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女生小說 > 忍冬 > 第十一章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許輝靜靜等著白璐的答案。

    夏夜燥熱,屋外不時有人或自行車經過,為沉寂的環境增添一抹可有可無的聲響。

    許輝這時體現了與年紀不太相符的耐心。

    白璐在經過起初的慌亂后,極快鎮定下來。

    許輝還在看著她,白的臉,黑的眼,清瘦的身材,在廚房的白熾燈下,他同背后的門窗夜色融合,好像一幅只暈染過一層的清淡水彩。

    白璐眼睛一眨不眨,語氣柔和。

    “因為這個小區很多這種花。”

    許輝目光靜謐,“就因為這個?”

    白璐淺笑,不說話了。

    許輝平淡地說:“我喜歡忍冬。”

    白璐:“因為你喜歡,有人也就喜歡了。”

    許輝看著她,“你們女生就喜歡這么拐彎抹角,有話直說不好么。因為我喜歡,你就喜歡,是這樣吧。”

    白璐還是笑,慢慢低下頭,不知在想什么。

    下巴被一根手指托住,漸漸向上抬。

    他的手指很涼。

    許輝看著白璐的臉,左看看右看看,最后去摘白璐的眼鏡。

    白璐攔下了他。

    許輝也不在意,緩緩直起身,將手機還給白璐,又從袋子里抽了一根薯條放到嘴里。

    “涼了。”把袋子放到一邊,“不好吃。”從里面又掏出一個玩具,隨手撕開包裝袋。

    “機器貓。”

    他把玩具拿著,晃了晃。

    白璐看著藍色的胖貍貓,說:“喜歡么?”

    許輝笑著,“逗小孩玩呢?”他手指修長,把玩著小玩具,又說:“我可比你大。”

    白璐挑挑眉,沒有說什么。

    許輝剛要張嘴,電話響了。

    他把玩具握在手里,接通電話。

    “……哦,小葉,已經到了么?”許輝把手機拿開,看了看時間,“這么近接什么?”

    電話里的女孩撒著嬌,站在旁邊的白璐也聽得見。

    許輝最終同意,“行吧,你在車站等著吧,我這就過去。”

    放下電話,白璐先說話。

    “你朋友來,我先走了。”

    許輝擺弄著手機,沒有看白璐,白璐轉頭往外走,許輝在身后說:“一起出門吧。”

    許輝跟著白璐來到門口,他沒穿襪子,直接踩進帆布鞋里,也沒提,當成趿拉板,一步一拖地往外走。

    白璐知道從這里出去,往左邊走有公交車站。右邊是六中,高三的宿舍樓。“我先走了。”白璐沖他擺擺手,“再見。”

    “哎。”許輝叫住她,白璐以為他會說句謝謝,結果許輝只是看了看她,“沒事……”又轉頭走了。

    夜晚空蕩的公交站里,一個少女靠著車牌站著,夏夜迷離,少女穿著露臍背心,外面一件黑色薄衫,下面則是一條超短牛仔裙,裙子下是修長緊實的大腿。

    因為經常燙發染發,她的頭發有些干枯。金色的頭發高高地綁在腦后,露出了脖子。

    騎三輪的老大爺路過車站,按下剎車,眼神無意地瞟過來。

    “看什么看。”少女嗓門大,一嗓子吼過去,老大爺腿一哆嗦騎走了。

    少女翻了個白眼,長長的假睫毛像是黑色蝴蝶,在悶熱的午夜翻了一個圈,剛翻了一半,就看到對面馬路過來的男孩。

    少女一瞬間眼睛發亮,小包甩到身后,幾步跑過去,直接跳到男孩身上。

    “阿輝!”小葉掛在了許輝身上一樣,緊緊摟著他的脖子。“這么慢呀……”

    許輝嗯了一聲,“剛剛有點事。”

    小葉噘著嘴,“什么事啊。”

    許輝沒多說,小葉識趣地不再發問。

    她了解他。

    拉著許輝的手,小葉走在前面,領著許輝回去。

    到了家門口,小葉熟悉地從許輝后褲兜里掏出鑰匙,把門打開,許輝也不攔,雙手插兜地淡淡說:“這到底是誰的家?”

    小葉拉著許輝進門,反手關上門,踮起腳尖吻他的嘴唇。

    她靠得太近,重心險些不穩,許輝抬手扶住,摸到什么,低頭低語:“又沒穿?”

    小葉被他摸得酥軟,雙手緊緊摟著許輝腰身,胸口在許輝的手里輕蹭。

    “你亂摸……”

    “誰亂摸?”

    “就你……你亂——”沒說完,指尖輕動,小葉咬住嘴唇,臉貼在許輝的胸膛上,不由自主地喊他的名字。

    “阿輝……”

    半推半就地來到臥室,小葉將許輝推倒在床上,自己躺在他身上。

    屋里沒有開燈,接著窗外的路燈,小葉臉色酡紅,許輝神色自如地看著她。

    “別這么看我。”小葉說。

    r />

    許輝:“那怎么看?”

    小葉也不知道要怎么看,最后抿嘴,掐了許輝一下。

    “就你最色。”

    許輝輕笑一聲,看向一旁。

    小葉俯身下去,手也開始不老實。

    “小葉。”語氣里似乎有警告的成分。

    小葉聽見,手停在當場,臉上的紅也漸漸褪去了。她貼在他耳邊,說:“你不喜歡我么?”

    許輝轉過頭,看著正上方。

    “不是說過來吃個飯。”

    “說吃飯就只是吃飯?”

    “不然呢。”

    小葉撐起身子,精心打扮的妝容此時看著稍顯灰暗。

    “我喜歡你……”

    對于小葉的表白,許輝并沒有過多的反應。

    平時強勢的女孩,此時也開始脆弱。

    “阿輝,我喜歡你……”

    許輝嗯了一聲。

    他還是那么輕淡瀟灑,與平日里一樣。她被這樣的他吸引,也被這樣的他傷害。

    小葉委屈得哭了出來。

    “阿輝,你為什么不交女朋友?”

    許輝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沒有回答。

    小葉坐在床上,妝沒一會就花了。因為粘著睫毛,她不敢拿手去擦,眼睛一圈被淚暈成濃濃的黑色。

    她試圖從另外的方向找尋突破口。

    “是不是因為以前家里的事?你封閉了自己?”小葉靠過來,動情地說,“不要緊的阿輝,那跟你都沒關系的,我愿意陪著你,你跟我——”

    還沒說完,人就被推開了。

    他還沒用過這么大的力氣。

    “走。”許輝并沒有大聲說,只是語氣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冰冷。

    小葉有點慌了,“阿輝,我不是那個意思,我……”

    “我說走。”

    他坐起身,側過頭看了她一眼。

    一桶涼水從頭澆下,小葉隱約察覺自己說錯了話。或者說并不是錯,而是她說得太過膚淺,語言并沒有把她的心表達出來。

    這些不過腦子的話把此時薄薄氣氛和關系破壞掉了。

    “阿輝……”她連哭都忘記了。

    許輝站起身,明顯動怒。小葉拉住許輝的手,被他甩開。

    他走到廚房,從冰箱里取出兩瓶啤酒,小葉光著腳站在地上,做著最后的努力。

    “阿輝,我陪你好不好……”

    酒瓶放在茶幾上,許輝抬眼,那平靜的眼神無形之中在說著——

    你怎么還在這里?

    小葉垂頭,緩緩踱步到門口,彎腰穿上高跟涼鞋。

    臨走之前,小葉的手扶在門上,轉頭看許輝。許輝坐在沙發里,隨手開了一瓶酒,半點回頭的意思都沒有。

    門輕輕關上,許輝穩定心情,深深呼吸。

    吐出氣的時候,他看到桌子角上一個小小的玩具,藍色的哆啦a夢。

    許輝的手停頓了一瞬,而后握著瓶身,仰頭飲下。

    北方的夏夜,風吹著樹葉,輕舞飛揚。

    白璐接許輝的電話時,剛好做完一套題,十一點半。

    她拿著手機來到窗戶邊。

    她的宿舍在二樓,向南的窗戶外面有三棵桃樹,窗臺上很容易積滿被風吹下的殘花。

    夏日炎熱,白璐開著窗戶通風,紗窗上沾著幾片花瓣,她用手輕輕彈開。

    “喂?”

    電話里沒有人說話,只有濃重的呼吸聲。

    “許輝?”

    夜太靜,靜得時間都開始綿長。

    不知過了多久,電話里才緩緩地傳來一聲嗯。

    他只一開口,白璐就聽出他醉了。

    是很醉很醉。

    “你喝酒了。”

    許輝的思維比平日慢了許多,半天過去,又低沉地嗯了一聲。

    “為什么喝酒?”

    “我愿意。”

    “哦。”

    白璐靜了一會,說:“你做什么事都是憑愿意么?”

    許輝又嗯了一聲。

    白璐:“沒人怪過你么?”

    這次許輝停頓的時間有點長,隨后滿不在意地說:“怪又怎么樣?”他嘴直對著話筒,粗糙的酒氣幾乎順著手機傳了過來。

    “我又不在乎。”許輝又說,“……我不在乎。”

    他慢慢進入了自己的世界,忘了白璐,忘了手機,忘了自己還在打電話。

    “怪我,誰都怪我…

    ……怪我的人多了去了,跟我有什么關系,他們愿意做什么是他們自己的事,出什么事也都是他們自找的,都跟我沒關系……”

    “跟我無關,誰也別想怪我……”

    白璐握著手機,看見一只小小的飛蟲被屋里的燈光吸引,鉆進紗窗孔里,掙扎著出不來。

    許輝在電話里絮絮叨叨,語無倫次。

    過了一會,白璐停下思索,輕聲說了句。

    “許輝,你是哭了么?”</p>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幸运赛车-官网 5分时时彩-彩38 大发游戏-彩38 五分11选5-彩38 百人牛牛-彩38 抢庄牛牛-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