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女生小說 > 朝歌嘆晚欲長安 > 第六百七十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冬竹撫摸著月末的頭發,沉默不語,他知道言語永遠是蒼白無力的。

    君龍澤命不久矣,本應該在西北大軍折回之前,君臨便已經登上皇位。

    可偏偏在那一晚。

    寧靜的黑夜下暗藏著對權力的渴望。

    在眾臣之下,宣布君臨繼承皇位那一刻,金鑾殿外鑼鼓喧天,眾人皆是一驚。

    紛紛往殿門外看去,黝黑的夜中走來一身披盔甲之人,手提利刃,利刃的前頭還滴著鮮血,宛若地獄中的羅剎。

    君臨臉上帶著笑容坐在龍椅上居高臨下的睥睨著臺下之人,“四王爺的西北軍行動可真快,莫不是前來看寡人登基的?”

    君乾了然,“若是本王爺沒有記錯,還未登基便自稱寡人,那可是殺頭的重罪,不知太子可偏偏承受的起?!”

    君臨大笑幾聲:“四哥比起寡人也不逞多讓,戎裝帶劍上殿也是殺頭的死罪。”

    君乾莞爾,“既然你我兄弟二人都是死罪,不如比試一番可好?”

    “那?”君臨驚詫的挑眉,“皇兄今日莫不是來拆臺的?今日寡人登基大典,皇兄若是識趣一些,說不定寡人能放你一條生路。”

    君乾輕哼,“放本王一條生路,那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話音一落,大批身著盔甲之人涌入殿中,將戰戰兢兢的群臣包圍起來。

    君臨瞧著涌進來的士兵毫不意外,“看來皇兄是有備而來,寡人這皇位怕是做不安穩了。”

    君乾回應:“你登基稱帝可會放過本王?”

    君臨冷笑:“若是今日你登基稱帝那你又可會放過寡人?!”

    君乾毫不猶豫的回答:“不會。”

    君臨眸子陰暗,“寡人也不會。”

    君乾冷笑,“既然如此,又何必多費口舌?”

    君臨不屑輕哼:“你以為你能夠這么輕松的走到這里嗎?”

    “所以這是一個陷阱?”

    “要不然呢?”君臨攤攤手,“你也知道皇位只有一個,無論誰登上去,剩下的就都得死!”

    君乾輕笑:“如果你是說外面的那一些,可惜…已經被本王解決掉了。”

    君臨搖搖頭,隨手一揮,金鑾殿的兩側涌出大批的黑色盔甲的戰士與原有的士兵刀劍相對。一觸即發。

    君乾“嘖嘖”兩聲,感慨萬分:“不愧是父皇最寵愛的皇子,連同做事都和父皇一樣,今夜你是三王爺還是大王爺?亦或者是父皇?”

    君臨嘴角微微上揚,“那皇兄又扮演什么角色呢?是被廢的三王爺還是被殺死的大王爺?”

    君乾嗤笑一聲,“怕是讓太子失望了。”

    大手一揮,黑色盔甲的士兵紛紛將兵刃對準君臨,嚴陣以待。

    君臨蹙眉,神色驟然大變,“看來皇兄才繼承了父皇的衣缽。竟然能讓大內侍衛為你所用!”

    君乾冷笑:“不是他們為本王所用,只不過他們的兒子臣服于本王。君臨,看來今日你要坐一次大王爺了!”

    話音一落,手指揮下,千軍萬馬奔涌上前,君臨咬咬牙,赤手空拳擰斷幾個人的脖頸,從他們的手中奪下利刃,浴血奮戰。

    不知殺了有多少,鮮血流滿一地,君臨的身上亦是血跡斑斑,多處刀傷,禁軍前赴后繼,很快,便體力不支。

    癱倒在地,禁軍趁機擒住,君乾提著手中的利刃,毫不留情的向君臨揮去。

    “住手!”

    遠遠傳來一句聲嘶力竭的聲音,君乾手一頓,怔怔的轉過頭去,看見葉安安提著衣角飛奔前來。

    臨近之時,葉安安停住腳步,滿臉恨意的注視著君乾,嘲諷道:“四王爺這是做什么?弒弟奪位果真是四王爺的風格!這么多年都不曾改變你陰險的本性。”

    君乾痛心疾首的說:“你便是如此看我?”

    “你的所作所為讓我如何看你?當初背棄我,火燒朝歌的罪魁禍首是你,現在弒弟奪位的也是你!這一樁樁,你讓我如何看?!”

    君乾咬牙,劍指君臨,“你問他!如果今日是他登上皇位,可曾想過放過我?!我只不過是先下手為強!”

    葉安安冷笑,“好一個先下手為強,你不過是想坐擁權力和天下,何必說的這般冠冕堂皇?!”

    隨后又道:“仞家軍馬上就到,君乾你還是束手就擒吧!”

    “仞家軍?”君乾冷哼,“那也要看他們是否能抵擋的過本王的四方軍!”

    葉安安不禁有些慌張,“四王爺運籌帷幄,看來對于這個皇位是勢在必得了。”

    說著快速撿起手中的劍,架在自己的脖頸上,威脅道:“放了君臨,否則我死在你的面前。”

    “安兒!”

    君乾大驚失色,“不要做傻事!把劍放下來,一切好商量!”

    葉安安嗤笑:“放了他,否則沒得談。”

    君乾咬咬牙,吩咐下去:“將太子收入天牢!終身囚禁。”

    葉安安眉頭緊鎖,“是放了!不是囚禁!”

    鋒利的刀刃劃向脖頸,鮮血瞬間奔涌出來。

    這一動作讓君乾徹底慌了,連聲道:“好!好!烏歸放了君臨!安兒你把劍放下…本王答應你放了他!”

    葉安安莞爾,目光落到烏歸身上,轉頭對君乾說:“讓烏歸護送君臨離開長安!”

    “好好!”

    君乾哪敢不應。

    隨后葉安安看向烏歸,陰晦不明道:“烏歸你發過誓,這一輩只效忠我一人,后來的事算了,我只要求你這一件事,安全的送君臨出城!”

    烏歸咬咬牙,應下,“屬下明白。”

    說著扛著已經昏迷的君臨離開,臨近葉安安身旁之時,葉安安伸手撫摸君臨血跡斑斑的臉,滿懷歉意的說:“君臨…對不起…”

    直到烏歸消失在金鑾殿的黑夜中后,葉安安才松開了劍,“咣當”一聲跌落在地,隨后眼前一黑,跌倒在地。

    “安兒!”

    是君乾歇斯底里的叫聲,可惜,葉安安聽不到了。

    等醒來之時,身旁候著司徒敬正在研磨藥材。

    “司徒叔叔…”

    葉安安吃力的坐起身來。

    司徒敬聞聲趕緊上前,問候:“怎么樣?可還有不舒服的地方?”

    葉安安咬著嘴唇,搖搖頭。

    “司徒叔叔…外面怎么樣了?我睡了多久?”

    司徒敬嘆了一口氣,“你睡了半個月了,新皇登基,天下初定。”

    “新皇登基…”葉安安滿眼的落寞,“到了最后還是功虧一簣…韞玉呢?月末和冬竹在哪?”

    司徒敬緩聲道:“韞玉因為參加了反叛,所以派往西北,駐守邊疆,永世不得回長安。至于月末和冬竹就在老夫之前藏身的隱秘之所。”

    葉安安苦笑,對于這樣的結局毫不意外,“君臨的傷勢可曾好一些?”

    “君臨?”司徒敬驚詫。

    葉安安意識到不妙,“君臨沒有去找你?我讓烏歸帶君臨出城的!”

    司徒敬嘆了口氣,“向來皇位之爭,都是斬草除根,太子現在被關在天牢里,估計命不久矣。”

    “怎么會這樣?!”

    葉安安驚慌,掀起被褥,就往外跑,她要去找君乾。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三分排列3-彩38 五分PK10-彩38 快乐5分彩-彩38 五分快乐8-官网 现金网-彩38 大发11选5-彩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