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極品超能學生 > 第92章以身相許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厚厚的煙霧,灰白的世界,牛頭馬面的人,這是人?還是鬼!

    莉娜心中一驚,但也從地上慢慢爬了起來

    “這是在哪?”

    一名頭戴官帽的鬼大吼:“嘿嘿,這里是地府,把她押上來!”

    “地府?這里是地府??”莉娜又是一驚。

    一陣煙霧悠悠飄來,煙霧里頭竟然若隱若現著幾名面目前非的鬼,他們從煙霧中伸出了可怕的手。

    “不!”莉娜驚吼一聲,連忙逃開,但一條棍子不知道從哪里橫出,即刻連拍打了她的肚皮與胸部好幾下。

    “嗯。”莉娜頓時跪倒在地,喃喃的念道:“這里是地府,是地府。那我不是已經死了。”

    那名鬼官得意的笑道:“你雖然死了,但你現在還沒有定上鬼名,本鬼官也不知道你想做什么鬼?又能給本鬼官有什么好處!”

    “做鬼也有分等級?還要給好處?”莉娜很震驚的看著他,但很可惜看不清他的臉面,他應該很丑,一時之間她還是無法相信自己真的死了。

    鬼官怒道:“鬼沒有等級制度怎么管理呀?你這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快點拿冥幣過來,否則我讓你抬胎變一只蝴蝶!”

    “蝴蝶?”莉娜害怕的說:“鬼大哥,我想清楚了,我現在還不想死,你能不能把我送出去?”

    “送出去?送出人界去??”鬼官厲聲哇哇大叫,一時間又發出聲聲恐怖的鬼聲:“哈哈哈嗚。嗚。嗚。”

    一名牛頭馬面鬼走出來,笑道:“小妞,來到了鬼地方就沒得出去啦,哈哈哈,除非發生什么奇跡吧。”

    “求求你,鬼大哥,鬼大爺,我真的不想死,你們饒過我吧。”莉娜害怕的哭道。

    “來人吶!”上方的鬼官突然大吼。

    “小鬼在!”幾名無面鬼一下蹦了出來。

    鬼官指著莉娜厲聲吼道:“給這個小娃大刑伺候,讓她多懂點鬼道理!”

    “是,官爺!”那幾名無面鬼當即朝著莉娜蹦跳而去。

    莉娜大聲驚叫:“你們要干什么?你們不要過來!”

    “嘿嘿,小娃,這怨不得我們呀。”一名無面鬼笑道,而在同時間,他們從無面孔中伸出了長長的舌頭。

    “不!”莉娜連忙起身逃去,卻不料從地下面一下伸出了幾條鬼手,將她一條身子抓在地上面。

    “既然來到了鬼地方,你就別想跑了,哈哈哈嗚嗚”鬼官在上方發出了聲聲鬼哭鬼笑,那模樣好生嚇人。

    “不要!啊。”莉娜一下急哭了,但一條身子就是無法掙扎出那地下冒出來的鬼手。

    “嗚嗚。”

    “小妞,大刑來羅。”幾名長舌鬼也突然從煙霧中蹦了出來,在她的臉面輕輕舔了幾下,又開始舔起她兩只腳底。

    “什么。”莉娜臉面大駭,一顆心都在劇烈的顫抖了起來,不料在這時他們在她腳底舔的更加起勁。

    “啊。”

    “喔!!”

    “哈哈哈。”莉娜笑出了眼淚,雙眼緊緊閉上,身子卻是一陣又一陣的扭動。

    “嘿嘿,這家伙終于醒了,看來這招還是蠻管用的嘛!”韋小龍鬼鬼的笑著,瞧看了眼手中的雞毛,一把將它丟下。

    莉娜仿佛聽到了什么人說話,一驚,突然又看到了無比刺眼的強光,她一只手猛得擋在臉面上。

    “喂,起來了,別裝死了。”韋小龍一只手拍打著她蒼白的臉面叫道。

    莉娜慢慢移開手臂,落在她雙眼的人影由模糊變得清晰,出現的人竟然就是韋小龍。

    “天呀,韋小龍?怎么是你!”莉娜仿佛在杯具中見到了親人一般,一把沖動的撲到韋小龍身上。

    “哇哇。”韋小龍著實嚇了一跳:“哇,莉娜你夠了沒有,要知道我身上的衣服可是干的!”

    莉娜腦中一時又閃過剛才長舌鬼的畫面,雙腿也一下蹦了起來,緊緊夾在韋小龍腰身上面。

    “我靠!”韋小龍笑道:“美女,你要這樣也得讓我先準備好呀。”

    “嗚嗚。”莉娜卻在他肩膀中發聲的大哭了起來。

    韋小龍一時也憐心大作,雙手從揉著她翹臀改為拍打著她的嬌背,“哭吧哭吧,把你心中所有的不快樂盡情的哭出來吧,那樣你就不會再難過了。”

    “啊嗚。”莉娜立刻哭得更加大聲起來。

    韋小龍卻是聲聲苦笑,搖頭道:“幸好我今天閑著無聊出來釣魚,幸好我又在釣魚中遇到了你,否則的話,嘿嘿,恐怕小鬼們就來收你了。”

    莉娜抽噎了幾聲,這才瞧看起韋小龍的臉面來,“小龍,剛才是你救了我?”

    “你這不是廢話嗎?”韋小龍有點不喜。

    莉娜又哽咽了幾聲,說:“韋小龍,我剛才都夢到鬼了,他們都說不放過我呢,說除非要有奇跡,否則就再也不讓我做人吶!”

    “嗯!你要這么說,那我也承認我是你生命中的奇跡。”韋小龍壞笑一聲,趁著她不留意,湊前去一把親了她一口。

    莉娜大吃一驚,道:“韋小龍,你為什么要偷親我!”

    “我哪有偷親你?”韋小龍得意的笑,又親了她一口,說:“我這是光明正大的親你嘛。”

    “你竟敢調戲我?你不要臉。”莉娜又羞又怒,“你快放我下來。”

    “我草,用夠了就要拋棄了??”韋小龍猛得將她放下。

    莉娜微怒:“韋小龍,你這是什么意思?”

    “不是嗎?剛才你要我抱我便抱你,你要在我懷里痛哭我便讓你痛哭,現在你心情好了,你就可以當作什么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了。”韋小龍雙手抱胸。

    莉娜突然感覺自己也有些過分,問:“那你想怎么樣?”

    韋小龍指著前不遠的一部跑車,笑道:“我的要求也很簡單,我救了你一命,你就相當于以身相許陪我一晚吧。”

    莉娜難以置信的看著他,“韋小龍,我還真想不到你會是這種人,難道你想要趁人之危?”

    “愿與不愿意,一切隨你!”韋小龍十分奸詐的盯著她。

    “要是我不愿意呢?”莉娜有些害怕的看著他。

    韋小龍隨便撇了撇周圍,“那也沒事,我最多在這個不見人影的地方先把你奸了幾遍,然后再把你殺了好一了百了丟入江中去喂魚。”gamcity.com

彩38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百人牛牛-官网 极速快乐十分-彩38 十分PK拾-彩38 巴黎五分彩-官网 大发百家乐-彩38 河内三分彩-彩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