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女生小說 > 沉凰 > 第541章 用心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暮最終沒能如愿。

    不等生魂竄遠,寧姒就醒了過來,一千生魂皆在聚魂之力下歸于虛境。

    暮不得不接受這個結局。罷了,大不了再輪回一次,二十年之后她將攜更大的風雨重返這片天地。

    然而,事情的發展已經完全顛覆了她的預期。

    獨自走過陰森苦寒的黃泉路,卻并未到達冥府。濃霧涌來,連腳下的路一并遮了去,仿佛置身云端。

    她才真正慌起來。

    兩個身著素雅道袍的少年從濃霧中走來,宣讀將她囚入鏡野思過三千年的懿旨。

    “為什么?我不服,我不服。”鏡野是神的禁地,她不知道那里有什么,可從來沒有神能從鏡野出來,就足以說明問題。

    這不是囚禁思過,這是要讓她神形俱滅。

    “我要見太昊公。燭陰之心能者得之,這是他應允過的,我不過是輸了這一次,何以罰我入鏡野?我不服,我不去。”

    “去不去,由不得你!”道童拿出一個巴掌大的小葫蘆。這葫蘆看起來和人間裝酒的葫蘆沒有什么區別,卻輕而易舉就將暮收了進去。

    道童用力晃了晃葫蘆,厲聲道:“偷盜雀燈在前,屠戮人命在后,犯下此等大錯還敢狡辯,好好在鏡野反省吧!”

    ……

    日落月出,朝來夜退,這才是天地該有的樣子。

    寧姒靠在季牧之肩頭,注視著水面上倒映出的月亮,一動也不想動。

    一身疼得厲害,有些地方火辣辣的,有些地方是撕裂的痛,還有些是鈍痛,總之沒一處是不痛的。

    同時也累得厲害,喘氣兒都覺得累,吸氣時頂著胸口還疼,要是有人能幫她喘氣就好了。

    “你說,是真的結束了嗎?”一直沉默的季牧之突然開口問道。

    “也許吧!”寧姒也說不準。

    無命不是說會讓暮永遠離開世間嗎?就目前看起來,他好像是成功了呢。

    想不到在最后關頭鼎力相助扭轉全局的居然是無命,寧姒五味陳雜,幾次張嘴都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對了。”她突然坐直,扯到傷口疼得嘶了一聲,“藍伽是不是知道無命的計劃?”

    除了這個,她想不到能讓藍伽倒戈的理由。

    季牧之把頭靠在她頸窩上:“去問問她不就知道了。”

    ……

    藍伽很忙。

    想讓海獸和人相安無事的生活在同一處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在停戰之后,人們重回故土逐漸過上和以往一樣的安生日子,閑暇之余就想尋些有趣的事兒。聽說海城人獸同住,周邊臨縣的人都往這兒涌,就想看個稀奇。

    然而哪有什么稀奇給他們看?海獸離了水與人無異,既沒多個胳膊也沒少個腿。不過這倒是把海城的各行生意給帶起來了。要說戰后恢復最快的城鎮,海城堪居首位。

    要說藍伽也愿意在人獸共融上花心思,寧姒和季牧之來的時候她正在對新出的治城律令做最后調整。

    聽說季牧之來了,趕緊讓人進來,再把律令給他,讓他幫忙看看還有沒有需要補充調整的。

    回到海城,寧姒自然要先回寧家老宅,所以這一趟是阿錦陪著一起過來的。

    阿錦將帶來的籃子放在桌上,掀開遮擋的紗布,露出一個并不太大的柚子,掂重量怕是只有一斤左右。

    寧姒把柚子湊到藍伽面前,有些討好的說道:“這是樹上結的第一個新果,給你嘗嘗鮮?”

    藍伽翻個白眼,拿指甲戳了戳柚子皮:“就這個頭兒,有肉嗎?”

    “那當然了,薄皮蜜柚全是肉。”

    阿錦遞來刀子當場切開。好嘛,有是有,拳頭大一點兒的柚子肉,壓根兒沒有長開。

    寧姒尷尬笑道:“樹上還有倆,再過些日子都給你送來。”

    藍伽擺手:“先別管柚子了,我記得有人說等我幫了忙,就表演掐死自己給我看?”

    寧姒干笑不接茬。

    心道怪了,明明是藍伽做事不坦誠,怎么搞得她像是做賊心虛似的?

    季牧之拿著治城律令走過來,指著上面一行字道:“你這個不行。你看這一條,凡于鬧市聚眾斗毆者……”

    藍伽揮手打斷他,又把筆塞他手里:“這事兒也不能我一個人說了算,你有什么想法都標注起來,到時候再做個結合。”

    “也好。”季牧之在桌前坐下,認真標注起來。

    寧姒張了張嘴沒說話。

    算了,也不急在這一時。

    ……

    治城律令寫好,又經過多次討論,終于定下最終版本。

    公布律令那天,是藍伽和季牧之一起去的。一開始外界流傳這一種猜想,說海城是人族受到海獸挾制而不得不割出去的地,留下的人都是海獸族的人質。如今律令一公布,不僅從海獸一族的角度出發,也充分保障了人族的權益。再加上沐王殿下親臨致辭,傳言立時不攻自破。

    了了一件事,藍伽心情大好,寧姒趁機問出盤旋在心底多日的問題:“藍伽你……是不是跟無命串通好了的呀?”

    藍伽大步往寧家老宅走去:“想知道?讓大歡媽媽今天烤只羊。”

    烤全羊是沒有的,不過晚飯桌上皆是藍伽喜歡的菜點,也足夠‘賄賂’了。

    酒足飯飽,寧姒拉著藍伽,連季牧之一起坐在涼亭里喝茶。

    正值桂花開得最燦爛的季節,空氣里摻著花香,又不會覺得甜膩。今晚的湯圓就是桂花餡的,用酒釀過一點都不澀,滿口生香。

    藍伽還在回味湯圓的味道,寧姒已經開口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和無命怎么會攪和到一起的?”

    藍伽瞪她一眼:“什么叫攪和?”

    寧姒自知失言,縮了縮脖子沒說話。

    藍伽端起桌上的茶輕輕啜了一口:“是他主動來找我的。”

    事情得從寧姒他們從陰陽山回來后說起。

    阿吉在陰陽山受了重傷,被送回到藍伽手中照料,之后寧姒便和季牧之領軍西去。

    阿吉損在魂體,想要治愈并不容易,好不容易能下床了,卻又忽然失蹤了。藍伽循著蛛絲馬跡在城外一片林子里找到她,也是這個時候見到了無命。

    “我一開始并不信任他,可是……”藍伽撐著下巴斟酌用詞,忽而轉頭問道:“你們有過這種感受嗎?被束縛在某種困境中,絞盡腦汁的想要逃離,但是又怕逃出去之后的世界還不如這里。”

    寧姒搖頭。

    她并不知道那是一種怎樣的糾結。如果是她的話,既然一門心思的想要突破桎梏,就不會去想桎梏以外是什么樣子。如果外面比里面還差,就不是桎梏而是堡壘了。

    藍伽早就料到會是這樣,繼續往下說道:“你知道的,我被囚在海底的時候,拼了命的想出去,可是在我扛著天罰的同時也在擔心外面究竟變成了什么樣子。那天無命跟我說,他很想逃出暮的掌控,可又怕陷入更徹底的孤獨,不僅沒有人懂,甚至沒有人可以交涉。”

    “有些人就是這樣,看起來無堅不摧,可他們要的,往往比絕大多數人都更純粹。或許正是因為這種共情,我鬼使神差的信了他。現在看來,我的選擇是對的。”

    “可為什么一定要鑄成千魂琴?咱們聯手阻止暮不就好了嗎?”寧姒問。

    藍伽轉向季牧之:“你知道為什么嗎?”

    “因為罪狀。”季牧之說道:“無命要的,是讓天地萬物自然生長,可以免于像他那樣為他人左右人生。所以他需要給暮套上一個足夠大的罪狀,這樣才能讓她徹底從離開這個世界。”

    寧姒這時候才恍然大悟。

    從神的角度看,人的死并不算死,他們還有靈體,還能轉世投胎,所以殺個幾萬人并不算什么大過,暮很容易就能翻身。可是為了鑄造千魂琴,她耗盡了上萬陰魂,這就是徹徹底底的‘殺’了幾萬人。

    寧姒沉默許久,不知道該說什么好,千回百轉,最后在心里說了句謝了。

    怎么說無命也是幫她解決了大麻煩,再沒有人為了燭陰之心而咬著她不放了。就算有,誰又有那個本事呢?

    一盞茶盡,藍伽問道:“你們今后有什么打算?”

    寧姒回答:“事情多著呢,衛神宗余孽人數眾多,要想一一肅清只怕是不容易。還有靈族,要讓人族真正與靈族相安無事的生存在這片土地,也不是短時間能達成的事。”

    說到最后沉沉一嘆:任重道遠啊!

    藍伽又問:“把這些都完成呢?你們又有什么打算?”

    寧姒與季牧之笑著對視,深情濃得都要溢出來了。

    “哼,就不告訴你!”沉凰

    zj190128g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幸运快3-彩38 东京五分彩-官网 大发平台-彩38 五分快乐8-官网 百人牛牛-官网 306彩票-306彩票注册-306彩票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