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戰國之平手物語 > 第二十五章 故人新面(中)

戰國之平手物語 第二十五章 故人新面(中)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一番有意無意的寒暄敷衍過后,佐佐成政終究是身負重托而來,怕耽誤太久夜長夢多,忍不住要往正題上靠近了。

    他抓住平手汎秀低頭飲茶的功夫,狀似無意地向窗外望了一眼,長嘆一聲,深深感慨道:“自天文、永祿以來,每逢冬日,一次勝過一次更寒冷,到今年更是積雪成災,席卷列國,令千萬百姓心驚膽戰。天地之威,其怖如斯!”

    “是啊,與天地相較,我等拼盡終生心力所做的事情,亦只不過是渺渺滄海一粟而已。”平手汎秀隨口接到,“有些人自恃位高權重,兵強馬壯,就自以為了不起了……那便是缺了這點仰觀日月臥看星辰的情懷。”

    “哈哈……”佐佐成政爽朗一笑,“要說起來,你以前曾同我講過,寒暑間的變化,海波的起伏,土地的震蕩,這些令我等聞之色變的事情,但是對于山岳河川而言卻是殊不足道的。人力衰微,誠不可與天時爭鋒。”

    “以前好像的確說起這個……還在尾張吧?”

    “是的。在那古野城……抑或是古渡城來著?也是冬日賑災,當然比這次程度輕多了。那時你說的‘天時固不可測,人事卻可盡力而為’,我可是銘記到了今日。”

    “是嗎……說起來我也好久沒回過尾張老家了……不知可還安定否?”

    “想我尾張農產豐腴,商路繁茂,只要未逢戰亂,自是平安樂土,百姓們安度寒冬是沒什么問題的。”佐佐成政終于把話扯到這上面,他臉上神情不變,心下卻開始微微發緊,嗓音也略微高了些:“只恨甲斐武田背信棄義,舉兵來犯,令愛知、知多等地蒙受刀劍荼毒,二郡領民,恐怕會有不少人無法捱過了……”

    “武田信玄此人,果然是狼子野心。”平手汎秀毫不猶豫地做了定性,“明明往日與織田立下盟約,轉眼便可撕毀協定,實在毫無信譽可言。不過見那廝與今川、北條的舊事,這一點倒也并不令我吃驚就是。”

    “身逢戰國亂世,還講究信譽的人,可是越來越少了……”佐佐成政心下稍定,表情卻開始變得有點憂國憂民起來,“可不僅是盟約而已啊!彈正大人,本來是有心與武田家結為兒女親家的!對方既然毀諾,本家的正室夫人之位,卻是虛懸不能決了。”

    這件事情,在尾美和甲信,可謂是人盡皆知的。

    最初兩家化敵為友的時候,是信長將養女嫁給武田勝賴,后來這位女士不幸早逝,就由織田信忠迎娶武田家的松姬,作為補充。

    當時武田信玄心憐閨女年幼,沒有正式送過去出嫁,但一應禮節都辦齊了。松姬的稱謂變成“新館御料人”,待遇也由自家公主改為“友方大名暫時寄居甲斐的女眷”來處理。

    聽到此處,平手汎秀聞弦歌而知雅意,隨口罵一句“果真無恥”,接著呵呵一笑,作出恍然大悟的樣子,不輕不重地將手中茶杯擱在面前的小桌上,淡淡說到:“原來佐佐殿今日前來,竟是為了提醒我,不要學武田信玄一樣,背棄往日定下的婚約。”

    “……嗯……”佐佐成政心下暗道不妙,趕緊運用起“甩鍋大法”來:“這從何說起?相識多年,我難道還會懷疑你嗎?信忠大人也是沒有半點擔心的,只是有幾位年長的一門眾,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罷了……”

    雖然說的大致是實情,但一向自覺剛直不阿的佐佐成政,其實很鄙視自己推卸責任的行為,不由得臉色有點發紅。可是為了肩上的任務,也不得不硬著頭皮說下去。

    “是這樣啊!”平手汎秀很詭異地笑了一笑,很快又低下頭去,臉上不知是喜是怒,“看來這些年……你還是多少變了一點,至少基本的場面話,還是可以毫無障礙地說出口了。”

    佐佐成政聞言愈發尷尬,低頭默然不語,做聽天由命狀。

    其實,兩家本來就為兒女締結了婚約,確是不容更改的事實。現在局勢這么亂,要求對方趕緊兌現,理論是完全合乎人情的。

    反倒是平手汎秀,不管是拖延不辦,還是顧左右而言他,都會有“暴發戶瞧不起以前窮朋友”的嫌疑,輿論和義理上大是不利。

    可是,佐佐成政這個人,在處理內部關系上面,可謂是個坦坦蕩蕩的君子,而且還繼承了柴田勝家喜歡擺譜好面子的特色。

    于是君子可以欺之以方。

    明明是在討要“合法利益”,但總覺得心虛臉紅,仿佛一出了聲,就是懷疑老朋友的誠意,有損大家多年結下的深厚情誼。

    更何況地位與氣場確實相對要弱。

    所幸的是,平手汎秀似乎只是稍微吐槽一下而已,并不打算為難他,輕哼了幾聲,反而倒放軟了話頭,主動替對面開脫起來:

    “我倒也不是無法理解……畢竟強敵虎視眈眈,多一份力就多一分勝算,織田一門眾的那些大人們會感到著急,乃人之常情罷了。只是……”

    說到這平手汎秀臉色一正,肅然起身:

    “我已經在御所怒斥了松永家的楠木正虎,誓要與武田逆賊不同戴天了,此事近畿人盡皆知,難道我還有與他媾和的余地嗎?如此赤誠之心,難道仍不能令所有人明了嗎?那樣的話,就實在太讓我心寒了……”

    這時佐佐成政越發不好意思了,開口欲言又止:“其實……唉……”

    見狀平手汎秀興味闌珊地搖搖頭:“剛才說你變了,果然不錯。以往的佐佐內藏助,素來是有一說一,何時竟如此謹言慎行了?”

    佐佐成政嘆道:“……因為真話總是很難聽啊!”

    平手汎秀嗤之以鼻:“我們認識這么多年了,你也不是第一次對我直言批駁了……”

    “……好吧,既然如此,我就直言不諱了!”佐佐成政咬了咬牙,下定決心,猛然抬頭:“……大家當然不懷疑你對武田的敵意,可是,對武田的敵意也不一定就意味著對織田的友好……”

    話音落地,平手汎秀頓時皺緊了眉頭,目光開始不善起來。

    而佐佐成政卻是面無表情,正襟危坐,煞有介事。

    沉默良久,平手汎秀臉色連續變了幾下,并沒有發怒,反而化作一笑:“哈哈,看來佐佐內藏助的變化,終究是表象,實質仍是讀古書讀成榆木腦袋,不通世事的愚直之將!”

    “說得沒錯啊……”佐佐成政點點頭大方地承認下來,而后眼帶希冀,微微趨前,一字一句道:“平手甚左衛門向來最擅長察言觀色揣摩人心了,但我一向相信他內心深處,仍是赤誠的君子。”

    此言一出,平手汎秀訝然錯愕。

    片刻之后方才反應過來,一笑掩飾過去,雙目微垂,忽而又說到正題:“你家的松千代丸那小子,倒也見過幾次……勉勉強強算是有資格當我女婿。”

    “這可——”佐佐成政一時不知該如何措辭,“那就替犬子,多謝垂幸。”

    “做父親的,總與孩子們聚少離多,實在舍不得我家雪千代遠嫁……然而身為武家之女,自有她應付的責任。既然時局需要,我這就安排她提前出閣吧。”

    平手汎秀雙眼微微失神,語調亦極蕭瑟,但話中含義卻是很明確。

    佐佐成政心頭大石總算落地,趕緊伏身說:“如此甚好,想來織田家上下,都會感念……”

    卻不想話未說完就被打斷。

    “先別急著感念了。”平手汎秀揮了揮手,“有件事情,可能要勞煩你。”

    佐佐成政聞言一愣,但旋即拍著胸脯道:“不知是何要事?我拼著性命,也會完成所托。”

    “倒不至于拼著性命……”平手汎秀抬起頭掃了一眼,立刻又移開目光,“話說,你大概也知道了,年前松永逆賊,被武田說動,大軍圍攻京都御所的事……”

    “確有耳聞。”佐佐成政道,“此等無法無天,死有余辜,但我聽說,平手家軍勢解了京都之圍后,松永軍逃向了比叡山,獲得了延歷寺的庇護……這可難辦了。”

    “是啊。”平手汎秀依舊是低垂著目光,輕輕點頭,“延歷寺干系重大,不能輕易攻打。所以我就偃旗息鼓,暗中派人調查比叡山的情況……結果發現一件比庇護松永軍更嚴重的事情。”

    “更嚴重?”佐佐成政好奇心漸漸升起。

    “還記得刺殺織田彈正的元兇嗎?一個是甲賀的杉谷善住坊,另一個是……”

    “伊賀的伊賀崎道順!”佐佐成政猛然睜大眼睛,目中全是怒意,“我化成灰也忘不了這兩個名字!杉谷善住坊已經伏法,伊賀崎道神卻至今不知所蹤!真是我織田家的奇恥大辱!難道說……”

    “沒錯,我派人調查之后,發現伊賀崎道順,很有可能就藏匿在比叡山上面,但是,正如你所說,延歷寺是很麻煩的……”平手汎秀面露苦澀。

    “……我明白了!你現在身為刑部少輔,三國守護,如果貿然攻伐山門古剎,可能帶來意想不到的后果。”佐佐成政神色篤定,認為自己明白了前因后果,“但我佐佐成政身份還沒那么高貴,就算肆意妄為一點,也只是‘鄉下武士’的個人行為罷了!過幾日準備好了,我便帶人尋個借口殺上比叡山去,而后平手軍再以調解之名過來接應即可!”

    “只是要委屈你,成為佛門之敵……”平手汎秀稍稍抬首,眼底忽然帶了一點復雜難明的情緒。

    “既然是為故主報仇,雖死亦往,何況只是一點名譽?最多事后我切腹認罪便是!”佐佐成政淡然道:“如果真到了那一步,犬子就拜托了……至于剛才所說的那件事情……”

    “……此事了解之后,我會親自送雪千代去岐阜城的。”平手汎秀復又低下頭去。

    “感激不盡。”佐佐成政神色堅決地點點頭。

    “不,這話該我說才是……”平手汎秀卻是緩緩搖了搖頭。

    :。: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越南时时彩-彩38 三分排列3-彩38 极速11选5-彩38 湖南幸运赛车-官网 大发购彩-彩38 大发奔驰宝马-彩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