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極品全能相師 > 第0304章 難怪了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五千萬,拒絕了!  看著李艷陽的人心思復雜,此刻再也沒有嘲笑和鄙夷了,滿心都是震撼。  再看那對兄妹,他們忽然意識到一個問題,哪里是任性啊,是對那塊石頭勢在必得啊!  本來還覺得小姑娘可愛,還覺得李艷陽心胸狹窄,但現在,他們知道那對兄妹一開始就是在演戲,想欺負老實人不知道那塊石頭的價值!  要不是李艷陽機智,要是換做他們,肯定一萬塊就樂顛樂顛的同意了,現在明白了,那塊石頭可比玉貴多了!  想到這里,眾人又是一陣疑惑,那個破石頭有什么稀奇啊?  李艷陽說了聲謝謝,隨即招呼張九九和龍天澤走人,二人如夢初醒,好像真的淘到寶貝了,雖然一塊玉也沒賭到,但拿到了一塊價值連城的石頭!這真是賭石啊.......  見三人要走,小雅師兄欲言又止,最后也沒阻攔,跟著走了出去。  走出賭石現場,龍天澤本來要叫車,不料李艷陽繼續走著,直到來到一處偏僻角落,然后站定。  兩個人微微不解,隨即就見那對師兄妹跟了上來。  “干嘛?還想搶?”龍天澤頓時有點暴怒。  男子笑著搖頭,也不理會龍天澤,對李艷陽道:“兄弟剛才可是說價格不夠的,所以我才加價,那如果你不賣,好像有點耍人的意思。”  李艷陽聞言笑道:“價是不夠啊,如果我說我要一百億才賣呢?”  男子仿佛對李艷陽的無賴早有準備,絲毫不覺詫異,只是搖搖頭:“這還是耍人!”  “哦,那我就耍你了怎樣?”李艷陽反問。  男子頓時愣住,隨即啞然失笑,有些不敢置信的搖搖頭:“那我不能讓你們這么走!”  “還是要搶!”李艷陽說。  “對!”男子十分坦蕩。  “憑你?”李艷陽問。  “是!”男子干脆道。  李艷陽突然笑了:“那你試試!”  男子冷笑一聲,說好!  好字話音未落,就見男子嗖的一下沖到近前,李艷陽瞳孔一縮,震驚不已,趕忙出手招架。  張九九和龍天澤甚至沒大看清兩人的動作,只聽砰砰兩聲,兩人各退三步,龍天澤心中一震,這是頭一次見師父打架退步了!  以前,多少人他都無比輕松,但這一次,居然退了三步,臉上還有驚駭之色!  沒錯,李艷陽驚訝不已,殊不知小雅和那位師兄更是大驚失色。  此刻,李艷陽和男子心中都是一個念想,這家伙好強!  李艷陽知道這次遇到麻煩了,這家伙這么強,攻了自己一拳被自己接下,反他一腳也被他接下,只是一個照面就知道旗鼓相當,不禁皺眉。  他還記得他們曾經低聲以師兄妹相稱,那想來那個小雅也不是善茬,雖然小姑娘不大,但他知道,有些東西不能看年齡,就比如,自己這么大的時候想干掉龍天澤和張九九這倆人也不費吹灰之力,想來此刻也是如此!  “兄弟貴姓,哪里人氏?”男子壓下心頭驚訝,開口問道。  李艷陽豈能告訴他自己的底細,他從來沒想到還能遇到和自己實力相當的人物,此刻不禁遇到,還是有門派的,否則怎會有師兄妹一說,于是勾起嘴角,笑道:“佛山,葉問!”  男子微微一怔,隨即笑了,道:“兄弟是北方人!”  “哦,東北,喬四。”李艷陽說。  .......  男子一陣無語,道:“兄弟,不妨報上名號,或許.......還有淵源,甚至能做朋友!”  李艷陽突然明白男人的意思了,在自己看來這華夏沒有和自己實力相當的,但聽男子的意思,不僅有,他甚至都知道,所以只需報上名號他就能明白。  不過他不能報,不知道對方是善是惡,而且玄洪門就他一個,上哪遇朋友去,更不能報出玄洪門,因為他的秘密現在都已經被人惦記了,不能再惹麻煩。  想到這里,李艷陽不屑一笑,道:“放心,沒有淵源,我也不和搶人東西的家伙做朋友。”  這時候小雅說話了:“這位大哥,東西我們不搶,只是覺得在你手里或許沒用,不過此刻看來是我們多慮了,但我想和你交個朋友,希望有機會讓我看看那個.......石頭。”  李艷陽道:“這個可以,那你說你的地址姓名好了,有空我親自拿去給你們看。”  ........  兩人心里默默腹誹,東西在你手上,你怎么會來拿給我們看.......  “你擔心我們是壞人?”小雅言語頗為稚嫩,問道。  李艷陽搖搖頭:“不擔心。”  “那你為什么如此防備?”小雅問。  “因為你們就是壞人!”李艷陽笑著說。  “你!”  小雅氣機,看了眼男子:“師兄,你幫我教訓他!”  男子聞言不再猶豫,點點頭,剛要動作,小雅叫道:“加油!”  男子微微不解,然后就見小雅要和他擊掌,男子隨即了然,和她拍了一下,隨即轉身攻向李艷陽。  兩人又斗七八招,依然難分高下,男子上下三路全部攻過,見奈何不了李艷陽,看了眼小雅。  “算了,今天認栽!”  小雅氣鼓鼓的說了一聲,那男子聞言點頭:“兄弟,你應該知道善惡,我雖然奈何不了你,但你也奈何不了我,若是我師妹出手,你的兩個朋友怕是沒法招架,所以我們不是想搶,是真怕傷了和氣,也想和你做個朋友,你不妨告訴我們身份名字。”  “不好意思,名字告訴不了,實不相瞞,我們是偷偷跑出來玩得,否則回去我師父會罵我的,還會連累我師兄師姐受到責罰!”李艷陽說著看了眼龍天澤和張九九,兩人迷糊一下,隨即點頭,龍天澤很有師兄的樣子,提醒道:“小師弟,咱們得走了,否則趕不上飛機了!”  李艷陽點點頭,提防的看了小雅師兄妹二人一眼,轉身便走,直到上了出租車這才微微放心。  “小師弟啊,不用擔心了!”  龍天澤自然不敢跟師父搶副駕駛坐,此刻和張九九坐在后排,看著李艷陽笑瞇瞇的說。  李艷陽回頭道:“別墨跡,趕緊訂機票,現在去機場!”  龍天澤看出師父的緊張,訕訕一笑,點了點頭。  機票訂好,龍天澤猶豫了一下,道:“師父,那石頭是什么啊?”  李艷陽搖搖頭,沒有說話,龍天澤見師傅不肯說,只以為關系重大,也不再問,哪里知道李艷陽也不認識。  看著李艷陽三人離開,小雅嘴角掛笑,男子道:“咱們也別玩了,早點回去,問問師父,他是什么路數,我沒試出來。”  小雅點點頭,道:“不過應該和咱們不是一路,應該是我師父那個路子。”  男子隨即恍然,道:“那個石頭到底有什么古怪?”  “古怪是有,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但我能感覺到它的不同,估計師父見了能知道。”小雅說。  聽小雅說道她師父,男子點點頭,那位可和他們古武不是一路,古武尚在人間,人家的路數可是能和天斗的,當初師父的這個寶貝女兒不學武他們還覺得可惜,但自從見識了那位高人的手段,他們才知道,師妹不僅不會比他們差,還會更厲害。  兩人直接返回海峽對岸,如果李艷陽知道他們來自海灣省,一定會詫異不已,因為兩人口音絲毫不像閩南風味的海灣話。  小雅回到家里,面對的是父親的詫異:“你們怎么回來了?我看信號往北去了!”  小雅微微一笑,道:“好啦爸爸,追蹤器被......嗯.......被師兄送人了!”  “胡鬧!”小雅爸爸,一個一身唐裝的老頭看著男子呵斥一聲,老來得女,甚是寵愛,女兒也乖巧聽話,雖然有時候古靈精怪頗為調皮,但向來不算胡鬧,是以從來不忍心苛責,但對徒弟,那就是一天一地,兩重待遇了。  小雅的師兄陳南苦澀一笑:“師父,師妹這又是栽贓陷害,東西在她身上,我上哪拿去,是她給我,用來追蹤一個人了,對了,您看一下,他們現在在哪?”  蕭遠聞言道:“到蘇杭一代了,不過你們追蹤別人干嘛?什么人?”  陳南聞言道:“那家伙二十左右,武功和我旗鼓相當,我懷疑也是世家的人,聽口音是北方人,但他不報名號,我也不知道。”  蕭遠聞言不禁驚訝:“和你旗鼓相當?北方.......難不成是冀省的?二十左右......和你差不多.......沒想到章家又出天才了!不過肯定不是老章頭的孩子,應該是又找到好苗子了.......看來有空得去大陸一趟了,要不然都不知道幾個老朋友的能耐了!”  小雅聞言道:“爸爸,不一定也是古武世家的,他好像和我們是一個路數!”  “我們?”蕭遠皺眉疑惑一聲。  “咳咳,是我師父.......”小雅尷尬道。  “哼!就不該讓你跟他學!現在就胳膊肘往外拐了,以后還了得!記住,你姓蕭,可不姓那勞什子的許!”蕭遠氣道。  小雅看到老爸吃醋,趕忙撲倒爸爸身上,吧嗒親一口:“知道了爸爸,哪有往外拐啦。”  蕭遠終于高興幾分,道:“別以為你師父就厲害,他能和天干也沒法跟我斗,我分分鐘就滅了他!”  “是是是,爸爸門徒上萬,別說我師父了,總統都敬您三分呢!”小雅笑道。  “什么總統?省長!”蕭遠糾正道。  小雅吐吐舌頭:“是是是!”  “對了,你怎么說那家伙和姓許的一個套路?”蕭遠又問。  “哦,因為我看到一個特殊的東西,他也看中了,所以我懷疑他有這方面的能力。”小雅說。  蕭遠聞言不禁皺眉:“和阿南比武旗鼓相當,還具備你師父那個路數的能力.......怎么可能?!”  小雅搖搖頭,也覺得有點不可思議,所謂術有專攻,這家伙兩方面居然都會,她都有點懷疑那家伙到底看沒看出那東西的問題,不過五千萬都不賣,應該是看出了吧,否則真解釋不通。  聽到小雅嘀咕著,蕭遠道:“別以為就你爸爸有錢,人家章家的都是入駐中楠海的,也不差錢!”  小雅聞言點頭,然后起身道:“我去找師父!”  蕭遠皺眉,但也沒阻攔,道:“回來吃飯么?”  “回來回來,師父那的飯我可吃不下去!”小雅答了一聲,歡快的跑了。  蕭遠向著陳南揚揚頭,陳南了然而去,自然是親自送師妹過去。  把小雅送到一處有七層高的巨型別墅,陳南沒有進去,這個別墅可不是誰都能進的,除了傭人和小雅,就連很多慕名請教的商業巨賈也不得而入。  這里在外界看來這是有點神秘,但在某個圈子,這里是圣地,因為關于這里,有一個半真半假的傳說,據說每次海灣大選之前,都會有幾個人來拜訪,但許其亮并不會每個都在別墅里接待,而能進來的客人,出去之后不久,就大選勝出了!  關于這點,陳南有請教過師父,一反常態,師父居然沒有謾罵,只說了一句別什么都好奇,就此打住!  這一句所答非所問便已經印證了七七八八,讓陳南咋舌不已,當然,這并不是說許其亮有左右大選的能力,因為他也不幫任何人做法,只是他能看出走勢,比如上任“總統”,就沒來拜訪過,他的對手倒是來了,但沒進門,結果,總統沒來,最后也勝任了。  這里在上流圈子充滿神秘,陳南真想借小雅的光進去一次,就看看這七層樓里到底都放著什么寶貝,因為他問過師父,一個人住這么多層,不空曠么,師父說:不會,還怕裝不下呢........  “回去時候給我打電話,我來接你。”陳南對向著別墅內走去的小雅說。  小雅回身點頭道:“知道了,辛苦師哥了。”  陳南笑著揮揮手,開車離去。  雖然七層有點多,但小雅知道,師父固定的活動地點就那么幾個,這個時間,形近傍晚,師父不在一樓就是在頂層了。  來到樓頂,師父傲然而立,不知道是看彩霞還是看著什么,總是一副高深悠遠的模樣,仿佛他的眼界一直都在億萬光年之上的星空。  “師父,老抬頭也容易得頸椎病的!”小雅笑著說。  一席灰色長衫,永遠一塵不染,年近古稀的老人也不回頭,聽到腳步他就知道是自己的關門弟子來了,終于笑著收回目光,轉身,眉如遠山,笑眼彎彎,眼尾紋都帶著不加掩飾的笑意。  “回來啦?不是要多玩幾天么?”海灣第一高人,與天才、鬼道齊名的圣手許其亮笑道。  “是啊,但是遇到個怪人,所以就回來了。”小雅道。  “哦?”  小雅隨即便把佛山一行遭遇說了出來。  “石頭倒未必有什么古怪,有氣息也不足為奇,興許是動物化石,不過那個孩子倒是有點意思,居然能和那個陳南打成平手,不過你確定他看出了石頭的古怪?”許其亮道。  小雅點點頭:“我覺得應該看出來了,否則再不喜歡錢,也不應該如此鎮定啊。”  許其亮點點頭。  “不過師父,怎么可能有這么厲害的人啊,他才二十歲左右啊,能看出那東西都不可思議了,怎么還能那么厲害呢?”小雅問。  許其亮微微一笑:“本就一脈。”  小雅微微詫異,許其亮笑道:“你才十五歲啊,都能看出那東西了,就不行人家二十也能看出來?”  小雅吐吐舌頭,又道:“不過動物的化石怎么可能還有氣息呢?得多少年才能成化石啊。”  “那不一定,埋在地下,機緣巧合,氣息未散也是有可能的。”許其亮倒沒在意小雅口里的石頭,對那個年輕人充滿好奇,問道:“是粵省人?”  小雅聞言搖頭,道:“師兄說是北方人,我把爸爸放我身上的微型追蹤器放他身上了,我爸爸說他現在到蘇杭那邊了。”  “什么?蘇杭?”許其亮突然震驚道。  小雅被嚇了一跳,點點頭。  “李青龍!”  聽到師父脫口而出的三個字,小雅微微詫異,就這么一個信息,師父就猜到是誰了?問道:“師父,你認識他?”  許其亮搖搖頭,沒有說話,轉頭看向天際,不是在看彩霞,而是等待那個變形之后不曾再次復原,似乎就那樣子了的北斗七星出現。  李青龍,他不認識,但如雷貫耳啊!  當初看出北斗七星變形他就和天才鬼道聯系過,自然知道這個名字,所以對蘇杭二字尤為敏感,小雅一說,他登時就想到了那個家伙,一樣,二十多歲,據說還能開天眼.......  難怪他懂玄術會武功,玄洪門的人,不一向都實力強橫么,那個老瞎子要不是年少輕狂去玩火*,也注定是國寶級別,又怎么在俗世中郁郁而終,他之于今日的所謂天才鬼道,就如金庸武學中王重陽之于東邪西毒,四人聯手,又豈能撼他分毫。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现金网-彩38 三分排列3-彩38 三分28-官网 5分时时彩-官网 波兰好运彩-官网 大发PK10-彩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