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深淵之主 > 第七十二章 蒼穹之冠(大結局)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統治層的離去,為戰爭提前畫上了一個句號。雖然在遼闊的位面虛空,華麗的殺戮劇目仍然在上演著,雖然在位面戰艦內部,生與死的戰斗仍在進行著,雖然很多生命的命運還沒有最終確定,但大幕已經開始落下,一如很多好萊塢大片中的收尾場面。

    如果說還有什么事能夠作為額外的片尾花絮展露交代一下,那么就要算過億的無機天使針對各惡魔位面戰艦的徹底清掃了。

    成行、成列、成陣,統一的武裝,井然的秩序,營造出了森嚴的氣氛,而它們的殺伐手段,則如咬合的齒輪般精密有效,翻滾的光刃一旦展開,就如浪潮般一波緊接一波,所過之處,泯滅一切生命。

    一切生命,除了惡魔,還包括異化神孽。羅凌自己也很清楚2層基因鎖開放的這些異變生物所能造成的危害。它們幾乎超過了包括席朗?燃燒?在內的所有還沒有成為真神的存在的能力承受范圍。

    無機天使不是生命,而是傀儡,它們使用的力量也與魔能無關,而是帶有本位面體系特色的凈化雷火,而且它們掌握著異化神孽的弱點,同時不受任何心智控制技法的影響。異化神孽面對無機天使,沒有任何活路可言。

    當然,基于異化神孽的特性和諸多惡魔位面戰艦的巨大,想要徹底清除要消耗不少時間,但經過這一戰,羅凌所代表的這一方總算可以稍稍松口氣了。以羅凌的勤奮,打掃戰場這種事不會太過耽擱。

    阿普頓1型和異化神孽的首領對于羅凌的舉動,沒有什么不滿,也不敢有什么不滿,它們已經知曉正是羅凌創造了它們,并且留下了可隨時摧毀它們的后門,那是涉及基因和原力的一組復雜變化之力,以它倆的智慧和能力,便是想破腦袋也想不通透,更別說化解了。

    讓阿普頓1型放心的是,羅凌從來都是說話算話的,這一次他同樣履行了承諾,雖然那些位面虛空的異化神孽悉數被毀滅,但是它們也不是一無所獲,1層基因鏈,它們又少了一條束縛,而且羅凌之前就答應送它們離開這個世界。雖然其形式完全就是一次放逐,卻也是惟一生機,羅凌能留它們一命,這已經是很念舊的結果了。

    “一個可能已經隨著赫伯隆殘余的逃逸而離開。它在許多年以后,或許成為你們的驚喜和幸運,也或許成為你們的噩夢甚至終結。”

    羅凌的這句話一語成讖,以地球的時間計算方式方法,在遙遠的未來,異化神孽再相逢,雖是噩夢,卻也是救命的噩夢,三位一體,被污染而邪惡,卻也成就了格拉茲特的不朽。而在那之前,它們從沒有想過有朝一日,自己可以成為惡魔三巨頭之一,并跟現在的赫伯隆和席朗?燃燒平起平坐。

    是的,席朗?燃燒就是后來的惡魔三巨頭之一的奧庫斯。這位‘恐怖的死亡之神’的身前事所知者極少,正是因為他來自一個偏荒而封閉的位面體系卵,當這個位面體系卵融入到諸位面體系的大家庭時,已經是鐵桶江山,他的過往也就很成功的得以保守,并逐漸淹沒在時間的河流里,這事順理成章,并非刻意。

    不過在這之前,卻發生了很多的事,其中最深刻、影響最深遠的莫過于阿斯摩蒂爾斯,魔鬼的至高君主的原身路西法?燃燒的出現。

    其中緣由,還要歸結到羅凌自己身上。他終于意識到了‘未來星’的相關情況,具體體現為他感覺到了隱形法則力量的操縱。也就是他抹殺赫伯隆主體的那個瞬間,地球所在位面體系的法則幾乎悉數向他開放,正是在這種情況下,他察覺到了在自己身上發生著作用的、不屬于這個位面體系的法則力量。

    為了解除受影響而最終被某個體系同化的危機,羅凌再一次將自己一分為三,光明,也就是他的主神格所在的部分。中立,則是仙道體羅凌。而黑暗,就是席朗?燃燒。

    但這樣的分解還遠遠不能擺脫從亙古便開始的布局,所以,依約離開地球所在的位面體系之后,光明系的羅凌又分解出了以泰坦羅凌為代表的數個光明陣營體。

    泰坦羅凌后來更名為阿曼瑟爾,他從混亂之源重新復蘇了泰坦一族,并致力于諸世界的秩序建立,成為萬神殿的首席領袖,直至一位被黑暗腐蝕的泰坦出現,薩格拉斯。薩格拉斯最初是以阿曼瑟爾的兄弟的身份出現的,其實他們本是一個,再最初只是文治、武功的需要而一分為二,但后來卻涉及了另外一個分類問題,那就是秩序和混亂,阿曼瑟爾自然是秩序的代表,而薩格拉斯則任何混亂才是晶壁系的本來面貌。至于所使用的能量屬性,羅凌一直認為,光和暗本身跟正邪并沒有必然關系,當初薩格拉斯選擇黑暗力量,不過是因為它的特性更符合武的需要,后來就一直那樣順理成章的延續了下去,畢竟他干是是毀滅的活兒。

    阿曼瑟爾將一部分時間、空間的知識賜予了巨龍諾茲多姆,這便是時空守護者的由來。而永恒之井,其實就是以一個簡單的晶體生長點為中心而誕生的元素能量池,它從某種角度講,有些像是科幻片中的大氣置換機,用以加速世界的秩序化進程。

    除了泰坦羅凌之外的另外幾個光明一系的羅凌,同樣演繹了自己的故事,創造了各自的輝煌。經過10萬地球年的時間,羅凌最后成功的剩下完全獨立的自我主神格,他在完全屬于自己的道路上繼續探索,并在一個難以用簡單的時間去形容的未來某日回歸,將散落于這個晶壁系各處的分身全部重新收納。那時,這些分各個都達到了造物主的級別,當他們合一,形成了一個完整的極高層次的生命存在,一個有能力扣動通往晶壁系外世界的存在。

    時光逆流,回到赫伯隆戰役結束后第2100地球年,黑暗的羅凌,即席朗?燃燒,最終也沒有躲過分解的命運,雖然同屬黑暗,但他心中的秩序與混亂被無限放大,直至水火不容。

    牽雨奴的等待和守候以及兩千多年的用心良苦都沒有白費,她的丈夫,路西法?燃燒,黃金炎一族的王終于再度覺醒君臨,雖然其本質就是羅凌的邪惡秩序體,所有的前生記憶都成了一抹記憶,但它還是贏得了以盤角為首的黃金炎一族的一致認同,它就是它們的王,必將帶領它們在這晶壁系擁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反過來,路西法?燃燒也確實沒有讓黃金炎一族失望,那正是‘滅魔戰爭’進行到最關鍵階段的時候,在被稱為‘昏暗世紀’的短短百年間,先后有14位惡魔大君隕落,席朗?燃燒殺紅了眼,不接受任何條件,誓要把所有惡魔君王趕盡殺絕。

    那時的席朗?燃燒所率的大軍兵鋒之盛,已經在質量上遠遠超過了鼎盛時期的惡魔,而且席朗?燃燒把戰爭經營成了肯德基之類快餐店的流水作業模式,沒有誰能夠在這套完善而行之有效的戰爭策略下戰勝萬億計的不死大軍,除了他自己。

    在所有惡魔們都感到絕望的時刻,路西法?燃燒出現了,他從內部瓦解了奧庫斯的大軍,帶走了幾乎整個妖天使體系和金屬生命體系,并統和了殘余的、不愿向奧庫斯俯首稱臣的惡魔,建立了等級分明,鐵腕統治的秩序邪惡,魔鬼體系。

    路西法?燃燒后來更名阿斯摩蒂爾斯,他將七個殘破的地獄位面體系合并,建立新的地獄體系,但阿斯摩蒂爾斯不喜歡7這個數字,他說‘9’才是至尊,才是數之極。這套‘歪理邪說’很可能是源自他的源頭世界的文化,反正不管怎樣,地獄體系后來擁有9層。

    妖天使,就是后來的深淵煉魔,地獄并沒有深淵,這‘深淵’據說也是一種紀念的體現,至于紀念什么,大多數后來者都無從知曉。金屬生命則是后來的鏈魔,阿斯摩蒂爾斯原本是像賜予金屬生命靈魂的,可惜他搞砸了,他那點靈魂知識應對凡人是沒問題,但要造物就差的太遠,而且他也不像席朗?燃燒那般,保留了幾分羅凌制造奇物的本事。不過他也有自己的特長,那就是‘思想解析’,這也奠定了魔鬼后來行事風格的基礎。

    時光再向前300年,也就是赫伯隆戰役結束后的2400年,被分裂出的羅凌秩序邪惡體狠狠算計了一把的席朗?燃燒,終于再度統和戰力,當他試圖再度向阿斯摩蒂爾斯清算總賬的時候,內部再度出現了新的敵人。

    混沌3紀,后世將這300年如此稱呼。因為在這300年里,阿斯摩蒂爾斯在建立、調整、鞏固他的地獄體系,而席朗?燃燒則同樣在大搞肅反,他先后干掉了6位死靈君主,哪怕后來有5個死靈君主暗中聯合想要搬倒他,但仍是被他打敗了。到了第270個年頭,就不死系而言,他已經成為絕對的主宰者,也就在那一刻,奧庫斯的名字被叫響。

    但阿斯摩蒂爾斯的出現和內部的肅反也給潛伏的勢力提供了時間和機會,狄摩高根在這種情況下崛起,他糾集了之前臣服于席朗?燃燒淫威之下的那些舊惡魔,形成了一股強橫的勢力。當時奧庫斯氣壞了,他是真的沒想到,赫伯隆竟然以這種姿態重新登場,并且那些狼心狗肺的惡魔竟然還有念舊情節!當然,所謂的念舊情節實在不足信,只不過那時的席朗?燃燒,御下手段實在已經非常殘酷,況且惡魔們當初投降的都很被迫,如今有個‘正統’選擇,很多家伙就投過去了。

    更令奧庫斯生氣的是幽奈一族及其首領瑪瑞絲的叛變,無論是心靈,還是勢力,瑪瑞絲的背叛都給奧庫斯帶來了沉重的打擊。瑪瑞絲跟隨奧庫斯多年,從奧庫斯那里學來了很多知識,她一直非常懷念初時邂逅的席朗?燃燒,她知道席朗?燃燒只是一個符號,羅凌才是真名,所以瑪瑞絲后來起了一個很漢化的名字——羅思,但后來這名字被念歪了,成了羅絲,在所有造物主和惡魔君主中,只有羅絲擁有比奧庫斯更多的崇拜者。一本很古老的書中記載了羅絲能如此成功的原因:宗教、洗腦、畫餅、gcd……

    羅絲的背叛使得奧庫斯的勢力一度收縮到最低點,狄摩高根趁機下黑手,試圖洗刷陳年舊恨。那是一場持久超過1000年的戰爭,曾經的經歷決定了沒有誰能夠比奧庫斯更善于逃逸、隱藏、反戈一擊、機動作戰,眼看著奧庫斯連個老窩都沒有,勢力不斷萎縮,就是無法給出致命一擊,反倒是狄摩高根的勢力也被拖入鏖戰的泥潭而損失慘重,這個時候,格拉茲特登場了,他雖然跟狄摩高根有點淵源,但由于前塵往事,明顯更偏向奧庫斯一些,于是,三角勢力的平衡就這樣初形成。

    而無底深淵的誕生,其契機還源于阿斯摩蒂爾斯,魔鬼們無時無刻不想著一血前恥,奧庫斯和狄摩高根長達千年的內斗讓它們看到了機會,于是它們來了。

    無論是奧庫斯、還是狄摩高根、格拉茲特,都是深明秩序、紀律對軍隊的影響和意義的。阿斯摩蒂爾斯幾乎是重現了當年席朗?燃燒帶領不死大軍橫推惡魔體系的雄風,危難關頭,三大巨頭聯手,以奧庫斯為主導,以令人咋舌的速度建立了新惡魔體系,并以由另外一部分原地獄位面體系世界所形成的新世界為根基。同樣因為懷念過去,又因為根本不清楚倉促下統和的混亂的世界究竟有多少層,所以稱作無底深淵。

    與無底深淵一起誕生的,還有新惡魔秉持的核心理念:混亂中的秩序。

    魔鬼同惡魔在無底深淵的最上層第一次兵戎相見,這便是鼎鼎大名的血戰第一役。

    時間逆流,赫伯隆戰役之后1200年,地球所在的位面體系終于抵達終點,也就是黑暗大君的老巢。

    黑暗大君那時絕對是驚詫訝異多于欣喜,那感覺就像是購買的新靚游艇被一場暴風雨卷的不知所蹤,幾年后卻憑著自動導航系統又回到了碼頭一般。

    當然,這個感覺僅是很剎那的,因為它很快就發現,開來的不是他的豪華游艇,而是敵人的移動要塞。這個時候,席朗?燃燒已經通過600年的時間,攥取而來暗邪一系領袖的地位,連同珀西斯在內的23為死靈君主參與了這次戰爭,拉開了不死崛起的大幕,而黑暗大君,成為了第一塊墊腳石,它在自己的老巢迎來了命運的終焉,惡魔體系的‘當紅小生’在這一役中被席朗?燃燒親手徹底抹殺,永遠的從諸位面體系中消亡。

    當時跟隨在席朗?燃燒身后的珀西斯見證了那一幕,在很多年后,珀西斯成為5個暗自聯合,試圖除掉奧庫斯的死靈君主的的領袖,事敗身亡之前,他復述了黑暗大君臨終前對席朗?燃燒的詛咒:你終將變成你最痛恨的存在,惡魔!比往昔者更邪惡、更兇殘、更臭名昭著……

    時光再度逆行,那是赫伯隆戰役之后第700個年頭,經歷了500年的群雄爭霸,地球世界終于只剩下一個聲音,來自席朗?燃燒。臣服或潛匿或死亡,當席朗站在已經黑暗化的世界之巔,永冰之珠穆朗瑪,睥睨世界,第一次感覺,物是人非,所有的曾經都消亡在了歲月里。他決定,聯系那些翹首以盼的其他死靈君主,干掉那些不肯登上他的戰車的所有家伙,他要讓已知位面體系的所有暗邪力量都統一在一面旗幟之下,其他存在他不管,但不死一系,只能有一個君王,王中王!

    時光繼續逆行,赫伯隆之戰后200年,席朗?燃燒終于在地球世界確立了7大勢力之首的地位,他的主要勢力囊括了歐亞大陸,就連太平洋的海洋世界,基本都是他說了算。能有這樣的一個地位,并不容易。席朗?燃燒可以自豪的說,這都是他一手打下的基業,沒有靠羅凌一針一線的饋贈。

    時光已經非常接近現在,那是赫伯隆之戰第10個年頭。羅凌已經離開5年,然而‘深淵反抗’并沒有減緩,依然保持在6強度上。以薩菲羅斯為首的惡魔四侯爵以及少數幾個存在知道,這是深淵最后的瘋狂,因為至少70%的深淵力量已經凝于阿初體內,跟隨羅凌一起前往遙遠的未知。10年平靜戛然而止,新亂世掀開帷幕,這個時候,真神已經多達17位,而席朗?燃燒卻不在其列……

    赫伯隆之戰后的第三年,遵照之前的協議,黃金炎一族再度流亡,時間是2000年地球時,它們是乘坐原赫伯隆的旗艦‘領土’號離開的,順便帶走了惡魔殿堂。盤角臨走時說:我們再回來時,吾王必將蘇醒,整個晶壁系的格局將為之改變。

    當時羅凌只是笑笑,沒頭沒腦的說了句:“如你所愿。”

    赫伯隆之戰后第二年,羅凌完全做好了遠行的準備,赫伯隆惡魔們遺留的位面戰艦,基本已經分解完畢,大都化作了能量和物質。但留下了七艘,除了‘領主’號,5艘次級位面戰艦改造成了移民船,分別以地球五大洲命名,席朗?燃燒在一次和羅凌的對話中戲稱:準備去哪里看下一屆奧運會?

    也是這一年,老巫妖莫格古格提前結束了服務3000年的契約而獲得了自由,他帶著以助手‘骨頭’為首的一干研究團隊,搭乘一艘改造過的位面戰艦率先駛向了茫茫位面虛空。羅凌將亡靈圣殿送給老巫妖,并說下了‘今日離別,只是為了他日聚首’的話。

    赫伯隆之戰后一年,刀槍入庫,馬放南山,斯巴達戰機消失了,炎黃戰艦消失了,所有的生產體系也消失了,都還原成了能量和物質,堆砌成了一個存在——神國東方。此時的神國已經真正的自成一系,矗立于羅凌惡趣味之下取名的‘小宇宙’中,小宇宙的前身就是進入神器行列的時空之囊,其中包括了空間寶盒、時之沙漏。小宇宙被存放于‘先知’的核心處,這顆看起來像是倍數后的‘黃金核心’的特殊存在就是羅凌為自己準備的遠航航船。取名螭水號,螭是龍,水是位面虛空……

    時間又回到現下,羅凌在與赫伯隆一戰之后,實力膨脹到了足以輕松鏟平地球上所有非己方陣營存在的地步。然而他知道,他眼前所見不過是一茬子韭菜,割掉還會再長,再長長成什么樣,那就一點把握都沒有了。而他就算想,也沒法刨了這些韭菜的根,那至少是造物主才能辦到的事。更重要的是,他曾經有過承諾,有些原則是不會改變的,羅凌說過的話,從來都算話。

    依照誓約,羅凌在最終帶走了‘人類之種’,在遙遠的不知名的偏黃位面體系卵,建立了另一個完全屬于正統地球人的世界。

    了卻了心愿的羅凌翩然離去,新人類文明在經歷了長達5個世代的陣痛后,重新回到了科技軌道上,他們謹記了祖先的遺訓,度過了最危險的‘自毀期’,終于將殖民的大旗插遍了新銀河系,成為了一個高等文明種族。在xxx年,四艘囚犯航船被流放往銀河外宇宙,從而誕生了后來的泰爾然人類,拉開了星際爭霸的戰爭帷幕。

    未能離開地球的幸存者感恩于羅凌所作的貢獻,同時大多數人也對羅凌這位草根出身的傳奇最為認可,以至于在后來,那幾代地球人絕大多數都成為了席朗?燃燒的虔誠信仰者,哪怕席朗?燃燒始終未能成為真正的神祗。

    正是這些被后世稱為‘人人如龍,人人傳奇’的后神話時代生命,搭建了一個全新卻又潛力巨大的信仰核心群,使得席朗?燃燒的威名傳播至諸元世界,其聲名之廣,任誰都無法比擬。那時候他有一個新名字,不死君主,奧庫斯。

    不死君主奧庫斯,頹廢神性,雖然不是神,卻擁有足以匹敵真神的力量,他是所有不死生物的掌控者,這一力量是它統和了暗邪系,得到了所有死靈君主認可后而獲得的,當他的力量作用于不死生物時,無論在哪里,他都相當于擁有16格神力的強大神祗。而在無底深淵的任何地方,他同樣等若擁有16格神力的強大神力,即使離開無底深淵,用神格衡量,他的戰力指數仍高達11格神力。

    當1200年后席朗?燃燒與惡魔首開戰,他所統帥的暗邪戰力以宏大于赫伯隆一戰10萬倍的規模、向黑暗大君所在的地獄位面體系發動了進攻,這不光是他個人的復仇之戰,也是不死崛起的最強音。

    沒有任何力量能夠阻擋這股暗邪的毀滅之潮,整個已知位面體系都在不死大軍整齊的殺戮戰陣下顫抖,在長達700地球年的歲月里,暗邪就是毀滅的代名詞,妖天使、白骨軍、地獄火、幽奈蟲,金屬人……曾將暴力毀滅演繹的活色生香的惡魔們、也根本不是那數量恐怖到難以描述,陣列森然到難以描述的不死大軍的對手,哪怕戰爭進行到后期,最后幾個支離破碎的地獄位面體系的惡魔、真的做到了精誠團結,上下一心,仍無法和每一戰之后戰力都會瘋狂增長的不死大軍抗衡。那是席朗?燃燒個人事業的巔峰,那時,還沒有奧庫斯,沒有阿斯摩蒂爾斯,格拉茲特還在絕望的旅途中等待那幸運的相逢,狄摩高根則在臥薪嘗膽……

    傳說奧庫斯有著極為精湛的煉金術和傳奇制造能力,實際上,這正是源自羅凌原本的擅長,準確的說,應該是準神器制造和精通機械。

    煉金術+56,集中+102,手藝(雕刻)+35,手藝(石工)+63,知識(無底深淵)+63,知識(奧術)+124,知識(外層位面)+96,知識(宗教)+84,知識(不死生物)+63,法術識別+119……這些數據化的內容,基本都是準確的,它恰恰體現了席朗?燃燒的兩個特點,制造擅長和知識豐富。

    由于奧庫斯對靈魂有著相當的了解,所以即使在日后他那可以微弱不計的靈魂神力最終成長為一種特殊技能‘監禁靈魂’,這是其他惡魔所不具備的。

    奧庫斯是不死生物的至高主宰,哪怕在后來漫長的歲月里、人事更迭、很多死靈君王隕落,很多死靈君王誕生,但始終沒有一個能夠超越他。

    只要奧庫斯愿意,所有在他1100英尺內的不死生物和邪惡生物(在無底深淵則是1600英尺)將立刻被迫為他服務。哪怕是其他強大神力控制的邪惡不死仆役也將立刻背叛他們的前主人并轉而為他服務。這不但是因為他是當初眾君王推舉的暗邪領袖,擁有至高冠冕之銜,還與他掌握著海量的變化之力(知識)有著不可分割的關系。

    奧庫斯最被廣為人知的寶物就是奧庫斯之杖。實際上,這把無與倫比的強大武器的真名是死亡之杖。它的形狀是一個飾有黑曜石的鍍金權杖,它就是當初他夠得神力冠冕之時所持的那根權杖。流銀變成了鍍金,那特殊的黑曜石卻始終沒變。后來,這杖的杖頭上多了一個人類頭骨,無數名貴的寶石裝點了這頭骨。這頭骨據說與一個曾殺死前暗黑八魔將成員的圣武士非常相似。而實際上,不是圣武士,而是圣騎士,那是秦晴的頭顱,這個曾在當年被羅凌評價為跟他同一類人的漂亮女人,是無數個為自己的命運而努力抗爭、但最終失敗的例子的中的一個,她是否死于奧庫斯之手,這沒人知道。

    謠傳奧庫斯除了死亡之杖,還有6件神器,實際上也差不多,其中四件就是他當年夠得神力冠冕、而獲得了神性之種的那幾件器物,君主王冠、白骨甲、鮮血披風、儲物腕輪。

    奧庫斯僅有一次被打敗,不是格拉茲特,不是狄摩高根,也不是阿斯摩蒂爾斯,而是卓爾半神力女神克拉溫紗麗,絕大多數人都不清楚為什么克拉溫紗麗能做到這一點,這對奧庫斯來說都不能算是陰溝翻船,而是一根發絲絆倒了大象,不可思議到匪夷所思。但還是有少數存在知道,克拉溫紗麗的前身就是席朗?燃燒的兩個女人中的維羅妮卡,在獲知這個信息的前提下,再展開聯想,原本的不可思議也許能夠找到緣由。

    奧庫斯曾在羅凌離開地球后4000年試圖找尋艾美拉,他對‘源’相當惦記,因為據他推算,‘源’就是地球所在的位面體系的法則藍本,掌握了它,奧庫斯就能成為真神。

    然而,艾美拉世界那時已經徹底消失,直到許多許多年以后,奧庫斯才聽到了一個消息:在晶壁系某個遙遠的地方,有個位面體系非常的別具一格,那里的神祗稱作仙人,而仙人的領袖,是一個叫鴻鈞的圣人……

    當時正在扮演一名術士在印記城的紅龍酒店喝酒的奧庫斯險些將嘴里的酒業噴出,因為他清楚,誕生自地球的遠古仙道一族,并沒有鴻鈞這個圣人、也沒有盤古、女媧,鴻鈞等存在,這些人物不過是后來一個叫華夏的人類文明中所產生的神話傳說,于是很容易的,他知道了這個鴻鈞究竟是誰。

    朱麗華、維娜,曾經將初到艾美拉的羅凌當兒子叫的那一位,最終都沒能走進羅凌的家庭。她最終選擇了在羅凌時空術技大成的一件作品中等待他的愛人,西格瑪,她說這里有無數個門,我的愛人終有一天會從這里經過。她就是痛苦女士,而那件作品就是印記城。

    或許是因為早年被追殺四海為家的關系,奧庫斯喜歡漂泊、喜歡旅行。又或許是因為在他記憶最深刻的早期生命中,扮演不同的角色生活、戰斗的記憶太過難以忘懷,奧庫斯旅行,往往會扮作不同的角色,來增加一些樂趣。他救過很多人,也殺過很多人,他有著極惡的聲名,但他對自己的信徒,總體來說還是很不錯的。他死中求活的本事無人能比,所以在隕落之后,仍能再度崛起。

    等待,漫長的等待,奧庫斯知道自己是個怎樣的人,不論好壞,不論正邪,不論秩序與混亂,他至起碼說話算話,他曾說過,有一天一定回歸,那么他就一定會回來。

    一副獸人皮囊,化名耐奧祖的奧庫斯端起酒杯,向酒吧里形形色色的酒客道:“這一杯,我請,敬明天……”

    (全書完)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乐彩网-乐彩网注册-乐彩网网址 一分pk拾-彩38 纵达彩票-纵达彩票注册-纵达彩票网址 5分快乐8-官网 大发5分彩-彩38 波兰好运彩-彩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