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女生小說 > 朝歌嘆晚欲長安 > 第六百七十一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尋到君乾時他正在御書房議事,葉安安不顧侍衛阻攔,灑了把迷魂香便飛奔入內,見到君乾后,卻又硬生生的停下步伐,站在房堂中央。

    看見葉安安前來,君乾喜形于色,嘴角不自覺的上揚,隨后環顧一圈左右兩側的大臣,沉聲道:“先下去吧。”

    “臣告退。”

    大臣也是明眼人,連忙退下,空蕩的房間只留下葉安安和君乾二人。

    君乾連忙起身,“安兒,你醒了?”

    行至身旁,“怎么樣?可有不舒服的地方?”

    伸手想要握住葉安安的肩膀,葉安安不可抑制的往后一退,躲閃開來。

    君乾心頭一痛,失落的松開手,垂眸,看到葉安安通紅的雙腳,又是一陣緊張,不禁責怪道:“怎么又忘記穿鞋了?不是說你身體不好嗎?這次你大病…”

    “君乾,夠了!”

    葉安安低聲怒吼,打斷君乾的話,譏笑:“你不覺得惡心嗎?君乾收起你假惺惺的面容,我不需要!”

    君乾滿眼受傷,“你認為我對你的好都是假惺惺的嗎?”

    “難道不是嗎?”葉安安嘲諷,“不是你親口說的嗎?難不成你忘了?無妨,你忘了,我便幫你回憶回憶,云崖山上,可是你親口說的你不愛我!”

    “安兒,你聽寡人給你解釋…”君乾一臉的慌張,“其實…是父皇拿寡人母妃的性命要挾寡人打開城門的…”

    葉安安怔怔的看向君乾,只有無盡的冷笑,“晏貴妃已經死了,如今你拿她做擋箭牌,君乾…你真夠狡猾的!”

    君乾不可置信的看著葉安安,“你是這么認為的?安兒,你不應該這樣?不應該這樣想…”

    “我不應該這樣?我應該什么樣?像個傻子一樣任你玩弄于股掌之中?君乾…我真的受夠了!受夠了愛你,受夠了恨你,甚至是欺騙!”

    “如果不是你打開城門,朝歌不會亡,父皇母后不會死!如果不是你引狼入室,我們的孩子…云安他就不會連睜開眼睛看這個世界的權利都沒有…”

    “君乾…或許你有你不得已的苦衷,那你何曾想過我?你的一念之差,就要我最愛的人為你陪葬!朝歌萬千百姓!他們的性命我們拿什么來還?!”

    葉安安怔怔的站在原地,冰冷的聲音,淚流滿面的聲聲哭訴著所有的悲傷。

    君乾啞言,悲痛欲絕的注視著葉安安卻硬生生說不出辯解的話,“安兒…”

    葉安安忍住哽咽的沖動,冷漠的詢問:“你說你會放君臨離開…他現在在哪?”

    君乾躲閃著目光,避而不答,“寡人不知道。”

    葉安安冷笑,“到現在你還要欺瞞于我,你答應我放過他,為何要將他關進天牢?!”

    君乾眸子中閃過一絲狠戾,“放虎歸山,寡人做不到!”

    葉安安冷眼看著,話也沒說,轉身離去。

    君乾連忙追了上去,剛踏出金鑾殿,葉安安便昏倒在地。

    君乾守了葉安安三日,卻仿佛像是只守了三個時辰一般。

    腦海里回蕩著司徒敬的告誡,兩年之期已至,就算是醒來,也活不過一日。

    葉安安醒來那日,殿中候著七八個宮女為其梳妝打扮,鳳冠霞帔,傾城又傾國。

    皇宮中舉行了一場盛大的婚禮,九層高臺上,君乾小心翼翼的牽著葉安安的手,與其共享百官祝賀。

    “安兒…你是寡人的皇后,唯一的妻子。”

    “君乾…你知道嗎?”

    “我一直都在期待一場婚禮,不需要有多么的豪華,甚至也不需要別人的祝福。可是我失望了一次又一次,今日,我終于等到了…可是再也沒有以前的那種感覺…”

    說著,鮮血從嘴角流出,跌倒在地。

    君乾驚呼,連忙扶著葉安安。

    “君乾…記住是你害死了我,害死了我們的孩子…是你親手毀掉了我們所有的幸福…我要讓你這輩子永遠都生活在痛苦…中…”

    “我恨你…生生世世…”

    “安兒,對不起…對不起,都是寡人的錯,都是寡人不好…”

    天澤十三年,皇后葉安安大婚當日離世,皇上從此不問朝政,為皇后修葺一座朧月殿,日日守護。

    大婚當日,廢太子君臨在天牢中神秘失蹤,不知去向。

    后一個月,朝歌遺孤現世,原是仞家軍統帥韞玉后改名為朝帝,率領大軍勢不可擋的攻入天澤,后又有北戎等多方協助,一時間,天澤大軍潰不成軍。

    不出二十日,便抵達長安,長安百姓人心惶惶,但長安有高大的城墻易守難攻,不過攻下也只是時間的問題。

    準備進攻長安的前夕,有一儒雅的男子帶著一軟綿綿的娃娃進入皇宮的朧月殿。

    正守在葉安安身旁的君乾聽聞有動靜,大聲呵斥,“干什么的?!寡人不是說無論什么事情都不玩來打擾寡人嗎?要打就讓他們打!”

    “這可不像一國皇帝的作風。”

    熟悉的聲音響起,君乾轉頭看去,望見季風緩步入內。

    嗤笑,“你是來看寡人笑話的?還是過來炫耀你們即將取得的勝利?”

    季風搖搖頭,“過來看看安兒…”

    目光落到躺在冰床上的葉安安,睡得是那般的安詳。

    “君乾,你可記得你曾許諾過我一個承諾。現在你已經是一國之主,應該兌現了。”

    “好!”

    君乾看看起身,頭發凌亂,滿身的酒氣,“說吧,你想要什么?宮中的奇珍異寶隨便拿!想要什么就拿什么!”

    季風緩緩的搖搖頭,“我只要一樣,葉安安的尸體。”

    “你說什么?!”

    君乾猛地睜大眼睛,暴怒道:“除了葉安安,別的什么都可以!”

    “我只要葉安安。”

    “你敢不敢再說一遍!”

    說著,猛地上前拽著季風的領口威脅道。

    季風還未開口,忽然聽到一陣哭聲,君乾低頭一看…竟是一個軟綿綿的小娃娃正扯著季風的衣袖。

    心頭忽的一軟,松開了手。

    “孩子多大?”

    “再有一個月便一歲了。”

    “九個月…你什么時候有的孩子…如果當初我和安兒的孩子沒有死的話,應該也有這么大了…”

    季風“嗯”了一聲,彎腰抱起娃娃,哄道:“云安不哭…季風爹爹在…”

    君乾猛然一驚,驚詫的看著孩子,問:“你同他叫什么?!”

    “云安,云鶴神醫的云,葉安好的安。”

    君乾徹底驚呆住了…接連往后退數步,“這不可能!這不可能!云安已經死了!司徒神醫說,云安一出生就沒有了呼吸…”

    “確實沒有呼吸,只不過后來救了回來…君乾,他是你的孩子…”

    “真的?”君乾眼眶泛紅,無論他相信與否,他寧愿相信他的云安沒有死…

    輕輕的撫摸著云安的臉頰,看著他和葉安安一樣的眸子,莞爾一笑。

    許久,道:“你想要什么?”

    “放棄抵抗。”季風毫不猶豫的說道:“擁護朝歌遺孤,這孩子有一半朝歌的血脈,如果你甘愿將皇位拱手相讓,我敢用性命擔保,這孩子日后定能繼承朝帝的皇位!”

    君乾輕笑,留念的看著軟綿綿的娃娃,“不必了。”

    季風眉頭一皺,“你要拒絕?”

    “不…我會將皇位拱手相讓。這孩子就讓他做一個悠閑的王爺,一輩子不參與皇位爭奪之中,平平安安度過一生。”

    “好。”

    季風留給君乾父子一些時間,臨別時叮囑一句,“其實還有一個條件…”

    “什么條件?”

    “斬草除根,況且你對于朝歌犯下的罪行,是沒有…”

    “放心…寡人會以死謝罪的。”

    “多謝。”

    季風抱著云安匆匆離開,行至門口之時,君乾叫喚住季風。

    “不要告訴孩子他的身世。如果他有所懷疑…就告訴他…他的父皇母后很愛他…是他的父皇對不起他母后…”

    “好。”

    天蒙瓏瓏的亮,微光灑進朧月殿中,君乾輕輕握住葉安安的手。

    “安兒…天亮了…你怎么還不醒呢?罷了…無妨,寡人陪你。”

    天澤十三年,朝歌進攻長安的清晨,天澤皇帝自殺于朧月殿,永遠陪伴著他的皇后。

    城門洞開,朝歌大軍不費一兵一卒攻入長安,朝歌復立,三國重新洗牌,季風和三公主為西北王侯,云安坐擁天澤,但年紀小,便養育在西北王侯身邊,韞玉時不時也會去看她。

    至于南夷改名為南疆,有一個神秘的部落執掌權政。

    —全文完—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3分快三-彩38 大发10分彩-彩38 永旺直播-永旺直播投注-永旺直播注册 3分快三-彩38 乐彩网-乐彩网注册-乐彩网网址 东京好运彩-彩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