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都市最強醫仙 > 第六百四十章 離開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那兩個警察可算是被嚇兩個好歹,都在想著要走。

    可到了這個時候,他們兩個哪里還走得了啊。

    當中的一個警察說著這怪物咱們惹不起之類的話,準備開車離開了。

    可另外一個警察卻突然在這個時候開口道。

    “可組長,你看。”那個小警察說。

    “看什么看!哎呦喂!”

    那組長訓斥著他的手下,可就在下一刻,他的訓斥聲音就被慘叫給代替。

    梁青神不知鬼不覺地來到了警車旁邊,一拳轟碎了門擋玻璃,將兩個警察揪了出來。

    “大哥饒命啊,我們就是個小民警而已。”

    不管三七二十一,梁青一拳打掉了組長的一顆門牙,那組長大氣不敢喘,呼哧呼哧地像條狗。

    “熊頭的事情我希望不要再發生,蘇家有個命案,回去處理好,這么多年你們和熊頭應該做過不少勾當,我給你們一次機會,滾回去好好做你們的警察!”

    這組長就算是把事情鬧大也沒轍,畢竟熊頭這些年沒少通官,最后有能力的警官都辭職了,就剩下一些酒囊飯袋,這兩個人連忙低頭哈腰說是,梁青自然懶得再理他們。

    梁青的這一夜睡得很實在,或許是出了大叢山以來,第一次不以任務為名,切身地感受著華夏角落的點滴,狂熱的村民。

    林爸林媽還有林慕雅喜極而泣,絕處逢生的希望,雖然也有蘇孝呆呆地望著月色,淚流滿面的臉龐。

    這一次梁青算是把老木徹底震驚了,相比天上掉餡餅鏟除了熊頭的事情來看,老木的心更加撼動于梁青的身手。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年輕男人具備這樣的素質,他到底經歷了什么。

    若干年后,北源市通林縣村的經濟發展和當地治安已經走上了正規,雖然梁青回憶起來還在笑著說自己沒幫上什么忙,但滅了熊頭的那一次卻是這里的一個重大轉折點。

    第二日夏天酷暑的天空上,毒辣的太陽死命的釋放熱度,但林慕雅的心卻沉的像是冰天雪地。

    “保重,有緣我們會再見。”站在村頭開往北源市那每日兩班的客車前,梁青揮了揮手,最后留了一句話:“命運靠自己掌握,慕雅蘇孝,你們要加油。”

    蘇孝重重地點了點頭,這平日不茍言笑,沉默寡言的男孩子居然又哭了。梁青撓了撓頭,卻迎上了林慕雅深情地注視著自己的目光。

    “梁青大哥,你會在北源市等我嗎?”林慕雅沒這么問,只是問了梁青的打算,而等我這兩個字卻怎么也說不出口,面前的男人對她有過兩次救命之恩,換做任何女孩,都已經萌生了像托付終身的想法,但林慕雅覺得自己無比幼稚,所以目送梁青上車的那一刻依舊忍著淚花。

    “慕雅啊,你要做好心理準備。這樣的男人老爹年輕的時候也見過,或許你們真的不合適。”

    其實林爸想說,女兒啊,這樣的男人,天底下有哪個女孩子能駕馭的住?

    在車上仰靠的梁青也頗有感觸,自己會心一笑,自嘲地搖了搖頭,給乘務員那個模樣還算艷麗的女孩拋了個媚眼就倒頭睡了過去。

    劫車的事情可別再有了,總出手傷人有意思嗎。

    就這么一覺,再睜眼的時候,梁青來到了華夏北方第一國際都市,北源!

    北方的三大都市內,北源有著偏靠蘇維國的地理優勢,到了冬季相對寒冷,而西源則重工業發展,相比東源和北源的經濟要落后太多,東源靠海,北源靠蘇維,無論是地理還是經濟的發展方向都依靠自然環境,平分秋色。

    高樓林立的千萬大廈,絡繹不絕的客流,還有各類國際品牌和項目經濟的集散地。到了夜晚,都市的夜生活從11點開始,霓虹閃爍,光束穿梭,彰顯著繁榮與娛樂的風范,所以北方的北源市極為出名,同樣被列為華夏十大國際都市之一。

    可下了車的梁青就像是一個窮苦的土包子,經過了幾日的勞作,梁青的黑色特工服上蒙上了一層淡淡的灰塵,好在黑色能掩蓋更加埋汰的外表。

    “哎,二十年了,還真沒好好看看華夏首屈一指的大都市,哎,鶯鶯燕燕,草長鶯飛,萬花叢林,片葉留過,老天爺啊,出逃是我梁青這輩子最明智的選擇,做了二十年的苦力,也該好好享受一下人生了!”

    掐指算了算,自己真的沒有在大都市生活過半年以上,而且常年輾轉流離,要不然就是在基地那暗無天日的大叢山里,連美女都沒碰過。

    “各位乘客你們好,從京華市發車,開往北源市的g311就要進站......”

    摸了摸從老木手中搶來的蘋果6,梁青翻看著那些通訊記錄,什么栓子,大頭......就是沒有國長段青山的電話號碼。

    “也對,現在雖然逃出來,但不能跟老頭子斷了聯系。”梁青摸了摸額頭,四處張望才發現原來自己在北源市的東部火車站,一般從鄉下來的客車都是送往此處。

    金色的火車站三個大字上已經銹跡斑斑,看來東部火車站的建造時間有不少的年頭。可是......

    梁青陡然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怎么他媽火車站附近居然沒多少人啊!難道有什么大事件即將發生?”

    整個偌大的火車站廣場,平時叫嚷的小商小販,帶隊去旅店的大媽大叔,或者是黑車白車都躲的遠遠的,就在梁青疑惑的時候,不遠處的大廈拐角突然沖出了數量車。

    為首的暗紅色路虎極光馬力十足,帶動著地面一陣刺耳的摩擦,一個一百八十度完美飄逸甩過來以后,頓時后方跟上了數十輛灰色捷達。

    而另一條街的拐角大廈處也紛紛導彈般射出了不下十余輛面包,在距離孤零零的梁青面前幾十米紛紛剎車,兩幫人車門打開的節奏很有韻律,就連那些棍棒被抽出的聲音都開始不絕于耳。

    而相對于這兩面的陣勢,讓梁青眼前一亮的卻是那輛路虎副駕駛氣沖沖走下來的少女。

    這少女不過十八九歲的模樣,但高挑的身材和殺氣四溢的冰冷頓時讓所有周圍人以她馬首是瞻,就連他身邊那個西裝革履的年輕男子都被她掩去了光芒。

    少女踩著五厘米多高的紅色高跟鞋,一襲火紅的連衣長裙將她那高挑曼妙的身材凸顯到了美的極致,兩個大耳環在水晶葡萄般的耳垂旁晃動,她沒怎么化妝,五官組合在一起卻給人一種完美驚艷的感覺。

    這一切都落在梁青眼里,但接下來兩幫人頓時沖下來二十多個年輕人,有男有女,紛紛互相開始叫罵,這高挑少女站在中間,一副氣不過的樣子。

    “我告訴你裳青青,我顏夕可不是吃素的,打了我小弟老娘現在就找回來!”

    “呸,你以為你是誰,有個有錢的老姐就了不起了?告訴你我男朋友今天帶了道上的兄弟,小心姑奶奶毀你容。”

    梁青用一個超帥卻沒人叼自己的姿勢點了根煙,蹲在一邊,心想華夏的小妞們都這么有脾氣,這都市生活又怎么會枯燥。

    但梁青可沒有插手的打算,第一是小孩子打架,大人不想~操那份心,其二是自己的身手,這些人真都不夠看,一幫學生打架就是過過嘴癮,等罵爽了就各自離開了。

    果不其然,梁青決定看看熱鬧,卻發現兩幫人除了對罵了十分鐘以外,根本沒有出手的打算,倒是兩面的帶頭少女罵的越來越歡實,大有魚死網破的意思。

    這根煙早就已經剩了煙頭,火光明滅,一抔灰燼聚集在了梁青的腳底下,就在梁青準備繞道打車的去詢問一下情況的時候,沒想到那個叫顏夕,也是唯一能讓梁青看得上眼的艷麗女孩子突然看了過來。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压庄龙虎-彩38 东京好运彩-彩38 三分PK拾-彩38 大发一分快三-彩38 中博平台-彩38 彩88彩票-彩88彩票平台-彩88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