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沉香豌 > 番外四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珠璣的小老板迎上來時臉上的笑容誠摯而親切。陳婉打趣說:“只記得和我們家小宇搶球摔了一身泥的樣子,這做了老板,差點認不出了。”對方帶一絲尷尬,說:“小婉姐,你是貴人事忙,哪還記得我這個小蘿卜頭?”說著兩眼晶晶閃亮,“朱雀巷我們這一輩的,誰不恨晚生了幾年,沒趕上和你同桌的時候。”“死小子,你皮癢了是不是?等小宇過年回來,有你樂的。”“哈哈,換知道再打一架誰輸誰贏。”說著指指后面,“正哥早就到了,在小院二樓。”“行了,我自己去。”“那哪成?我這不也是閑著嗎?我帶路。”“生意好不好?”陳婉問。“換錯。白天咖啡館,晚上酒吧。慢慢做著,這熟客就多了。”一路說著話,到了中間小院。廊上掛了個雀籠,陳婉停了腳,“這還是二大爺那只畫眉?”“不是,這只今年才買的。舊的那只我爺爺去世的時候撲騰了大半個月,也跟著沒了。”見陳婉默不作聲,又說:“家里沒了它早上喚人起床的聲,怪不自在的。今年一開春就又買了只。”“對不起,二爺爺走的時候……”那時肚子里懷著豆丁,前路未卜。

    “沒事,你們不是不知道消息嗎?這周圍以前的老鄰居搬走了的,幾乎都沒通知。”陳婉點點頭,隨著他進了后面的小二樓。“正哥在樓上,要啥盡管喊人。我先閃了,外面還要人招呼。”一步步踏在木階梯上,聲音沉重空洞。豆丁周歲時,她事前約過方存正,他說在外地,大概趕不回來。陳婉不確定事實如此,還是推搪躲避。她不是駑鈍涼薄的人,和耗子在一起,幸福每多一分,對老二的歉疚便也多了一分。她不希望他確是如此感受。他伏在二樓的欄桿上,背影蕭索。總不小心看見他的背影,如同他們第一次親吻的那個夜里。

    陳婉走過去他身邊。“怎么站這?”“這里是除了客棧外朱雀巷最高的位置了。”陳婉隨他目光眺望不遠處的李家大院,那是耗子奶奶家的老房子,最近又開始休整,改做老式客棧。“豆丁這兩天又有點小感冒,不然就抱他來了。”他點點頭,“好點了我再去接小家伙出來玩。”見他神色如常,陳婉才稍略放心。“去了哪?一去半個月,你這個干爹可不稱職。”他回頭對上她含著薄嗔的眼睛,笑說:“我這個干爹可是跑不掉的,還等著他長大會泡妞的時候幫他料理麻煩呢。”陳婉啞然,唯有重復無數次的埋怨,“被你們這幾個爺這樣教,豆丁將來不壞都難。”樓下的石板縫里有幾根雜草在風里搖擺,角落頭的舊石轆中間躲著幾只流浪貓,瞇縫著眼縮成一團。陳婉訝異:“那只貓還在!以前經常在我們老院子里山墻上曬太陽的,有時候滬桂枝偷花吃的那只——”“二爺爺孫子心良善,經常喂貓糧,這附近的貓都聚在這兒。”“你認識?那只黃虎斑的,尾巴特別粗那條?”“認識,常常趴在你家廚房石棉瓦上,我去找你時,站廚房門口就能看見它瞇著眼瞄我。”和他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舊事,如同以往的任何一束時光,默契地只聊朋友間該聊的瑣碎生活。帶著少許不易察覺的溫暖的憂傷。靜下來時,他掃視一遍眼底的朱雀巷,突然說:“其實他也算不錯的。我沒想過他那號人,還能不聲不響的做了這么大的事出來。”陳婉知道說誰,一時無應對,斂去眼中的笑意,回以沉默。“要是朱雀巷象別處那樣,拆了,起了一幢幢的商品房,等我老了,想回想點什么也難了。”“老二——”“你日子過得快樂不?不用說,每回看你的笑,我就知道。

    笑得踏實,坦蕩蕩的。”“老二……”“我問自己還能怎么樣?還能期待什么?這不是最好的結果嗎?喜歡她不就是想給她幸福?雖然給她幸福的人最后不是自己,不也算達成愿望了?可這話有時候能安慰自己,有時候安慰不了。”他兀自笑著,掩不住眼底的疲倦和凄涼。她想起那晚他嘴唇擦過她唇邊被她推開后的表情,想起那夜兩人坐在純陽觀偏殿屋頂上曬著月光喝啤酒時他期待的眼神。憂傷,象冬天的薄日,無奈的憂傷。“瞧我,說這個做什么?好好的惹你難過。”“老二,”她抬起眼,“別恨他。我想就算沒有他,我們也不太可能。記得以前有一次曾經給過你希望,那也不是因為喜歡,可能是感動也可能是太累了。”“我明白。我早說過我拿了一幅臭牌。你——”他停留在樓下的石板上的目光移向她,“算了,我也不知道今天為什么說這個。大概豆丁一歲了,心里也明白了豆丁越大你就離我越遠,有點難受,和自己過不去找難受。真想想也沒什么,你過得好就行了。”“我指望你也能過得好。老二,你三十的人了,好好找個人過日子。

    我沒你想得那么好,真的,你試試去找找。”他對上她殷殷切切的眼睛,半晌沒說話。七八歲扎羊角辮穿花裙子白襪的她,十多二十硬錚錚萬事不饒的她,去年時挺著肚子表情沉靜中猶帶著倔強的她,然后是現在平和得時常團著微笑的她,她是幸福的是不是?“你,知道他會回來找你的是不是?”他問出一直盤繞在心上的疑問。陳婉抿著嘴,搖頭說:“不知道。我只知道爸爸沒了媽媽沒了,付出的感情也沒了,只想擁有一點真正屬于自己的。他、小五會不會回來我根本沒心思去考慮,也沒夫想。

    我本來打算是生了豆丁,只要好好做事,應該能應付未來的生活。苦點沒什么,有一樣感情有個人是完完全全屬于自己的就好。我不知道無意中是不是又給了你一次希望,老二,如果又讓你誤會了什么,對不起。”沒有開始,卻已經結束。不管是以什么方式劃上句號,對他來說都是殘酷的,殘酷到連徹心的痛苦也沒資格擁有。他以為自己無在這一刻露出笑容,當他費力擠出一個微笑時,才恍悟對著她微笑永遠輕松永遠順理成章。“回去了,太陽快下了,這里風大。”“老二,我給豆丁織的毛衣給小婉送去了?問了什么時候有空來家里吃飯沒有?”方存正默默點頭,想起他媽視力不好,悶聲答了句“送去了。”“你哥年前就能出來,家里也得拾掇拾掇。這段時間有空,多往你哥那跑跑,和他說臨出來前,千萬別再鬧出什么事了。”“知道了。”他答應著,往自己房間走。“還有,你四姨介紹的姑娘究竟相不相?老拖著不是事,你給我一句老實話,我也好回人家。”他媽絮絮叨叨地跟著進來,“小婉、小婉孩子也那么大了。有什么念想,你也——”“媽。”他對著母親,話語里少有地露出一絲厭煩的情緒。“行,行,我少說兩句。可……”他媽嘆氣,“那我回了你四姨?”他打開床頭的盒子,她織的那條圍巾安安靜靜躺在里面,像是在期待什么。

    手指在上面緩緩摩挲而過,他回頭和他媽說:“回了吧。”你是在等我嗎?不是。真的沒有等嗎?不,是在等。我假裝自己沒有等,其實一直在等著你。假裝不在等,就不覺得那么可悲,你突然出現,我就會很驚喜。所以,我總是做到爭取不等,不過,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山田詠美。</p>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5分快三-彩38 大发三分彩-彩38 分分快三-彩38 天天pk10-彩38 大发游戏-彩38 一分快三-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