,她彎下腰查看寧也的手腕:“手疼不疼?”

    那凳腳剛好砸到了他手腕的骨頭,已經紅了。

    其實不太疼。

    寧也把手伸到她跟前:“很疼。”

    她眉頭皺更緊了,讓人去叫了兩個男醫生過來盯著,然后小心避開寧也的手腕,拉著他去了辦公室。

    寧也乖乖跟著,溫順得沒有半點剛才踹人的戾氣。

    “牙科也會有醫鬧?”

    “比較少。”何涼青讓他坐下,“你動一動手腕。”

    他左右動了動。

    “應該沒有傷的骨頭。”她蹲在他右手邊,仔細查看紅腫的地方,他應該是剛洗過澡,有很淡的薄荷香味,頭發也有幾分濕,“下次不要這樣沖動。”

    寧也低著頭,目光剛好落在她頭頂頭:“我沒沖動。”

    怎么沒沖動,要是角度再偏一些,那一凳子下去,可能會重傷。

    他衛衣是白色,加之表情乖順,倒顯得很無害溫良,怕她生氣,說話聲兒都小了:“總不能看著別人欺負你。”

    何涼青沒說什么,把他衛衣的袖子往上卷了些,起身。

    寧也跟著起來:“你去哪?”

    她失笑:“去拿冰袋。”

    他才乖乖坐好:“哦。”

    方才打人的時候,那股狠勁兒與這會兒的模樣,天差地別。

    院長半小時后趕來了醫院,警方也過來了,那對夫妻才暫時安生。

    次日,醫院里的小護士們都在談論這件事,除了那對奇葩的夫妻,被最多次提到的便是寧也,各種路見不平的版本都有,好幾個護士還旁敲側擊地來何涼青這里打探。

    當然,也有大膽直接的。

    “何醫生。”

    醫助晴晴今年剛畢業,念書早,與寧也一般大的年紀,何涼青帶了她兩個多月,也知道這姑娘膽大奔放的性子。

    “有事嗎?”

    晴晴欲言又止了片刻,問了:“昨天那個男孩子,是你弟弟嗎?”

    意圖很明顯了。

    何涼青說:“不是。”

    晴晴面色一喜:“那何醫生你有沒有他的微信?”

    她點頭,眉心微蹙。

    “能把他的微信給我嗎?”

    年輕女孩熱情奔放,眼里的雀躍與期待一點都不加以掩飾。

    何涼青放下筆,把病例合上,抬頭:“不好意思,不太方便。”一向脾氣好的她,語氣稍稍冷了,“我還有病人。”

    晴晴愣在那里,尷尬不已。

    何醫生好像生氣了……

    一整天,何涼青都有點心神不寧,連地鐵都坐過站了,到小區已經快七點了,心頭那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怎么都壓不下去。

    她住的那層樓只有三戶,里面那戶人家前陣子回老家省親了,剩下一戶是江裴,連環縱火案之后,江裴被捕,那套公寓就一直空著。

    她剛下電梯,沒走幾步,卻聽到了腳步聲,就在她后面,越來越急,越來越近,走廊里空曠無聲,她越走越快,剛到拐角,一個人影突然蓋過來。

    她下意識抬起手里的包——

    “是我。”

    她猛地抬頭,拿著包包的手還在抖。

    是他,是寧也。

    她重重松了一口氣,眼里的恐懼還未完全褪去,額頭上全是汗。

    走廊里有點暗,寧也看不太清楚,俯身靠近她:“怎么了?”

    她腿還有點軟,微微喘著:“有人跟著我。”

    寧也立馬警惕,拉住她的手:“先進屋。”

    “嗯。”

    他跟著進去,把屋里都檢查了一遍,確認里面沒有藏人之后,才放心把她留下:“不要給別人開門,我追下去看看。”

    她臉色還有些發白:“你小心。”

    “嗯。”

    寧也叫她鎖好門,這才追出去。

    何涼青在屋里等了十幾分鐘寧也都沒回來,她不放心,去陽臺開了窗,天太黑,看不清樓下,便撥了寧也的電話。

    “涼青。”

    “你還在樓下嗎?”

    “我在保安室里調監控。”他問,“一個人怕嗎?”

    屋里所有的燈都亮著,她借著燈光看保安室的方向:“不怕。”她有一點怕的,可更擔心他。

    寧也安撫說:“我讓我媽過來了,她馬上就到。”

    聽到他的聲音,她那顆惶惶不安的心安定下來了:“你呢?”

    “我報了警,待會兒還要去一趟警局。”

    幸好他在。

    她抬頭,看著月光,眼里映進了一汪暖色:“寧也,能上來一趟嗎?”

    “好。”

    很快,他就上來了,應該跑上來的,隔著門,她都聽得到他的喘聲。

    “涼青,開門。”

    她開了門。

    寧也緊張地繃著臉:“怎么了?”

    她搖頭,盯著那雙漂亮的眼睛,說了實話:“突然想見見你。”那種情緒來得莫名其妙,而且來勢洶洶。

    他愣了一下,然后,笑了。

    “抱一下,”他進屋,走到她面前,年輕的輪廓還有幾分尚未褪去的少年氣,笑起來眼睛彎彎的,像只涉世不深的鹿,“抱一下,好不好?”

    他沒有等她回答,抱住了她。

    何涼青身體稍稍僵了一下,然后抬手,環住了他的腰。

    他手扣在她腦后,笨拙又輕柔地拂她的發,應該是不太會哄人,有些別扭與不自然:“你別怕,我不留你一個人。”

    她突然鼻酸。

    父母離異,各自有了家庭,除了逢年過節,連一通電話都沒有,她孑然一身久了,就以為刀槍不入了,可這樣被抱著,才發現,她很怕一個人。

    燈光很暖,氣氛也很好,偏偏——

    “咳咳咳……”

    何涼青立馬推開了寧也,頓時面紅耳赤。

    寧也回頭,臭著一張俊臉:“媽,你走路怎么沒聲?”

    容棠一副過來人的樣子,面不改色:“是你們太投入了。”

    何涼青窘得不行:“伯、伯母。”她臉熱得快要燒起來,低著頭不敢看容棠,“不好意思,這么晚還麻煩你。”

    容棠進屋,把包包放下,然后坐下,完全不拿自己當外人:“客氣什么,都是一家人。”

    何涼青臉更紅了。

    之后,寧也去了警局,容棠留下來賠她,一直游說她搬到寧也住的公寓去,說這個世道如何險惡危險,說女孩子獨居如何不安全,甚至列舉了不少犯罪案例。

    何涼青還是委婉拒絕了,容棠倒也沒有再勉強。

    然后第二天——

    寧也搬到了對面,江裴的那套公寓。

    她一開門,就看見寧也推著個行李箱,本來插在鑰匙孔里的鑰匙被他抽回來:“有東西吃嗎?我搬了一晚上,還沒吃飯。”

    他眼下有青灰,因為皮膚白,黑眼圈顯得很重。

    她半晌才從震驚中緩過神來:“粥可以嗎?”

    “可以。”

    寧也把箱子放在了對面公寓,順便,拿了一雙藍色格子布的拖鞋,然后進了何涼青那屋,換了鞋,又順便把他的籃球鞋擺在鞋柜里,跟她的高跟鞋并排。

    粥是現成的,還有幾個小菜、一碟壽司,何涼青怕他不夠吃,去廚房給他煎荷包蛋。

    寧也乖乖在門口等著早飯:“那個跟蹤你的人已經查到了。”

    何涼青回頭看他。

    他說:“是上次在醫院醫鬧的那個人。”

    她猜到了,她沒得罪過別人,想來想去,也只有那對無理取鬧的夫婦。

    “因為沒有實質性的犯罪舉動,暫時還拘留不了。”

    他像是不好意思,習慣性地伸手抓他那一頭酒紅色的短發,弄得腦后翹了一縷呆毛起來,年紀本來就不大,因為羞赧,臉紅的樣子更像個愣頭的少年,看著她的目光炙熱,偶爾還閃躲。

    他說:“這陣子,我都會住在隔壁。”

    他沒有告訴她,他給足了教訓,那人不可能還有膽子來找麻煩,說了就沒有理由住下來了。

    何涼青翻雞蛋的動作停頓了一下,然后說:“好。”

    寧也嘴角翹了一點:“我辦了走讀。”

    她把雞蛋盛起來,又去給他盛了一碗粥,端去客廳的餐桌,寧也拿了筷子,跟在她后面,偷偷看了她后腦勺兩眼,試探性地問:“以后,晚飯能帶上我嗎?”

    語氣,像是請求,還有一絲很容易察覺的期待。

    何涼青把粥放下,倒了一杯牛奶。

    “好。”她說。

    寧也嘴角弧度翹更大了,他家這姑娘,脾氣真是好得一塌糊涂。

    便這樣,寧也當了何涼青的鄰居,白天他上學,她上班,各自忙各自的,晚上他會早早回來,幫她摘菜洗米,然后跟她一起用飯,有時候會留下來,陪她看一集電視劇才走。

    容棠來過幾次,偷偷跟寧也說,他們越來越像老夫老妻了,容棠還說美中不足的是隔著一張窗戶紙,她鼓勵自家兒子捅破,說捅破了就能同床共枕,從此過上性福生活。

    寧也:“……”

    這周六,何涼青休假,寧也有一個小組報告,一早就出門了,九點左右,她接到他的電話。

    “涼青,你在家嗎?”

    “在的。”何涼青在繡毛巾繡,寧也那邊的沙發沒有抱枕,她答應了幫他繡兩個。

    “我的課題報告落在家里了,你能幫我送到學校來嗎?”

    何涼青答應了:“放在哪里了?”

    “白色的u盤,在我書桌臺上。”寧也又說,“備用鑰匙保安室那里有,我打電話過去,讓人把鑰匙給你。”

    她說好。

    掛了電話后,寧也嘴角的笑就沒停過。

    室友覺得驚悚:“笑什么呢?”一臉蕩漾。

    陶歡歡拋了個意味深長的眼神:“還用問,牙醫小姐姐唄。”

    寧也不置可否。

    這時,室友用手捅他胳膊肘:“喏,謝大美人又來了。”

    謝安然也選了這節公共課,她司馬昭之心,眾人皆知。

    寧也頭都沒抬一下:“關我什么事。”

    從小區到帝都大學,有半個小時的車程。

    何涼青到的時候,寧也站在講臺旁,身邊有幾個男孩,還有個漂亮的女孩,彎著腰在同他說話,他抿著唇,也沒應,那女孩只是笑笑,目光溫柔。

    陶歡歡最先看到了何涼青,他很激動,也不知道激動個毛:“寧也,你快看誰來了。”

    寧也方才臉上還掛著不耐,一抬頭,嘴角就彎了,他從講臺上走下去,腳步很急:“涼青。”

    咬字很輕,帶著一股子繾綣。

    幾個室友哪里見過這樣的小寧爺,連忙看過去,就見教室門口站了個姑娘,生得清秀溫婉。

    何涼青被看得有些不自在,稍稍紅了臉:“沒有晚吧。”

    “沒有。”

    她把u盤給寧也:“那我先回去了。”

    寧也剛要留她。

    “寧也,這是你姐姐嗎?怎么不介紹一下。”

    何涼青抬眸,是剛才站在寧也旁邊的那個女孩,很漂亮,落落大方,與寧也他們一般年紀,亭亭玉立。

    “不是姐姐,”脫口而出的話沒有經過大腦,她幾乎鬼使神差,“我是他女朋友。”

    教室里都是物理系的學生,幾十雙眼睛都盯著她,也盯著寧也。

    他笑了,然后伸手,抱住了身邊的姑娘。

    “這是我女朋友,何涼青。”

    ------題外話------

    **

    本書到此,所有內容全部更新完,正式完結。

    這本書會出版,還在籌備中,等出版了,會出各種通知哈,新書老書的地盤到處都會通知的。

    新書《爺是病嬌,得寵著!》正月的月底開始連載,求收藏

    推薦我的完結書《貓爺駕到,束手就寢》、《病寵成癮》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彩神APP-官网 天天时时彩-彩38 东京好运彩-彩38 河内三分彩-彩38 线上购彩-彩38 3分快三-彩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