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天空翻起魚肚白,風卷黃沙,刮起旗幟,十萬大軍立于通陽城西門外,戰鼓息,人靜默。

    伊諾皇子搶先登上墻頭,舉目遠眺,旗幟下,是熟悉的銀甲銀盔,腰桿挺得筆直,手持八十八斤大刀,就好像一桿永不疲憊的槍插在馬上,劍眉挑處,寒星閃過。

    是她,就是她。

    他忍不住笑了笑,雪白的牙,像餓狼的利齒,揮揮手,弓弩手上前,張弓搭箭,指向抬著巨木飛索準備攻城的士兵們。

    “呸!真不將東夏放眼里嗎?!”號令未下,眾軍未發,大皇子已帶兵追上城墻,跟在后頭眺望,搶著吩咐,“嚴防死守!看著婆娘還有什么手段!”然后警惕地看眼伊諾皇子,命令,“此戰指揮者應是我。”

    伊諾皇子的注意力被打斷,聽見他這番說話,怒極,按耐不住:“我此生最恨之事,便是有你這個蠢笨如豬的兄弟。”

    大皇子拔刀:“狗雜種!你在說什么?!”

    伊諾皇子喝道:“蠢貨!都到這個時候了!看清楚,柳惜音是大秦的刺客,父王已死,幾位部族首領因此昏迷不醒,你還要在大敵當前時起內訌?是不是要讓敵軍攻破城墻,致大軍與死地方休?!”

    “胡說八道!”大皇子堅持,“別忘了,她是祈王親手送來的美人,你倒是說說,為何謀反的祈王要送大秦的刺客來東夏幫助皇帝?你真當全天下都是傻子不成?!若非你慫恿父皇,將祈王逼得狗急跳墻,事情何至于此?!”

    伊諾皇子也想不明白為何祈王要送大秦刺客來,他一時語塞,久久后道:“或許他不知道此女與大秦有關。”

    大皇子冷笑:“證據呢?”

    退步就是放棄皇位,退步就是秋后算賬的絕路。

    明知是陷阱,放棄卻是死路,他們誰也無法將皇位拱手相讓。奈何大軍壓境,千萬仇恨也要往后推,兩人再對峙片刻,終于冷靜下來,暫時聯手,各自指揮部族,共同抗敵。

    通陽城外,大軍中。

    初上戰場,夏玉瑾的心跳是前所未有的快,肩上沉甸甸的盔甲,手里握著的長刀,耳邊呼嘯著的風,戰火輝煌,少年時的夢不敢置信地實現了。騎著馬的腿陣陣發酸,肩膀每寸肌肉都在累,腦袋無法思考,可他依舊在馬上坐得筆直,學著用和葉昭般銳利的眼神,看著通陽城墻,臉上上仿佛久經沙場的老將般,毫無畏懼。

    鄭將軍不斷做出部署指示,扮裝成賽玉郎用葉昭的聲音發號施令,前鋒部隊開始佯攻。

    所有人各司其職,都在等待著信號發出,葉昭沖到西門,就是匯合總攻之刻。

    孤煙升起,信號發出。

    通陽城內,殺聲震天,糧草倉庫火光沖天,伊諾皇子驚訝地回過頭,心知又中了葉昭毒計,急命人回防,勘察敵情。

    有東城守城士兵冒死逃脫,拼著最后氣力報信,說葉昭將軍與偽裝的祈王使節勾搭,侵入東門,搗了自家的軍需處。

    大皇子沒見過葉昭,不清楚她長相,有些詫異:“若葉昭在后方,前面的那個是誰?”

    依附伊諾皇子的圖巴趁機道:“祈王使節是假冒,葉柳兒聽祈王使節之令行事,可見那賤婦就是大秦派來的刺客!”

    跟隨大皇子的諾爾凱將軍大笑,“我就奇怪美人怎會做傻事?原來是有人假借祈王命令,將她騙了。”說一千,道一萬,他們死都不認葉柳兒與大秦有關,“真是可憐的姑娘,被人騙做了箭靶子。”

    圖巴怒,命人繼續拷問葉柳兒。

    可惜諾爾凱將軍唯恐夜長夢多,怕葉柳兒說出不應該說的話,早已暗派人手,在刑訊中下了狠手,只求讓她速死。

    大皇子恨她殺死父親,又想起那些纏綿*的日子,佳人永別,陣陣痛心。為了男人的自尊,他情不自禁地說服自己相信諾爾凱將軍的話,堅葉柳兒是被人蒙騙,方下狠手,最后還維護自己,忍受拷打也沒吐露出對他有害的證詞。于是,他將所有的恨統統記去伊諾皇子和祈王身上。若非這兩個狗雜種,事情何至于此?

    伊諾皇子沒管兄長的小心思,他死死地盯著大軍中的葉昭,道:“開城門,點兵,正面迎戰。”

    大皇子搖頭:“背腹受敵,撤。”

    伊諾皇子道:“前面的葉昭可能是假的,只要揭穿真面目,必軍心動搖,可趁勝追擊,這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大皇子堅決和他對著干:“后面的葉昭難道就沒有假冒的可能嗎?不能再拿族人去冒險!”

    “你愛撤,便撤!”伊諾皇子沒理他,帶著自己的將士們,披上盔甲,挺身迎戰。

    諾爾凱將軍急問:“大皇子,我們怎辦?”

    “不可理喻!”大皇子又驚又怒,忽然冷笑起來,“趁亂讓他死了豈非更好?我們點齊精銳部隊,找人架上那些昏迷的部族首領,從南門撤!”

    從東門到西門,比預計中的速度要慢,夏玉瑾久等葉昭未至,卻見伊諾皇子出乎意料地打開城門,率東夏鐵騎,氣勢洶洶,正面迎戰。他心里緊緊懸起,握著的刀柄被汗濕透。腦子里不斷盤旋著“怎么辦”三個大字。

    “敵軍進攻,必須迎敵。”鄭將軍不容置疑道,“請主帥發令。”

    可是,肩上是無法負荷的盔甲,□是騎不熟練的駿馬,手上是一碰即斷的假刀。

    羸弱郡王如何能戰?

    若迎戰,主帥假冒的真相被拆穿,該如何是好?

    若不迎戰,證明主帥膽怯,情形會更加惡劣。

    時間無法拖延。

    圍繞著夏玉瑾的將軍與親衛們,陷入徹骨的恐慌,聰明人已經可以預見軍心動搖,兵敗如山倒的局面。

    誰可力挽狂瀾?

    “阿昭告訴過我,”夏玉瑾提起大刀,扭了扭僵硬的脖子,高傲地抬起頭,“她說過這種時候主帥要做的事只有一樣……”

    所有人目不轉睛地看著他。

    “文死諫,武死戰。越是惡劣局面,將軍越應先身士卒!所以,跟我沖……”夏玉瑾舉起刀,指向伊諾皇子,猛踢馬刺,咆哮著發號施令,“跟我沖!”賽玉郎急忙替他發出命令。

    白色駿馬,銀色身影,騰空而起,毫不遲疑,直沖東夏大軍。

    就算把血灑盡,就算頭顱落下,就算明知送死,他也要帶著將士們所有的勇氣,向前沖。

    因為……

    “我是天下兵馬大將軍!”

    帥不畏死,卒有何畏?

    大秦將士被主帥的英勇鼓舞,不甘示弱,策馬跟隨,士氣高揚,誓與主帥共生死。

    戰鼓再擂,旗幟飄揚,激昂吼聲震天響。

    萬軍叢中,他一騎當先。

    伊諾皇子肩上舊傷,再次隱隱作痛,他恨恨抬手,弓弩手再次搭箭,射出。

    隨著雄雞高啼,啟明星在空中漸漸褪去。

    漫天箭雨,罩向那條銀色身影。

    隨著通陽城墻墻頭,太陽從東邊緩緩起處,有大秦軍旗迎朝陽展開。

    血染修羅,提著玄鐵鞭,率精兵,俯沖而至……

    德宗十五年,祈王反,勾結東夏入侵,天下兵馬大將軍葉昭率軍抗敵。東夏王戰中身亡,大皇子哈爾墩退,三皇子伊諾傷,群王爭儲,東夏陷入五十年混亂。

    德宗十六年,祈王降,賜死,謚號“狽”。戰后,南平郡王攜妃葉氏與江北扶無名靈樞歸京,途中誕一子,今上喜,賜名天佑。

    德宗十七年,葉柳兩家多番協商,無名靈樞入葉家祖墳,立碑葉柳氏,引多番猜疑,柳家及南平郡王妃皆不語,成千古懸案。

    德宗十八年,神武將軍秋老虎德行出眾,太后懿旨,尚守寡多年的榮陽公主,夫蠻妻悍,興致相投,舉案齊眉。

    德宗十九年,南平郡王妃誕一女,封華河郡主。

    德宗二十三年,太后薨。

    德宗三十四年,帝崩,太子登基,改年號德明。

    德明三年,南平世子夏修文勤學苦讀,中舉,南平郡王攜妃于秦河岸擺十日流水宴,奢華無度。據載,妃醉,拍案:祖宗十八代庇佑!南平郡王醉答:全因像我!華河郡主曰:妹愿助你繼續頭懸梁錐刺股。

    德明四年,南平世子逃亡。

    德明五年,南平世子抓獲,娶翰林院學士嫡長女林氏為妻。

    德明六年,華河郡主逃亡。

    德明七年,華河郡主下嫁游擊將軍嫡次子。

    德明十五年,天下兵馬大將軍葉昭解甲掛帥。

    德明十六年,南平郡王攜妃逃亡,大江南北,市井江湖,皆出現其行蹤。行俠仗義之舉,時有聞之,受百姓深愛。

    德明二十三年,南平郡王攜妃歸。

    德明二十八年,南平郡王薨,享年六十有八,妃哀。葬于皇陵,百姓皆稱“俠王”墓。

    德明三十年,南平郡王妃薨,享年七十有二,三軍送葬,帝親率百官至,追封太子太保,宣武公,謚號“忠貞”。立碑撰《女將軍書》,民間戲曲評書《葉家女將》《女從軍行》《貞烈傳》流傳千古。

    尾聲

    “想當年,老子單身匹馬,直闖敵營,提著八十八斤的大刀,真他媽的威風凜凜! 嚇得敵人聞風喪膽,見到我白馬往東來,立刻往西跑,見到我白馬往南來,立刻往北跑,那可是大將軍的氣派,想當年……”

    “胡爺爺說,是你什么都不懂,一個勁亂沖鋒,全部親兵為了護你,個個都嚇掉了半條命。”

    “胡爺爺還說,幸好奶奶來得及時,拼死血戰,才把你撈回去的。”

    “那頭狐貍盡撒謊!你爺爺哪有那么慫?!不信問你奶奶去!”

    “才不信呢,奶奶什么都順著你說,問了也白問。”

    “就是就是,爺爺說月亮是方的,奶奶肯定會說是有棱角的!我們才不信呢!”

    “這叫什么?”

    “狼狽為奸?”

    “蛇鼠一窩?”

    “狐假虎威?”

    “兩個臭小子!成語不會說就別亂用,我和你奶奶是以夫為綱懂不懂?又忘了教訓是不是?!阿昭!過來!教教你孫子什么是規矩!”

    “奶奶,不會吧?!我們是你最寶貝的乖孫子啊!快把棍子放下!”

    “爺爺,救命啊!我們錯了!”

    “爺爺,我們再不敢了!”

    作者有話要說:千辛萬苦,將軍已經完結,意猶未盡的讀者,可以等實體書出版的番外。大約一萬多字,暫定四篇,內容如下:

    1、 雞飛狗跳的育兒生涯

    接生婆恐慌:“將軍大人,難產了怎么辦?”

    葉昭豪邁:“拿刀來,切開!”

    眾女尖叫:“救命!郡王爺暈了。”

    2、 我的無恥一家人

    面對混賬的爹爹,流氓的娘親,歹毒的妹妹。

    老實人夏天佑的生活就是由一個個苦逼組成。

    3、 秋老虎的現世報

    出來混,都要還的。

    胡青放謠言:“傳秋將軍夜御七女,金槍不倒。”

    守寡多年的榮陽公主,怦然心動……

    4、 妾室們的幸福生活

    全上京最和諧的妻妾一家,最近有點風波。

    楊氏叉腰:“將軍,孩子是要疼的,你再揍天佑,我……我就和你翻臉了!”

    眉娘摔杯:“說,誰來勾引郡王爺?什么?那狐貍精勾引的是將軍?更不要臉了!嘗嘗老娘的手段去!”

    萱兒支吾:“我真不是故意給郡王爺帶綠帽的……”

    休息一陣子,預計在春節后開新文,預告:

    比穿越暗黑二十一禁肉文更悲慘的命運是什么?

    請收藏橘子的作者專欄,密切留意,答案將在新文揭曉。

    jjeauthor.php?authorid=255449</p>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五分PK10-彩38 大发奔驰宝马-彩38 5分PK10-彩38 大发平台-彩38 快三平台-彩38 分分快三-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