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女生小說 > 朝歌嘆晚欲長安 > 第二百四十九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不想這一句話剛巧不巧被那兩位夫人聽到。

    率先出頭的朱夫人勃然大怒,指著月一斥責道:

    “你算個什么東西?!敢用錢來砸老娘!大家都看看,這個如初坊,賣了假貨,要用錢封口!”

    緊隨其后的李夫人也不善罷甘休,似乎再與朱夫人比較誰的聲音洪亮一般。

    “仗著葉四小姐!賣假貨還要封口!這都是什么世道!還讓不讓人活了?!”

    嘰嘰喳喳無休止的爭吵以及門外頭越劇越多圍觀的百姓。月一隨著葉安安學了這么長時間,再不懂,也知這誠信的重要性,若是如初坊賣假貨的事情一旦發酵,距離關門大吉的日子便不遠矣。

    “兩位請稍安勿躁,你們如此的喧嘩,我們也無法弄清楚事情的原委,這件事,我們如初坊一定會給兩位一個交代。”

    朱夫人死魚眼瞧了瞧月一幾眼,滿臉的不悅。

    “你算那根蔥?!讓你家小姐出來!讓葉四小姐來給我們一個公道!”

    “是啊!你算個什么東西?!能替你家主子說話?!還是葉四小姐做了虧心事?!多謝不敢出來見人?!讓你過來搪塞我們?!”

    “虧得我們還奉她為神女,做了虧心事,還不承認?!欺騙我們這些可憐的老百姓?!”

    月一暗自握緊拳頭,眉角聚滿了怒氣,卻仍要強忍住。

    “月一姐,去找小姐吧……”

    小關子情急的建議道,看這個情形,怕是小姐不出來他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月一一聽道小姐這兩個字,一口回絕。

    “不可……”

    “為何?”

    “小姐日理萬機,哪有功夫管這些閑事?!況且,我們連這一點小事都辦不好?!如何替小姐分憂解難?!”

    最為要緊的是,這珠寶的供應商是她主動推薦的,這出了事,讓她如何同小姐解釋?!這個碎玉軒,她定不會饒過王掌柜!

    此話一出,眾人皆是啞口無言,遙想曾經的云錦難求之事,確實是他們辦事不利。

    “月一姐,那現在怎么辦?”

    “先穩住他們的情緒再做打算。”

    “是……”

    月一從眾人堆中走出,站在中央,強扯著笑容。

    “奴婢是葉四小姐的貼身丫鬟,小姐有什么事都是由奴婢來處理,葉四小姐因為近日天氣炎熱,身體不適,無法前來,還望兩位夫人見諒。”

    放低姿態,話語中也沒有半點過錯可以挑剔。

    朱夫人與李夫人互視一眼,交換一個眼神。

    “誰知道是身體不適還是故意躲起來不見人?!今日之事葉四小姐必須給老娘一個說法。”

    “是啊!是啊!今日沒有個解決的辦法,就在這不走了!快點讓你們葉四小姐出來!”

    依舊爭吵不休,但是這沒完沒了的爭論,倒是引起了門檻處圍觀的百姓的厭惡。大都都受到過葉四小姐的恩惠。

    “不講道理的潑婦,葉四小姐是天澤的神女!你們算什么東西?!沒完沒了?!”

    “瞧瞧這丑陋的嘴臉!你們連神女的一片衣裳都比不上!”

    ……

    月一陰晦的抿嘴默默一笑,敢這般鬧事,也不問問你們鬧的起嗎?!

    “兩位夫人請見諒,我家小姐確實身子骨不好,托奴婢前來處理,不若這樣,這件事我們如初坊一定會仔細處理,寬限如初坊三日時間,一定給你們一個交代。若是如初坊的過失,也一定會向兩位夫人向天澤百姓誠懇的道歉,并補償你們的損失。”

    兩位夫人胳膊相互碰觸一下。竊竊私語。

    “這沒有見到葉四小姐,一個丫鬟說話能相信嗎?”

    “誰知道呢?萬一他們想賴賬怎么辦?都已經鬧的這么大了?!”

    月一看著他們小聲的嘀咕,擔心事態會越發的嚴重,開口誠懇認真的說道:

    “兩位夫人若是認為如初坊耍賴,大可讓家中的下人來如初坊督察,若是在這般無理取鬧的鬧騰下去……”

    說著上前幾步輕聲的說道:

    “不知兩位夫人的老爺是否同意?畢竟鬧的時候也要掂掂自己幾斤幾兩。”

    說罷,立馬往后退了幾步,臉上仍然掛著誠懇的笑容。

    “你個小賤蹄子!說什么呢?!”

    “奴婢說什么,只是希望兩位夫人認清現實。”

    “你!”

    朱夫人指著月一一副勃然大怒的模樣,旁邊的李夫人還算頭腦清醒一些,連忙拉扯住朱夫人勸慰道:

    “算了……若是老爺知道了,定不會輕饒我們!”

    “可是……”

    李夫人正正神色說道:

    “既然如此,我們便給你們三日的時間,三日過后,一定要給天澤的百姓一個交代!”

    “這是自然,三日后,一定會給大家一個合理妥善的交代,小關子,送客。”

    “是……”

    隨之兩位夫人的離去,門口圍觀之人也漸漸散去,可流言也在長安街頭以一種不可阻擋的姿勢散開。

    如初坊正對面的小巷子里,有一雙明暗不定的眸子正在注視著如初坊的一舉一動。

    “小姐,朱大人和李大人用不用請來?”

    葉安安望了望,見兩位夫人離去,擺擺手道:

    “算了,人已經走了。”

    “小姐,用不用請示公子。”

    “不過一點小事而已,如今這形勢,竟然還有人不知死活的想要對付我,真是有趣。”

    這四方動靜不小,因著大王爺君徵剛剛大婚,這任務盡乎落到君乾一人身上。四處準備,以防大戰開始。

    大將軍府的朝堂上唯一的死敵也中風了,竟敢還有人敢動她。這日子過得太平靜了,連對事情的敏感度也隨之降低。

    烏歸一頓,瞬間有些不知所措之感。葉四小姐果真是葉四小姐,想法是旁人所捉摸不透的。

    “小姐……”

    “烏歸,還要麻煩你一件事情。”

    “小姐,請吩咐。”

    “去碎玉軒把王掌柜的抓來,不過這事一鬧,應該已經跑了,所以還要麻煩烏歸了,再順便將王掌柜的底細查明。”

    “屬下明白。”

    “那兩位夫人嘛……我自己來旁敲側擊一下便可,只不過……我讓你調查的事情莫要同月一講。”

    “小姐,這是為何?”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大发3D-彩38 华彩彩票-华彩彩票平台-华彩彩票官网 大发3D-彩38 大发快3-彩38 抢庄龙虎-官网 天天快三-彩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