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女生小說 > 幻世傳記 > 第194章 鎮魔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林子月身上的魔氣越來越濃,漆黑的月刃,像是一道從遠古開啟的縫隙,里面是充斥著殺意、混沌、紛爭的深淵,隨著她升高,那股魔氣越來越濃郁,化作有如實質的黑白煙霧環繞在月刃上,但是卻又沒有實體。

    在光幕的最上方突然出現了一個口子,但是還沒等上面那群飛行魔獸擁擠著鉆進來,它們就被一陣充滿殘酷和暴虐殺意的能量所驚動,魔獸潮的魔氣夾帶的是無休止的吞噬欲念,而這道魔氣更像是從鞘中探出一剎鋒芒的血劍。

    林子月閉上眼睛,任由那些混亂而充斥著殺戮氣息的魔氣不斷從心底涌出,她從光幕的那道小出口里飛了出去,然后軒轅煜飛快得合上了那道防護罩的裂縫,看著她的身影幾乎與那些魔獸融為一體,他心里焦慮得像是被鈍刀子磨過。

    光幕上方的飛行魔獸們紛紛繞開那個口子,低下頭惶恐得退開,魔界的魔獸不像是開化并擁有理智的高等魔族,作為從弱肉強食生態鏈下的一員,它們對于更可怕的力量,有著難以逾越服從性,高等魔物散發出來的威壓和低等魔物骨子里的臣服,都是魔界眾生的天性,雖然其他各界的在外來種族流入后,這些天性在魔族中不再占有強大的分量,但是在魔獸中依然長久存在。

    所以林子月一脫離光幕,她身上醞釀片刻的魔氣便立刻發散出來,毫無顧忌像是煙花般炸開,黑白交錯的濃霧仿佛是從林子月周身浮現的觸手,方一接觸到飛在邊上的魔獸,那些魔獸便發出了古怪的鳴叫,接著它們猩紅的眼中便被黑白兩色填滿,它們從魔獸潮統一的秩序中脫離出來,瘋狂地攻擊起那些眼中猩紅的家伙,仿佛是宿敵見面一般要拼個死活。

    這讓其他魔獸很摸不著頭腦,但是魔獸本來就不算多有智慧,出現了這種狀況,頓時引發了一場混戰,就在這樣的混戰間,那些黑白兩色的魔氣不斷擴散,感染著更多的魔獸,像是在一扇無比完整的玻璃層上鑿出了一個個口子,混戰的戰場也隨著魔氣而動蕩,不斷往外擴散著。

    林子月睜開眼睛,黑白兩個光點在她眼底緩緩轉動,她揚起手中的月杖,然后揮落。

    那原本擴散有些緩慢的黑白魔氣,像是被引爆了一般,在林子月這樣的釋放后,真的跟煙花一樣炸開,化為數以萬計的小小光點,迸裂在魔獸潮的黑影之間,那些小小的光點里都有黑白在角逐,散發出奇異的光芒,混沌卻又充滿秩序,從下方望海觀的營地里抬頭看去,就仿佛是在黑夜里綻放的煙花。

    孟離和軒轅彥都感受到了那光點里附帶的威壓,不是圣潔而充滿混沌的意味,卻又不是單純邪惡的魔氣,而更像是糅合了絕望和希望等等復雜情緒為一體的靈力。

    即使是孟離,也不禁神情恍惚:“這到底是什么?”

    “不知道……是某種前所未見的東西。”炎鴉落到了他的肩膀上,身上的羽毛因為那種難以言喻的威壓而微微顫抖,他畢竟前身還是魔獸,又不愿完全繼承安朵斯的身份以人形出現,所以這樣沖擊魔獸本能的力量,還是會讓它感到不適,如果不是林子月在光幕外面,而炎鴉又跟她有些聯系,恐怕炎鴉也會跟那些魔獸潮里的魔物一樣,被這種詭異的情緒所感染。

    “這絕對不是魔力,七宗罪這一系按理來說是魔界本土眾生的巔峰,不可能有讓我們也這樣感到威壓的魔力。”孟離皺起眉頭:“反而近似于不再現世的……神力?”

    布魯卻突然加入了討論:“不是神力,這絕對不是神力,神力是充滿秩序、光明和神圣感的力量,是使人感動并敬仰后所誕生的神袛的力量,那是信仰之力的變種,與來自靈魂本身的力量不同,更多是借于外物而進階的。”

    軒轅彥砸了咂嘴:“嘖嘖,難不成這算是神魔力?”

    炎鴉神情復雜地望著上方林子月的身影:“你覺得如果是她會怎么稱呼這樣的力量?神力魔力神魔力都好,根本不能解釋其中復雜的內涵,那種自靈魂往外散發,又從世界的真實與虛假中接受反饋的奇怪感覺……”

    貝拉的眼睛閃了閃,吐出了兩個字:“人類。”

    眾人默然,認可了這個說法。

    那樣混沌而又充滿秩序的感覺,確實是,只有人類與之相似。

    還是蘇九九嘆了口氣:“她從始至終都是這樣……不能成神,不會入魔,只踩著她自認為對的道路走下去。”

    固執到鉆牛角尖,自我到無法真正當個圣人,卻又充滿理解他人的共情心,所以她才能用自己的溫柔感化自己身邊的其他人。

    正因為是人類,是能因感情而爆發出無限潛力的種族。

    軒轅煜跟下方的眾人一樣,也抬著頭看向林子月。

    像是在仰望掛在黑洞邊緣的一輪明月。

    林子月的身影越來越淡,在那黑白兩色的煙霧里,幾乎看不真切,可是軒轅煜知道她就在那里,即使隔了這么遠的距離,隔著那些魔獸廝殺的聲音和怒吼,他仿佛仍然聽見她心臟的聲音,有力而堅定地跳動著,告訴軒轅煜她還活著,而且狀況穩定。

    軒轅煜笑了起來,但是那抹笑容怎么看都滿是苦澀:“那便隨你吧……”

    魔獸潮內部越來越躁動不安,隨著那些被林子月的魔氣所感染的魔獸越來越多,整個魔獸潮終于停下了腳步,開始不斷往內收縮——準確點說,是往內部涌來,跟這些突然發難的魔獸哄鬧著彼此撕咬,想要擺脫這些瘋了一樣的家伙。

    魔獸潮的腳步一停歇,原本一同奔跑時凝聚起來的共同概念,便開始不斷潰散。弱小的魔獸回過神來,驚恐得發現身旁都是大型魔獸,頓時四處逃竄,而那些強盛的魔獸恢復了狩獵的本性,頓時開始跟邊上的其它魔獸打了起來,甚至那些胃口大的,直接開始追在那些弱小魔獸的后頭,各種追逐吞食。

    控制著魔獸潮的那股魔氣開始雜亂起來,魔獸群的狀況越來越混亂,不復開始時齊心奔跑吸食一切生命力的樣子。

    這樣的混亂不斷蔓延,沒有多久,整片魔獸潮徹底停滯下來,不再往前進,甚至就連跑到前面的魔獸,都在某種古怪的直覺驅使下,開始往后側掉頭折返,它們聞到了血液的味道,所以獸性被勾引起來,它們噬血的情緒反而與林子月散發出來的魔氣產生了共鳴,所以這些魔獸反而對那另一種形式的“魔氣”收到了吸引。

    越來越多的魔獸扭過頭,開始往戰斗最混亂的地方前進,然后受到了攻擊或者被刺激了血性,也開始互相撕咬,天空中到地面,無數形狀各異、大大小小的魔獸斗爭著,有的眼中猩紅光芒幾乎要滴血,有的眼底黑白兩色追逐,將它們的意識從魔獸潮的魔氣中剝離開來,混亂著它們的心智,促使它們對眼前的“異類”們進行著攻擊。

    就這樣,從內部開始潰散的魔獸潮,就被自己內部混雜在一起的各種魔獸所拖累,原本籠罩在它們周身,將這些魔獸凝成一股的那道魔氣終于承受不住這樣的混亂,徹底消散開來,讓這些匯聚起來的魔獸恢復了原樣,但是卻更加嘈雜得戰到一起。

    這樣的景象,讓望海觀營地里的人們舒了口氣,雖然他們仍然不安,但是這魔獸潮轉變為單純的戰場后,他們就變得沒那么顯眼了。不再受到魔獸潮那樣瘋狂沖擊的話,軒轅煜一個人支撐的光幕想必還能維持很久,暫時看上去沒有了性命之憂,眾人心底那份焦躁感終于落到了實處。

    本來魔獸潮那個架勢,都讓望海觀這些弟子感到絕望,以為自己必定是戰死后被魔獸分食的下場,沒想到現在又變成了這樣。不過他們仍然沒有辦法離開營地,外面從魔獸潮轉變成了魔獸戰場,只是讓他們暫時不用擔憂死亡,但是一直被困在這里……

    林子月低下頭,她飛得幾乎貼到了云層,由于她散發出來的威壓使魔獸們感到極度可怕,根本沒有飛行魔獸敢接近她所在的高度,所以林子月的視線所及,終于能看到魔獸潮的邊緣了,讓她暗嘆僥幸的是,這股魔獸潮正不斷往她這邊匯聚,又不斷填在這一處的戰場里面,正在不斷縮小,看樣子是不會再殃及任何東升的普通村落或城市了,這樣的結果讓她也是松了口氣。

    林子月稍微收回視線,目光冰冷得望著下方那些互相撕咬的魔獸,它們現在的表現與野獸無異,而且由于之前的魔獸潮將空氣中的元素都攪和得一片混亂,大多數魔獸甚至沒辦法施展與生俱來的天賦法術,所以此時此刻,越是弱小的魔獸反而被吞食得越快,很快就變成了那些更強大魔獸的腹中魔力。

    原本引起魔獸潮的力量已經消退,只剩下諸多被林子月的魔氣所影響的魔獸,瘋狂地對那些其他魔獸進行著攻擊,雖然它們散落在整片戰場上,彼此間甚至隱隱配合,開始呈壓倒性的

    林子月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又一次揮落月杖,她眼中原本緩緩旋轉的黑白兩色,驟然加快了速度。

    那些沒有跟林子月產生聯系、被光點侵蝕的魔獸被這突然降下的威壓嚇得瑟瑟發抖,不少都直接癱倒在地,渾身抽搐,甚至直接失禁,而天空中那些眼中猩紅的普通魔物,正因為身體產生僵直而不斷墜落,仿佛斷線的風箏一樣七零八落得掉到了地上,有不少會飛行的魔物就這樣摔廢了,直接就斷了氣。

    不論是再強大的魔獸,都沒能掙扎著站起來重新戰斗,在林子月的威懾下,它們只感覺自己下一刻就會被這威壓活活嚇死。

    而那些與林子月有共鳴的魔獸不論大小強弱,同時轉身仰起頭,望向她。

    林子月眼中的白光最后閃耀了一下,然后徹底隱沒,只余那仿佛深淵般的黑暗。

    然后這些魔獸眼中的黑白色忽然扭曲起來,融為徹底的黑暗,他們身上的魔力猛然強盛,魔獸大多是漆黑如焦炭的顏色,但是現在不少魔獸身上的顏色開始轉變成雜色,隨著他們散發出的魔力逐漸變質,它們身上出現了白色或者棕色,最明顯的要數天空中那些飛翔的禽類魔物,它們黑色羽毛不斷飄落,取而代之的卻是一瞬間就成熟的新羽毛,那繽紛的色彩讓它們如同蝴蝶般艷麗。

    飛翔的魔獸拋下了它們的敵人,開始朝著林子月聚攏,繞著她盤旋飛舞,原本她身上黑色的晦暗不見了,屬于魔獸特有的血腥氣息也淡了。

    而地面上那些魔獸則沖著林子月方向跪伏在地,虔誠得感謝著她的施舍。

    林子月的意識卻已經在漸漸變模糊了。

    “讓它們進來吧。”杰克的聲音在林子月心里響起,喚回了她處在放空邊緣的意識。

    她咬了咬下唇,血味從唇上漫開后,疼痛才讓她的意識重新匯聚起來,她將手中的月杖忽然拋了下去,落在那層光幕的外邊,月杖沒有入土,而是漂浮在距離地面半米的位置,下方蔓延開一層層藤蔓,搭起了一道拱門,而月杖就處在那拱門的正中間,不斷散發出帶著波紋的綠色光暈。

    林子月順著自己給那些魔獸間的感應,指引它們統統進去。

    天空中五顏六色的魔物和地面上顏色相對單調的魔獸,都先后不一得聚到了那藤蔓構成的拱門前,有序得不斷往里進。

    還好林子月控制的魔獸數量并不是整個魔獸潮,不然這樣進入月杖的過程大概都要持續數天,足以讓一個人等到崩潰。

    但饒是這樣,這個過程也持續了好幾個小時。

    在最后一只老鼠模樣的魔獸也鉆進月杖后,月杖緩緩飛起,回到了林子月身前。

    林子月伸出手握住了它。

    然后她的身影從空中直直得墜下。

    軒轅煜一個閃現便接住了林子月,她的心跳依然穩定,氣息沉穩得像是因為太過疲憊而陷入了沉睡。

    但是軒轅煜心底卻有種莫名的恐慌冒了出來。幻世傳記

    zj190128g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pk10牛牛-彩38 万博彩票-万博彩票网站-万博彩票App 波兰好运彩-官网 东京好运彩-彩38 大发购彩-彩38 大发游戏-彩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