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女生小說 > 世界微塵里 > 第39章 后記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我一直對醫生這個職業的人懷著敬畏之情。

    第一次出現寫這個故事的念頭是在《良言寫意》之后,《獨家記憶》之前,那時寫了大概不到五千字。

    那個時候,因為自身的原因,我對醫生這個職業無法用平靜和置身事外的態度來寫,所以后來就擱置了,最后不了了之,轉而寫了《獨家記憶》。重新寫這個文的時候,我也有過小小的不適應,一度寫得很壓抑,所以文章在進行到三萬字的時候,連載就開始斷斷續續了。

    牙醫伴隨著我的整個青春期,我這一生的前面二十多年,打交道最多的莫過于牙醫。其間有不喜歡的醫生,也有喜歡的醫生。有的醫生唯利是圖,也有的醫生值得敬佩,而艾景初則是我和很多人對理想醫生的一種向往。

    本來這是一本關于童年和青春記憶的小說,兒時深藏于心的灰色回憶,優秀的鄰家哥哥,以及那些無疾而終的初戀,等等。我最初打算從曾鯉十五歲這個時間點開始寫,然后描述她的整個成長過程,可惜寫了一些并不滿意,于是我選擇了她的二十四歲作為新,只將之前一些片段當作回憶穿插在文中。

    接下來要說說書的名字,這是我很喜歡的一句詩—“世界微塵里,吾寧愛與憎”。所以我把上半句做了書名,下半句做了人名,寫了這個關于“伍”、“寧”、“艾”、“于”和“曾”的故事。本來初衷里伍穎和寧峰的戲份要多得多,但是后來因為篇幅關系刪了許多細節。

    以前的曾鯉和于易是令人嘆息的,有時候,我們自以為愛一個人,卻不知道,其實我們愛的也許不是那個人,而是那種愛情的感覺。

    曾鯉回憶初戀的情節時,曾經出現過兩次電影《云上的日子》的對話:

    “如果我說我愛你又會怎樣?”

    “就像在明亮的房間里點燃了燭光。”

    曾鯉前兩次誤會了這句對白,最后她才明白,那份愛,不過是明亮房間里一點點微弱的燭光,并不重要。

    文中,曾鯉在某頁雜志上讀過的那篇和電影有關的文章,是我在十九歲的時候也讀過的,原文我至今仍然記憶猶新:

    —如果我說我愛你又會怎樣?

    —就像在明亮的房間里點燃了燭光。

    導演這句臺詞的安東尼奧尼,終其一生,都在演繹著人們之間的疏離與不可理喻。

    愛情,可以多么喜悅,也可以多么不堪一擊。

    幸而,曾鯉最后遇見了艾景初。

    你遇見了另一個人。  </p>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好运pk10-彩38 一分快三-彩38 抢庄牛牛-官网 pk10牛牛-彩38 极速11选5-彩38 幸运五分彩-彩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