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女生小說 > 江山為聘 > 番外33 天涯尋人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采薇十二三歲時家鄉遭了大水,她流落到京城,被當年還是魏王妃的蕭如月所救,才得以生還。

    后來她在魏王府定下來之后曾找人打聽家鄉的消息,但得知的消息卻是家鄉早已在大水之后就荒廢了,早已無人居住,李家的人也早就搬走,下落不明了。

    她便也徹底死了這條心,后便與李家人徹底斷了聯系。

    卻不曾想,這位李大人守著故人誓言至今。

    原來,當年遭了大水之后,采薇有幸逃出升天,她的父母卻沒能逃過一劫。

    李定淳一家為她父母收尸埋骨,以為她也葬身大水之中,后來那村子災后發了瘟疫,住不得人了,李家也就搬走了。

    這些年,李定淳一家搬了又搬,終于給他尋了個名師,他也勤奮好學,后來考取功名,勤勤懇懇做官,踏踏實實為百姓做事,信守誓言至今不肯娶;

    采薇則是受了蕭如月的恩惠進了魏王府,后來輾轉又做了姚梓妍的侍女,還是再度遇上了蕭如,魏王府查抄之后,被蕭如月給安排著進了蕭府。

    兩個人各自生活,也從未有過交集,沒成想兜兜轉轉這么多年,卻在蕭府千金的百日宴上再次遇見了。

    這也許就是所謂的緣分天注定,姻緣百年修。

    他們彼此都惦記著彼此,在蕭府一遇之后,便一發不可收拾。

    人家是郎有情妾有意,皇后娘娘自然樂得成全有"qing ren",做了個便宜媒人。

    右相對皇后娘娘可是感恩戴德。

    又得知采薇當年是曾經的魏王妃蕭家小姐所救,如今又輾轉救回了蕭家,也對蕭家人分外感恩。

    連說:“大恩不言謝,李某今生今世報答不盡、來生來世結草銜環也要報此大恩。”

    蕭家倒是平白多了一個朝中好友。

    皇后娘娘做了媒人,也賞了采薇好些東西作為嫁妝,蕭老夫人更認了采薇當干孫女兒,采薇出嫁時可是風風光光的。

    比起那些個大家閨秀世家千金也半點不差。

    皇后娘娘曰:“畢竟是蕭家的小姐出嫁,如何能寒酸?”

    君上曰:蕭姐姐是在做媒這條路上越走越遠,一去不回頭了。

    說完便挨了皇后娘娘一記白眼。

    本宮就喜歡做媒,能親手促成一段良緣、成就一段佳話,是我畢生的榮幸。

    君上好笑不已,只得連聲符合。

    但最終還是挨了皇后娘娘無數粉拳。

    采薇出嫁后不久,皇后娘娘又操持了另一樁婚事。

    就是讓綠衣崇越、還有銀臨和沈將軍這兩對把喜事也給一起辦了。

    初時說是要分開辦的,后來皇后娘娘一拍腦瓜子,想到了一個絕妙的點子,便說若是兩對新人在同一日成親,想必場面更加熱鬧。

    皇后娘娘都說好了,銀臨與綠衣與崇越自然不會反駁,沈將軍更是以公主之命是從,更是不會提出異議,便這般愉快地決定了。

    說起這兩件婚事,在京中那也算是轟動一時了。

    因為婚事是君上與娘娘賜婚,婚禮上觀禮到場祝賀的賓客,也皆是朝中貴人,岳相,以及各部尚書,侍郎,場面堪稱平民婚禮前所未有。

    一時傳為佳話。

    而當時匆忙帶著寶劍與唐家腰牌就出走的攝政王,一路從大夏追到了東陵,追到了汶水唐家。

    雖然有了唐家進出的腰牌,但還是受到了不小的阻力。

    就單單他這張生面孔出現在唐家時,便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那日,宇文驍披星戴月,終于找到了唐家所在,但唐家要塞守衛森嚴,輕易進不去,他憑著腰牌好容易才進了大門。

    但很快便被人給攔下來了。

    只因為巡邏的衛隊長瞧他眼生,二話不說就讓人下了他的武器,將他給綁了。

    攝政王也是好說話,說讓人下了武器就束手就擒了。

    宇文驍生以為綁也就綁了,大不了去見唐家家主時,與他們說清楚便是了。沒成想人家拿他當細作處置,人都沒能見著唐家家主,便要被收拾了。

    與此同時,他的寶劍終于落入唐家家主的手上,他一眼便認出這是衍之的佩劍。

    這在燕州時他是見過的。

    唐家家主當即就找到了送來寶劍的人,“這柄劍的主人呢?他人現在何處?”

    那人被家主嚴肅的神色嚇著了,忙道:“這人一早便被帶去……處置了……”

    處置了?!

    這可將唐家家主嚇得夠嗆,他當即就命令道:“不可能的,憑他的本事沒這么容易死,立即派人去尋,務必要將人好生帶回來!”

    “這是貴客,務必以上賓待之!”

    那人臨走前,唐家家主又鄭重囑咐道。

    唐家堡里外便忙碌了一夜,都在尋人。

    到了后半夜宇文驍才現身。

    他自不會是輕易束手待斃之人,那時候說要私自處決了他,他這才急了,與關押的人爭執起來,奪了兵刃逃出囚牢。之后便一直在唐家堡內四處躲藏。

    虧得過去沒少聽宇文赫嘮叨些有的沒有的機關啊什么的,否則他興許還真撐不到這個時候了。

    一身狼狽的攝政王就這么出現在唐家家主面前,可把老人家給急壞了。

    不過唐家家主同時也松了口氣,“幸虧衍之反應機敏,否則若是衍之出了點差崔,只怕令兄這輩子都與我們唐家勢不兩立了。”

    攝政王就不樂意了,“我也只比他小個一歲多兩歲都不到,不至于要讓他處處護著。”

    說的好似他離了他哥就什么都辦不成似的。

    不知情的還以為他是個沒斷奶的孩子呢。

    唐家家主聞言忍俊不禁,忙請人去打掃廂房,又準備干凈衣裳熱水,請了攝政王去沐浴更衣。

    而擅做主張就抓了攝政王來的人,也被唐家家主給拿來了,問他:“人手持腰牌,身上的佩劍也是稀世名品,你不分青紅皂白便將人當細作處置了,你可知若是出個好歹,你擔不起這個責任!”

    那人嚇得大氣都不敢出了,哆哆嗦嗦的一句完整話都說不出。

    斷斷續續說的,拼接起來大抵是:“這人瞧著鬼鬼祟祟,拿著腰牌又是生面孔,誰也不知他那寶劍是從何而來。”

    唐家家主越發震怒:“遇到此等大事,自該上報,交由長老們甚至是我來裁決,你不過是一個巡邏的衛隊長,有什么資格隨意操控旁人的生死!簡直豈有此理!”

    那人最后嚇得跪都跪不住,當堂尿了一褲子。

    后來,這人便被拖出去打了四十棍,聽聞是逐出唐家了。

    攝政王問唐家家主:“處罰是不是太重了些?”

    唐家家主說道,“此人妄自尊大,這般做事無異于草菅人命,若不能殺一儆百,只怕日后還有諸如此類的事情發生,等釀成慘劇悔之晚矣。”

    攝政王深以為然。

    此時他也引以為戒。

    好一番折騰,攝政王倒是順利進來了唐家。

    可惜,他一問之下才得知——

    “唐……婉兒已經不在唐家?!這是怎么回事!”

    唐家家主忙道:“你也莫急,婉兒沒犯什么錯。她回來之后,便將事情的來龍去脈稟明了,之后她便說她想去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向我辭了行。”

    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

    難不成真如她在心中所講,要去到天涯海角,去到天邊?

    攝政王一想到好不容易快要見到的人又杳無音信,小心臟都揪住了。

    “那她可有說過她要去哪兒?”

    唐家家主搖搖頭,“婉兒那丫頭只說,她已經找到了新的目標,找到了想做的事,說是要去浪跡天涯。具體她去做什么,我也不曾過問。”

    他說著頓了頓,又道:“我們唐家子弟從前便有出外歷練的慣例,她這也是唐家容許的。”

    攝政王一臉的失望。

    但他卻不曾灰心,在唐家好好休養了一夜,得了他家叔公的盤纏資助,便又出發了。

    他不知唐婉兒去了何處,便一處一處去找。

    武功不行,只仗著有些機敏以及曾在南疆學過些養蠱驅蠱的方法的她,能去哪兒呢?

    攝政王便到處打聽,何處有年輕女子開設醫館,尤其是給窮人看診治病分文不取還倒貼藥錢的。

    很快便被他尋到了。

    在東陵一個偏遠山區的小鎮上,據說新開了家醫館。

    坐堂的大夫是個年輕貌美的姑娘,一手醫術十分了得,藥到病除,而且對窮人分文不取。

    只是治病的時候不讓有外人在場,甚是古怪。

    但能治好病,大家也就都沒多。

    甚至有人開始傳,那姑娘指不定是天上的仙女下凡來。

    宇文驍到那兒時,正好是女大夫坐診瞧病的日子。

    他牽著馬遠遠走來,便瞧見那醫館中,披著一件月白色斗篷的女子,臉上蒙著面紗,穿梭忙碌于病人之間。

    繁忙,卻十分快樂。

    他在門口呆呆望了許久。

    目不轉睛。

    披著月白色斗篷的女子一舉手一投足一顰一笑都能牽動他的心,他的目光,一刻也不舍離開。

    “大夫,門口那個人好像是在看你啊。”七八歲大小的孩童穿著大花襖子,扯了扯那女大夫的袖子指著門口道。

    那女大夫聞聲看來,正好與門口的宇文驍目光相遇。

    , !  </p>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亚洲彩票-亚洲彩票平台-亚洲彩票官网 1分11选5-彩38 彩99-彩99平台-彩99官网 5分快三-官网 极速11选5-彩38 幸运快三-彩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