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星際知識系統 > 第五百零九章 消亡(完)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可她不知道的是,她正一步步走進知識系統的陰謀之中。

    事情要追溯到幾天前林凡剛回來那會兒,他的后代回去他們自己星際的時候,在空間通道中的爭吵湊巧被知識系統的意識聽到了。

    “快點,我們要快點把醫生帶過來。”

    “可是叔叔,祖先他的傷,真的還有可能救回來嗎?”另一個稍微有些年輕的聲音問道。

    “你說什么傻話,我們一定會把祖先救回來的。

    我們等了那么多年,可不是為了親眼看著祖先消亡的。”

    “可是祖先他身上的傷您也看到了吧。

    不是我不希望祖先他能夠活下來,可是那么嚴重的傷,真的還有希望嗎?”年輕的聲音爭辯道。

    也不知道該說是年輕人比較理智,還是年長的人比較固執呢。

    “不管有沒有希望,沒有嘗試過都還是未知數,現在說放棄還太早。”

    兩人爭吵著就這么通過了空間通道,完全沒有注意到入口處隱藏著的那團白色霧氣。.x81z

    等他們的背影消失在出口處,知識系統的意識才冒了頭。

    如果他有身體的話,此時臉色掛的應該是冷笑吧。

    林凡的重傷,恰好讓系統有機會可以做他一直想做的事情。

    此時的羅蘭還不知道她已經步入了陷阱之中。

    她依照紙上所說,先將林凡他們三人受傷嚴重的身軀放到了實驗臺上,然后連通了實驗臺上維持生命的機械后,便跟著埃米一起,去將準備好用來替換的克隆體搬過來。

    可當她進入隔壁實驗室后,哪里有那已經準備好用來替換的克隆體?

    隔壁實驗室里空空如也,只有一個占據了大半個屋子的機器靜靜地在那里運轉。

    如果林凡還清醒著,此時一定會警告羅蘭千萬別靠近那個機器,那就是知識系統的本體。

    可惜他現在陷入昏死狀態,根本不可能提醒羅蘭這件事。

    帶路的埃米不知道什么時候竟然已經把大門關上,手中暗藏的電擊器扎在了羅蘭腰間。

    羅蘭的身軀一下子癱軟了下來。

    “埃米,好孩子,做的好。”

    絲絲縷縷的白色霧氣從機器中飄蕩出來,開始覆蓋在羅蘭的頭部。

    一縷縷比頭發絲還要細小的霧氣鉆入羅蘭的鼻孔中,侵蝕著她腦內的意識。

    早已被知識系統控制的埃米去到了大門處,防止有外面的人等不及會進來干擾到知識系統的行為。

    想要控制奪取一個人的意識并沒有那么容易,即便是以知識系統的能力,他控制埃米也花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

    這還是因為埃米原本的意識有殘缺,才會得手的如此輕易。

    現在換了羅蘭,她本身精神方面的能力便很強,而且意識又是完整的,知識系統想要控制并奪取她身體的控制權,花費的時間肯定要更長一些。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羅蘭的臉色也由平靜開始逐漸變得猙獰。

    而她的腦中,正有一場兇險的戰斗在進行。

    可惜的是,與知識系統衍生了這么多年,并且經過林凡后代投喂大量資源培育成的意識相比,羅蘭的意識不堪一擊。

    “不,不可以!

    你不能傷害林凡!”

    這是羅蘭在這世間留下的最后一句話。

    三分鐘后,躺在地上的“羅蘭”站了起來,她原先眼眸中的溫柔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殘酷。

    守在門邊的埃米第一時間打開了實驗室的大門,林凡他們三人此時還靜靜地躺在實驗臺上,人事不省。

    羅蘭的眸光中閃過一絲殺意,她走近知識系統的本體,從暗中拿出了一瓶泛著詭異紫色的液體。

    “嗒嗒嗒。”

    羅蘭從隔壁實驗室一步步朝著實驗臺走去,手中已然拿著一支充滿紫色液體的針管。

    維持生命的機器仍舊在正常運轉著,羅蘭握住它的導管,針頭緩緩地扎了進去。

    “林凡,只有看著你死了我才能安心。”

    她的嘴角劃出了一抹殘忍的微笑,右手拇指摁住針筒頂端就要將紫色液體推入其中。

    “你在做什么!”

    一只手抓住了羅蘭的右手拇指,使得她沒辦法繼續想做的動作。

    “這是生命營養素,你們傷得太重,身體需要靠這個補充營養,才能更快好起來。”羅蘭只是一愣,便笑著說道。

    但蘇醒過來的秦弘卻沒有就此放開鉗制著她的手,狐疑的目光仍舊讓羅蘭如芒背刺。

    見秦弘不放手,羅蘭只得偷偷拿空閑的左手想要摁下針筒。

    可就在這時,秦弘出其不意地一掌擊在了羅蘭胸口心臟的位置,一下子將她打飛了出去。

    羅蘭手中的針筒也順勢掉落到了地上。

    秦弘本身也因為這一擊,再次昏死了過去。

    而這次,他身上的生命氣息消散得更加快了,即使有生命機器維持著,也挽救不了那樣的頹勢。

    被擊中心臟的羅蘭并沒有死,她踉踉蹌蹌著站起來,彎腰撿起了針筒,發現里面的液體已經散溢了一大半。.x81z

    她不死心地再次握著針筒朝導管扎進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運氣太背,再次有一只強有力的手抓住了她的手腕,制止了她的行為。

    “你是誰!”

    “林凡,你是不是糊涂了,我是羅蘭呀。”

    見是林凡醒來,羅蘭有那么一瞬間的慌亂。

    對他根深蒂固的恐懼,即使換了身體也難以避免。

    林凡的眼神銳利,深處還隱藏著一抹傷痛,“系統,你這次過界了。”

    他咬著牙從實驗臺上起身,拔掉了連接在身體上的儀器。

    對林凡相當了解的系統自然知道他這么做是要干什么,他這是拼著性命不要,也要將他毀滅。

    系統從來不是坐以待斃的性格,林凡還未出手,他已經搶先一步擊打向了林凡抓著他的右手。

    林凡此時不過是回光返照,強撐著一口氣而已,哪里會是系統的對手,一下子便被“羅蘭”擊倒在了地上。

    看到林凡如此表現,系統便知他已是強弩之末。

    針筒高舉,他的臉色猙獰,“林凡,就此消失吧,這個星際是屬于我的!”

    林凡望著扎向他頭頂的針筒,耗盡所有的力氣從隨身空間中抽出黑色火焰刀,向著大門敞開的隔壁實驗室飛擲而去。

    一擊即中,但這也讓他失去了躲閃的機會。

    針筒毫無阻礙地扎進了他的頭頂,蘊含在其中的紫色液體就像活物一般,迅速流進了他的身體里。

    林凡的身體抑制不住地抽搐起來,隨即就像被什么消融了一般,從頭頂往下一點點的消失。

    “叮。”

    是針筒掉落在地上的聲音。

    “哈哈哈,林凡,你終于消失了,你終于消失了!

    這個星際是我的啦!我的啦!”

    “羅蘭”興奮得兩眼放光,雙手高舉仰天大笑。

    可她的笑聲在一瞬間戛然而止,一臉驚恐地回首望向了隔壁實驗室的方向。

    “不!”

    羅蘭拔腿便向著他本體所在的位置跑去,此時知識系統的本體核心的位置,正插著林凡投擲出來的黑色火焰刀。

    上面彌漫著的火焰,正一點一滴吞噬焚燒著系統的本體。

    “這怎么辦?這該怎么辦?”

    系統一時之間慌了神,直接拿手就去撲打灼燒著的火焰,竟然忘記了這黑色火焰能焚燒任何實質的物體——包括生命體。

    一瞬間,羅蘭的手掌上也沾染上了黑色火焰,而且正迅速向著手臂上方蔓延。

    系統嚇得直接脫離了羅蘭的身體,現在不走極有可能連意識都會被火焰焚燒掉。

    就在這段時間里,黑色火焰的火勢已經蔓延地非常大了。

    可目前他的本體已經沾染上了黑色火焰,不能再用,周遭又沒有可以利用的軀體。

    系統正猶豫著,黑色火焰已經焚燒到了他本體的能量艙。

    當初林凡為了升級系統,可是為他提供了可以利用整個實驗室百分之九十能量的能量艙,現在一被火焰點燃。

    “嘭!”

    在系統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爆炸帶著朵朵黑色火焰,沖擊到了他虛幻的意識之上。

    “啊!”

    系統痛得嚎叫起來,他周身已經被黑色火焰纏繞,意識正在慢慢消融。

    “不,我不甘心!”

    系統他朝著實驗室中那個空間通道沖去,一邊沖一邊壯士斷腕地剝離著沾染上黑色火焰的部分意識。

    而此時,實驗室中正醞釀著第二波爆炸。

    “嘭!”

    “嘭!”

    “嘭!”

    就像是起了連鎖反應一樣,爆炸一波接著一波,每一波都會飛濺出無數的黑色火焰。

    而爆炸導致的沖擊,更是使得原本就瀕臨破碎的空間壁直接碎裂開來。

    空間壁的破碎,就像是雞蛋殼被打破,原先被包裹在其間的物質再也兜不住一樣,原本存在在這個空間壁中的任何物質,都在一瞬間被湮滅成了虛無。

    三年后,林凡后代所處的星際。

    “系統,等小青造好知識系統,祖先真的能復活嗎?你不是在騙我吧。”

    一個小男孩正吃力地組裝著一個跟他差不多大的機器。

    那機器,不管怎么看都像林凡最開始造出來的那個知識系統的雛形。

    (完)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极速快乐8-官网 一分快三-官网 四方棋牌-官网 快三平台-彩38 爱彩票网-爱彩票网投注-爱彩票网注册 彩神APP-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