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我爸爸的這些年 > 第484章 后記:敬來了的,敬沒來的

我爸爸的這些年 第484章 后記:敬來了的,敬沒來的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2019年10月1日,上午9點。

    “包子,你還有什么問題嗎?找重要的關鍵的問,我一會兒就要去聚會了,你新杰叔叔和小王叔叔估計得到了。”四勇看了看表說到。

    “爸,您先別慌,一會兒讓哥哥開車送您過去,我還有幾個問題就結束了。您帶的新兵現在還有聯系嗎?”包子問到。

    “我復原之前一共帶了三屆新兵,當時的感情很好,我復原走的那天,都去營門口送我了,但是我們當年的聯系方式有限,不和你們現在什么微信啊,qq啊,我們當時就是寫信,打電話都費勁。”四勇解釋到。

    “那現在還有聯系嗎?”包子問到。

    “好幾年前就斷了聯系了,但是我們,就是我和你新杰叔叔所在的三排九班,這些年一直都聯系著,我們從40歲以后就開始現在的年年聚會。”四勇說到。

    “那您還會不會時常想起來帶過的那幾屆新兵啊?”包子問到。

    “你說呢?能不想嗎,尤其是我剛剛成為班長,帶的第一屆新兵,巧了還是三排九班,我現在還記的,里面有個叫李大志的戰士,那個愛說話,真的和你新杰叔叔有的一拼。”四勇現在想起來還直搖頭呢!

    “都一樣,我們上學的時候,每個班里都會有個話癆,部隊也不例外。”包子笑著說到。

    “對對對,包子你這個詞用的太準確了,就是話癆,你新杰叔叔是工兵營最大的話癆。”四勇說到。

    “爸,最后一個問題,今天這個特殊的日子,您最想說的一句話是什么?”包子問到。

    聽到這句話的四勇,站起身來,整了整衣服,沖著電視上的閱兵預熱的場景敬了個標準的軍禮。

    “退役35年的參戰老兵姚四勇,在祖國70華誕之際,祝祖國母親生日快樂。”標準的軍禮,響亮的口號,一瞬間,四勇仿佛又回到了軍營,又回到了那段記憶深刻的歲月。

    包子的眼圈紅了,眼前的父親讓自己的感動,眼前的父親讓自己自豪。

    云英從廚房出來,看著沙發上還未被挑選出來的衣服,就知道讓四勇自己挑肯定是挑不出來的。

    “包子,正好你在這,這樣你給你爸選件衣服,我的眼光他不相信了。”云英說到。

    “對了,得趕緊選件衣服,一會兒就要出門了。”四勇又開始埋頭挑選衣服。

    “爸,您現在的身材也和以前沒變多少,今天這么重要的日子,您完全可以把以前的軍裝穿上啊!”包子把突然出現在腦子的想法說了出來。

    “對啊,還是我家包子腦子靈活,四勇,你以前的軍裝我一直都給你收著呢,隔斷時間就會清洗,要不你穿上試試?”云英說到。

    “那……要不就試試?”四勇顯然對孩子的提議很是滿意,心里裝下了軍裝,眼前沙發上的這些衣服就更看不進眼里了。

    “媽,您趕快給爸拿出來,讓爸穿上試試,肯定英姿颯爽。”包子說到。

    聽到客廳聲音后的哥哥和嫂子也從屋里出來了,懷里抱著的是四勇的小孫子。

    “包子怎么了?你這是要讓爸穿什么?”哥哥問到。

    “哥,今天爸不是要去參加戰友聚會,我想著讓爸穿他當年的軍裝去,這樣不更有意義!”包子說到。

    “確實,這個想法好,爸您就穿上試試,我和包子就小時候見您穿過,后來長大了,也就沒見過了,連您兒媳婦也沒見過。”哥哥說到。

    “是啊,我都嫁過來這么多年了,也光從照片上見過您穿軍裝的樣子,您趕快換上,讓我們看看,也讓您小孫子看看。”嫂子說到。

    “行,那你們就等會,我去換上。”四勇笑呵呵的進了屋。

    五分鐘后,四勇穿上當年的軍裝出來了,包子,哥哥和嫂子直鼓掌,連最小的小孫子也笑的很開心。

    “云英,怎么樣?”四勇問著云英。

    “什么怎么樣?”云英看著眼前的適應,眼圈都紅了,沒怎么注意,一轉眼,這么多年都過去了。

    “當然是和當年比比怎么樣了?”四勇說到。

    “這還用問嗎?當然是比當年老了,這白頭發都藏不住了。”云英說到。

    “不老,媽,我爸不老,年輕著呢!”包子說到。

    “是啊,包子說的對,我爸年輕著呢!”哥哥應和著,嫂子在一旁點頭。

    “行不老,趕緊的吧,別讓新杰他們等急了,你趕快去吧!”云英催促到。

    四勇一看表已經九點二十了,確實得趕緊了。

    “爸,您別慌,我開車送您過去,正好十一假期,我在家。”哥哥說著慌忙去找車鑰匙。

    “能行嗎,你好不容易在家一次,還不好好歇歇?”四勇說到。

    “爸,您就讓他送您去,送爸去參加聚會,高興還來不及呢,哪里會累。”嫂子說到。

    “那這樣就讓兒子送我去,這樣也能快點。”四勇邊說邊整理軍裝,這么多年不穿了,穿上還是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哥哥把爸爸帶走,四勇非讓包子跟著,說是包子不是還有個后記沒寫,多看看真實的場景,寫出來的東西也就活了。

    包子的脾氣雖然隨了四勇,但是四勇的脾氣還是更倔一些,拗不過爸爸,包子把手機帶上,只能邊看邊寫了。

    從家到飯店也就二十分鐘的車程,到飯店的時候是九點四十,進了包廂,叔叔們已經來了一大半了。哥哥還有點事,就等著一會聚會散了再來接包子和爸爸。

    而且大家明明沒有提前商量,但是叔叔們穿的都是當年的軍裝,有的叔叔中年發福,身上的軍裝明顯是后來改過的。

    果不其然,第一個說話的永遠是新杰叔叔。

    “四哥,你這來的有點晚啊!”新杰喊到。

    “早早的就起來了,有點事耽誤了時間,你這都多大年紀了,愛說話的毛病還是沒改。”四勇說到。

    “這怎么能改了,在部隊的時候,我也沒少說話啊更別說出了部隊沒人管了。”新杰樂呵呵的說著。

    “老班長好。”四勇對著班長劉恒就敬了個軍禮。

    “四勇還是我們這些里面長的最好的。”劉恒說到。

    “班長您說笑了。”在班長面前的四勇,永遠就是個孩子的樣子,被班長這么一說,還有些不好意思的撓撓頭。

    “四勇,這是包子吧!”小王說到。

    “對,這就是包子,包子,快,叫叔叔。”四勇說到。

    包子哪敢怠慢,挨個的叫了一個遍,然后找了個沒人關注的角落坐下,偷偷的拿出手機,打開作家助手,看著眼前的叔輩們,悄悄的碼字。

    “四哥,這次在你這聚,下次就到我那了。”新杰說到。

    “那也是一年后的事情,先把這次過好再說,等一會兒吃飽了,我帶你們去古城區逛逛,別看這個小城不大,但是這幾年的旅游業確實發展的不錯。”四勇說到。

    “那行,反正這是你的家鄉,我們來了就聽你安排唄!”新杰說到。

    “對了班長,聽說您小兒子都大學畢業了?”四勇說到。

    “可不是嗎,時間過的快著呢,我小兒子也就比包子小幾歲,包子不是也畢業幾年了。”劉恒說到。

    被突然點名的包子,立刻收起手機,恭恭敬敬的打招呼。

    “行,我們聊我們的,新杰,你兒子還是不結婚嗎?”四勇問到。

    “可不是嗎,這臭小子,怎么一點都不隨我,我和他這么大的時候,閨女都好幾歲了。”新杰念叨著。

    “你說你在咱工兵營就是出了名的嘴厲害,沒想到到頭來還是說不過自己兒子。”四勇說到。

    “也是,我跟那小子聊天,聊著聊著我就感覺自己錯了,他是對的。”新杰直搖頭。

    “青出于藍勝于藍,你不服不行。”小王笑著說到。

    “九點五十五了,快打開電視,閱兵要開始了……”老班長劉恒說到。

    剛剛叔叔們還有說有笑的,一聽要看閱兵,立馬都嚴肅了起來,正襟危坐。

    坐在角落的包子觀察著眼前的叔輩們,從他們的眼里包子除了看到了激動,還看出了一份信仰。

    服務員已經把菜擺滿,包子給各位叔叔把酒盅斟滿。

    但是叔叔們并沒有端酒盅拿筷子,全部人的視線都被電視屏幕上的閱兵場面吸引。

    包子又退到角落繼續觀察,此刻叔叔們的眼圈都開始有些發紅,看來是勾起了一段歲月,涌上來一部分記憶。

    班長劉恒看著眼前看閱兵入迷的戰士們,看著眼前這群不再年輕的老兵們,劉恒回憶起的確實他們當年下老連,第一次在三排九班集齊時候的場景。

    可是再看現在,永遠也集不齊了。

    “來,飯菜都上桌了,咱們邊看邊聊。”班長劉恒說到。

    班長的話瞬間把老四幾個拉回現實,幾個叔叔仰了仰頭,應該是讓眼淚再流回去。

    “報告班長,三排九班,應該10人,實到7人,請指示。”四勇軍姿站立打報告。

    劉恒起身,端起酒杯,眼含熱淚。

    “敬來了的,敬沒來的……”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一分pk拾-彩38 必赢时时彩-彩38 大发时时彩-彩38 极速三分快3-彩38 十分时时彩-彩38 大发快3-彩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