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極品草根混都市 > 第三十六節天助我也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不對啊,香香公主不應該是這個樣子的,香香公主是溫柔可人的小綿羊,怎么此刻變成了要吃人還不吐骨頭的母老虎了?

    沒容我多想,香香公主已經撲到了我的身上,嘴唇在我的臉上脖子上親了個遍,狼吻啊!

    md,她這嗯嗯的鼻音倒很像唐燁杏

    但我口中卻道:“香香公主,你不能這樣,你這樣會很對不住陳家洛的。”

    香香公主聽到我說的那句話后,明顯地一愣,停頓了片刻。

    但這片刻也只是眨眼的功夫,她又開始上下左右前后地動起來,口鼻的*哼聲都激動的顫抖起來了。

    蒼天啊,大地啊,香香公主怎么也變成了個浪娘們了?

    不多時,我突然驚醒了,嗯!剛才原來是做了一個夢,而且還是個美妙無比的*夢。

    但醒過來之后,哇塞!這也不是夢,卻是正在進行著的**.

    毀了,壞了,大事不妙了,這是哪個*浪女人在偷襲老子?

    雖是被偷襲,有點兒心有不甘,但卻是舒服的欲仙欲死。

    但黑燈瞎火的也沒看清坐在我半山腰上虐待我小寶貝兒的是哪個s娘們?

    md,真爽,睡夢中竟有女人從天而降,降的也是個地方,竟這么準確地降到我的小**兒上了。

    小**兒進了的竟是朝思暮想的桃花小洞洞,這般福如東海的桃花運,竟讓老子遇上了。

    但她在老子的身上明顯越發地肆無忌憚起來,老子干癟的小體經過茅臺、羊肉、睡眠的澆灌滋潤修養,剛剛恢復活力。

    這丫又這么折騰老子,難道想要老子的小命嗎?

    想到這里,便一邊興奮著一邊開口問她:

    “誰?”

    “誰啊?”

    “嗯嗯……”md,老子問你話呢,你光嗯嗯個沒完。

    “你誰啊?”

    “嗯嗯……是我。”

    “你是誰啊?”

    “你是誰啊?”

    “嗯嗯……我是你杏姐。”

    我日,原來是唐燁杏,這丫趁老子熟睡之際,竟敢偷襲強迫老子,干老子心里想干小**不想干的事情,讓老子心喜面怒。

    這要是不入老子法眼的其她的歪瓜裂棗的丑女人,小爺可能要進行堅決地斗爭,最后還要告她,讓她去蹲木馬或是去蹲小獄。

    但現在騎在老子半山腰上的是我心愛的美女唐燁杏,老子對她垂涎已久,無數次地幻想和她**,對她的**地更是夢寐以求。

    此刻,在睡夢中,天助老子也,她竟主動叼住我的小**兒,還做第八節廣播體操,真的是夢寐以求了。

    夢寐中求得了平日里想得也得不到的東東,‘夢寐以求,這個成語真tm太經典了,經典的沒有一點兒瑕疵。

    “窈窕淑女,夢寐求之;心誠則靈,夢寐求成。”這四句不很對仗的驕句,前兩句出自《詩經?周南? 關雎》,后兩句出自我崔來寶。

    《詩經》沒有具體的作者,而是由勞動人民自發創造的,老子也是平民一個,勞動人民真的太了不起了,人民萬歲!萬萬歲!

    唐燁杏此刻完全沉浸在享受老子的小*上,完全陶醉在老子的小**兒上。

    她聯通加移動,瘋狂在虬動。

    老子干癟的賤體雖然尚來完全復原,但為了我的心頭肉唐燁杏,寧肯舍得一身剮,也把這丫拉下馬。

    我猛地來了半個鯉魚打亭,緊接著來了個翻身十八跌,在這一連串的動作中,**依舊呆在她的**洞中,沒有一絲一毫的松動,轉瞬之間,唐燁杏被我重重地壓在身t體下。

    老子的俯臥撐免去了雙臂的上下彎動,只保留了下半身的丁頁了又丁頁。

    她輕聲嗯嗯*哼著說:“你怎么這么厲害呀?”語氣里充滿了無限歡欣。

    不是我不想射,是我干癟的太沒水了,所有的子孫都到李芳的煉丹爐里去了,新的還沒有造出來。

    霸王槍在前沖鋒陷陣,后邊的彈藥還沒有輸送上來,b王槍也沒法,只能是高挑猛刺的白忙活。

    如此這般又持續了一段時間,唐燁杏被b王槍折磨得幾近昏厥,我不免心疼起來,伸手輕啟,將廣木頭櫥上的小臺燈打開。

    嗯呢,老子心中一陣狂喜,這個小臺燈發出了若有若無、若即若離極具暖昧的幽幽紅光。

    在這美妙之光下,唐燁杏全身的皮膚粉白墜紅,艷美絕俗,腮量桃紅,美目微閉,*哼不斷。

    ……

    沒過一會兒,唐燁杏的鼻子中又發出了輕微的嗯嗯聲,這言秀人的嗯嗯聲此刻在我聽來卻是膽戰心驚。

    嗯呢,不好,這丫又開始上性了,你還讓小爺活不活啊?為了逼免她進一步的豎心生發,我只好先把那……。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极速三分快3-彩38 五分排列3-彩38 极速PK10-彩38 好运快乐8-彩38 东京五分彩-彩38 私彩平台-彩38