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從商家庶女到落跑皇后:江山為聘 第161章 整風運動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第161章 整風運動

    蕭淳峴自然知道林十一這個時候在見故人,告訴自己表現的有風度一點,給他們一點敘舊的時間。只是耳中聽著鐘漏卻有些看不進折子。

    “朕跟柳相也是多年不見啊,不如回去見見。”

    秦永早就在一旁看著皇帝暗自樂了,見忍到現在倒也覺得難得。其實就在宮里,說說話而已,多少年才得這一次見面啊。今天沒說個盡興,以皇后的脾『性』肯定是要再找機會說盡興的。可是高昌那位柳相可是皇帝心頭的一個結,當年為了這柳相,皇后可什么事情都做出來過。跳過崖,從宮中逃跑,還曾經假作中毒詐死過嘖嘖!

    可是,跟著皇帝走進坤泰殿,饒是久經風浪的秦永也嚇了一跳,皇后娘娘正被一個白衣男子牢牢的抱在懷里在。皇帝的面『色』立時黑如鍋底,拳頭一下子捏緊,然后很快又松開,大步過去。

    秦永一急,皇上,可不能揮拳頭揍人啊,然后一想不對,這里是坤泰殿,雖然皇后遣了侍衛宮女,但到處都是暗衛。怎么可能容許皇后被人抱著,而且皇帝初時一愣之后那架勢好像也不是去捉『奸』去的。最關鍵,皇后娘娘現在喜歡的皇帝啊。她絕對不可能做這種事的。

    這么一想,皇帝已經直走到亭子那邊去了,伸手想把人抓開,又忍了,背到身后,吼了一聲:“你多大的人了?”

    那人這才松手,秦永也看清了,是安樂王。就說嘛,如果不是王爺,那還沒靠近皇后呢,就被打個稀巴爛了。

    林十一方才其實也是猝不及防被大步走過來的旻兒直接一把抱了個滿懷。這個兒子小時候喜歡和她玩抱抱,可是七歲以后就很少這樣的舉動了啊。于是拍著他的背問:“怎么了,怎么了?跟母后說說,出什么事了?”林十一想著總不能是被老婆欺負了吧。

    斗嘴,旻兒不是勉之的對手;打架,那更是不夠看的。可是,勉之敢不敢是一回事,關鍵她不至于、不舍得啊。那就是被別人欺負了。

    林十一立時怒了,她的兒子,如果是和媳『婦』吵嘴打架她睜只眼閉只眼的也就算了。不聾不啞不做翁姑嘛。可是,如果有別人敢欺負,那就一定要找回來的。

    然后想到一個人,十七,可是不會啊。十七是喜歡跟大皇兄開些無傷大雅的小玩笑,但是絕不會過火。而且旻兒從來也是一笑置之的,斷不會跑來抱著他求安慰。

    就這么抱了一會兒,旻兒把頭放在林十一肩上,小聲的說:“母后,她走了。”

    誰走了啊?林十一反應過來,姬瑤走了。

    “哦,舍不得啊?”心頭有點微微發酸。

    “不知道。她讓我叫她一聲。”

    “你叫了么?”

    “沒有。”

    “你、你干嘛不叫她啊?”林十一納悶了。我不是告訴了你,那是你親娘么。

    “我叫不出來,我跟她不熟。”

    林十一被這個回答整得差點讓口水嗆到。不過也是,姬瑤走的時候旻兒還不記事,一度以為自己是他親娘。知道不是的時候失落了好久。現在突然冒出來,告訴他這才是他親娘,接受不了也是正常的。

    “可是她就一直那么看著我,眼圈發紅,然后流出淚來。”旻兒的聲音悶悶的,“我喊不出來。”

    林十一拍著他的背,“沒事沒事啊,你心里喊了就行了。如果以后,呃,你跟她熟了再喊也行。”

    “我只要母后。”

    “母后知道你的心啊。這個,雖然養恩比生恩大,可是她畢竟十月懷胎生了你。以后有機會還是叫她一聲吧。”正說著就聽到腳步聲靠近,可是旻兒的身材還比較高的,雖然瘦但是高。所以擋著了。不過肯定是他老子回來了。小柳出去找小高昌王去了,也不知十七把人帶哪里去玩了。

    然后就聽到一聲吼:“你多大的人了?”

    旻兒松了手,站到林十一身后去,老老實實的說:“兒臣十五了。”

    這樣子倒是堵得蕭淳峴不好發作,只得低頭喝茶,他的這個長子啊。

    林十一心頭好笑,嘴上說:“十五怎么了,五十那也是我兒子。”

    看到旻兒站在十一身后點頭,蕭淳峴徹底無語,算了,我就當我多養了個閨女吧,這么軟綿綿的。

    “高昌王呢?”蕭淳峴左右看看,沒看到那八歲的小娃兒。雖然是小,但好歹是個國主,所以他回來見見是應當的。雖然他們一來就來見皇后而不是他這個皇帝,瞧他多有度量。

    “今兒來的不過是個老朋友和另一個老朋友的兒子而已。所以,我讓十七領著去玩了。”就算是高昌王,讓華禹的太子領著玩兒,也沒有失禮,而且是大大的禮遇了。而從私情上說,她的兒子帶著丹華的兒子玩那也是合情合理的。

    只是不知道玩到哪里去了,所以小柳去看看。林十一倒是不著急,十七再貪玩,還是知道分寸的。

    旻兒這會兒后知后覺的也開始有點不好意思了,剛才真是什么都沒想,看到母后在這里坐著他就抱住了傾述。然后父皇問他多大了,他還憨憨的回答‘十五了’。現在想起來,的確是有點赧然,這會兒恨不得找個地洞鉆進去。

    “父皇母后,兒臣回去了。”

    蕭淳峴點頭,“你下回再穿著布衣來宮里晃悠。”

    林十一捅他一下,沒看到旻兒都臊得滿臉通紅了么,你還火上澆油。

    “快回去吧,別讓勉之擔心。下次進宮記得換衣服。”好在是坐在馬車里一路進來,沒幾個人看到。

    “是。”旻兒一揖,然后抬腿往外走,越走愉快跟有人在屁股后追他一樣。

    十七是帶著小高昌王捉蛐蛐去了,兩人玩得一身汗的回來。小柳便帶著人告退了。

    蕭淳峴看了一眼,小柳這些年也很出老相,看來身居高位的日子也不好過。這么多年下來,也就十一只是添了成熟的芳華絲毫不減滄桑而已。

    十七看沒人留意到自己,輕手輕腳的出去,他今天就當是休假了。希望這個小孩兒多來幾次,他就可以少跟去乾元殿聽幾次政。

    蕭淳峴眼角余光瞟到他,輕聲道:“嗯,子衿跟子悅說想你了,去見見她們吧。”

    “是。”偷得浮生半日閑,他才不去找那兩個麻煩呢。先去玩一陣然后再去看她們好了。

    “跟你一個德行,大事上還行,小事上一貫的陽奉陰違。”總算都走了個干凈,蕭淳峴挪到林十一身邊坐下,細看她的臉。還真是跟水蜜桃一樣,讓人想咬上一口。正想付諸實施,外頭報大公主求見皇后。

    “一個個陰魂不散的。”

    林十一掃他一眼,“誰叫你要生那么多。讓大公主進來吧。”

    子玨進來了,卻是一副抱著兒子回娘家的架勢,還一臉的憤然。見到皇帝勉強笑著說:“父皇也在啊。”

    蕭淳峴橫她一眼,他不在這里要在哪里。早朝早散了,議事也議完了,不是為了表現風度他早回來了。

    “你這是干嘛?”

    “凜兒想外祖父外祖母了,兒臣帶他回來見見。”

    行了禮林十一叫子玨過來坐,她就坐到林十一身邊來。一看這架勢,剛才的感覺沒錯,還真是抱著孩子回娘家來找支持的。

    賢妃現在只管念經,所以子玨找支持的對象自然也是十一。

    蕭淳峴怒了,“你母后就是成天管你們幾個雞『毛』蒜皮的事的?一個二個這么大人了,就知道添『亂』子,沒說什么事自己解決,成天就知道進宮來找母后。”

    子玨知道,父皇這分明就是嫌他們妨礙了他和母后的二人獨處。

    “兒臣是來向母后取經的,就幾句話說清楚了就走。父皇看看凜兒嘛。”子玨示意『乳』母把小世子抱到皇帝跟前,快一歲的小家伙,睜著明如清水的眼睛把外祖父望著。蕭淳峴伸出手握握他的小手,上頭四個肉窩窩。

    “咯咯”

    凜兒笑出聲來,畢竟是第一個孫輩,蕭淳峴抱到自己懷里逗著。

    “母后,駙馬他上青樓。”子玨把十一拉到一邊,小聲在她耳邊道。這個事情不能讓父皇知道,不然肯定要駙馬的。

    林十一剛吃了許多高昌干果,正抱著杯子喝水,聞言瞪大眼,“不會啊,那么質樸的人也會上青樓。我還以為只有某些好『色』重欲的家伙才有這種愛好呢。”駙馬的膽也太大了,他老丈人絕對是只許自己放火不讓別人電燈的典型。

    見她誤會了,子玨趕緊說:“不是的,是有人總是要在青樓里請客,有些應酬躲不過。可是兒臣怕他去得多了,人就變了。能不能讓父皇煞一煞這股風氣,不讓那些官員去青樓。可是兒臣直接去說,又怕父皇誤會駙馬的品行。到時候父皇出面禁止官員總是到青樓宴請,駙馬也就有了推脫的借口嘛。”

    “行,我委婉的說說。”

    “謝謝小姨。”

    “得了,抱凜兒去看看姐姐吧。也就你跟孩子還引得起她的注意。”

    “是。”

    等子玨走了,林十一道:“我也覺得我成天好像管的就是這些雞『毛』蒜皮的事。”

    “那皇后,你還想什么樣的大事呢?”蕭淳峴撈起她一縷頭發放到鼻尖輕嗅。

    “皇上,臣妾去微服私訪,替你整頓官員風紀吧。”

    “想上青樓走走,別說門,窗戶都沒有。”  </p>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越南时时彩-彩38 大发二分彩-彩38 大发5分彩-彩38 东京五分彩-官网 217彩票-217彩票平台-217彩票官网 线上购彩-彩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