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重生之南朝爭霸 > 第五百三十五章 情竇初開拓跋柔1

重生之南朝爭霸 第五百三十五章 情竇初開拓跋柔1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哼!本宮是代表大魏皇帝陛下來勸說蕭瑾言歸降的,只要蕭瑾言肯為我大魏效力,我大魏必定以國士待之,如何就沒有誠意了?”拓跋柔憤憤地答道。

    “哈哈哈……”

    沒想到,陳嘉實又是一陣哈哈大笑,隨即輕描淡寫地說道:“不錯!不錯、不錯!”

    “你說什么?什么不錯?”拓跋柔疑惑不解。

    陳嘉實頓了頓,接著對拓跋柔說道:“在下的意思是說,拓跋公主傾國傾城,美若天仙,而我家主公血氣方剛,英雄男兒,公主和我家主公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哈哈哈……不錯!很般配!公主如果不介意的話,就由在下做媒人,你就干脆嫁給我家主公算了!”

    拓跋柔聽了這番話,剎那間大吃一驚,小臉霎時緋紅,羞的說不出話來。

    而蕭瑾言見狀,連忙上前狠狠地拉了一把陳嘉實,厲聲對他說道:“陳嘉實,你胡說什么呢?趕緊給老子住嘴!”

    沒想到,陳嘉實卻絲毫不理會蕭瑾言,反而變本加厲,繼續對拓跋柔輕挑地說道:“公主殿下,實不相瞞,你與其說是替大魏皇帝來勸降我家主公,倒不如說是替你自己來的。公主可知,你與我家主公的初戀情人庾佳長得是一模一樣啊!所以,我家主公對你是一見傾心,心潮澎湃,猶如久旱逢甘霖,織女見牛郎啊!”

    “正所謂,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寧不知傾城與傾國?佳人難再得!說的就是公主你啊!公主倘若真有誠意勸降我家主公,何不以身許之?我家主公若得公主這般神仙美眷,必然會死心塌地歸降大魏!”

    “陳嘉實……你……你胡說些什么啊?”

    沒想到,拓跋柔聽了這番話,小臉霎時紅撲撲地,像秋天熟透了的紅蘋果,她不禁低下頭,還嬌羞地笑了笑,然后一轉身,像個情竇初開的少女一般,徑直一溜煙跑開了……

    其實,就在剛才拓跋柔和蕭瑾言對話的時候,陳嘉實就在刻意地觀察拓跋柔的表情,他覺得這里頭很可能有點意思。于是,陳嘉實干脆捅破這一層窗戶紙,而拓跋柔這個時候的反應卻更加印證了陳嘉實剛才的判斷……拓跋柔、蕭瑾言,的確是有點意思!

    “陳嘉實,你知道你剛才都胡說了些什么嗎?!剛才的那個女人,她是敵國的公主拓跋柔,不是佳兒!瑾言跟她什么也沒有!即便她愿意嫁給瑾言,瑾言也不會娶她,更不會投降魏國的,你明白嗎?!”

    蕭瑾言怒不可遏,像是一頭發怒的獅子一般,沖陳嘉實怒吼道。

    在蕭瑾言看來,用娶一個敵國公主為條件,投降敵國,這就跟在抗日戰爭時期,為了娶一個日本娘們兒當漢奸是一樣的行徑。也真是搞不懂,陳嘉實平日里也不是這么沒有原則的人,他這一次竟然會當著自己的面提出這么喪心病狂的“賣國條約”來,難道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嗎?

    “是啊,嘉實,你怎么能自作主張,跟拓跋柔提出這么下作的條件來呢?你這不是往主公的腦袋頂上扣屎盆子嗎?”

    王玄羽同樣對陳嘉實埋怨不止。

    沒想到,陳嘉實聽罷,卻微微一笑,輕描淡寫地對蕭瑾言說道:“呵呵……主公且稍安勿躁。此乃嘉實之計也!”

    “計?什么計?”

    蕭瑾言聽到陳嘉實如此說,想必不是故弄玄虛,他的火氣霎時便消了七分,并且疑惑不解地對陳嘉實問道。

    “主公可知,這拓跋公主是拓跋挺和拓跋懋兩兄弟一母同胞的親妹妹,她備受榮寵,在北魏的地位非同小可啊!”陳嘉實答道。

    “所以呢?”蕭瑾言依然疑惑不解。

    “所以,主公,嘉實斷言,你只需套住拓跋柔,將來必定有機會逃離北魏,返回建康,而這脫身之計,就在拓跋柔身上!”

    “套住拓跋柔?怎么套?”

    “用你男人的魅力,征服她!”

    “槽!你妹!”

    或許蕭瑾言現在覺得陳嘉實說的都是一些不正經的玩笑話,但是在這種身陷虎口的緊張時刻,陳嘉實的這種淡定、談笑風生,甚至“不正經”卻恰恰是一種臨危不亂,絕處逢生的,大智慧的體現……

    ……

    拓跋柔這一次扭頭跑出牢房,不是被氣得,而是羞的,她跑的時候嘴角還掛著神秘的笑容。說真的,陳嘉實雖然在言語上冒犯了拓跋柔,但不知怎么的,拓跋柔在內心并不排斥,甚至還有一絲竊喜。或許,在拓跋柔看著庾佳的畫像說出了那句“難道,這是天意?”的時候,她的心便開始了一段神奇的旅程。

    這一次,拓跋柔從刑部大牢的牢房里跑出來的時候,不僅沒有騎馬,也沒有乘坐馬車,而是徑直一路小跑,跑回了自己的府邸,跑回了自己的閨房。講真的,這一段路程其實并不算太近,甚至都可以稱得上一段短程的馬拉松了。可是,拓跋柔竟然絲毫沒有發覺,自己竟然是一路小跑跑回去的,因為她已經沉浸在一種忘我的境界當中了,絲毫不知疲倦為何物。

    回到樂陵公主府,進了閨房,拓跋柔趕緊將房門緊鎖,自己背身依靠在門背上。這一路上,就連府中的丫鬟和家丁向拓跋柔行禮問安,她都絲毫沒有理會,因為她怕這些下人瞧見了自己那一臉嬌羞的笑容和一路小跑留下的滿頭大汗。

    拓跋柔背身倚靠在門背上,嘴角微微上揚,細微的汗珠從額頭上緩緩地冒了出來。屋子里空空蕩蕩,靜悄悄地,沒有一個人,正是拓跋柔的思緒泛濫之時……

    難道,真的是天意嗎?

    本宮竟然和蕭瑾言的初戀情人長得一模一樣,而且他們之間的故事還那么悲慘,那么感人!難道是上天讓本宮來代替蕭瑾言的初戀情人去照顧他嗎?一定是!庾佳為蕭瑾言而死,而蕭瑾言的心里一直在懷念庾佳,他在這個時候一定需要本宮代替庾佳去照顧他!

    其實,嘿嘿……蕭瑾言長得也是蠻帥的,而且他還高大威猛,身形健碩,是個型男,那一身的腱子肉,那八塊腹肌,哎呀……簡直不要不要的,讓人一見就忍不住,嘿嘿……他一定迷倒過很多女孩!不行了、不行了,又犯花癡了……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大发快乐8-彩38 罗马好运彩-彩38 5分3D-官网 五分28-彩38 天天快三-彩38 湖南幸运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